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妻的性福时光】(07)作者:ayin
字数:6239


                第七章

  有些事情,在发生了之后,我并不愿意记述下来,虽然这些事情的过程非常值得让大家知道,我也很愿意与大家分享。但是,键盘上敲击出的每一个字,都会使我不得不再次回到当时的场景中去,甚至每一个细节都历历在目,我也不得不再次去经历那些痛苦的回忆。

  当琳琳再次站到酒店对面的街灯下时,已不再象开始那么紧张和羞涩,她很自然的四处张望并且还能主动对看向她的男人们送去一个个甜甜的微笑。不得不说她的转变令我这个最了解她的男人都有些惊讶,她进入角色之快也足以令人咋舌,在我对面的她活脱脱就是一个经验老到的风尘女子,像极了旧时八大胡同站在门口拉客的娼妇。

  夏末的夜晚,十点多其实夜生活才刚刚开始,这条偏僻的小街上来往的人也比刚才略有增加,一会功夫就陆续有几个男人上前与她搭讪,不过都被老婆微笑着拒绝了,想必都不是她喜欢的类型。我知道这次老婆一定要找一个自己喜欢的,宁缺毋滥。刚才她可以说是为了满足我的淫欲,而这一次,是完全为了她自己。
  就当我快要失去耐心的时候,一个已经走过的男人突然回头看向了老婆。他仔细端详了老婆几眼,便朝她走了过去。他一米八左右的身高,二十七八岁,偏瘦,粉色的短裤,白色印花的半袖衬衣,英俊的脸上透着一股子流气。应该是老婆喜欢的类型,这次应该可以了吧。

  「你是新来的吧?」

  「嗯,今天第一次。你对这条街很熟悉啊,街上的女孩你都认识吗?」
  「差不多吧,我天天从这路过,一般常来的我都见过。」

  「那你是不是都光顾过她们啊!」

  「算了吧!那些个庸脂俗粉我可看不上,不过姐姐到是有几分姿色,不知道什么价儿啊?」

  老婆和上次一样,依然伸出了两根手指,不过这次的动作却非常的自然。
  「嗯!不贵,你倒是值这个价钱。你能去我住的地方吗?换了地方我不习惯。」
  老婆犹豫一下,让他稍等,竟然朝我走了过来,显然是她很喜欢这个男人,但又不敢私自做主和他回家,这是来征求我意见的。

  我走下了车,看着神采飞扬的老婆说道:「你看上这个了?」老婆含羞的轻轻点了点头,刚要开口,我却阻止了她。我晃了晃手机示意她我都听见了。我朝那个男人招了招手,他走了过来。他告诉我他家离这儿不远,如果老婆要能上门服务,他甚至可以加钱。其实我不希望老婆和他回家,因为那样我就看不到他如何和老婆做爱了,可看着老婆渴望的眼神,我真的没有理由拒绝,毕竟她为我付出了那么多,即使她出去偷个情我也会原谅她的。

  「好吧!上车,我送你们去,完事了,我再带她回来。」

  路并不远,只有两分钟的路程,车子缓缓的停在了一条小巷深处一个院落的门口。大个子敲了几下门,开门的是两个两个光着膀子的男人,满嘴浓浓的就酒气。花衬衣的男人冲他们使了个眼色,两个人凶神恶煞般连踢带吓的把我和老婆推进了院子,随着咣当的一声,大门再次紧紧的关闭了。我的心砰砰的狂跳,老婆更是吓得扎进我怀里哭了出来,难道碰到抢劫的了吗?

  花衬衣和那两个光着膀子的男人将我和琳琳直接推进了整个院子里唯一亮着灯的一间屋子。房间很大,但摆设却很非常简单也很陈旧。一大两小三只沙发,一台老式的电视摆在一张快要散架的桌子上,屋子的正中间一张餐桌旁坐着两个人。一个额头有刀疤的年轻人正在陪着一个三十五六岁的光头、纹身,满脸横肉的男人喝酒。桌子的旁边还有两把空着的椅子,显然是我身后两个光着膀子的男人的座位,而那个光头应该就是他们的老大。

  「熊大,熊二,你们回来坐吧,大松你也拿把椅子,等你半天了,罚多少酒自己说。这两个人怎么回事?」

  我靠!还熊大、熊二,难道黑社会也看动画片吗?这应该是他们的外号吧。这会儿我才知道原来那个穿花衬衣的帅小伙叫大松。他恶狠狠的看了我们一眼,和刚才的模样判若两人,他抬手指了指墙角,要我和琳琳站到了一边。

  「强哥,我来的路上,正看那个骚货在街上揽客呢,那个男的应该是拉皮条的,所以我就都给带回来了您看怎么处置吧。」

  我晕!他居然叫强哥,这下熊大、熊二、光头强就都凑齐了,这要是在平时我非乐出声来不行,可当时我真的乐不起来。

  「真他妈的不懂规矩,你们就不知道在街上做买卖也是要交管理费的吗?这条街都归我管,你们他妈的也不能坏了这儿的规矩。让那个娘们儿交双份管理费,男的你们瞧着办吧,别打死就成。」

  话音刚落,那两个叫熊大,熊二就起身恶狠狠的朝我走来。一直因为害怕低着头扎在我怀里的老婆突然发疯一样的挡在了我身前。

  「停!别打我老公!求你们了,我们真不知道您这儿的规矩,我们愿意多给钱,能放过我们吗?」

  那个叫强哥的放下了酒杯,挥了挥手,熊大、熊二立马站到了一旁。他仔细的端详着我们,目光不住的在老婆的身上打转。

  「呦!刚才还真没看出来,这娘们张的还挺够味。你说他是你老公?」
  「是的,他是我老公。」

  「那我就不明白了,看你们两个的穿戴,也不像缺钱的主啊!他怎么会让你干这个?」

  老婆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想了一会才红着脸,低下头轻轻的说出了几个字。

  「他觉得这样很刺激。」

  「我操,你们俩也真够……真够……那个词叫什么来着,对了奇葩。一个觉得老婆让别人操刺激,一个能为了老公出来卖,我他妈的真是醉了。这样,今天你们这管理费我也不要了,我们让你老公好好刺激刺激。熊大,熊二还等什么呢?今天哥也大方一回,让你们先来。」

  离我们最近的熊大、熊二,淫笑着伸手就抓住了老婆的胳膊,往沙发上拖。这一下我实在是忍不住了,再怎么说我也是个男人,我不在乎老婆和别人做爱,但我也绝不能容忍别人欺负她。就冲刚才老婆能够挺身挡在我面前,我这辈子都会只爱她一个人,我甚至愿意用生命去保护她,因为她值得我这么去做。

  我一把握住了一只抓住老婆的手用力的摔甩开了。紧接着我就觉得小腹一疼,被一只脚踹的直接蹲在了地上,脸色惨白。紧接着就是一阵狂风暴雨般的拳头砸在我的头上和后背,我拼命的护住了头脸,无力反抗。

  「你们别打他!」

  老婆满脸是泪的抱住了我,挡住了砸下的拳头。此刻的我觉得自己真是没用,这个世界上我最应该保护的人,居然反过来保护我。

  他们抓住了琳琳的头发,把她拖到了沙发上,并搬过来一把椅子,把我牢牢的绑在上面。

  「臭娘们,给你两个选择,第一,让我们哥几个爽够了,自然会放了你们。第二,就是我们活活打死他。」

  「只要你们不再打他,我什么都听你们的。」

  「真的吗?那你就脱光了衣服,自慰给我们看。」

  老婆慢慢的站起来,拉开了裙子的拉链,很快赤裸裸的老婆站在了他们的面前。她满脸是泪,精心画好的妆已经哭花了,在脸上留下几道眼线融化的印痕。老婆再次坐到了沙发上,羞愧的闭上了双眼,紧紧的咬着嘴唇,一只白皙的小手,紧紧的被两腿夹在中间,不停的抠弄。

  「你他妈的是聋还是傻,我要你自慰给我们看,夹那么紧,能看见个屁呀!把腿分开!」

  琳琳稍稍停顿了一下,两条性感的美腿象两扇门一样,慢慢的打开了。在两条美腿的中间,老婆的中指已经分开两片颜色略微变深,蝴蝶形状的美穴,轻轻的插在肉洞之中,缓缓的抽插、摩擦着。所有的人,当然也包括我,都紧紧的盯着老婆的私处,尤其是站在老婆正面的熊大、熊二,眼珠子都快掉出来,嘴巴无意识的张开着,象傻子一样。

  其实不止是他们,就算是我这个天天陪伴在她身边的人,也是第一次看到老婆自慰的样子。虽然我们玩的很开放,但老婆从没有在我面前表现得如此淫荡。一时间我有些恍惚,似乎是此刻的老婆不是被逼的,而是一个饥渴的女人在自己寻找着快乐。我感觉自己裤裆里的玩意在不断发热,迅速的充血、变大。不知道谁大喊着,污言秽语的辱骂打断了我的思绪。

  「我操!你他妈的这样有意思吗?再狂野点!再浪点!要不然你自己玩不嗨,我们看着也不过瘾。告诉你啊,没到高潮可不能算。」

  老婆停了下来,她用手背轻轻的拭去脸上的泪水,用力的摇了几下头,想让自己清醒一点,更想暂时忘记自己的处境,因为在当时的情况下,她根本无法全身心的投入。

  琳琳深深的呼了一口气,几根手指并排在一起,按在了小穴的上面不住的抚摸着,中间的三根手指时而在穴口快速的画圆,时而轻探淫洞又快速的抽出来,带出很多的淫液,渐渐的有了水声。

  时间不长,似乎琳琳觉得手指已经得到的充分的润滑,三根紧紧夹紧的手指一点点的挤进了阴道里,开始慢慢的抽插,另一只手则用力的握住了奶子,不停的揉捏着。

  看着琳琳娴熟的动作,我可以确定他自己一个人在家的时候没少自慰。我们每周至少也要做上两三次,她还能经常自慰,可想而知她的性欲还真不是一般强。
  渐渐的琳琳的呼吸急促了起来,手上也加快了动作的频率,在几声呻吟过后,她兴奋昂起了头,挺起了两个圆鼓鼓的奶子,伴随着身体的不住痉挛,享受着高潮时一浪接着一浪的快感。

  岁数稍大一点的那个人,应该是熊大,他不等老婆高潮结束,就抢先冲到了她的面前,把老婆依然插在阴道里的手指拽了出来,而他跨下的已经勃起的鸡巴顺势就插了进去。老婆被这突如其来的侵犯,吓得一下子睁开了眼睛,无可奈何的任由他的鸡巴在身体里肆无忌惮的出出入入,脸上再次淌满了委屈、羞辱的泪水。

  琳琳伸出双手抵在熊大的胸前,想尽量的推开他,可这一举动反而让熊大操得更加起劲,他抓住了老婆的双手按在沙发的靠背上,双腿弯曲,狠力的一次次把鸡巴插进老婆阴道的尽头,享受强奸给他带来的无比快感。

  琳琳虽然是被强行的插入,但高潮还没有完全退去的她,再次受到如此大的刺激,在持续的快感猛烈的冲击下,她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瘫软的身体任由熊大肆意的奸淫。高潮中的老婆紧紧咬着下唇,来回摇晃着脑袋,我能清楚的听到她鼻腔里发出的哼鸣。

  「骚货,爽就喊出来!你声音越大,哥哥我越刺激!喊啊!」

  「~~~啊~~啊~~~~,不行了~~啊~~~~要死了~~~饶了~~我吧~~~啊~~~~~~」

  面对老婆的求饶,熊大并没有一点要放过她的意思,反而淫笑着加快了速度,次次都狠狠的顶在了老婆的花心,在老婆痛并快乐着的呻吟声中,熊大一挺一挺的发射了。

  熊二此刻迫不及待的走了过来,脱下了裤子,露出了已高高翘起的鸡巴,熊大也很配合的闪到了一边,把被操的脱力的老婆让给了熊二。随着一声精液被挤压的声音,熊二很顺利的插进了老婆满是精液的淫穴。

  「叫啊!继续叫!该我了,看我好好的疼你啊!」

  老婆并没有回应他,只是默默的承受着,熊二一次次的冲击,瘫软的身体也随着熊二一次次的抽插而上下晃动着,尤其是那对很有弹性的奶子也很有节奏的跳动着。

  头上有刀疤的男人几步凑了过来,跪在沙发上,拉开了拉链,一根还没有完全勃起的鸡巴象一头还没有完全睡醒的饿狼从笼子里被放了出来。他用手握住了鸡巴的根部,龟头在老婆的奶子上来回的摩擦、拍打,很快就粗壮了起来。他扭转了身体,把鸡巴对准了老婆流满泪水却依然漂亮的脸,一下下的拍打着。
  「叼着!」

  老婆无奈的张开了嘴,含住了他已经坚硬如铁的龟头,也含住了从未有过的屈辱。随着熊二的不断抽插,老婆整个身体上下的晃动着,嘴里的巨物也不断的出出入入。

  「贱人,你听好了。要是你的牙齿碰到我的鸡巴,我就打你老公一拳,要是你弄疼了我,我就踹他一脚,你要小心了哦!」

  老婆开始很小心的为他口交,嘴巴也张大了许多,生怕一个不小心便为我招来一顿毒打。

  熊二并没有象他哥哥那样的持久,很快他就爆射在了老婆的身体里,而刀疤头很快就填补了他的空缺,继续的在老婆的身体里不停的抽动。似乎他的鸡巴要比熊二的大上一些,老婆的反应也更加强烈,她近似哭泣的吟叫充斥着整个房间。我的心似乎被老婆的每一声呻吟戳的千疮百孔。

  我的心在流血,可我的鸡巴已经硬到快要爆了。我反复的一遍遍问自己,我还是人吗?老婆被人轮奸,而我他妈的似乎还觉得特别的兴奋,居然还有了反应,我觉得自己就是个不折不扣的混蛋。

  在无数次的冲击过后,他面目狰狞的第三个射在了琳琳的骚穴里,当身体松弛下来的时候,脸上写满了满足。射完后他还不住的朝大松挥着手,示意该他了。
  大松快步的走到了老婆的身旁,将她翻了过来,老婆跪在沙发上,屁股撅的老高。大松从背后握住琳琳的腰,身体向前一压,很多精液顿时被挤了出来,顺着大腿缓缓的流了下来。大松的速度越来越快,「噗呲、噗呲」的声音也越来越大。老婆的头扎在沙发的角落,持续的高潮让她不住的颤抖,她的嗓子因为连续的呻吟都有一点沙哑了,反而觉得更加撩人。

  十几分钟后,大松也紧紧顶着老婆的小穴,射出了一股股的浓精。他擦了擦额头的汗,离开了老婆的身体,可老婆却无力的蜷缩在沙发上,不住的喘息,已然快要到了身体与心理的极限。她扭头看了一眼刚刚轮奸过她的几个男人,满脸的恨意。

  「来吧!还有一个,你们说话要算数啊!完事要放我们走。」

  那个叫强哥的,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抹了抹嘴说:「放心,爷操完你就让你们走。你们把她弄过来。」

  熊大、熊二架起老婆走到了强哥的面前,强哥把餐桌上的东西推到了一边,让老婆上身趴在了桌子上,两腿象圆规一样的分开着,白白的屁股正好对着他的鸡巴,整个阴户沾满了精液,被轮番轰炸过几次的穴口微张着,等待着再一次的奸淫。

  强哥的老二很粗大,上边还有几条暴起的血管,显得格外的雄壮,他并没有急于插入老婆的身体,而是握住了鸡巴在老婆的穴口不停的摩擦,偶尔也会把龟头插进去一点点,然后就很快拔了出来。起初我还以为他这是为了挑逗老婆,可万万没想到他这只是为了更好的润滑。当他准备插入的时候,我才发现,他的目标竟然是老婆还未经开发的菊花。

  记得几年前,在岛国爱情动作片刺激下,我也想探索一下老婆的菊穴,可是我的龟头才只是进入一点点,她就疼的受不了了,因此也就作罢,之后也再没有尝试过。可看到强哥对准她屁眼的时候,我的心被狠命的揪了一下,真为老婆捏了一把汗。

  当强哥握住鸡巴,抵住老婆屁眼的时候,她一下子惊醒一样的抬起了头,紧张得浑身直发抖。

  「大哥!求你了,那里不可以,真的求你了。」

  可是一个流氓又怎么会听老婆的哀求呢。他向前顶着身体,龟头在压力的作用下一点点的挤进老婆的屁眼里,老婆疼痛得紧紧皱着眉头,嘴里还一个劲的哀求着。渐渐的强哥的龟头已经有一半进入到了老婆的菊穴,他猛的一挺身体,整根阴茎完全的没入在老婆浑圆、白皙的屁股里。

  老婆一下子挺起了头,张大了嘴巴,但没有发出一点声音,眼睛睁得好大,有泪水从里面夺眶而出。看到老婆极度痛苦的样子,我的眼泪也控制不住的流淌着,这一切都怪我啊!深深的自责使我不敢直视老婆的脸,慢慢的低下了头。
  耳边渐渐响起了肉与肉相互撞击的「啪啪」声,还有老婆无助的哭泣声,可我没有勇气再看下去了,我紧紧的闭着眼,反而这种种声响对我是更大的煎熬,老婆的每一声尖叫都刺痛着我的心,时间的流速似乎也变慢了许多。

  十几分钟后,强哥低吼着把精液射进了琳琳的菊穴里,我抬起头,注视着这个给我老婆极大痛苦的男人。他抽出了插在老婆身体里的鸡巴,而老婆的屁眼并没有马上合拢,依然粉红色的括约肌敞开着,形成了一个手指粗细的圆孔,一股白色粘稠的液体随着老婆的抽搐一点点被挤了出来,那是他刚刚射在老婆身体里的精液。

  老婆被他们几个人干的已经脱力,意识都有些模糊了,她慢慢的从餐桌上滑落到地上,面无表情的直勾勾看着地面。绑住我的绳索很快被打开了,我活动了一下已经麻木的手脚,走到了老婆的身边,抱起了这个值得我一生深爱的女人,一步步走出了房间。

  回到家里,我帮老婆洗了澡,我们躺在床上,我把他搂在怀里,她哭着、哭着就睡着了。而我一夜都没有合眼,看着怀里可怜的老婆,我的心里百感交集。经过一整夜的思考,接下来我有两件事必须要做。第一就是要老婆尽快的从阴影中走出来,第二就是要报仇。

  几天后我忙完了手里的几件工作,就和老板请了年假,定了普吉岛五晚七日自由行的位子,准备和老婆好好放松一下,没想到这次旅行的效果非常的好,老婆不仅很快恢复了过来,而且还认识了新的朋友,大家都玩得很嗨!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