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女人是男人的学校】(上)【作者:州官放火】
字数:766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
  写在前面的话:

  本文叙述的内容完全是根据笔者本人的亲身经历所作的原创。为了增加文章的可读性和趣味性,笔者略为添加了一些文学化的语言和修饰。同时为了保护隐私,对文中的某些人物和地点使用了化名。全文将分成上中下三部分陆续发出,
  初来乍到,借贵屋一块宝地落笔偷欢,请看官狼友们高抬贵手。多多鼓励提携!文中所提人物如有雷同,绝非有意八卦爆料,也请诸位多多海涵!

***********************************
                (1)

  小初是俺姐的闺蜜,俺管她叫初姐。记得小时侯她常来俺家玩。大人不在家时,俺们姐弟仨关起门来玩办家家,小坏坏的俺总抢着扮「医生」,每次都用女孩子夹头发的小插针给她「扎针」。虽说那时童贞无邪两小无猜,但扒开她小逼逼时闻到的那股淡淡的骚味,俺至今都记忆犹新。

  自打俺家从东北搬到北京后,时间一长就慢慢和她家断了联系,

  直到八十年代末的一天,俺从学校回家,一进门就看到椅子上坐着一个模样清秀的姑娘,身材高挑,齐耳短发,胸部挺得高高。俺一眼就认出,她就是童年时的那个初姐。

  她中学毕业后没去读大学,通过关系直接进了北京一家外企工作。公司员工宿舍就在俺家附近。俺姐那时已奔国外留学,不知她俩咋就联系上了。她在北京没啥亲友,就直接到俺家串门来了。俺爸妈挺喜欢她,也时常照应她,她就成了俺家的常客。

  尽管青梅竹马知根知底,但因之前很长时间一直没见过面,俺俩刚见面还有点拘束。那候中学生的俺,虽然时不时地撸管跑马(梦遗),但对泡妞拍婆子这种事,有贼心无贼胆。

  都说好女人是一所学校,自打见到初姐后,性启蒙的大门悄悄对俺敞开,就看俺如何入门了,俺就先从第一课说起吧。

  俺记得那天晚上天挺凉,初姐来俺家时捎来了两瓶酒,一瓶红酒,一瓶白酒。
  晚饭时俺爸妈喝点白酒,俺俩把一瓶红酒喝完了。饭后闲聊了会儿,等爸妈歇息后,俺俩就进入主题了。

  初姐先问俺想没想过找女朋友,俺说没想过。「还玩童子功?别装纯了!」
  她指着俺枕边露出一角的那本香港色情画报说:「老看女人裸照管啥用?你到底看过女生没?」俺挺尴尬地说,还真没看过活生生的裸体女人。她脸上顿时起了一抹晕红,轻轻问了一句:「如果你现在有个女朋友,你确定马上想看她?」俺说敢情是。她稍迟疑了一下,问道「如果我让你看呢?」话说到这个份上,俺这菜鸟才醍醐灌顶恍然大悟,心跳加快了起来,有点结巴地说:「真、真的?」
  她指着画报封面的大波女郎说:「你是想看女人奶子吧?」「恩。」俺有些腼腆地答道。

  她慢慢走近书桌的台灯前,把毛衣和小内衣一下全撩了起来。俺看她戴的是那种薄薄的半透明的乳罩,雪白的乳沟,暗红色的乳头乳晕清晰可见。她让俺帮她从后面解开乳罩,俺抖抖索索了半天,好不容易解开了!两个大奶头子先蹦了出来,丰满的奶子正上下动弹着,这下俺看明白了,原来她的心也跳得紧哩!
  俺怯怯地伸手摸了摸她的一对大奶,软乎乎的刚想想揉揉,却被她按住了,抱怨说俺的手忒凉,不让摸了。俺这时阴茎失态粗硬起来,裤裆不争气地顶起了一个大包,心想坏了,准会让她看俺笑话。果然她顺手压了压俺裤前勃起的小弟弟,说:「咋样,没过瘾想使坏了不!」俺脸红红地赶紧对她说:「头一回看姐的奶子,想再……」

  她说:「知道你还想看啥,来吧,但只准看不能动手哦!」

  心猿意马一阵狂跳后,俺咽吞一下口水,把她的裤子一下就扒到了脚,露出的小内裤也是透明的那种,又紧又小,包在光润圆翘的屁股上,前面的那窄条仅仅盖住她鼓鼓隆起的的大阴唇,窄条中间有一条细细凹缝,两边朦胧显出稀疏蜷曲的阴毛。

  俺蹲下身来瞪大眼睛,慢慢拉下了她的小内裤,两片肥美的阴唇清楚显露出来。俺抬眼问道:「小逼逼里面是啥样,能给看看么?」

  她赶紧说:「你别乱摸,我给你翻开看看。」

  她用手把肉嘟嘟的大阴唇向外翻开,里面露出两片粉红色细薄的小阴唇,仔细一看,小阴唇内壁两边的红红的嫩肉,微微颤跳,挂着几丝长长的透明粘液。
  俺的阴茎顿时胀大难忍了,脑子翁的一声,神使鬼差地把整根从裆口掏了出来。感到小腹底部一热身子哆嗦了一下,阴茎痉挛一抖,龟头紧缩顿时将一股白色的精液喷射几尺高,差点射到她红扑扑的脸上

  「艾玛,你干啥」她低声惊叫着。

  「对不起姐,实在憋不住了」俺红着脸手足无措,狼狈地喃喃道。

  她笑着把身上的精液轻轻擦去后,穿好了裤子,好像说了一些男女手淫啥的,可俺大脑一片空白,居然一句都没听进。

  整理完后,她就起身回宿舍了。临走前俺俩正儿八经地亲了嘴。事后俺觉得好像哪儿总有些不对劲儿,她先给俺看身子,后给俺亲嘴,是不是拧反了?嗐,俺当时反正心里甜滋滋的,也没想太多,就美美地睡了。

                (2)

  其实那次是初姐冷不丁地吻了俺,动作很突然使俺淬不及防,嘴巴闭得紧紧的,懵懵懂懂不知咋做。她叫俺把嘴张开些,用温暖湿润的舌头在俺的嘴唇和舌尖上舔了舔。俺怕咬了她的舌头,始终没敢张大嘴。她最后用鼻子尖蹭了蹭俺的鼻子,说:「傻冒,往后你真想和姐亲嘴,就得把舌头和我露出来。」说完就笑吟吟地骑着车颠儿了。

  回想起来挺揪心的,平生第一次和女生亲嘴,是个多么珍惜宝贵的时刻,让俺笨拙地搞砸了!

  八十年代那会儿学校管得严,男女生之间偷偷摸摸的事,哪敢像今天的中学生这么张扬,俺和初姐的这点事也就秘而不宣了。几天后,公司派初姐去一个南方城市出差,这一去大概要小半年时间,正赶上学校考试,她就没让俺去送她,只叮嘱俺悠着点别整出啥幺蛾子。

  没想到这一别,果真就出事了。

  事情要从那个30来岁的北漂女人说起。俺们大院里的人都管她叫玲姐,是刘伯伯家聘请的女佣人。她说老家在安徽,有家室有男人,但也没人在乎真是假。
  俺爸妈去山东老家探亲时,俺正忙着考试,就请玲姐来俺家做些家务活,就是钟点工那种。

  复习考试忒枯燥和乏味,玲姐有时收拾房间,会走到俺跟前说:「伊喂,小伙可真用功哎!」说完就咯咯一笑还用肩蹭俺一下。但除了她身上那股抹蚊子块用的花露水香味外,俺对她根本就没上心留意。

  直到那天她说要到俺房间来坐会儿,我不好说啥,就让她进来了。她好像刚洗完澡脸颊红红的头发湿湿的,俺突然觉得她挺好看的,不知咋的就是她眼神有点怪怪,低下头没敢朝她脸上再看。

  她还是那样咯咯笑了笑,大大咧咧地打开了话匣子。从她在家乡的小店铺打工说起,抖搂的全是那种事。她说有一次村子的小混混翻窗进了店铺,掏出鸡巴来硬要塞到她的嘴里;再后来又被店铺老板哄骗,硬生生地被他奸夺走了初夜,还哆哆索索去小诊所打过一次胎。俺听她倒腾这些事,再傻也有点明白她的意思了,心里有点毛,想找个借口去同学家,但被她拖住硬不让走。俺不知道她到底想干啥,但感觉到今晚肯定要出事了。

  这一切都来的太快太突然了,说话间那股熟悉的花露水的香味就直接朝向俺迎面而来,她厚厚的嘴唇和舌头同时贴到了俺的嘴上,但俺那张青涩嘴却不知咋使唤才好。都还来不及反应,她那只厚墩墩的肉手就已放在了俺裤裆处上下研磨起来。随着砰砰的心跳,俺的阴茎不由自主地鼓涨起来。脑袋嗡嗡咋也转不动,只记得是她把俺的裤带裤子解开扒下,脱俺衬衫时还急匆匆手忒重,竟扯掉了衬衫上面的一粒纽扣!

  俩人脱光光后,她顺势将俺拖倒在床上,让俺压在她身上,一只手兜住俺的头,同时抬起两条结实的大腿,在俺腰间紧紧锁了个十字扣,另一手抓握住俺的阴茎,准确地放到了她那个湿辘辘滑唧唧的肉沟处。那只干活的手挺有劲,将俺那根胀大饱满的阴茎扑哧一就插了进去!

  记得俺阴茎插进去了那一瞬间,整个包皮像是被硬生生地从里翻到外,龟头酸酸的麻酥酥的。

  她松开了扣在俺腰间的双腿,两只手兜住了俺的臀部往下摁,同时用自己结实的大屁股使劲往上挺,几次下来俺小腹酸酸感觉忍不住了,但某种直觉告诉俺不能就这样射在里面,便使劲想把阴茎来抽出来,但玲姐早就看出俺想干啥,关键时刻她的双腿又重新紧紧缠在了俺的腰间,双手死死扒住的屁股不让俺动弹,俺顿时感到打天灵盖起一直到脚指头,全身一阵剧烈地痉挛颤抖,终是忍不住在她根底部喷射而出。

  叫爹叫娘哭天喊地,这会儿都不灵了!俺十七年的童子功就这样被玲姐的阴招给破了。

                (3)

  其实那天还有段小插曲。当时俺射得忒急,沒几下阴茎就软了一半,感觉玲姐里面水汪汪滑溜溜的,说是急那时快,趁玲姐手滑一把沒抓紧,俺赶紧一下就把阴茎抽了出来。但见她急红了脸,急喘喘又半带衰求地说:「别、别拔脱呀,姐的瘾头正要、要上来啦!你快、快摆进来……你咋这么不顾人呢!」

  俺这会儿感觉就像小腹受了电击,浑身憋出了大汗,正想起身去厕所间,却被玲姐一个鹞子翻身把俺压在了她身下。她脸涨得红红的硬是不让俺挪位。一手紧紧抓住俺半硬不软的阴茎,紧紧绷绷的肉屁股稳准狠地一下坐在俺的小腹上,俺立马感到龟头贴住了那胀鼓鼓热烘烘湿溜溜的肉沟沟,一股暖暖的液体正一注一注地流出,正滴在俺麻酥酥的龟头上。

  尽管龟头对准了口子,但半软的阴茎滑进滑出,磨蹭折腾了老一会都沒真正插进去。俺就使劲推她,说她把俺弄疼了,可她就是抓紧不肯松手。

  就在这节骨眼上门铃神鬼差般地叮咚响起,还有重重的敲门声,老天总算还是开眼了!

  来叫门的是玲姐的老东家刘嬸,她说刘伯的病又犯了,见玲姐来俺家老半天不回,直奔俺家来催人,却正好歪打正着地救了俺的十万火急。

  第二天俺爸妈就回来了,给玲姐结工钱时,她连推了几次就是不肯收,让俺爸妈着实感动了一番,连夸了玲姐好几天。

  几天后,玲姐把俺堵在大院的一个旮瘩角,义正言辞地对俺说:「小坏蛋,是你自己上了姐哦,姐疼你就不说你啥了,你可不准和别人去乱说喀!姐晓得你这雏儿还沒开过张尝过鲜,这才沒让你戴套套子,可那晓得你也太自私了,把姐搞到一半就……唉!」俺急忙怯生生地问道:「姐,你会不会大肚子?」她狠巴巴地答道:「这就不晓得啦,你要是真把姐的肚子弄大了,姐可饶不了你!」
  好像是五雷轰顶,顿时就把俺震蒙了,吭哧吭哧了半天,胆战心惊地问:「如果……要打、打胎呢?」沒门!死也不会再打胎了!「她咬牙切齿地回答。
  看俺一脸窘迫不安的沮丧呆瓜样,玲姐扑哧一声笑了,顺手把俺一只耳朵扯到自己她嘴边,一脸认真地细气说道:「傻小子听好了,姐瞧你这小模样长的那么俊才疼你,你要真要给姐生个娃,姐咋会舍得打掉?你把第一炮送给了姐,姐能不疼你!不会赖上你的,把你的小心眼放回肚子里去!」

  俺当时沒听懂她这话到底是啥意思,直到多年后,俺才明白了为啥当时玲姐死死摁压住俺的屁股不让动,就是想在关键一刹那,让俺全射进她的阴道深处,原来她是用心良苦,但真是有点后怕啊!

  好多天俺都闷闷不乐,茶不思饭不想,天天祈祷老天保佑,别让玲姐大肚子。
  想起来挺奇葩的,别人求的都是观音送子,可俺这是做啥?瞎,还是俺老爸的那句口禅说的好:「是死是活屌朝上。」,爱咋着就咋着吧!

  俺这几天五味杂陈的反常情绪很快就被老妈看出来了,她问俺是不是和初姐闹掰了。其实那晚俺和初姐做的事,俺老妈早己心知肚明,只是心照不宣罢了。
  都说知子莫若父,其实还是当妈的最能看懂儿子,心里跟明镜儿似的。但她恰恰有所不知,儿子没能把童子身送给自己的恋人,反让一个色胆包天的乡下小女人给抢夺走了。谁让你儿子有心无胆,那天晚上和初姐,人家都把身子亮给你了,悔不该错过了这个宝贵机会。能把自己的元阳泄进心爱女人的处子之身,那才叫王道啊!

  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但面包总是会有的。

                (4)

  和玲姐的步步惊心稀里哗啦第一次,之后又担心她会不会大了肚子,整天忐忑不安,度日如年。

  直到那天刘婶来俺家串门,告诉俺妈说玲姐有急事辞了活儿走了,神神秘秘地也沒说清去哪儿。俺妈叹了口气,说挺好的丫头能留下就好了。可老妈哪里知道,玲姐要不走,你儿子还有活路么?

  那年暑假北京街头上挺折腾,但俺心里那块大石头却怦然落了地。在家里闲着没事就给初姐写信,姐回信说公司不久就要派她出国了,临行前一定来北京来向俺告别。晚上俺躺在床上心猿意马胡思乱想,遐想最多的是和初姐重逢,意淫了各种各样行动细节。

  半夜梦醒时,内射玲姐那刹间电流通身的感觉仿佛又回来了,这种感觉说不去想它都很难!突然又想起中学地理老师说过,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两个女人指定会有些不同,后悔当时为啥没好好瞅一下捏一把玲姐的奶子和逼逼呢?全是紧张惹的祸,就把这档子好事给耽误了,以往的教训都是不够谈定哟!

  激动人心的一天终于等来了,接到初姐的信后,俺兴匆匆地赶去车站,盼来了与初姐的别后重逢!一见面俺就厚着脸壮壮胆子上前抱了她,姐用手撸了几下俺的新剪的平头短发,娇嗔而温柔地悄声说:「乖,咱先回家吧。」

  那年代虽然社会开放了,但在公共场合众目睽睽之下,男女搂抱就是很大尺度出格行为了,纠察大妈的毒眼正朝俺俩扫了过来,俺敢紧松开了手,但心里甜滋滋的,第一次尝到了小两口双双把家还的喜悦心情!

  到家后俺俩马不停蹄奔了「老莫」餐厅,点了初姐爱吃的黑面包红菜汤、罐焖牛肉、奶蘑菇烤鱼等,还要了两杯红酒,那种亲切熟悉的热感一下就找回来了。
  大半年不见,初姐俊俏的脸蛋儿没变,但身段更加成熟丰满了,还记得那天她穿的是小低领T恤,胸口挺得高高的,下面的牛仔裤更让圆鼓鼓的翘臀格外招人现眼。

  那晚俺爸妈不在家去了北戴河。从老莫餐厅一回来,俺的心砰砰快跳起来,今晚就俺俩人!但乐极生悲激动过了头,竟把早先在脑子里演习了几十遍的预设方案忘得了一干二净,就剩下俩眼一直在她的身上打转转了。她用手轻轻拍了拍俺的的脸,笑着说:「姐今晚就睡伯母的房间,行不?」俺稍稍迟疑了一下说:「恩,姐想睡哪就睡呗!」。她莞尔一笑进了俺爸妈的大房间,随掩上了带上门。
  等她梳洗完后,俺说给她送汽水,她招呼俺进了她的房间,俺一眼就注意到她睡衣下隐约可见的粉色小内裤,小内衣里也没带乳罩,奶子还是老样子绽鼓鼓的。俺在爸妈的大床边坐下,她就坐在俺旁边,问了俺一些流水家常,俺当然没敢提玲姐一个字。她又拿出一本厚厚的影集,让俺看了好些在南方拍的漂亮彩色照片,又聊了她公司的一些人和事。然后就说到她马上要出国事。

  当时能出国是何等好事,俺一个劲地夸好,但她好像并不太高兴,一幅若有所思的样子,眼神中带了一丝隐隐的忧郁,沉默了一会说:「姐今天真的挺累,想闭眼了。」

  俺这时心里不停打着鼓,矛盾啊!梦想中那鲜香柔软的肉体活生生就在眼前,挨的又是那么近,一伸手就能够到了,动手还是不动捏?手心里开始冒汗了!
  俺的这点小贼心思肯定瞒不住初姐,可能早被她识破了,她脸颊上的两朵含羞晕红说明了她跟明镜儿似的。她又撸了撸俺的头,说:「你忙活老半天也该累了,咱有话明儿再说吧!」

  虽然俺听出初姐话中有话,但她那种含蓄复杂的心思,哪儿是当时俺这种菜鸟能领悟的!

  就这样心里急吼吼想要她,最后一刻还是把贼胆灭了下去,心想那就等明天吧,哪位大鳄不是说了嘛,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明天会是美好的。
                (5)

  俺对小初姐的原始性冲动勉强被压了下去,俺俩了道声晚安各自回房去了。
  在床上辗转了老半天,预想着下一次会是啥情况,憧憬着明天又会咋样,迷迷糊糊的,一会儿睡着,一会儿又没睡着,直到天蒙蒙亮了。

  起来上厕所时,故意看了一下初姐房间,门是虚掩的!俺悄悄走进门前,似乎听到了小初姐的呼吸声,俺的心跳立马就加快了。这一刻的那种亟不可待原始野性性冲动,许多年后俺才真真切切回味到,是一个男人一生中出自内心深处最美妙无比的强烈冲动,从此以后种种性冲动,根本无法和第一次的这种感觉比拟和复制的!

  俺轻轻推开了门,随着扑腾扑腾的心跳,扯下了仅剩下的裤衩,光着屁股,拉开了盖在初姐身上小薄被子的一角,一骨碌就钻了进去。

  接下来的一幕把俺惊呆了,被窝里的初姐全身啥都没穿,整个一个一丝不挂!
  更出乎意料之外的是,她其实是醒着,眼睛还睁得大大呢。见俺身高马大地进了被窝,她马上挪了挪,让俺躺平谁在边上,对俺说了破处前那几句刻骨铭心的心里话。

  记得她说的头一句话是:「姐猜到了,你一早总会来的!」

  俺急忙辩解说:「姐,俺是真心想来看看你,不是只想来烦弄你的!」话音未落,手却不听话地就摸到了她的奶子上。

  小初姐看俺有些猴急,摸住俺的的手说:「知道为啥昨晚没让你来么?」
  俺说:「姐说咋办就咋办呗!」她说:「考验考验你呗,你要是对别的女人使过坏,昨晚肯定憋不住,你想瞒姐也瞒不住的。」她一边说一边用俺的双手,轻轻地揉了揉硬硬的奶头子,接着问:「昨晚睡好了没?姐就担心你半夜不睡猴急猴急闯进来。」她轻轻叹了口气,缓缓地说:「好了,姐现在就把身子交给你了,咱俩都是头一次,可别整拧了!」

  俺斩钉截铁地说:「姐,你说咋做就咋做!」

  她幽幽地说:「姐知道头一次会很疼的,但有了头一次姐姐今后就是女人了,再咋样也就不害怕了。姐打小就喜欢你,才想把头一次给你,要不,姐出国后还不知……」说到这会儿她停顿了一下,眼眶是红红的。俺说姐你咋啦?她一时没答话,只拉住俺的手从顺势沿着奶子的底部往下面平嫩光滑的小肚子上移,说:「想想生理课上是咋教的,知道该咋做就行,别真的把姐弄疼了,好不?」
  俺这时忽然想起和玲姐做的那次,心里虚虚地说:「姐,该咋做你能教教不?」
  她捏住俺在她小肚皮上的手,说:「讨厌,你当姐是啥!」说完这话,一个起身下床拉开了窗帘,一抹霞光从窗户外透了进来。

  窗前的小初姐,高高挺挺的奶子上那两颗红红的奶头,坚实匀称的大腿间白白润润隆起的小肉馒头,肉鼓鼓的大阴唇上淡淡细细曲曲的阴毛,那上面几滴露水般的晶莹的液体,这终生难忘的刺激视觉多少年过去了,俺至今还记忆犹新。
  俺这时也一个挺身跳了下来,小心翼翼地把小初姐微微颤动的身体放倒平躺在床上。没出息的俺面对晶莹雪白的滑嫩玉体,直接想到的不是别的,首先把俺那粗胀到前所未有程度的阴茎,顶再了她的两片厚厚的大阴唇上。就在这一刻,俺脑子里一阵嗡嗡,玲姐把俺弄痛的那种恐惧用上心头,动作顿时呆慢了半拍。
  天地良心,完全不像小说和三级片里描述的那样,在这一刻俺完全不知该咋做才好。虽然龟头处已流出了少许粘液,抹在了她柔嫩的粉红细缝处,但这完全不像上次玲姐那种热烘烘湿溜溜的肉沟沟的感觉。应该张开的软软滑滑的口子又在哪里呢?小初姐这会儿正闭着眼静静地躺在垫了毛巾的床单上(事后俺才知道姐的聪明细心),嘴唇微微张开,脸颊起了一抹晕红,胸前的奶子也开始上下起伏。俺带有一种负罪的口气地对她说:「姐,要是劲使重了,你疼就赶紧吱一声啊!」初姐睁眼望着俺,开始有点紧张地说:「把姐下面张开点好不?看准了再……别硬上好不?」

  俺忽然恍然大悟,自己太猴急了,只想着一步到位,忒也偷懒贪快,这就跟考试一样,不认真复习一下功课,又咋能整出好成绩捏?

              (未完待续)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