您的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发生在医院的绑架案】
【发生在医院的绑架案】
 晓梅是C市第三中心医院的护士,昨天才值过一个夜班,今天却被护士长再次安排了一个夜班。

  「这个老女人真是可恶,我哪里得罪她了。」晓梅心里气呼呼地想着。在更衣室,她换上了白色的护士裙,白色的连裤袜丝袜和白色的护士平底皮鞋,换下来的黑色裤袜随手扔进了LJ筒。

  刚刚换好制服,她看到了外科的另一位美女晓霞也气呼呼地走进来。晓梅笑着问道:「怎么,难道你也被召唤来值夜班?」

  「是啊,这个老女人不知道怎么回事,本来说好这个礼拜不用我值班的。中午突然给我下了命令。真是可恶!」晓霞一边说着,一边换好了自己的制服。
  护士长还没有来,今天她应该和这个两位美女一起在10楼值班的。晓梅和晓霞坐在值班室内,闲聊着。突然,楼道里走来一个粉红色的身影。晓梅一看,是儿科的小玉。小玉穿着粉红色的护士裙,白色的连裤袜和粉红色的平底皮鞋。一脸的焦急。

  「怎么,儿科的大美人怎么来我们这里了?」晓梅开着玩笑。

  「还不是你们的护士长,说有重要的事情,让我到1009病房!」小玉焦急地说着。

  「不对啊,护士长还没来呢!那1009住着名模耿燕,她让去那里干什么,那个名模的脾气可不好,而且懒得要命,自己的连裤袜没人帮她洗就一直穿着。」
  晓霞说道。

  「鬼知道她发什么疯啊,连院长都要让她三分,我能不来么。」说着小玉就走向了1009病房。

  小玉走进了1009病房,病房内没有开灯。小玉刚要去按开关,一只大手从背后捂住了她的嘴。

  「呜……呜呜」小玉刚要张嘴呼救,那手中拿着的白色手帕顺势塞进了她的小嘴。小玉感觉到背后是一个女人,但是非常有力。塞好她的嘴以后,那个女人已经把她的双手拧到身后,推着她把她摁倒在病床上。女人一只手抓住她交叉的手腕,另一只手已经开始用白色绷带捆绑她的手腕,三两下,小玉的双手已经把牢牢地束缚。

  小玉想要挣扎,可是那个女人用身体死死地把她压在病床上,挣扎中小玉的那双鞋掉在了地上,可惜声音很小,无法让值班室的晓霞和晓梅听到。女人把绷带顺着小玉的双臂缠绕,通过了肩膀在她的颈后打了一个交叉,再次向下通过她的胸部来回绕了三圈,在小玉身后的手肘部位打上死结。这样小玉不但双手被紧缚,就连上身都无法动弹。随后,趴在病床上的小玉感到女人把手伸进了她的护士裙里,开始用绷带捆绑她的双腿。绷带在捆绑住小玉的大腿后,向下交叉缠绕通过膝盖一直到脚踝,然后打上死结。这样小玉的双腿也紧紧地并拢在了一起。
  女人离开了小玉的身体,打开了病房的日光灯。这是小玉才发现,这个捆绑自己的女人,竟是护士长。护士长是一个30多岁的女人,相当的漂亮,居然还有惊人的臂力。小玉扭头一看,居然在沙发还横躺着一个女人。这个20多岁的美女,竟然是在这里住院的名模耿燕。

  耿燕明天就可以出院了。今夜,正在熟睡中的耿燕,被护士长给吵醒了,心里老不情愿,可护士长告诉她,需要做一个最后检查。就在耿燕起身时,护士长从身后用沾满乙醚的毛巾捂住了她的口鼻。看着昏迷的耿燕,护士长露出了诡异的笑容。趁她没有醒来,护士长脱下了她的病人服,给她换上了一双红色带玫瑰图案的连裤袜,和一件金黄色的连体无袖高开衩泳衣,并为她穿上了一双金黄色的系带高跟鞋。随后,护士长用一条黄色的长筒丝袜将耿燕的双手捆绑在身后,接着把耿燕的双腿在脚踝处交叉,用另一条黄色长筒丝袜捆绑住她的双腿。看到耿燕要苏醒了,护士长已经拿出一双黑色的连裤袜,这是耿燕住院时连续穿了5天的,扔在角落里护工没能发现,至今还没有洗过,趁她张嘴时,黑色连裤袜已经塞进了耿燕性感的小嘴里。一股酸酸的汗味涌进口腔,发现是自己穿了快一个礼拜没有洗的连裤袜时,恶心与屈辱让她难以承受,拼命用舌头往外顶。为了不然耿燕吐出丝袜,护士长用白色的医用宽胶布封住了她的嘴。

  耿燕看着小玉,知道另一个女人也落入了护士长的手里。可是她弄不明白,这个护士长为什么要绑架她和另一个护士。护士长没有理会耿燕,她剪下一块白色胶布,封住了小玉的嘴。

  这个时候,病房外传来了一阵脚步声。护士长立刻把小玉和耿燕拖到了床下面。小玉和耿燕拼命地发出「呜呜呜」地声音,身体也不停扭动来制造声响,希望外面的人可以救她们。门果然打开了。晓霞听到屋里有动静就走进了病房,她刚注意到病床下面被捆绑堵嘴的小玉和耿燕。护士长已经把一把剪刀对准了她的喉咙。

  「别吭声,慢慢把门关上。」

  晓霞不敢反抗,轻轻地关上了门。她恐惧地看着护士长,小声问道:「护士长,您这是干什么?」

  「少废话,按照我说的做,不然别怪我动手!把自己的连裤袜脱下,塞到自己的嘴里。」

  晓霞一愣,自己腿上的白色连裤袜是上星期一加班穿到现在没有换过。脚尖的部分都发黄发黑,连裤袜的档部也因为残留的尿液变得黄黄的,凑近还能闻到淡淡的酸臭味。想在今天做完夜班后拿回家里好好洗洗的。这样的连裤袜居然要脱下来塞进嘴里,晓霞一下子怎么能接受。但是在剪刀的恐吓下,晓霞不敢挣扎,只能脱下了自己腿上的白色连裤袜,用力塞进自己的嘴里,比预料的更酸臭的味道噎得她眼泪都出来了。

  「很好,爬到病床上去。」

  晓霞老老实实地爬上了病床,趴在那里不动。她只感到护士长拿出了一双肉色的长筒丝袜,其中的一条被护士长熟练地用来捆绑住了自己的双臂。随后,护士长拿出了一双紫色的连裤袜,穿在了晓霞的腿上。

  「你不是最喜欢紫罗兰吗,我就给你穿一双紫色的丝袜,不过这是我冬天穿了一个月的连裤袜,希望你不要太介意。」晓霞嘴里塞着自己穿了一个星期的臭裤袜,现在腿上还要被迫穿上护士长的脏连裤袜,拼命摇头表示抗议,紫色裤袜的脚尖已经变色,不用凑近都能闻到档部尿液与女性分泌物残留的酸臭。塞在嘴里是自己的脏裤袜倒也算了,可现在还要穿着这变态女护士长的脏裤袜就另当别论了。刚想扭动双腿挣扎,护士长已经用另一个肉色的长筒丝袜,捆绑住了晓霞的双腿。接着,用一块白色胶布封住了她的嘴。

  护士长把耿燕、小玉、晓霞三位美女,抱起来并排横放在床上,然后离开了病房。三位美女挤在一起,用手用脚互相蹭着,试图解开双手的束缚,可是护士长棋高一招,在每人并拢的双手上套了一只紧紧的白色短棉袜。三人的手被紧紧地包在一起,手指伸不开,脚上又都穿了厚厚的裤袜,哪里能够解开束缚?但为了安全,毕竟医院里不是空无一人,小心的护士长还是要花时间来来确保三个人不会中途逃脱。嘴脚微微上扬露出叫三人不寒而栗的奸笑。

  忙完了三人的「特殊处理」,护士长悄悄地走进了值班室。此时,晓梅正在电脑上和网友聊天。突然发现护士长已经站在自己的身后,吓得她赶紧站了起来。
  「好啊,上班时间上网聊天。看来你是不想要这份工作了。」护士长愤怒地盯着她。

  「求求你,护士长,我再也不敢了。」晓梅吓得赶紧哀求道。

  「要我不告发你,也可以。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好的好的,我什么都答应您。」

  「那你现在爬到办公桌上,坐在上面。」

  「什么?」虽然有疑问,但是晓梅还是坐在桌子上面。

  「嗯,很好,现在用这条丝袜捆住自己的双腿。要捆结实。」护士长脱下了自己穿着的白色长筒丝袜,将其中的一条扔给晓梅。

  晓梅虽然想不出原因,但是迫于护士长的威逼,还是用白色长筒丝袜紧紧捆绑住了双腿。

  「做的很好,现在,把这双连裤袜塞进自己的嘴里。」护士长从自己的护士裙口袋里拿出了一双黑色连裤袜。晓梅一看,竟是自己来医院后,在更衣室里换下的那一双。近来吃减肥药的缘故,总是闹肚子,中午就差点没憋住,一小部分浸湿内裤流到了这双黑色裤袜上。晚上换下来就扔进LJ筒的,怎么现在会在护士长手里。

  「为什么,要用丝袜堵我的嘴。这双是我的丝袜,你拿来干什么。」晓梅不禁要问道。

  「少废话,不想丢工作,就要接受我的惩罚。」

  「不要,这个,这个上面很脏的。」

  「不塞也可以,现在你就到我办公室来。」没有拒绝的余地,晓梅只得把这双自己穿过的带有些许粪便残留味道的黑色连裤丝袜用力塞进自己的嘴里,完全塞入后,晓梅的嘴被撑得圆圆的,无法闭上。虽然没有实际尝到自己粪便的味道,但心理上还是相当抵触,一连打了好几个恶心。

  趁着晓梅没有反应过来,护士长已经把她的双手拧到身后用自己脱下来的另一条白色长筒丝袜捆绑住了她的双手。

  看着晓梅从桌子上挣脱到地上,在地上像虫子乱扭,护士长阴险地笑道:「小见人,平时卖弄风情,不把我放在眼里,看我如何收拾你。」

  晓梅用舌头努力想把丝袜从嘴里顶出来,好让自己可以大声呼救。可是护士长很明显看出了她的意图,用一块白色胶布封住了她的嘴,然后同样用一条白色短袜包住了她的双手。

  就在这时,一个中年男子鬼鬼祟祟地来到值班室窗口。护士长赶紧把晓梅拉到桌子下面,用自己的脚踩在晓梅的肚子上,让她动弹不得。晓梅被踩在桌子下面爬不出来,只能从被堵住的嘴里发出尽量大的呜呜呜声求救。可是,值班室和外面隔着厚厚的玻璃窗,站在外面的男人哪里能听见小护士的求救?

  中年男子满脸堆笑地问护士长:「大姐,你好,请问耿燕小姐在哪间病房?」
  护士长装作正在工作,这时才抬起头来看他,绷着脸问道:「你是她什么人?」
  「我是她的粉丝,希望和她合影留念。」男人陪着笑脸,说道。

  护士长还是木然的表情:「对不起,先生,耿燕小姐不希望别人打扰,我们有义务为病人保密。更何况,现在已经是深夜,早就过了探视时间。我们不可以让你进去。」

  「麻烦你通融一下吧,就一小会。这点小意思请你笑纳。」男人说着从兜里掏出了一叠钞票。

  「按照规定,我们绝对不能让您进去。如果你再不离开,我可要叫保安了。」
  护士长脚下踩着晓梅,尽量快地打发走了这个猥琐的男人。看着男人离开,护士长松了一口气,耿燕穿着红色裤袜嘴里还塞着自己的黑色裤袜,手脚被捆绑的样子要是让你看到,还不得让你高兴地流口水?

  听到远去的脚步声,晓梅知道被解救的希望破灭了。这时护士长松开了踩在晓梅腹部的脚,笑着说道:「小丫头,敢说我的坏话。现在带你去看看你的姐妹们。」

  「呜呜……呜呜呜……」晓梅只感到自己的双腿升高。原来护士长抓住了她的脚踝,拖着她如同拖一直拖把一般,拖着晓梅出了值班室。在光滑的地板上,晓梅的护士裙被褪到了腰间,露出了白色的连裤袜和黑色的T裤。

  进了耿燕的房间,晓梅才发现,自己的同事晓梅、儿科的小护士小玉,还有名模耿燕,都被捆绑在了病房内。三个人奇怪的姿势让晓梅无比惊奇。先看见离门最近的晓霞,她嘴上贴着白色的胶布,嘴里鼓鼓的好象塞着什么东西,双手反剪到身后被肉色的丝袜捆绑,腿上穿着紫色的连裤袜,大腿档部夹着模特耿燕的脑袋,双脚和膝盖也被肉色丝袜牢牢捆住,使夹在自己档部的耿燕的脑袋无法争脱。而晓霞自己的头夹在小玉那穿白色裤袜的档部,脸正对着小玉的私密处。可怜的小玉,俏丽的脸庞被深埋在耿燕那双艳丽的红色裤袜的裆部。任凭她怎么转动脑袋也无法从耿燕的双腿中挣脱。从上看下去,就是一个人形大三角。三人中最痛苦的自然是名模耿燕,她嘴里塞着自己的臭丝袜,鼻孔还正对着晓霞那双散发着刺鼻酸臭的紫色裤袜的裆部。本来就呼吸不畅,然而鼻孔一吸气,更是痛苦不堪,浓烈的气味几乎让她晕厥,三人中扭动得最剧烈的自然也是她,曼妙的高挑身材配合金色的泳衣与红色玫瑰图案裤袜更是叫人欲罢不能。她这一动牵连着小玉与晓霞,鼻尖互相触碰着各自裆部最敏感的部位,屈辱与隐隐的快感让三人不停的呻吟着。

  「哼,三位美人儿,怎么样,没有解开吧。我捆绑女人的独门手法,可不是一般人可以解开。现在你们四位美人团聚了,那我就把你们送到一个神秘的地方享福去了。去之前,要蒙上你们的眼睛。」护士长说着,拿出四块黑布,蒙住了四位美女的眼睛,把三人从这痛苦的「三角形」中解放出来。

  晓梅等四人,立刻陷入了黑暗中。她们听到了开门声,接着是护士长的离开,随后护士长推着一辆类似手推车的四轮的东西回到了病房。晓梅听到了「呜呜呜」
  的叫声,似乎是同事晓霞被抱了起来,随后是儿科的小玉,接着是耿燕,最后果然轮到了自己。只觉得自己被护士拦腰扛了起来,然后站在了一辆好像是医院运输床单等物品的大手推车上,接着晓梅感到自己的双肩被护士长抓住向下压,自己被迫蹲在小车上。四周是高高地铁栏杆,还有就是旁边的女人和自己挤在一起,晓梅看不到东西,却清楚地感觉到自己和其他三人都是蹲在小车上,挤在了一起。

  看到四人已经蹲在小车里,护士长把几床床单和棉被扔进小车压在四人身上,这样外人看来不过是装满了棉被床单的小车而已。关上日光灯,穿着白色护士裙、白色护士帽、蓝色护士长外套,腿上穿着白色连裤袜和白色护士凉鞋的护士长,哼着歌推着小车离开了病房。

  进入电梯,下到一楼,护士长推着小车出了大楼来到停车厂。打开了一辆白色面包车的后车厢,四个美女被护士长一个一个扔进了面包车。

  五分钟后,面包车行驶在马路上,听着后面传来的杂乱的「呜呜呜」,护士长从后视镜看到四位美女横七竖八地躺在车厢里,不住的扭动滚动,心里说不出的畅快。

  打开手机,护士长拨号后笑着说:「宝贝儿,妈妈这就回家了。妈妈给你带了四个好看的玩具娃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