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丝不挂】(11)作者:liming609
字数:1005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11章

  挂上电话,重新在电脑前坐好,打开音频,刘鑫笑着说道:「你的嘴今天好辛苦啊。快去给它们浇点儿水吧。呵呵……」

  说完,才觉得自己话中异乎寻常的调笑意味,越发得意地看着萧雪。

  萧雪脸一红,「怎么辛苦了?」

  「噘了这么半天,难道还不辛苦吗?哈哈……」

  刘鑫一边笑,一边仔细观看着萧雪的动作。

  嗔怒很快就被羞涩取代,而且还渐渐浓烈起来,象是在一点点调高显示器的色温。好一阵儿,萧雪才总算停止了调整,咬牙切齿地说,「去你的,臭师哥,烂师哥。要浇也应该你……」

  话到一半,发现不能再说下去,萧雪连忙住了嘴,瞪住刘鑫,嗫嚅着,转身拿起水杯,犹豫着要不要喝,忽然就忍不住羞低了头。

  刘鑫心中热潮汹涌。在安昭之前,由于母亲的严格管束和自己的孤僻性格,他一向都对学业十分专注,在异性面前也十分拘谨,从来没有正式交过女朋友。所以一直没有机会亲眼领略怀春少女的种种迷人之处。而安昭呢?起初是不允许他语涉暧昧,婚后则是要么对他的调笑置若罔闻,要么反应僵滞,全无半点动人心弦的味道。假如不是终于知道安昭爱的并非自己,刘鑫几乎要完全彻底地相信,所有那些电影电视小说杂志上的爱情表演,全都是文学家们白日梦般的幻想了。
  能在萧雪这里得到这种享受,无疑是命运对他刻苦努力的最好报答。刘鑫看着萧雪欲仰还垂的头,忽然觉得老天爷待他也算不薄。也许,安昭的背叛,萧森的掠夺,都不过是为了把他推到这里,推到天使一般的萧雪面前,让他能有机会回到自己的纯情年代,谈一场货真价实的初恋。

  那么,自己还要不要向萧森复仇呢?想到这里,刘鑫越发踌躇起来。他一直不肯应邀去萧家拜访,固然有吊凌尘胃口的意思,但也有相当一部分,是在纯真稚嫩的萧雪之外,又见识了凌尘的温良柔顺,实在忍不下心去破坏她们还算美好和睦的家庭关系。即使只是表面上美好和睦吧,也是她们主要甚至唯一的精神支撑。真不知道家庭崩溃之后,她们会变成什么样子。

  「刚才谁的电话?」

  不知什么时候,萧雪已经抬起头,神情也基本恢复了平静。

  「一个老同学。呵呵……」

  刘鑫故做轻松地说,视线竟一时不敢转去看她。

  萧雪又轻轻噘了噘嘴。「都聊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呀?瞒着不让听。哼!」
  刘鑫看看她,打趣道:「老男人之间能有什么好话。小孩子家,还是不听为好。」

  「我才不是小孩子呢。明年就成年了。」

  「那也还早。成熟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就算身体上成熟了,思想上的成熟也依然可望不可即。多少人活到七老八十了,思想还幼稚得象个小孩子呢。」
  「我才不会呢。嘻嘻……不管怎么样,先把身体成熟了再说。至少爸爸妈妈就不能老是管这管那了。」

  刘鑫的心情渐渐又轻松起来。「你身体上也还没成熟。嘿嘿……」

  萧雪瞪眼挺胸,娇嗔着叫道:「我哪儿不成熟了?」

  「除了个子之外,哪儿都不成熟。哈哈……」

  「就知道你喜欢胖人。臭师哥。是不是要象我妈妈那么胖,你就喜欢了?」
  刘鑫心中一紧,看看萧雪,不象语含深意的样子,便笑着说:「是啊。你就是太瘦。还没发育全呢。」

  萧雪的神情立刻低沉了许多,声音也轻得象是无力的挣扎。「我已经胖了好些了。」

  刘鑫不由一阵怜惜,加意安慰道:「你别急啊。再过两年,你想瘦都瘦不了呢。呵呵……而且,现在瘦才时髦。那些影星模特为了能有你这种身材,吃了多少苦头啊。」

  萧雪定定地看着他,「我又不想做影星做模特。我……我只问你,喜欢瘦的还是喜欢胖的?」

  刘鑫不想在这样的场合里说破什么,只好躲闪着答道:「太瘦太胖我都不喜欢。」

  萧雪咬了咬嘴唇,半天,才又恨恨地说:「死师哥,我就知道,哼!你等着,我叫妈来比一比,非让你说清楚到底喜欢什么样的身材不行。」

  刘鑫大吃一惊,连忙制止道:「别胡闹。师母肯定已经睡了。」

  萧雪的语气越发坚定。「没有。她刚才还上来叫我睡……不是,叫我吃夜宵呢。」

  话音未落,她就已经起身跑了出去。

  刘鑫心里暗暗叫苦。这下可麻烦了。自己倒还没什么,就怕凌尘一个拿捏不住露出破绽,天知道会产生什么无法收拾的结果。自己当时真不该一时冲动诱奸了凌尘。难道老天爷也存心想要阻止自己吗?这又是怎么一个阻止法?总不会连萧雪都要从自己的篮子里拿走吧?想到这里,刘鑫定了定神。不管怎么样,萧森可以想别的办法去收拾,到手的鸭子却绝不能飞掉。

  还不待他想定对策,萧雪已经拉着凌尘,并排远远地站在床边,束束自己的睡衣,又从后面束束凌尘的睡衣。得意地叫道:「师哥,看清了没?到底是瘦的好还是胖的好?」

  刘鑫看不清凌尘的神色,但她的动作却很有些不自在。幸好萧雪的注意力完全放在荧幕这边,否则自己的担心只怕真的会变成现实。刘鑫不由松了口气,笑着说道:「你这孩子。呵呵……师母好!真不好意思,和师妹闹着玩儿,结果还惊动了您老人家。」

  「刘鑫好。」

  凌尘的声音有些低,有些滞。「最近还忙吗?」

  「是挺忙的。萧教授也还好吧?」

  「妈——」

  萧雪娇嗔了一声,又说,「等师哥回答了我的问题你们再拉家常好不好?」
  凌尘似乎笑了笑,动作依然有些僵硬。「好,好。你们说。」

  刘鑫只得沉吟着答道:「都很好看啊。胖有胖的好,瘦有瘦的好。呵呵……」
  「不许含糊其辞。快说,你喜欢的身材应该是什么样的?」

  「非要说啊。」

  刘鑫想了想,知道不能跟萧雪纠缠下去,那样很可能比自己语含冒犯更加危险。「就平均一下好了。你瘦了点儿,师母胖了点儿。这个答案可以满意吗?」
  「这还差不多。嘻嘻……」

  萧雪笑着转过身,正想送凌尘出门,凌尘却突然回身问道:「对了刘鑫,你这个周末有没有空了?」

  萧雪也随即帮腔道:「是啊,师哥。你好久没来我家了。我爸我妈老想煮好东西给你吃呢。」

  刘鑫迟疑了一下,正想答话,凌尘却已经又开了口。「如果你觉得来我们家是件让你很为难的事情,那就算了。」

  刘鑫惊得几乎叫出声来。这个凌尘,此时此地怎么可以说这种话?难道不怕萧雪察觉到什么吗?

  萧雪疑惑地看了凌尘一眼,又转头看向这边。「师哥才不会嫌弃我们家呢,是不是?这个星期来吧,不然爸爸妈妈肯定会生气的。都请了你这么多回了。」
  刘鑫只好连连点头,道:「是是。我周六下午有空。你们如果在家的话,我一定过去拜访。」

  「那好。我们等你。」

  凌尘清晰地笑笑,脸上的神色却依然无法捉摸。

  直到第二天来到公司,刘鑫也还是没想清楚凌尘到底为什么坚持要把他请到家里。而在得知萧森周六上午就将飞去北京之后,他更开始担心起来,担心会出现什么意想不到的局面。他不喜欢这种感觉,一点都不喜欢。自从回到深圳以来,他就一再告诫过自己,决不能打无准备之仗。

  刘鑫起身走到窗边,看着远处蔚蓝的天空,和天空下慌乱的市民中心,越发觉得自己当初太过冲动。虽说老侯急于出国使得那次安排只好提前,但他原本的计划,却并没有打算让他强奸凌尘,更没有打算亲自诱奸凌尘。他所需要的,不过是一个男人趴在赤身裸体的凌尘身上的录象带而已。在那一个小时的缓冲之后,他会及时出现,制止老侯的进一步行动。然后让凌尘感恩戴德地把萧雪许给他。最好还能在将来针对萧森的行动中和自己站在同一立场,或至少不偏不倚,以便保证萧雪的归属。

  但他没想到的是:在不可逃避的压力面前,一向软弱认命的凌尘,竟然选择了自杀。他更没想到的是:在努力救醒凌尘之后,一向冷静周到的自己,竟然会被突起的欲望冲昏了头脑。而且,这种欲望,还并不完全是因为第一次触犯刑律所带来的刺激造成的。在那样的黑暗里,抚摩拥抱着那样丰腴温软的凌尘,分明带给了他以前从未得到甚至也从未想象过的快乐,肉欲的快乐和精神的快乐。
  13年前,专心向学的他,就是被桌子后面那个美丽温静的身影,第一次开启了情窦的。虽然在知道了凌尘是全院最为严厉的萧教授的夫人之后,他只能努力摒弃一切幻想,把自己重新投入到刻苦的学业当中,但他还是会时常忍不住跑去阅览室,在那个不被人注意却可以看到她侧影的角落,一坐就是两三个钟头。从这个意义上讲,凌尘才是他真正的初恋情人。即使读研后和安昭有了第一次正式的恋情,他也无法从心里将凌尘彻底抹去。

  也许这也是他拒绝读萧森研究生的一个因素;也许这才是他拒绝做小雪家教的主要因素;也许这还是他无比痛恨萧森的重大因素之一。刘鑫顿了顿,无奈地摇头笑笑,走回去,坐下。

  只是,现在呢?自己还喜欢她吗?自己还会喜欢她吗?——这个问题刘鑫曾经想到过许多次,却一直没敢得出什么结论。如果说回到深圳见到凌尘之前,他还对这种可能抱有一丝幻想,在见到年已40行将衰老的凌尘之后,他却已经没有任何理由再继续喜欢她了。对萧森的痛恨,更是让他渐渐忘却了那些年代久远的钟情,渐渐把注意力集中在了萧雪身上。

  如果不是那次意外,他也不会陷入这样的两难境地,连复仇都开始渐渐变得荒诞起来。因为在他心目中,凌尘的地位已经渐渐发生了变化,对萧雪的占有图谋似乎也显得不再那么重要了。从某种角度讲,对萧森的复仇正在悄悄向争夺凌尘演变,迫使他不得不时常虑及凌尘以及萧雪的反应。这可实在不是什么好事。
  再次确认了这个关节,刘鑫满意地点点头,重新站起身,走过去,看看葱郁的莲花山,抬肘扩扩胸,做了几个深呼吸。

  他确实不希望对她们母女造成太多伤害,那明显有违他的本意。但他也不能为了避免这种伤害,全盘放弃自己的复仇计划。既然搞掉萧森占有萧雪的初衷不能变,那就还是尽量不要去考虑凌尘的价值为好。反正她现在怎么也不敢说出那件事,小雪和萧森再猜疑,也不会有什么实质的证据。等到将来大局已定,她说出来也就起不到多少作用了。最多不过是让小雪离开自己而已。

  下定了决心,刘鑫的呼吸立刻轻松了许多。

  凌尘现在到底是什么心态,倒还颇需费一番琢磨。她不象是在怨恨着自己,否则就不会一再邀请自己去拜访;她也不象是真的被自己吊起了胃口,否则就应该设法单独和自己会面。即使起初的邀请其实是碍于面子的试探,这次的坚邀也肯定不是为了和自己再续前缘。难道她是想在公开场合强调师母尊严,以便在阻止自己进一步逼近的同时,恢复以往的和谐关系,让小雪和自己有条件继续发展吗?这倒很有可能。她一直都很赞同小雪跟自己来往,偶尔影响到小雪的功课,她也只简单提醒几句,从来没有明确地制止过。这中间固然有很大一部分是为了让小雪以自己为榜样,但也未尝没有从师母升级为岳母的企图。但,她为什么会偏偏选择了萧森不在家的这个周末呢?是怕老奸巨滑的萧森看出什么破绽?还是,在欲、恨,或忘却之外,她竟还有着其它自己所不知道的动机?

  刘鑫越想越觉可疑,却还是不得不承认,在见到凌尘之前,他是不可能想出答案的。看来,这个无准备之仗,他是非打不可了。

  刘鑫苦笑了一下,正犹豫着要不要打个电话过去探探萧森的口风,桌边的手机忽然就「嘟,嘟……」

  地响了起来。

  刘鑫看了看,是河南的坐机,连忙举起来,问:「哪位?」

  「刘总,是我,徐晖。」

  清脆的声音盘旋入耳,立刻就拨顺了刘鑫的心情。「是你啊。呵呵……有什么事吗?」

  徐晖冷静得象从来没有发生过什么似的。「没什么,只是想问问,如果我们下个星期去深圳,贵公司到底能不能接待。」

  她不可能是只为这个就打自己的手机。女人还真是善于伪装的动物啊。刘鑫得意洋洋地想,仍旧保持着清朗的声调。「可以啊。小陈没答复你们吗?」
  「她只说等我们定下行程再答复。领导不放心,让我直接问问刘总,免得到时出什么岔子。」

  发觉徐晖始终一股公事公办的味道,刘鑫多少有些失落。不过,转而想到自己的谈判手腕效果如此良好,他的得意也并没有完全消散下去。「接待就肯定没什么问题。但我月底可能还有其它事情要办,你们定不下行程,谈判的事情就不大好安排了。」

  「哦,那我先问过领导再答复您吧。谢谢刘总。」

  刘鑫不由一滞,忍不住就叫了声「徐晖」又不得不停住,亡羊补牢地想着下一句话该怎么说,却怎么也无法集中精神,脑子里转着的,都是一些莫名其妙的念头。

  徐晖这种毫无经验的女孩子,怎么会在经过那一夜的纠缠之后,还能在他面前保持这样的冷静呢?难道她其实并非处女,而是装腔作势的假冒伪劣产品?亏得自己还打算拿她做萧雪的后备呢,连这样的大谎都没看出来,也真够丢人的了……

  「刘总,还有事吗?」

  刘鑫楞了楞,感到自己的明显失态,连忙摇摇头,笑了笑,问:「你最近还好吗?」

  徐晖停了一阵,才用略显温柔的声音答道:「挺好的,谢谢刘总关心。」
  「罗汉没有找你什么麻烦吧?」

  徐晖的声音越发轻软下去。「没有。领导们都很好,谢谢!」

  她身边似乎还有别人。自己倒真是多疑得有些过分了。想到这里,刘鑫的呼吸总算重新顺畅起来。「你说话不方便,是吗?那你就听我说好了,呵呵……如果我说对了,你就答是。好吗?」

  徐晖迟疑着答道:「好。」

  「你们是不是已经定好了来深圳的机票?」

  「是。」

  「是周初吗?」

  「不是。」

  「周四?」

  「不是。」

  「周五?」

  「是。」

  「要来几个人?你和罗汉都会来吗?」

  「是。」

  「还有其他人吗?」

  徐晖又迟疑了一下,还是答道:「没有了。」

  「你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

  这回徐晖停了好久,声音也轻软得象是在呻吟。「没有。」

  「那就好。呵呵……和罗汉两个人出差,你一切都要小心,知道吗?」
  「是。」

  「如果有什么问题,随时都可以打我的手机。没什么事的时候也可以打。还有,上次我跟你说过的那些话仍然算数。想来深圳发展的话,我也可以帮你安排。」
  「谢谢。」

  刘鑫得意地点点头。「好了。那就再见吧。」

  「再见,刘总。」

  刘鑫放下手机,想了想,拿起电话,找到小王。「上次我叫你找人调查徐晖的履历背景,有消息了没有?」

  「我昨天才问过,就快出来了。」

  「再催一催,下周四之前一定要拿到。」

  「好。」

  或许徐晖并没有小雪的青春美丽,但她的温顺忠实,以及24岁的处女身份,却也是女人中间难得一见的。拿来做小雪的备份绝对绰绰有余。刘鑫这么想着,忽然就对明天的拜访有了信心。就算小雪将来不肯嫁给自己,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只要能避免刺激凌尘把那件事说出去,就不会影响搞掉萧森占有小雪的复仇大局。而且,说不定自己还有机会在她身上多享受几次呢。想到这里,刘鑫忍不住笑出声来。

  乍然听到自己的笑声里很有些淫邪的意味,刘鑫暗暗有些心惊。妈的。这是个什么社会啊!自己才只回来一年,就已经不得不向萧森靠拢了么?看来,还是尽早了结完心愿,带着小雪或者徐晖回美国的好。

  但刘鑫没有想到的是:当温婉娴雅的凌尘活生生地出现在他面前,理智所能起到的作用竟是那么有限。

  在萧雪不断地催促之下,还不到三点,刘鑫就拿着刚刚买来的唐三彩和汴绣,轻轻按响了门铃。

  见到出来开门的居然是凌尘,刘鑫楞了片刻,尽量从容地笑道:「师母好!小雪呢?」

  凌尘笑得也很象一个慈祥的母亲。「刘鑫好,快进来吧。小雪还在楼上,不知鼓捣什么呢。来玩就好了,还带这么多东西干什么?」

  「是上次出差就买了的。最近忙,一直没时间拿过来。」

  刘鑫一边说,一边走进去,在沙发上坐下,看看那条静悄悄的楼梯,心里不由感到诧异。

  「小雪,你师哥到了,还不快下来?」

  「就来——」

  萧雪高声答应着,半天,还是不见动静。

  凌尘犹疑了一阵,终于还是坐进旁边的单人沙发。没有说话,只拿了一只柑橘,慢条斯理地剥着,偶尔回头看看楼上,神色渐渐有些焦躁。

  注意到凌尘身上那套长衣长裤的黑色洋装正是上次从朋友店里买来的,刘鑫心中窃喜,便也不说话,只上下左右打量着她,象是在审视一件好不容易才弄到手的收藏品。

  头发整齐地卷在后面,发夹之外的末端,几绺碎发别致地耸向天空,氤氲着自然而凌乱的意趣。脸精心修饰过,眼眉浓烈,鼻唇柔和,在沧桑的成熟下流动着的,分明是温静宽厚的容光。然后是腴白细致的脖子,腴白细致的锁骨,和渐渐躲进黑色流线下面的同样腴白细致的肌肤。也许,应该,一定还会更加腴白细致些。但它们被裹得如此严实,在洋装里起伏荡漾了许久,才终于从袖口露出一腕尾声,然后就迅速消失在手背的微黑和手指的粗糙里,再也找不到一丝影子。下面穿的虽然是拖鞋,却还有褐色的袜子,包裹着那双轻巧稳健的脚。

  一个40岁的中年妇女,怎么还能让自己如此着迷呢?意识到这个问题,刘鑫越发想要知道脱光了衣服的凌尘到底会是怎么一副模样了。就算再努力的保养修饰,她的皮肤也不可能全都这么腴白细致;她的身体更不可能真的没有明显下垂。也许,只有在看清楚凌尘所有衰老的痕迹之后,他才有办法彻底摆脱凌尘带来的困扰,平心静气地将复仇计划推行下去。

  发觉刘鑫几乎可以剥去她所有衣装的眼神,凌尘抖了抖,将柑橘送过来,放在刘鑫面前,用不带一丝温情的声音,命令似地说:「刘鑫,吃柑橘。」

  刘鑫连忙定了定神,偷偷喘了几口气,说道:「谢谢师母。」

  然后拿起柑橘,吃了一块,又问,「师母最近过得还好吧?」

  凌尘看了他一眼,淡淡答道:「挺好的,谢谢!」

  刘鑫勉强笑了笑,忽然想起什么,便拿起身边的那两个纸袋,将唐三彩和汴绣拿出来,摆在茶几上,「怎么样?漂亮吗?」

  凌尘看了看,却仍然面无表情,淡淡地答道:「挺漂亮的。谢谢。」

  刘鑫并不泄气,转身又从自己的皮包里拿出一个小纸包,放在茶几上,推过去。「还有这个。」

  凌尘一楞,疑惑地看着他,并没有动,依然声音淡静地问:「什么?」
  刘鑫盯着她,一字字地说:「独山玉镯。送给你的。」

  凌尘的神情立时慌乱起来,好一阵儿,才总算嗫嚅道:「我不要。你送给小雪吧。」

  看你是否真的能一直冷若冰霜!刘鑫得意地想,一边仔细品味着凌尘脸上和小雪几无二致的羞涩,一边就智珠在握般地说:「小雪还有,这个是送给你的。收下吧,凌……尘。」

  他有意把「尘」字念得很轻。

  凌尘抖动着胳膊,将纸包轻推回来,然后努力坐直身体,庄重地看着他。「我说了不要,请你收起来吧。」

  「你真的不要?你确定?」

  意味深长地说完这句话,刘鑫忍不住露出了微笑。

  凌尘全身猛地一震,眼睛里闪出些锐利的光,正要说些什么。楼上的开门声和紧接着的脚步声,却硬是把她给憋了回去。

  刘鑫微笑着,重新把镯子推过去。

  「什么东西啊,师哥?送给我妈的?」

  萧雪开心地笑着,问。

  「是个玉镯子,不算什么好东西。呵呵……你妈还不肯收呢。」

  萧雪伸手抓起纸包,打开,看了看,拉着凌尘的手就往上套。凌尘轻轻躲闪了一下,到底还是顺从了女儿,任她把镯子套上去,然后捋起袖子,露出一段胳膊。

  她怎么可以把自己保养得如此之好?刘鑫暗暗叹息着,几乎要喘不过气来。萧雪把那条胳膊上下左右摆弄了半天,才终于满意地说:「很漂亮啊,妈,你就收下吧。」

  凌尘没有答话,看向刘鑫的眼睛里,怨愤被隐约的水光蒸腾着,渐渐就没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一丝又一丝无奈的凄凉。

  「我的呢?」

  萧雪伸出一条更加光滑略嫌单薄同样美丽的胳膊,问。

  「在这里,呵呵……你倒一点不客气。」

  「跟你还有什么好客气的。嘻嘻……」

  萧雪抓过镯子,又比了半天才戴上。

  萧雪的胳膊却没有凌尘那样强烈的魅惑。刘鑫遗憾地想。难道真的是越难得到就越想得到吗?难道越轨偷情的刺激真的如此让自己着迷吗?一旦得到了即将迅速衰老的凌尘,自己又能对她维持多久的兴趣和「性」趣呢?说到底,也都还是选择萧雪的好吧。刘鑫这么想着,心情渐渐平顺下来。

  凌尘好不容易也调整好神色,见萧雪穿了一身鹅黄色的长袖连衣裙,便打趣地问:「你怎么又去换了这件衣服?这会儿怎么不怕显得小孩子气了?」

  「妈——」

  萧雪娇嗔地叫着,扯扯凌尘的衣袖,然后附耳过去,说了几句什么。

  刘鑫好奇心起,便问:「刚才穿的是什么衣服?」

  「妈——不能说。」

  凌尘沉吟了一下,笑道:「那有什么不能说的。她啊,起初想打扮得成熟一点,所以穿了件削肩露背的白色洋装。后来又嫌太暴露了,就……」

  「妈——」

  还不等凌尘说完,萧雪已经大叫一声,转身跑上楼去。

  她是故意激怒小雪的吧。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刘鑫寻思着凌尘的动机,一时竟有些摸不着头脑。凌尘却淡淡一笑,说道:「你去劝劝她吧。她现在大概只会听你的。」

  刘鑫疑惑地看着凌尘,顿了顿,慢慢站起身。「那我失陪一下,不好意思。」
  敲了几次门,萧雪才终于让他进去。脸上依然带着恼怒。

  刘鑫笑了笑,安慰道:「师母大概是想跟你开个玩笑。有什么好生气的呢?」
  「我……我……我就要生。哼哼!」

  萧雪这么说着,恼怒的神色有所缓和。而缓和了它们的,分明是被他看穿某些底细的娇羞。

  刘鑫不由就轻松了许多。走过去,站到书架前面,看了看,又晃晃滑鼠,看了看桌面上的那些图标,没发现什么有趣的东西,便转回身,发现那套丢在床头的洋装,这才笑道:「就是那件衣服么?快穿起来让我看看。」

  「干吗要穿给你看?哼!」

  萧雪的语气依然强硬,声调却已经低了很多。

  「今天不穿,早晚也是要穿的。」

  刘鑫得意地打趣道,忽然又换成恳求的声音。「穿起来让我看看嘛,好不好?小师妹?」

  「你……你就会欺负我。」

  萧雪恨恨地瞪住他,咬牙切齿地说。

  「我不欺负你欺负谁啊?谁叫你是我的小师妹呢?」

  「我不小了,你要叫就叫我师妹,不许老带着那个小字。」

  「是是,师妹大人怎么可以穿这么小孩子气的衣服呢,还是换上那套洋装比较成熟稳重啊。」

  萧雪又瞪了他好一阵,才终于羞涩地低下头,轻声道:「那你还不出去。人家怎么换衣服?」

  「是是。谨遵师妹大人吩咐。」

  看到扶门而立的萧雪,刘鑫立刻就呆住了。

  一直以来,他所见到的,都是穿着学生装或者睡衣的年轻稚嫩的萧雪。很多时候还是通过粗放的视频镜头。所以,虽然他早就存心要占有她并想要让她成为自己的妻子,虽然他也知道早晚有一天萧雪会变得成熟性感起来,心目中却始终还是把她当个孩子,至少还得两三年的时间才能真正长成女人。然而,洋装下的萧雪,竟仿佛在一瞬间完全换了一个人,从一个什么都不懂只知道撒娇的少女,变成了一个艳光四射魅力十足的尤物。这怎能不让他惊喜万分呢?

  看到他目瞪口呆的样子,萧雪脸上的光芒益发夺目了。「你傻站在那里干什么?进来啊!」

  刘鑫勉强定了定神,跟在她背后,走进去,见她关了门,心跳忽然又剧烈起来。只得连忙告戒自己,今天可不是搞定萧雪的适当场合。这种至高无上的享受,还是等到将来有更充足时间更自在空间的时候再说吧。

  萧雪却完全不顾刘鑫压抑自己欲望的努力,低声问道:「好看吗?」

  一边说,一边还慢慢转了两个圈,仿佛存心要让刘鑫彻底崩溃。

  刘鑫咽了口唾沫,点点头。「好看。」

  似乎是注意到了他古怪的表情,萧雪一脸疑惑地走近了,问:「师哥你怎么了?」

  「没,没什么。」

  刘鑫这么说着,手却不由自主地抬起来,晃了半天,却无处可落,无处敢落,终于在他的拼命控制下,伸过去拨了拨萧雪略显有些凌乱的长发。刘鑫悄悄叹息了一声,不知是该庆幸还是该惋惜。「你穿了这衣服确实很好看。」

  萧雪脸上的疑惑迅速就变成了惊心动魄的娇羞,声音也越发细弱下去。「那我以后见你就总穿这件衣服,好吗?师哥?」

  刘鑫的声音,则连他自己也都几乎听不到了。「好,你,真乖。」

  「我会一直都很乖的。」

  刘鑫的手又再不由自主地抬了起来。

  门外忽然传来凌尘温和的声音。「小雪,还没好吗?你师哥难得来我们家做客,别太耍小孩子脾气了,听到没有?」

  刘鑫一阵欣喜,一阵遗憾,欲火却已经开始衰减下去。「就快好了,师母。呵呵……」

  等凌尘走开,刘鑫不敢再看萧雪,走过去,打开门,站在走廊里,让神色有些痴迷的萧雪静了一阵,才转身说了声,「我们下去吧。」

  随即当先下楼,走进餐厅。

  假如不去在意凌尘偶尔露出的奇怪神色,假如他能忘掉自己心里怀着的「叵测」「鬼胎」那么,此后的两个小时,对刘鑫来说,无疑是生命中最为温馨欢乐的一段时光。在三个人你来我往的说笑中,在萧雪辗转反复的钢琴中,在娓娓讲述美国故事的过程中,刘鑫时时都有一种错觉,仿佛自己成了这个梦寐以求和谐家庭的男主人。

  是父亲还是女婿?刘鑫暗暗嘲笑着自己,却还是无法将凌尘和萧雪分出高下。青春美丽和成熟温婉,又是否真的有高下之分?他不知道。他只知道,在不久的将来,他很可能会失去她们全部。他无法放弃自己的复仇使命,而覆巢之下,难有完卵,他怎么还敢奢望能长期拥有她们,甚至仅仅是她们的一半呢。

  为今之计,也还是能享受得了多少就尽量享受多少吧。刘鑫无奈地想,隐隐竟有一种邪恶的畅快。

  凌尘搞不懂自己为什么要去打扰那个静悄悄关着门的房间。在幸运地逃开了刘鑫有意的挑逗之后,她本来是下定决心要让他们单独相处到晚餐时分的。那显然是个非常好的机会,即使当刘鑫敲开小雪房门时她还没有太大把握,但在刘鑫走出来又走进去的那几分钟里,凌尘几乎百分之百地确信,他们很快就会坠入情网。

  是怎样一股莫名其妙的强大力量,驱使着走上楼去,说出那几句让她后悔了许久的话呢?是对小雪的担心,还是对刘鑫的怨恨,或甚至,是对他们未来可能幸福生活的嫉妒?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