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二郎神与宝莲圣母】
【二郎神与宝莲圣母】
             二郎神与宝莲圣母



  天庭某年,居住华山位列仙班的宝莲圣母(玉帝外侄女,二郎神之妹)思慕凡间情爱,遂私下凡间,寻找真爱。以她绝色的美貌,超凡脱俗的风姿,引得无数名士自甘堕落,拜倒石榴裙下,为之颠狂。此事上达天庭后,玉帝震怒。
  「二郎神何在?」

  「臣在!」我跨出朝班,躬身听宣。

  「朕命你捉拿宝莲圣母,返回天庭发落,不得有误!」

  我一听之下,心情复杂。对三妹(即宝莲圣母)逾越天规与凡人相好,内心也甚为不满,但毕竟是自己的亲妹子,不免有些踌躇。

  「二郎呀,我知道你的难处,这样吧!你把三丫头找回来,由你酌情发落就是了!」我的美丽舅母王母娘娘在一旁发话,我感激地望向舅母,国色天香端庄雍容的舅母对我报以一笑。

  我的心「砰然」一跳,仿若被电了一下似的,我急忙压下异样的心情,恭声道:「遵命!」

  天鼓擂动,我领着一众天兵天将直下凡间,还有我的哮天犬。

     ***    ***    ***    ***

  「啊……哦……相公……轻……轻点……嗯……就这样……」三圣母似娇若怯,婉转娇啼,此时她正和自已寻得的爱人刘彦昌颠鸾倒凤,男欢女爱,享受云雨之乐。

  「娘子,彦昌何德何能,得娘子青睐!」嘴上说着,彦昌贪恋地抚摸圣母的娇躯,那赛雪欺霜的胴体、饱满丰挺的酥胸、纤巧的腰肢、晶莹的玉肌,香汗淋漓,修长丰腴的大腿处残留着狂欢过后的痕迹。

  「真是尤物啊!」彦昌不由感恩上苍怜他一介穷书生,天降仙福,赐给他如此美丽动人的妻子。

  「相公何出此言,妾身此身托与夫君,愿夫君不弃不离,白发到老!」三圣母玉臂轻舒,揽着彦昌,温柔地送上香唇,丁香暗吐,唇舌交缠。三圣母的美体在郎君怀里扭弄着,顿然,彦昌又迷失在她的娇媚之中,顿作蛙怒,迫不及待,腾身而上,执戈而入,直捣花蕊!一屋春色无限!

  「啊……哦……夫君……哦……揉……揉碎……花心了……」三圣母在爱郎胯下婉转相承,款摆腰肢,周身酥麻,修长雪白的双腿勾着个郎的腰际,亨受着一波波甜美的快感,她从没后悔来到人间的决定,演绎轰轰烈烈的人神之恋!二人贴胸交股,上下锲合,郎情妾意,欲仙欲死。

  正在此时,天地变色,雷电大作,昏天黑地,飞沙走石!

  「糟了,是二哥来了!」不愧是神仙出身,三圣母心生警觉,掐指一算,不由得花容失色,慌忙整理衣裙,一展娇躯,护着爱郎就欲飞遁。

  「三妹,哪里去!」我三尖戟一指,挡住三妹去路,天空满布的天兵天将也严阵以待,天罗地网无处可逃!

  「二哥,念在兄妹一场,你就放我们夫妻走吧!」三妹见不能硬闯,遂央求道。

  我和三妹各司其职,已有数千年没有会面,在我的记忆里,她爱说爱笑,是个没长大的小女孩。

  我仔细打量着三妹,但见她衣裳零乱,面带春意,我一动念,在天眼的透视下,三妹二点殷红映入眼帘,在下腹处浓黑的地方依旧溢流出晶晶亮的液体,显然刚刚与男子云雨过。

  没想到许久未见的三妹竟然这么成熟动人,「小丫头真是长大了!」我心里闪过这样的念头,三妹竟然把纯洁的身体给了凡人!我的脑海不由想像三妹在男人身下的情形,生理竟然不由自主起了某种反应。

  「该死!」我竟为自已的三妹的美丽所影响,我迫使自已移开目光。转向三妹极力护着的那个男子。只见他面露惊惶和恐惧,哆嗦个不停。「这样的男子配得上我的三妹吗?!」一股无名火起,凡间鼠辈竟敢玷污我的三妹,是可忍,敦不可忍!杀机狂涌,神目电闪。三妹感应到我的情绪变化,娇呼一声。

  「二哥别杀彦昌!」

  「哼!三妹你自身难保,还与这个凡人求情?还不与我束手就擒!」我大怒叱喝,三尖戟朝上一举,顿时,金蛇狂舞,电闪雷鸣,三妹见势不对,慌忙亮出她的护身法宝——宝莲灯。异彩千道,宝莲灯冉冉升起悬于空中,形成屏障。无数条金蛇噬在光盾上,化为轻烟,无影无踪。

  我对三妹的法宝知之甚深,此宝乃观音菩萨送与三妹之物,宝莲圣母法号也由此而来。此灯法力无边,威力巨大。解铃还须系铃人,幸好行前向观音求得一物,可收宝莲灯。

  我冷哼一声,一拂袖,空中顿现佛手一只,佛号吟唱,佛手不惧光盾,破盾而入,一把攫住宝莲灯,并带着宝莲灯向我飞来。

  一收宝莲灯,看着目瞪口呆、惊慌失措的三妹,我放声大笑,哮天犬领会我的意图,狂狺着以比光速还快的速度猛扑向彦昌,三妹惊呼一声,失去宝莲灯的她措手不及,哮天犬血盆大口一张,只听那彦昌惨呼一声,哮天犬就把凡间男子彦昌吸入腹中,还伸着血红的长舌,一副意尤未尽的样儿。

     ***    ***    ***    ***

  「夫君啊!」三妹眼看情郎被吞,有如五雷轰顶,悲唤一声,急怒攻心,娇躯摇摇欲坠。

  「三妹!」我心生怜惜,奔上前猿臂一伸,揽住晕死过去的三妹。垂头看着三妹那梨花带雨的粉面,眉宇紧锁着悲伤和幽怨。我叹息一声,让天兵天将返回天庭复命,自己则径直抱着三妹,回到我的府邸——二郎神宫。

  迎上来的侍女们想替我接下三妹,我不耐烦地将她们统统赶出房间,亲自将三妹放在榻上。仍在昏迷中的三妹衣不蔽体,那半露的酥胸展现出少妇的风情,成熟丰满的胴体散发着无尽的诱惑。少妇的体香一股劲地钻进我的鼻子,撩绕着我早己心神欲醉的神志,我双目射出火热的狂欲,双手颤抖着解开三妹的罗衫。
  三妹身体身无寸缕展现在我的眼前,她的双峰雪白坚挺,饱满的乳房上面各有一个红红的樱桃,平滑光洁的柳腰盈盈一握,下面是三妹那仙草茸茸之处,还渗着透明珍珠色泽的玉液。此时,占有三妹的念头不可抗拒地支配着我的意志。
  我一时欲火攻心,为防三妹过早醒来,我对三妹施用了幻梦天境,一切好比是在梦中一般。然后,我脱下金盔亮甲,跪立在三妹修长雪白的双腿间,先用双手抚着三妹雪白坚挺的乳峰,一路向下至平坦的小腹,揉搓着桃源泛波的仙露洞口。再一手握着胯间早己粗壮火烫的巨物,先是在三妹的腿间轻触几下,享受一下那宛如触电般的酥麻快感。

  「哦,忍不住了!」三妹的蜜穴尤如磁石般吸引着我的阳具。

  「三妹,对不住啦,谁叫哥这么爱你呢!」我低语一声,慢慢下沉,粗大的龟头慢慢挤开三妹丰腴的阴唇,阴道滑腻,妙不可言,每一次挺进都带给我亢奋的快感。

  「啊……彦昌……夫君……」昏睡中的三妹可能感受到我的深入,梦呓着,呻吟着。还轻轻扭动着臀部不自觉地迎合,一脸的春意荡漾。我生出妒意,开始激烈地耸动抽插起来,随着我的报复性的蹂躏,三妹双手抚着自己的双乳浪哼起来。

  「哦……彦昌……用力点……唔……我……好…好痒……好美……好猛……哦……」三妹的阴道每一次收缩或是蠕动,都带给我无尽的快感。我狠狠吻住她红艳欲滴的小嘴,恣意地品尝她的甜美。

  「三妹,你知道吗?我爱你!可你为什么爱上凡人?为什么?」

  「三妹,你的美让哥为之心动!为什么第一次不给哥?为什么!我要你……你……」我边喃喃自语,边用力耸动着屁股。彻底占有着三妹每一寸身体,狂抽猛插她的花心。

  「哦……好美……好紧……好爽……」我扶着三妹的玉臀疯狂地发泄着,不知怎么地,我眼前似乎闪过美丽舅母王母娘娘的嫣然一笑,舅母比三妹更加成熟更有风情吧?!想及此,我再也把持不住地喷发,长时间的喷发使白浊的精液灌满了亲妹妹的阴道。

  三妹的下体一片狼藉,乳白色的精液混合着三妹的玉液,顺着三妹雪白的大腿下淌,沾湿了床单。我气喘吁吁地伏在三妹身上,思忖着三妹醒来后,该如何向她解释,如何向她表达我的爱意!歇息片刻后,三妹的美体又再一次激起我的欲念,我又翻身而上,再次在三妹身上畅快驰骋……

  令我万万没想到的是,三妹已为彦昌涎下一子,取名沉香,寄养在民间。为救母亲,他拜我的冤家对头齐天大圣为师,这就是民间传说宝莲灯,当然,沉香能不能从我手中救出他的母亲,此是后话。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