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似水,匆匆流年】(03)【作者:daydayupxx】
  青春似水,匆匆流年(三)

  宿舍无人,朱东今晚没有去酒吧,闲来无事,他便走到了猴三儿的房间。
  猴三儿正聚精会神的盯着电脑,连朱东推门而入都没有察觉。大熊不在宿舍,屋里只有音响里不时的传来「滴滴」的声音。

  朱东悄悄的走到猴三儿身后,看见猴三儿对着电脑屏幕上的一个女人流着口水。屏幕中的女人卧靠在一张床上,只穿着一身白色的内衣,饱满的胸部将胸衣完全撑起,露出狭长深邃的一道白色乳沟,两只嫣红色的突起若隐若现,细嫩的小手不时的挤压着乳肉变换着形状,一对修长的玉腿交叠在一起缓缓的相互摩擦。
  [ 干啥呢!] 朱东一句话,吓得猴三儿一哆嗦。

  [ 草,是你啊,吓死老子了!] 猴三儿猛地转身,发现是朱东才呼出口气又坐了下去。

  [ 看啥呢,这么入神!] [ 新找到个妞,身材真棒!] 猴三儿的眼睛好像钉
在了屏幕上,连头都没有回。

  [ 嗯……确实不错啊!好白啊,就是怎么看不见脸啊!] 朱东也仔细看了看问道。

  [ 这个就这样,打死不露脸,怕人认出来呗!] [ 这么大的世界,谁认识谁
呀!] [ 就是,也不说话,偶尔打个字,就他妈来秀身材的!] [ 谁让人家有这
料呢!] [ 秀就秀呗,还不脱干净,老子都给了200多块了,才让她脱成这样!
] [ 草,你还真给钱啊,就是骗你这样的!] [ 嘿嘿,我哪有这钱啊,还不是坤
哥给的。] 「真是个花花大少,有钱没地撒了。」朱东心想。

  [ 这女的真不少争,你看这才1个多小时,收了快1000块了!比妓女都赚啊,还不用服务!] 猴三儿有些愤愤不平。

  [ 她呀,这是饥饿营销,你们越给钱她越不脱。] [ 就她身材好啊,你看看
其他房间的,不是胖就是丑,还好意思出来露!看了都反胃!] 朱东仔细打量了一下,屏幕上的女人身材匀称,小腹上没有一点赘肉,甚至隐隐看得到一点肌肉,虽然瘦得锁骨清晰可见,但却长了一对和身材不符的巨乳,不得不说这得嫉妒死多少女孩啊!

  [ 这妞是外国人吧?] [ 看这身材……应该是吧,你看她下面应该没有毛,
只有欧美人才这么干净!] 虽然有个白色的小内裤挡着,旁边却看不到一丝毛发。
  [ 嗯,确实很干净!] 朱东看着画面,下体不由得涨了起来。

  [ 我先走了!] 怕在猴三儿面前出丑,朱东急忙走了出去。

  ————————————————————————————————————————

  回到宿舍,朱东摸着膨胀的阴茎,想起了馨彤。虽说两人交往不到半年,但也只限于拉拉手,连亲吻都很少。有几次单独在一起的时候,馨彤很享受朱东抱着她的感觉,但当朱东想更近一步时,却又激烈的抗拒,朱东问她为什么,得到的回答却是要等结婚之后。再加上两人的关系不能公开,朱东甚至怀疑自己只是多了一个朋友,和单身没什么区别。想到这里,朱东拿起电话,给馨彤打了过去。
  [ 喂……] 等了好久才有人接听。

  [ 彤彤,我今天不上班,要不要去吃点宵夜?] [ 啊?这个时候?不行,我
都快睡了。] [ 这才8点啊,太早了吧?] 朱东有些奇怪。

  [ 我还要准备材料啊,比赛下个月就开始了,时间都不够了!] 馨彤有些生气了。

  [ 好吧好吧,那你好好休息!] [ 好的,亲爱的,88!] 「唉……」朱东
长叹了口气。

  ————————————————————————————————————

  早晨阳光明媚,林馨彤起了个大早,开始了梳洗打扮,今天是她去学生会的第一天,要给同事们留下一个好印象。

  上课前,她在主席的办公室找到雅岚,和她一起来到了刘主任的办公室里。刘主任没什么变化,还是坐在那张宽大舒适的椅子上,满脸笑容的看着眼前两个如花似玉的女孩。今天两个人都穿了修身牛仔裤,只不过雅岚穿了件长款风衣,馨彤却是短身夹克。

  [ 这位是刘主任!] 雅岚开了口。

  [ 您好!] 馨彤上前一步,伸出了手。

  [ 你也好!] 刘主任也伸手简单的握了一下,眼中露出赞许的目光[ 请坐。
] 馨彤仔细的打量了下刘主任,虽然有些胖,但穿着整洁,笑容和蔼,算不上慈祥,但从刚才握手的感觉上来说,温暖厚实的手掌却有些父亲的感觉,馨彤心里的紧张一下就消失了一半。

  [ 林同学,我听李主席说了,才大一就加入学生会,精神可嘉啊!] [ 您过
奖了,能进入学生会一直是我的梦想。] [ 嗯,好啊,像你这样的学生不多啦!咱们长话短说,别耽误你上课哈!我这里事不多,但一定要仔细,因为有些财务上的事你也知道,这个钱多了少了是很麻烦的事。] [ 我一定会把它做好的!][ 有信心就好,旁边那个电脑就是你的地方,不需要每天都来,等我电话。今天也没什么事,你们都去忙吧!]

  走出刘主任的办公室,馨彤才放下一颗忐忑的心。

  [ 雅岚姐,刘主任人很慈祥啊,我还担心他有点凶呢!] [ 嗯,主任人很好,
我经常受他照顾,我以前也做过你这个工作。] 雅岚低声回答着,似乎回忆起了往事。

  [ 那我以后有不懂的地方,还得多请雅岚姐指点我了!] 两个美女边走边聊,
却在楼梯拐角处碰见了另外两人,他们熟悉的打起了招呼。

  [ 小彤,还没给你介绍,这位是学习部的部长轩萱,这位是外联部的部长孙涛。] [ 你好!] 轩萱长得很普通,但穿着比起雅岚和馨彤显得土气好多,但馨
彤并不是个势力的人,她也非常友好的打了声招呼。

  [ 这就是新来的美女啊,果然名不虚传,雅岚啊,你第一美女的地位受到挑战啦!] 一句话捧了两个人,孙涛不愧是外联的部长。

  [ 涛哥玩笑了,我怎么比得上雅岚姐。] 馨彤最怕被人调侃,小脸一下变得通红。

  [ 小彤,别理他,整个学校里就他最不正经,你俩今天怎么来这了?] 雅岚身为主席和部长们都很熟了。

  [ 这不是要准备和外校的联谊活动嘛,没钱怎么搞嘛,我找主任申请经费来了,怕他不批准啊,又说我们荒废学业,这交友不也是学习的一方面吗?没办法,只好拉着轩萱,以学习部的名义申请呗!] 孙涛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 那你就拉着我们轩萱往你那坑里跳啊,联谊就联谊呗,和学习有什么关系?] 雅岚担心轩萱被孙涛忽悠了。

  [ 没关系的,雅岚姐,我也考虑过这件事,学生如果总是一头扎进书本里,不去了解外面的社会,不见得是件好事,不如有个机会和不一样的人做个交流,也算是社会实践了。] 轩萱也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 看吧,什么事都各有各的好处!你就瞎担心。] 孙涛终于找到人撑腰了。
  [ 我是说不过你,既然轩萱都同意了,就放你一马,轩萱啊,看住他点,别让他搞出什么乱子,谁知道他请得什么人联谊啊!] 雅岚还是有些担心。
  [ 放心好啦,都是名校学生,大家在一起搞搞活动,交流下学习经验嘛!][ 呸吧,信你就有鬼了!] [ 林大美女,不知你是否有空,可以赏脸参加我们的
联谊会吗?] 孙涛打起了馨彤的主意。

  [ 我没去过联谊会,什么也不会,我怕……] 馨彤有些犹豫。

  [ 就是交交朋友,聊聊天嘛,你只要能去就行了,别的什么都不用做。那,算你一个啦!到时一定要来哦!] 孙涛堵住馨彤的话,生怕她拒绝。

  [ 是啊,馨彤,来吧,顺便认识一下学生部的同学嘛!] 轩萱也开了口。
  [ 那……,好吧!] 盛情难却,反正只是多交几个朋友而已,馨彤答应了下来。

  ————————————————————————————————————————

  政治课上,一个戴着老花镜的老教授在前台慢悠悠的读着书本上的文字,似乎只是说给自己听的,这些老掉牙的洗脑文章也许是支持自己的唯一信念了。大教室内做满了学生,但真正看着黑板的却寥寥无几,学生们七扭八歪,不是在睡觉就是在玩手机,大家来上课的唯一目的就是等待下课的铃声。

  [ 坚持以马克思列宁主义为核心,XXX思想,XXX理论……] 政治老师摇头晃脑,俨然一副私塾先生的摸样。

  「那点破玩意儿学了多少年了,还讲!上课真无聊!」杨坤心想着,「要不是每次上课都点名,谁他妈会来啊!」百无聊赖,还是只能玩手机,打开网络,却发现手机相册里自动下载了一些照片。

  杨坤想起了借给大熊的手机,这小子拿了手机就没影了,好几天都看不到人,有一次在餐厅见到杨坤竟然撒腿就跑,不知道在搞什么机车。照片里都是同一个女孩的自拍照,并没有出现大熊的身影,「这不是可心吗?手机怎么跑她手里了?」
  杨坤抬头巡视的一圈,在教室最后的一个角落里,大熊正爬在桌子上呼呼大睡。

  [ 帅哥,找谁呢?] 一个俏皮的女声从身后响起。

  杨坤向后一看,一个姿色不错的女孩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

  [ Hi,美女,跟我说话呢?] 这么无聊的课上,有个美女聊天无疑是件好事。

  [ 呦,您贵人多忘事,不认识我啦?] 女孩有些小生气。

  听她这么说,杨坤真的使劲想了想,[ 你是我们摄影社的……] 名字是真忘了。

  [ 汝嫣!] [ 哦……对对对,我说看着眼熟嘛!] 杨坤想起来了,汝嫣是去
年新加入摄影社的,只参加过一次外出拍摄的活动,那时候又是冬天,每个人裹得跟粽子似的,就没太注意到她,今天看来还是有点姿色的嘛。

  [ 想不到你还会来上课呀!] 汝嫣倒没那么意外。

  [ 社会主义好青年,当然不翘课!谁让我是共产主义接班人呢!] 杨坤的声音大了点。

  [ 那边的同学,上课要专心听讲!] 讲台上传来老师的声音,杨坤和老师对视了一下,把要说的话咽到了肚子里。等课堂上没有声音了,老师又继续念着他的八股文。

  [ 想不到你还会怕他!] 汝嫣对着杨坤做了嘴脸。

  [ 我这是给他面子,那么大年纪了,是不是?!] 杨坤突然伸手在女孩脸上捏了一把,[ 这叫尊老爱幼!] [ 讨厌!] 汝嫣的小粉拳砸在了杨坤背上,却带
着一抹娇羞。

  [ 这位同学,请来回答一下,社会主义的核心价值观是什么?] 同学们的目光齐刷刷的看向杨坤这里。

  [ 这个……] 杨坤没了调戏女孩的潇洒,[ 不记得了!] [ 我刚刚才念给你
们,你就不记得了,你到底有没有在听课?] 对着一群懒洋洋的学生,老师终于找到一个出头鸟。

  [ 没用的东西,记得多了费脑子!] 杨坤吊儿郎当的满不在乎。

  [ 这是社会主义的根本,怎么就没用了,社会主义制度的建设都是以他为基础的,你不好好学,怎么体现自己的价值?] 老教授放下了课本,直直的瞪着杨坤。

  [ 你少说两句吧……] 身后的汝嫣有些害怕,悄悄的戳了下杨坤。
  杨坤没理她,[ 您是都记住了,可价值体现到哪了?还不是在这糊弄糊弄我们?] 台下的学生交头接耳起来,连老师也没想到这么多年竟然有学生敢在课堂上反驳他。

  [ 你……] 「铃……」下课铃响了,杨坤提着书包就向外走去,[ 你叫什么
名字?哪个班级的?] 政治老师突然叫住他问道。

  [ 金融系,杨坤!]

  ————————————————————————————————————————

  主席办公室里,雅岚也刚从外边进来,她脱下风衣挂在了衣架上,对着镜子整理下仪容,才坐在老板椅上打开电脑,准备这个月的工作计划。

  「咔嚓」一声,门开了,杨坤气冲冲的走了进来,一屁股坐到了沙发上,随手将书包一扔。

  「怎么了,生这么大气?」雅岚站了起来,走到杨坤旁边。

  「还不是那个政治老头,讲课无聊死了,还不让人说!」

  「他也算是学校资历最高的教授了,你就忍忍吧!」看样是没什么大事,雅岚又坐回到椅子上,继续她未完成的工作。

  「欺人太甚,全班那么多人,偏偏就说我,他知不知道我是谁,老子找院长炒了他!」

  「你省省吧,这个政治老师可是教育局指定的,想开除他,除非你爸是教育局长!」雅岚这次连头都没抬。

  「妈的老头子不好惹,再让我爸知道,这个月零花钱又要没了,还是忍忍吧!」杨坤想了想,自己先泄了气。

  看着雅岚没理他,杨坤自个在屋子里转了起来,这瞅瞅那摸摸,最后还是把目光落在了雅岚身上。窗外万里无云,一丝阳光照在雅岚的秀美的长发上,映衬着一张极其美丽的脸蛋,杨坤心里痒了起来,「认真的女人最美丽,果然很有道理啊!」这句话用在雅岚身上,更是美上加美,杨坤感到下体蠢蠢欲动起来,于是走到门口向外看了看,回身锁上了门。

  「你干嘛?」感受到有人站在自己身后,一双魔爪却从上而下侵袭了自己的双峰,雅岚吓得惊叫起来。

  「宝贝儿,想你了呗!」杨坤顺势低下头,含住了雅岚的耳垂,香味扑鼻。
  胸前隔着内衣不是那么敏感,但耳中的热气却让雅岚打了个冷颤,她抓住杨坤的手,向前缩着肩膀,躲避着杨坤下一轮的攻势,「别……这是学校!」
  「没事,我都锁门了!」杨坤收回一只手,却趁雅岚不备,直接从毛衫下穿入,握住了颤抖中的巨乳,虽然隔着胸衣却依然能感受到内在的柔软。

  「坤……求你了……别在这……」雅岚近乎哀求,却无法挡住杨坤的上下齐攻。指尖不再满足于肌肤的细腻,略一弯曲便夹住了有些微微发硬的小樱桃。轻轻揉捏,雅岚便如触电般抖了一下,紧闭的双眼,纠结的眉头不知是快乐还是痛苦。

  「我就喜欢这儿!」杨坤抓紧机会,转到雅岚正面,吻住了她颤抖的红唇,不等她有所反应,双手直接掀起胸衣,火热的手掌狠狠的抓住了这对想要逃跑的大白兔。

  雅岚被吻得无法呼吸,被迫献出香甜的小舌头纠缠在一起。双手想要推开杨坤,却无力可使,如装饰物般抵在杨坤的胸前。胸前的小樱桃敏感得如两道电门,在手掌的蹂躏中将无形的快感传遍全身。

  趁着雅岚浑身无力的当口,杨坤顺势解开了她的仔裤,双手在腿弯处一抬,雅岚就变成了躺在椅子上,仔裤也被拉到了膝盖处,露出了粉红色的小内内。
  「坤,不要……不要……求你了……」雅岚知道无法阻止杨坤,只能做着最后无用的抵抗。楚楚可怜的表情似乎要哭了出来。

  性欲上头怎么能管的了这些,杨坤一手按住雅岚的双腿,一手将裤子中被磨得有些痛的肉棒放了出来。

  看着剑拔弩张的肉棒,雅岚认命的放弃了抵抗,头侧在一边,等待着被贯穿的那一刻。杨坤拉下雅岚的最后的一块遮羞布,放出了一个如初生婴儿般的性器,洞口紧凑窄小,阴户饱满,光洁红润,让人看到就无法不产生含在嘴里的冲动,美中不足的也许就是小蝴蝶样的阴唇上有些黑色素。杨坤并没有急于插入,他知道对于这么紧窄的花径,如果强插只能两败俱伤,并不能得到真正的享受。杨坤将雅岚的双膝压向头部,让她的臀部就被迫抬起,然后按住龟头拨开小阴唇,在阴蒂上前后摩擦起来。「嗯……」虽然嘴上说不要,但身体的反应却很诚实,雅岚朦胧的双眼似乎在责怪肉棒的撩拨,轻咬着食指,发出羞涩的呻吟声。

  体质上的优越性使得雅岚的身子总是湿的很快,杨坤的肉棒上已经可以拉出细长的银丝,龟头敲打在阴唇上也有了「啪啪」的水声,作为花丛老手杨坤当然知道雅岚已做好了准备,毫不犹豫的龟头下压,没入了紧凑的花径之中。

  「啊……」期待已久的进入使得雅岚发出了第一声呻吟,虽然已经很湿润,但由于体位的原因,杨坤还是觉得犹如处女般的紧,只得一点点向前延伸。
  「舒服不?」直到两人的胯下触碰到了一起,肉棒全部埋入雅岚的体内,杨坤才来得及吸了口气。

  「嗯……」雅岚声细如蚊。

  「刚才还不要来着!求我!」杨坤戏虐道。

  「求什么?」明明一根肉棒已经插入体内,但一动不动让人更加难受。
  「求我操你!」杨坤还是保持着下压的姿势,丝毫不给雅岚机会。

  「不要!」雅岚很坚决。

  「还嘴硬!」杨坤空出一只手在雅岚的大腿和阴户间上下游走,最后停在了中间的小豆豆上。

  「说不说?」

  「不说!」

  「好!」杨坤按着小肉豆快速的摩擦,「啊……讨厌……」又是一阵颤抖,雅岚银牙轻咬下唇,使劲扭着屁股,试图通过摩擦缓解体内冉冉上升的欲望,可肉棒只是与她同步运动,体内的欲火反而如燎原之势浸入身体每一个毛孔。
  杨坤最喜欢欣赏雅岚这个时刻,美如天仙的脸蛋上如怨如泣,想要却无法得到的纠结心情,都时时刻刻显现在雅岚的脸上。心里强烈的抵制却抵挡不住肉体上的欢愉,故作严肃的假面被肉棒轻易击碎,只留下一个活生生需要填补的空洞。
  快乐的小肉豆更湿了,但杨坤却不再刺激它,转而滑过胯下,「给我……」雅岚被弄得不上不下,语气中虽然有些不愿,却也带着些许妩媚。

  「求我操你!」杨坤的指尖再一次掠过湿湿的小肉豆,最私密的地方已让人看个通透,还有什么可以隐藏。

  「啊……」身体再一次颤抖,『还差一点,就要到了!』雅岚的脑中已是一片空白,欲望一点点吞噬了理智,干柴烈火一触即燃,「操我……」放弃了尊严,说出口了反而有些轻松,雅岚狠狠的抓住杨坤的衣服,期待着那一刻的到来。
  「再说一遍,大点声!」杨坤也忍不住了,毕竟这个姿势太累。

  「操我……快操我……坤……我求你了……使劲操我……」一连串语无伦次的叫喊,女人终究是女人,不就是让男人操的吗。

  紧窄的花径也已经充分湿润,进出不再干涩,杨坤分开雅岚的双腿,全力抽插起来。

  「啊……使劲……恩……快点……」放纵的女人比男人更可拍,杨坤加快了马力,不再追求技巧,次次根根入底。

  「啪啪啪」的肉体撞击,「扑哧扑哧」的水声,「咯吱咯吱」的椅子声交替循环,办公室里充斥了不和谐的声音,不过墙的另一面却传来了不时的哄笑声,好似有一群观众在观看一场春宫秀。只不过他们不知道这墙的后面,身为学生会的主席,在众人面前落落大方,温文尔雅的雅岚正在被人按在椅子上,用自己的小穴儿服侍着一个丑陋的鸡巴。雅岚总算残留了一些理智,让自己的声音释放在了掌心里,毕竟在学校里,如果学生会主席出现丑闻是肯定会下台的。

  痛苦并快乐的表情没有一个男人看了不会心动,杨坤很满意这个完美的马子,虽然当年追起来下了很多工夫,但在反馈回来的体验上的确物有所值。杨坤玩过的女人不计其数了,但真的让他有些留恋的只有这个雅岚了,无论何时何地,操她的小穴儿都乐此不疲,他喜欢她反抗的表情,无奈的表情,享受的表情,都能给人带来身心愉快,无与伦比的征服感。

  雅岚的幼小花径像个充满水的橡皮套,每一次深入都会将里面的水挤出来,在地上形成了一片水渍。乳白色的泡沫裹住了杨坤的肉棒,好似一层洁白的雨衣。几百下全力的运动,杨坤也有些吃不消了,在学校这种地方随时可能会来人,没有必要忍耐,不如一冲到底来得爽快。

  龟头的酥麻意味着射精的前兆,杨坤夹紧臀部让肉棒再硬一些,小幅度加快了速度。

  「啊……」龟头已伸到了尽头,不能再向前一寸,闸门大开,浓稠的精液冲关而出,滚烫的热流一波波打在了雅岚的子宫口处,稚嫩的花芯受到刺激,带动着花径蠕动收缩,阴唇如同一道双向门,死死的夹住阴茎的根部,每一次射精都要先撑开这道门,否则都会有精液逆流的感觉。

  激情冷却下来,只剩下两个大口喘气的人,「你压死我了,快起来!」被挤压在椅子上的雅岚回过神来,全身酸痛,白细的手拍打着杨坤。

  依依不舍的拔出了鸡巴,乳白色的精液瞬间涌了出来,顺着屁股流到了椅子上。杨坤放下雅岚的双腿,将鸡巴凑到她的面前,「来!宝贝,给我舔舔!」
  「不要!脏死了!」雅岚背过脸去,躲避那种刺鼻的腥味。

  杨坤自讨没趣,只好穿上裤子,瘫在了沙发上,「宝贝儿,怎么每次和你做爱都这么爽!」

  「真讨厌,又射进来了!」雅岚用纸巾擦拭着下体的精液,抱怨道:「今天不是安全期,我要是怀孕了怎么办?」

  杨坤躺在沙发上,眯着个眼,无所谓的说道:「不是给你买药了嘛?吃上就没事了。」

  雅岚瞪了他一眼,「就知道让我吃药!你怎么不戴套啊?」提上裤子,转身又把椅子和地上的精液擦干净,蹒跚着走到落地窗前,打开了窗户。

  「我是操你,又不是操避孕套!」杨坤满不在乎的说道:「你刚才不也挺爽的嘛,叫得那么大声,不知道楼上那个胖子听见没有?他梦寐以求的女人可就在他的脚底下嗷嗷叫呢!」杨坤一付得意洋洋的表情。

  雅岚脸一红,眼睛却不敢直视杨坤,说道:「说话真难听,你能不能别用那个字!刘主任可不是那种人……」

  「扯鸡巴蛋!他看见你的时候,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口水都要流到我鞋上了!」杨坤一个骨碌从沙发上坐了起来,整理下衣服,「晚上和几个哥们聚一下,你去不去?」

  「不去,我这还没忙完!」雅岚又坐在了椅子上,敲起键盘,看都没看杨坤一眼,好像刚才的事从来没有发生过。

  「宝贝儿,我这不是怕你被那个老东西占便宜嘛!」感到雅岚有些生气,还是要哄哄的,杨坤从后面抱住雅岚,在耳边说起了悄悄话儿。

  「就你是好人!赶紧走吧你!」耳边的情话让刚刚消退的欲望又要死灰复燃,雅岚红着脸推开了杨坤。

  「拜拜宝贝儿,不要忙得太晚,记得早点回家!」杨坤闪身走人了。

  雅岚拉开抽屉,看着那一盒药片,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拿出一粒吃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