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死神约会1】之毒气室、处决、美女 作者:kaykaw
字数:7829


  《死神约会》一至二十集全部播放完毕后,第六频道收费电视台频频收到多封来自家庭观众的投诉信,他们的投诉都是为甚么《死神约会》每集都精彩得这样过份?为甚么《死神约会》可以找到那么多又美丽又有本领的挑战者?不过最重要的是为甚么《死神约会》不继续播映下去?其实节目总监Leo怎会看不出《死神约会》将会是一个极受欢迎的节目,新的一辑《死神约会》早已暗中筹划中,所以一个月后《新死神约会》便开始了,这意味着令人着迷的美女死亡游戏又开始了。

  阳光之下的海面闪烁着点点金光,一位裸体採珠女正独个儿在水下潜泳着,但为何没有其他採珠女相伴?原来这一带水域常有鲨鱼出没所以没人敢贸贸然闯进来,水底下一件闪闪发亮的东西吸引着採珠女令她游进乱杂无章的海草堆中,那发光的东西竟然是一颗龙眼般大的罕有粉红色珍珠,採珠女高兴得太早了,突然那些海草像有生命似的迅速将她的两腿紧紧缠着,真的祸不单行啊!远处有一条虎鲨发现了她的踪迹并向这里直冲过来,手无寸铁的她又怎会是凶猛虎鲨的敌手?採珠女自知今次劫数难逃只有坐以待毙了,就在这时横里杀出一团黑影将虎鲨缠着,原来那是一只巨型八爪鱼,两只海中怪物势均力敌缠斗起来,最后虎鲨不敌落荒而逃,但八爪鱼其实只是惨胜,牠的其中一条触手被虎鲨齐口咬断成了七爪鱼,受伤的八爪鱼向着採珠女慢慢地游过去,虽然逃出鲨口但看来她快要成为八爪鱼的点心,被困在水底已久的採珠女开始窒息快要支持不住,奇怪了!那八爪鱼温柔地缠着採珠女的娇躯像没有伤害她的意图,一条触手捡起那粉红色珍珠往採珠女口中送去,吞下珍珠后,採珠女竟感觉身体充满一股奇怪力量,人也清醒过来而且缺氧感觉渐渐消失,难道她和鱼类一样可以在水中呼吸?

  在採珠女疑幻疑真之间,八爪鱼将她腿上的海草解开并向她的身体发动全面的攻击,那是一种非人类所能做到的性攻击,只见八爪鱼以两只触手将採珠女抱着向海中心快速游去,同一时间,两只触手各自钻进她的秘洞和后穴深处,触手上凸起的吸盘深深刺激着洞内的黏膜神经,另外两只触手分别缠着她的双乳,吸盘像婴儿小嘴般吸啜着她的乳头,最后一条触手则像调情高手般探索着她身上各个性感带,这种全方位的性接触令採珠女获得前所未有的快感,而一点点像红色颜料的东西便出现在她的胯下,但瞬间即被海水释稀然后消散,看着自己像飞鱼般在海底的岩洞和沉船之间穿梭往来就像造梦一样,这是真的吗?这种无以尚之的舒畅感觉令採珠女闭上眼睛默默享受…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间,採珠女张开眼睛时竟发现自已独个儿躺在沙滩之上,难道刚才真的在造梦吗?

  不远处的海面突然升起了一条像触手的东西,只见它摇摆了几下似在向她挥手道别,最后沉回水中消失得无形无踪。

  「尤美,你好大胆啊!竟敢在」八手海神爷「的地盘採珠。」说话的原来是后面刚刚经过同是採珠女的同村姐妹。

  「没办法啦,这里的珠又大又圆,可惜今天却没有收获,不知如何向哥哥交待。」这个叫尤美的採珠女叹着气说。这同村姐妹对着这个时常被哥哥欺凌的小妹妹尤美实在爱莫能助,唯一可做的便是送上几颗小小的珍珠给她交差。

  在济州岛的一个偏僻渔村住着一对穷家兄妹,哥哥苏良朋不务正业只懂嫖赌饮吹,家里的重担便落在这个性格温纯的妹妹苏尤美身上,跟随其他採珠女一起下海採集珍珠已成为她的日常工作,生活虽然清苦但总算无忧,直至哥哥娶了一个恶毒女人回来,妹妹的恶梦便开始了,他们强廹妹妹潜进更危险的深海採集更大颗的珍珠,处处逆来顺受的妹妹令他们变得贪得无厌,最后这对见钱开眼的夫妇更把心一横要她参加《新死神约会》来赢取巨额奖金,这无疑要将没有SM逃脱经验的苏尤美送往死地,情况就像将没带鎗的士兵送上战场一样看来是凶多吉少,苏尤美会否成为《新死神约会》首位被祭旗的美女?

  主题:毒气室、处决、美女挑战者:「海之女儿」苏尤美(济州岛的採珠女,SM狂热份子,喜爱各类捆缚拘束,精通各种逃脱之术,以上简介由其兄苏良朋提供,多少是真多少是假不得而知。)

  设计者:犬养直人(化学专家,另一身份是神秘教派「柯摩教」的干事,和日本前首相同名但不同姓氏。)

  今次奖金:十九万美元(每次奖金不同,视乎困难度和危险度而定奖金多与小,不过假若失败了,挑战者的家属也可获得奖金十分一作为殓葬费和安家费)
  路过后台的挑战者休息室,X先生隐约听到少女的饮泣声,好奇之心令他停下脚步由门隙向内窥看…

  「呜…呜…哥哥,我会努力再採集多些珍珠回来,这里的游戏很可怕,我…
  我不要,求求你,带我回家。」梨花带雨的苏尤美边哭边说。「妹妹,你时常被海里的海草缠着也能轻易脱身,所以这里的游戏对你来说简直易如反掌,挑战成功后我们便不用捱穷了。」苏良朋一边喝着啤酒一边轻松地说。(註:当然轻松啦,面对死亡的又不是他。)

  凭这几句简单的对话,X先生已大致明白箇中情况,亦令他感怀身世想起「双面娇娃」沈落雁这相见不能相认的亲妹妹,实在岂有此理!做哥哥的不去好好保护妹妹,却将她推出来送死,这样做还算是人吗?X先生不禁对苏尤美同情起来,另一方面亦深深鄙视这个贱男人苏良朋。

  苏良朋的妻子阿诗在戏服堆中找到一套表演装束,说它是表演装束不如说它是两个大铁环连上一些黑色皮带,阿诗以命令的语气对苏尤美说:「你,脱光衣服,将这个穿上。」

  面对这凶恶的嫂嫂,苏尤美只得乖乖地将身上衣物全部除下,这骄人的女体令看惯裸体美女的X先生亦不禁动容,胜雪的肌肤只有「女杀手13号」吴素玉可以来个比较,腰围纤幼程度直逼「小黄蜂」林惠慈,两个浑圆巨大的乳房令人想起童颜巨乳的「明珠格格」多琳,这种种的优点却集合在同一位美女身上可说是上天的恩惠,身为採珠女的苏尤美已习惯在姐妹眼前一丝不挂潜水採珠,所以裸露身体对她来说也没有甚么大不了,不过当她将两个大铁环套在自己的乳房根部,再将皮带一条一条像龟甲缚般在身体缚上后,出现在企身镜的倒影令苏尤美看傻了,这表演装束令她外形变得淫贱无比充满诱惑,苏尤美心中产生抗拒的感觉,於是向苏良朋作出请求:「哥哥,我…我不想穿这个。」

  「别多说话,嫂嫂替你选得很好,就穿这套出场。」苏良朋狠狠骂道。
  「不!哥哥,我不表演了,我要回家。」满眼泪光的苏尤美幽幽地说。「好啦,好啦,表演完后便回家。」苏良朋半骗半哄地说。「不!我不要留在这里,我要立刻走。」苏尤美又哭了起来。

  「岂有此理!你敢不听我的说话!打死你!」苏良朋竟一脚将苏尤美踢倒地上,然后骑在她的身上左右开弓,一巴掌又一巴掌不停地向她的俏脸掴下去,旁边的嫂子阿诗只是站着微笑不语没有上前制止。(註:男尊女卑是济州岛的民风,所以对女性动粗并不罕见。)

  「呜……呜……好痛啊!哥哥,不要打啊!」无论苏尤美怎样哭着求饶,苏良朋也没有停下手脚。

  X先生实在看不过眼正要出手制止,远处的工作人员向他作出催促的手势,原来《新死神约会》快要开始直播,看来X先生没时间多管闲事了,不过这是人家的家事,X先生要管也管不了。

  工作要紧,专业的X先生只得暂时放下苏尤美不顾,急步跑到舞台中央做好姿势,周围的工作人员已作好准备…三…二…一…开始!

  X先生做出猥琐的招牌表情指向镜头说:「各位观众,欢迎收看《新死神约会》,整个月没见面了,你们有记挂着这节目吗?」然后将手掌放在耳边像等待回应。

  「有啊!」竟然有数百人的声音同时回应,原来这一集特别请来数百名现场观众来增强气氛,此时他们全都围着舞台席地而坐。

  X先生满意地点头然后说:「那你们喜欢这节目吗?」

  「喜欢!非常喜欢!」数百名现场观众又异口同声同时回应。

  「真令人感动啊!为了报答你们的支持,我保证《新死神约会》没有最好只有更好。」X先生佯装感动得拿出袋巾抹泪。「喂,X先生,我们不是来看你当众哭泣,快介绍今次的节目。」其中一名坐在前排的现场观众大声叫道。

  「哈哈,谢谢提醒,差点忘了介绍今晚的节目,那么,有请今集的设计者犬养直人先生。」X先生变脸速度奇快,由哭变笑只需半秒钟时间。听到设计者的名字,现场观众皆偷偷窃笑,犬养即狗养,相信世上只有日本才会有这个自己骂自己的姓氏,另一方面,听说日本民间不会将孩子改名为直人,因为当地很多人对那惊世巨灾中表现差劲的前首相十分不满。一位穿上西服有点邪气的中年男子登场,X先生照例热情地上前打招呼:「犬养先生,你好!请问你带了甚么厉害的东西来对付今集的挑战者?」

  犬养直人环顾周围的现场观众,然后一脸自豪地说:「那是一种无形的杀人武器,一经施放这里全部人统统都要死!」

  「那究竟是甚么东西?」X先生揳而不舍继续追问。

  「那便是…毒气,一种比沙林毒气更厉害的毒气。」

  「沙林毒气?是奥姆邪教在东京地铁站内恐袭造成多人伤亡的沙林毒气?」
  听到X先生称奥姆教为邪教,犬养直人面色一沉像不太高兴,但还是继续讲解下去:「它比沙林毒气更毒,我们称它为MW毒气,这MW毒气通过呼吸道进入人体不需三秒便会令人失去知觉即时丧命,暂时还未有药物可以解毒,如果使用同等份量的MW毒气来代替沙林毒气相信半个东京地铁站内的人也会丧命。」
  「真的那么厉害?」X先生半信半疑问道。

  「你不信?好,我们来个小小的实验。」犬养直人看来要在公众面前显露实力。

  工作人员将一张工作枱推出舞台,枱上放着一个内有十多只白老鼠的玻璃箱,一杯白色粉末和一小桶不知名的透明液体,犬养直人一边戴上薄胶手套一边说:「这些粉末是…从三百度高温提练…再经离心器分离…而这些液体是由三种液态物…这两种物质一经混合便会产生化学反应…」犬养直人用了一大堆化学专用名词来作介绍,其实只需简单地说将粉末和液体混合便会产生MW毒气便行了,说这么多也没用反正现场观众也不会明白。

  犬养直人将一小量杯的液体放进玻璃箱内,再洒上极小份量的粉末在量杯之内然后快速将玻璃箱盖子关上,粉末遇上液体即时产生泡沫和无色无味的气体,玻璃箱内的白老鼠竟全部中毒反肚最后僵直不动,好厉害的MW毒气!

  X先生和现场观众看得目瞪口呆,犬养直人冷笑着说:「任何人只要吸入一口,啊!不!只要半口便足以致命,怎么了?还不叫挑战者出来受死?」

  X先生轻抹额上汗珠然后陪笑着说:「虽然犬养先生的MW毒气很厉害,但挑战者亦非等闲之辈,现在有请精通SM脱身术绰号」海之女儿「苏尤美小姐上场!」

  说罢做出一个有请的手势。

  随着激荡的鼓声,穿上那淫贱表演装束的苏尤美垂下头像不太愿意地步上舞台,好标緻而且带点稚气的小美人啊!外型有点像近来时常在电视剧集出现的美女演员JJ贾晓臣,略带桃红的面颊一半是因为害羞反应而另一半是因为刚才被苏良朋掌掴的关系,她的出场即时引来现场观众的欢呼讚赏,第一次上来这种地方便要在众多色迷迷的陌生男人面前裸露身体令苏尤美感到忐忑不安。

  X先生立刻上前迎接,并拖着苏尤美的玉手带领她来到一个四边装有铁框比公众电话亭大不了多少的玻璃房前,那便是犬养直人为今次挑战者准备的毒气行刑室。

  「苏尤美小姐,这便是今次的表演道具,有信心在指定时间从里面逃脱出来吗?」X先生微笑问道。

  「我,不知道…我会尽力…」苏尤美垂下头颤抖地说,这举动明显没有信心,不过现场观众却以为她在制造气氛。

  「但是失败的后果便是死亡,这是《新死神约会》铁一般的规则。」X先生作出提点但也说出事实。

  「不!我不想死,哥,你要帮我!」苏尤美看来想要哭了,现场观众都被她这种楚楚可怜的神态吸引着了。

  这个「哥」字在济州岛是女性对任何男性很普通的称呼,但却勾起了X先生的思妹之情,甚至产生错觉将苏尤美当成自己的妹妹,X先生当然不想她犯险,但众目睽睽之下总不能将她白白放走,心中一边盘算一边嬉皮笑脸地说:「不想死当然可以,只要能逃脱出来又或者是百毒不侵,奖金便可袋袋平安,现在,我们开始吧。」

  一位工作人员准备上前对苏尤美进行拘束,但却被X先生的一个手势叫住,原来X先生要亲自操刀,这是无可厚非的,因为玻璃房不大只可勉强容纳两人在内,只见X先生将苏尤美带进玻璃房内并关上房门,那么玻璃房便成了一个密闭空间,外面的人只能看到里面的情况却听不到里面的声音。

  现在X先生可以放心和苏尤美对话:「苏姑娘,你真的不懂任何绳遁、柔体术或逃脱术之类?」苏尤美迷茫地摇着头。X先生叹了口气说:「我明白了,你哥哥根本是骗你来送死的,不顾亲情毫无人性的人不值得为他做任何事,你已长大成人应该为自己而活,将来一定有美好的前程…」X先生像哥哥教训妹妹一样滔滔不绝说个不停。

  突然X先生耳后的微型收音器传出节目总监Leo的声音:「X先生,你还在说甚么?还不把挑战着狠狠拘束起来!」

  X先生自知不能再拖,於是指示苏尤美坐在玻璃房中央的铁椅上开始进行拘束,这铁椅在Gord的网站时常可见,那是由数条铁管组合造成的椅子,上面有多条用来拘束人体并可收紧的尼龙带,而一条佈满颗粒的肉色胶阳具穿过椅面上的小洞伸了上来,苏尤美看在眼里即时想起救她一命的八爪鱼先生和海底造爱的刺激情景。

  看见苏尤美呆望着胶阳具,X先生还以为她被吓着於是问道:「苏姑娘还是处女吗?」苏尤美心想总不能说自己被一只八爪鱼破处,而且说出来也没有人相信,於是只得摇头否认。苏尤美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将绕过下身的皮带移开一点,屁股对准胶阳具一寸一寸艰难地坐下去直至完全吞没,X先生将她的双手拉到椅背后再用军用手镣扣上。

  「苏姑娘既然是採珠女,那么在水下可闭气多久?」X先生灵机一触突然发问。

  「大概十五、六分钟,再久也不超过二十分钟。」苏尤美想了一想然后回答。
  「那有办法了,一会儿三分钟后当机器制造毒气时你必须闭上呼吸,祇要能挨过十五分钟便有生存的机会,不过这段时间一定要强忍高潮快感以免影响求生意志,明白吗?」X先生一边由下而上以尼龙带一条一条将苏尤美的身体拘束固定在铁椅上一边教导她战胜死神的方法。

  「我明白了。」苏尤美以信任的眼神望着X先生,虽然祇是萍水相逢但感觉却比她的哥哥更值得信赖。

  「那么,开始吧,我们十五分钟后再见。」X先生将准备好的眼罩和封口球给苏尤美戴上然后退出玻璃房,工作人员马上放入一部像电脑箱大小的透明机器和十数只活生生的白老鼠跟着关上房门。玻璃房门关上后再没有任何声音,寂静的环境令苏尤美隐约听到自己的心跳,胶阳具的突然转动和抽插令她不由自主抽搐了一下,但随即跟随X先生的指示强忍下来,但一个普通女生对违反生理反应不知可忍受多久?

  X先生表面看似轻松但其实紧张地注视着玻璃房内苏尤美的一举一动,面具男爵的声音却突然响起:「想得太美了,十五分钟真的可以出来吗?」环顾四周那有面具男爵的踪影?成了半魔之人的X先生时常产生这种突如其来的幻听。
  三分钟之后,透明机器内发出响号,现场观众可以看到里面的白色粉末倒到底部的液体里并产生泡沫,看来MW毒气产生了,因为内里的白老鼠全部反肚死亡,那么苏尤美会否同一命运呢?

  「苏姑娘,努力啊!」X先生心中为苏尤美打气。

  快要十五分钟了,X先生知道苏尤美支持不了多久,於是对犬养直人说:「犬养先生,挑战者没有反应看来是失败了,现在把她放出来吧。」但是玻璃房门却没法打开。「X先生,别心急,安全系统必须先将内里毒气抽走才能将房门打开。」犬养直人拿出遥控器按了几下但好像没有甚么反应。

  「怎么了?」X先生盯着犬养直人紧张地问。

  「好像有点问题,让我慢慢检查一下。」犬养直人看似毫不紧张,这也难怪,别有用心的他根本是拿活人作合法实验以准备下次的恐怖活动。

  「不行!救人要紧,把它打破吧!」心急如焚的X先生跑别到后台又跑出来,他竟然找到一个铁锤并准备将玻璃房击破。

  X先生耳后的微型收音器传出节目总监Leo的当头棒喝:「停手!X先生,你傻了吗?这样做会死很多人的!挑战者签了生死契约书所以死了也没有问题,但现场观众有任何死伤我们便麻烦了。」

  自知失仪的专业主持人X先生不知如何下台之际,一只蟑螂刚巧在他的脚边爬过,灵光一闪於是用手中的铁锤将蟑螂打至四分五裂并且大骂:「该死的麻原蟑螂,打死你!」

  X先生的滑稽举动引得现场观众哈哈大笑:「对!该死的麻原蟑螂!」
  但犬养直人却满脸怒容,可能这里没有人知道,麻原章郎正是他所尊敬的教主。

  虽然转移了现场观众的视线,但对於拯救苏尤美却无能为力,望着她在玻璃房内动也不动不知是生是死?X先生内心感到无比的歉意,像面具男爵声音的幻听又出现了:「放心吧!吞下」海王珠「便百毒不侵,区区毒气难以杀她。」这是X先生的自我安慰吗?

  转眼间由开始至现在已经四十多分钟了,世界纪录中没有人可以闭气这么长时间,而一旦呼吸便会中毒身亡,所以可以肯定苏尤美没有活着的可能,X先生的忍耐力已到极限,祇见他抢过犬养直人手中遥控器说:「让我来。」按了上面几下玻璃房便发出机器的声音看来抽气系统开动了,一会儿房门也跟着自动打开了,岂有此理,原来遥控器根本没有问题。X先生立刻入内解开苏尤美身上的拘束再把她抱了出来放在地上,没有反应的她看来已返魂乏术,苏良朋夫妇立刻跑出来说:「真没用!奖金没有了,幸好还有安家费可拿。」

  「妹妹为你而死,你还说这种话不觉得过份吗?」X先生觉得这个苏良朋极之讨厌。

  「我祇是来拿钱的,其他的都不管了。」苏良朋侧着头说。「苏姑娘说过表演后要回家,现在请你把她的屍体带回家乡吧。」X先生知道这是苏尤美的心愿。
  「开玩笑?运送屍体要花很多钱的,随便就地埋了或烧了便行了。」苏良朋看来不想为这死去的妹妹花钱。「老公,不能这样。」倒算这位嫂子阿诗有点人性作出反对,但跟着的说话却令人心寒:「太浪费了,应该卖给人体奥妙展造成塑化屍体展览。」

  「这……这两人还算是人吗?」X先生心里暗骂。「废话少说,现在请按照规矩给我们安家费。」苏良朋伸出手掌说。X先生无奈地将一万九千美元的支票交到苏良朋手里,但却巧妙地玩了一个小把戏,因为他发现一件不可能的事情,躺在地上的苏尤美竟然流出眼泪。苏良朋发现手中支票竟变成白纸,怒不可遏问道:「X先生,你这是甚么意思?」

  「因为挑战者成功了,所以不会发给你安家费。」X先生微笑着说。仍然生存的苏尤美慢慢坐起来,刚才苏良朋的说话令她彻底心碎也令她看清楚这哥哥的真面目,心里已下定重要决定。

  苏良朋转怒为喜说:「好啊,挑战成功可以取得全部奖金。」苏良朋伸出手掌说。X先生并不是将十九万美元的支票交给苏良朋而是送到苏尤美的手里,然后不屑地说:「你又不是挑战者,这奖金与你无关。」

  「……」X先生的说话令苏良朋无言以对,呆在当场。

  苏尤美抹去眼泪对苏良朋说出最后说话:「哥哥,从今天起我们兄妹恩尽义绝再没有任何关系,再见了。」然后头也不回离开舞台。

  「苏姑娘,干得好,以后为自己好好生活下去。」X先生为苏尤美默默打气。
  「妺妺,别走!我……」苏良朋正想上前追去,X先生做了个手势,两个孔武有力的工作人员便拦着他的去路。

  既然苏尤美走了,苏良朋夫妇祇得垂头丧气离开,看着他们的背影,X先生竟有股怒火:「这对贱男荡女根本不应该存在世上。」

  像面具男爵声音的幻听又来了:「既然如此,就由你来替天行道吧,哈哈…
  …」

  X先生立刻追上苏良朋夫妇说:「两位不需太过失望,这位苏太太姿色不俗,有兴趣亲手赢取奖金吗?」

  那边厢,犬养直人刚踏出电视台便给几位便衣探员逮捕:「犬养直人,你以为将」奥姆教「改名为」柯摩教「便可以瞒天过海?你的教主和教徒正在监狱等你团聚呢。」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很Q的电鱼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