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的男人(番外)】(02)作者:jolin258
              (2)

  今天是黑傑克从美国回来的日子,林青青为此特意打扮了一番。一件浅黄色的雪纺背心,黄色的丝质及膝短裙,透明的肉丝长袜,乳白色的高跟皮鞋,满意地在镜子前转了一个圈,镜子中的她肌肤胜雪、长发如云,身材更是窈窕婀娜、轻盈飘逸。

  当飞机飞到新海机场的时候,已是华灯初上,走出机场,一辆红色奥迪A1停在机场对面的马路边,吹着口哨向车子走去,敲了敲窗户,竟然没人,四周看了看,也没发现林青青的身影,试着拉了拉车门,竟然发现车门没锁。

  搞不清楚情况的黑傑克直接一屁股坐在了主驾驶位置,来中国一段时间的他自然有驾照。正待他这个美国裔非洲土包子摸索这辆车的时候,一双潮热的小手从后面摸进了他的衬衫,「啊!」黑傑克差点失声惊叫起来,回头一看,方才发现林青青那狡黠的俏脸。

  「知道『人吓人,吓死人』吗?」黑傑克没好气地骂了一句。而已是深闺怨妇的林青青才不会在意呢,反而是探着身子从后面爬到前排一屁股坐到副驾驶座上,笑语晏晏的看着这个黑乎乎的小男人。

  「你不开车吗?」

  「不要,你来开。」

  「那你的……」

  对於女人的要求黑傑克并没有反对,看着眼前这个美丽的女人,黑傑克只恨不得立马将她压在身下恣意把弄,可惜眼前的环境不允许这样做。

  「你说呢?」

  随着车子缓缓启动,林青青满脸媚意的趴下身子,粉红小舌头舔了舔嘴唇,腻声道:「不告诉你。」这边说着,那边纤纤素手早已拉开男人裤子的拉炼,将小手探了进去,一个略显疲软的大傢伙被掏了出来,然后在男人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含入檀口舔挑吮逗,片刻就涨大撑满了小嘴。

  下身一阵温热酥麻袭来,让正专心开车的黑傑克浑身一颤,猛地直起身体,车速缓缓放慢,空出一只手放在了女人的臀瓣上……

  一路春意浓浓,等到回到别墅的时候,两人都已经动情了。门方才打开,林青青便率先扑到了黑傑克身上,还未待黑傑克关门,一条香软的小舌头就钻进了他的嘴里。林青青一边亲吻,一边喘着粗气地撕扯他的衣服,黑傑克也不客气,一把将林青青抱了起来,一边回应着她的索吻,一边向屋里走去。

  将林青青扔在卧室的大床上,伸手就撩开她的裙子,林青青黄色的丝质及膝短裙被拉起一角,露出下面白绸质地的衬裙和两条裹在肉色丝袜下匀称的大腿,薄而富弹性的尼龙丝袜呈半透明状,在灯光下闪着柔和的光泽;丝袜包裹着的绝美大腿隐约可以透出洁白的肤色,衬上双脚的乳白色细高跟鞋,令人心动不已。
  黑傑克的左手环抱在她的腰部,双腿夹着她的下身,右手探进裙子,隔着尼龙丝袜裤直接去摸那茸毛下的细嫩沟壑,里面一片黏糊。

  黑傑克一边亲吻着林青青红润的嘴唇,一边脱着自己裤子,让黑傑克吻住的林青青,浑圆柔软的臀部落在他手里一阵揉搓,本来就是久旷之身的她更加觉得有些口舌乾燥起来,双眼开始欲滴出水来。

  之前在车上被挑逗得猴急的黑傑克几次都不能把林青青的裙子扯下,有些恼火了,於是一把将女人翻了一个身,将裙子的下摆往上一提,林青青下半身柔和优美的曲线和腰腹部一截光滑雪白的肌肤,都暴露在黑傑克灼热的目光下。
  被那洁白无瑕的肌肤刺激得欲火中烧的黑傑克,两下就把林青青的高跟鞋脱下远远的丢到一边,然后拉起尼龙袜裤的两侧往下扯去,丝袜随即被撕扯到了大腿中间的位置,真丝的米白色内裤露了出来,低腰的小三角裤仅仅挡住了双腿间最神秘的部份,而盈盈一握的纤细腰身和修长秀美的大腿便变得无遮无掩了,莹白娇嫩的肌肤细滑柔软,就像是雪玉豆腐做成的一般。

  林青青对於黑傑克的急色十分自豪,配合默契地让他将自己的浅黄色的雪纺背心、真丝缀蕾丝的文胸脱下,搂着他的脖子撒娇:「傑克,今天我是你一个人的,我爱你!」

  黑傑克的呼吸已经急速起来,面对着象牙雕刻一般的美丽身体,他的全身的热血都快沸腾了,几下把林青青扒了个溜光,就急吼吼地趴到了她的身上,那久违了的、温暖柔软的肌肤细腻异常,甚至可以和婴儿的皮肤媲美,黑傑克整个人伏了下去感受这完美的身躯。

  他吻她雪白的脸、她雪白的脖子、她雪白的肩,他含着雪白山峰上两粒嫣红柔嫩的软肉吮吸着,双手揉遍了林青青身上的每一寸身体,这娇美女体的洁白和柔软让他陷於情欲的疯狂。

  在黑傑克的挑逗抚弄下,林青青粉面含春、眼波欲滴,主动将血脉贲张的傢伙塞进自己体内,修长洁白的玉腿夹住他的腰部,像只白蜘蛛般地将他缠住,呢喃道:「亲爱的,爱我……」

  明亮的灯光下,黑傑克汗流浃背,卖力地在女人的身上驰骋,而林青青今天仿若疯了一样,不但完全配合黑傑克,甚至还一度反客为主,趴在黑傑克的身上不停地索吻,丰满的肉臀像装了马达一样不停地扭动、起落,良久才发出一阵痉挛似的紧缩,像死了一样瘫软在男人的身上,大口地喘着粗气。

  翻过身来,黑傑克将女人压在身下,扛起林青青两条细嫩的长腿,开始了新的一场挞伐……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帘照进屋中,宽大而又凌乱的席梦思上,有一对男女相拥而眠。不知过了多久,女人醒了过来,躺在男人怀里扭了扭,娇憨的问道:「几点了?」

  女人的扭动让黑傑克从睡梦中醒来,伸手拿起枕边的腕錶看了眼,按住在自己胸前乱扭的美妙胴体,回道:「10点了。」

  「呀!我迟到了。」闻声林青青的睡意彻底消失了,便要起床,可腰间的那只胳膊死死地固定着她,她的扭动并没有让自己成功脱身,反而将两人身上的薄被扭到了一边。

  她那条深紫色的睡裙卷到了臀部上方,同样紫色的蕾丝裹着丰满的臀部和修长的双腿,毫无遮拦的呈现在身后男人的眼前,紫色蕾丝映衬着浑圆的屁股白嫩如玉,臀部的股沟更显得那么优美,细细的底带从细嫩的臀肉中间紧紧勒在玉股间,衬托出股间小丘的美妙鼓起。

  「咕噜……」被怀中女人扭动得火起的黑傑克喉结艰难地动了下,好不容易挣扎起来的林青青听到,不禁俏脸飞红,坐在床上轻啐道:「没看过啊?」
  纤纤玉手被男人死死地拉着,感受着床上男人愈发粗重的喘息声,林青青眼波流转彷彿要滴出水来。两人如此这般一阵亲呢拉扯,最终让黑傑克成功得手,只见他熟练地扯掉两人的内裤,林青青配合地分开大腿,将那又爱又恨的大宝贝塞进自己已经湿润的体内,紧抱着男人的脖子,甜得发腻道:「在美国那段时间有没有做过对不起我的事啊?」

  黑傑克舒服地哼哼着,脑袋拱进了她的睡裙,含着两粒粉红蓓蕾,含糊不清道:「做了,做了很多,你看我现在还在……」

  「咯咯!」林青青娇笑着把睡裙撸了上去,露出无限美好的上身,抱着男人的脑袋,腻声道:「算你老实,轻点轻点……噢!」没两分钟,两条粉嫩修长的玉腿便盘在了黑傑克的屁股上,美目迷离,抱着他的脑袋轻呐道:「小男人,我想死你了。」

  「想我哪了?」黑傑克大力挺动了几下,调笑起情热如火的美少妇来。
  一阵娇嗔,林青青一口咬在他肩膀上:「流氓!」

  「我不流氓,你会喜欢?」黑傑克把她的脑袋扳正,重重地亲在红润的樱桃小嘴上,吮吸着那条香软小舌,喘着粗气大力冲刺着。

  良久,黑傑克在林青青体内喷掉了亿万子孙,趴在她身上气喘吁吁。又过了一阵子,从余韵中渐渐缓过神来的林青青,爱怜地亲了他一口,这才闻到他嘴里的浓重的臭气,娇嗔道:「臭死了,快起来刷牙!」

  说起来两人除了做爱的时候,黑傑克会偶尔放肆一把,其它情况下林青青还是有这个自信让这个和自己女儿一样大的小男人听话的。

  「哦!」黑傑克乖乖的答了一声,便准备从她身上爬起来,「别动。」林青青似乎想到什么一般,抱住他,从床头柜上的纸巾盒里抽出几张纸巾,按在两人交合处:「好了,起来吧!」

  黑傑克这才爬起来,看到林青青小心翼翼地接住从她体内流出的白色秽物,不由想起了女汉子李菲儿。说来和李菲儿在一起的时候,从来都是肉壁,而和林青青做的时候,却从来都是戴小雨伞的,像今天这种不戴的情况确实绝无仅有,想到这不禁笑出声来。

  林青青正手忙脚乱的擦拭下体,闻声后头瞪了他一眼:「笑什么,还不是你做的好事啊?快点穿衣服。」

  「哎。」闻言,黑傑克在床下找到自己的内裤套上,站了起来,而林青青此时也已经套好了睡裙,俯身清理床铺,挺翘的屁股撅成了一个美妙的桃形,在半透明的纱质睡裙里若隐若现。

  黑傑克的呼吸又粗重了,从后面撩起她的睡裙,抚弄着那温软细腻的粉臀,下腹顶了上去:「我们再来一次吧?」林青青赤裸的屁股让他一顶,身体往前一扑,差点栽到床上,双手慌忙撑住床榻,扭着头,没好气道:「你是种马啊?别乱来,噢!你……」

  黑傑克扯掉自己的裤子,小腹一挺,准确地进入了林青青的体内,惹来她一阵薄怒:「你!」黑傑克两手紧紧抱着女人那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腹,身体一转,林青青瞬时双手撑到了窗户边缘,外面车来车往。

  林青青羞得恨不能在地上找条缝钻进去,挣不开紧紧抱在腰间的大手,又不敢在窗口大声说话,生怕引起下面的注意,只好小声央求道:「我们去床上,别在这,别在这……」

  觉得这样更刺激的黑傑克哪肯,反而进一步压迫林青青的空间,直到美少妇整个身子被身他压在冰凉的玻璃上,饱满的乳房贴住玻璃被挤压成两个大圆盘时才停了下来。

  「觉得不好意思,你就闭上眼睛。你不觉得这样更爽吗?」黑傑克凑到林青青的耳边,吹着热气。

  睡裙蒙住了头脸,林青青仿若认命般地闭上眼睛,由着黑傑克在后面折腾,逐渐也开始体味到另类的刺激,上身趴在玻璃上,粉嫩的雪臀开始主动后拱迎合起来……

  陷入欲望漩涡中的两人不会想到,就在他们忘我地交媾的时候,有一双眼睛正吃惊的看着这里……

           ************

  躺在床上,一贯没心没肺的李菲儿忧郁了,前天早上的意外发现让她满肚子忧愁,这种心理一直到黑傑克给她发短信才有些好转。

  「心情不好,别来找我了。哼!」

  发完这条短信,李菲儿又有些后悔,但是话一出口就不能再反悔了,所以又加一件忧愁事的李菲儿翻了个身,下巴趴在枕头上,又陷入了深深的烦恼之中。
  「这小妖精怎么了?」看着手机上的短信,脑海中想着李菲儿那稚嫩的身体以及与年龄不符的风骚,黑傑克心头一阵火热,便不请自来的打开了李菲儿家的大门,作为林青青的「小男人」,她们家的钥匙自然有备用。

  粉色灯光下,少女慵懒的趴在床上「叮叮噹噹」摆弄着什么,卷到腰间的睡裙下的圆臀坟起,股间一团黑色阴影显得分外诱人。虽然李菲儿平时有些傻兮兮的,但是不得不说她有着一种独特的诱惑,黑傑克几下脱掉衣服裤子,挺着血脉贲张的大傢伙,撩起丝质睡裙压在雪白丰臀上,那里细嫩滑腻。

  在李菲儿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火热的大傢伙就钻进了她体内,突遭侵袭的李菲儿一惊,但随即而来的熟悉感又让她身体一阵放松,任凭身后的男人摆弄,口中发出轻轻的呻吟声。当黑傑克双手滑到那两只小白兔的时候,方才察觉到少女的一丝不对劲,「怎么了?」黑傑克低头问道,并想起身退出她的体内。
  李菲儿此时刚渐入佳境,便觉得原本充实的身体一空,懊恼的伸出纤纤素手反过来按住身后男人结实的腰臀:「用力,再用点力!噢……大黑牛,快点,我要。」李菲儿突然渴望剧烈的刺激,丰挺的翘臀不停地向上迎合,光洁的玉背开始潮红,白色黏液顺着乱舞的黑色茸毛甩落在粉红色的床单上,形成点点白迹。
  正卖力横冲直撞的黑傑克并没有完全让情欲沖晕,反而有些不适应,稍用点力压住不停向上拱动的丰隆挺翘,黑傑克从后面亲吻着李菲儿已经香汗微微的小脸,轻声问道:「怎么了?大姐大,怎么了?」

  此时正陷入佳境的李菲儿,翘臀拱了几下,见男人不但不用力,反而有停下来的预兆,不知哪来的力气,一把掀翻了后背上的男人,已经香汗淋漓的李菲儿张开玉腿,扶着昂首挺胸的巨物,重重地坐了下去,两只纤纤素手搂着黑傑克那被汗水打湿而显得有些发凉的脑袋,浑圆的翘臀像打桩机样冲撞着他的小腹,红唇檀口里还喃道:「傑克,我该怎么办啊?」

  一波强过一波的噬骨销魂也让黑傑克迷乱起来,捧着李菲儿红晕满面的小脸狂啃。「怎么回事,谁欺负我的菲菲小宝贝了?老黑我弄死他!」黑傑克强横野蛮的污言秽语反而缓解成了最强的春药,刺激得身上的少女反应更加疯狂,翘臀彷彿不知疲倦地上下冲撞,黏稠的白色涂满了两人结合处。

  终於飞了,激烈的撞击让李菲儿觉得自己像一片羽毛,轻飘飘地被黑傑克吹在空中,无处着力却满身舒畅。深埋在少女身体中的大傢伙感受到一阵痉挛似的紧缩,黑傑克也觉得酥麻入骨,大力耸动十余下,亿万子孙喷薄而出,全部洒进了李菲儿的体内。

  两人相拥许久,李菲儿从黑傑克的身上爬了起来,死蛇般的大傢伙滑出她的体内,带出一股股白色秽物,将黑色茸毛粘成了一团。有轻微洁癖的李菲儿轻轻皱着鼻头,娇憨地将床上的黑傑克拉去浴室,淅淅沥沥的流水声伴随着笑闹声,两个正值少年的男女又在浴室肉博一场……

  李菲儿穿着黑傑克的大衬衫,慵懒的趴到男人怀里,两条美腿肉光致致,雪峰上的粉红蓓蕾隐隐凸出。

  「我妈妈外面有人了。」李菲儿轻轻的说道,这样的说话语气明显很不符合她一贯的女汉子形象。

  「什么?」黑傑克听罢明显一惊。

  「我前天在外面看到妈妈在二楼被一个男人压在玻璃上……」李菲儿的声音越来越小。

  「知道那个男人是谁吗?」黑傑克听完,心中又是一惊。

  「不知道。我要知道,非得把他大卸八块不可。」对於身下男人的反应,略显不满的扭动了下身子,李菲儿霸气的说道。

  「呵呵!」听了李菲儿的话,黑傑克生硬的呵呵笑着。

  「你说给我妈妈找个男朋友怎么样?」李菲儿突发奇想的问道。

  「啊?这……」闻言,黑傑克也膛目结舌。

  「就你父亲吧,这样我们也能顺理成章的在一起了。」不得不说,李菲儿的想法实在够天马行空的。

  「这……」黑傑克有些不乐意,但同时又无可奈何,总不能告诉李菲儿说自己和她妈有一腿吧?他知道他要是敢这么说,李菲儿真的敢把他大卸八块的。为了打消身上这个脑洞大开的少女提出更加令人难以接受的要求,他的手开始慢慢顺着少女光滑的大腿向里划去。

  「说正事呢,讨厌。」少女又是一声娇嗔,感觉到屁股下面的蠢蠢欲动,李菲儿娇笑着拉起衬衫露出一片雪白,微微抬起翘臀,用手将屁股下的大宝贝塞进自己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