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头魔王崛起史】(1-2)作者:yinyikewu
字数:9004

                第一章

  亚兰大陆曾经是一个安宁的大陆,在女神之光的照耀下,所有种族都缔结了良好的关系,安稳地生活着。直到有一天,魔王带着凶恶的部下出现在了这片大陆上,碾碎了这片宁静。

  魔王凶恶无比,人们相传他拥有足足3米高的身躯,羊头牛身,3对翅膀足以遮天蔽日,仅仅一击就能让一座城镇消失。在他最初出现在亚兰大陆的三年里,所有种族都为他的实力感到震惊,反抗魔王的人都被魔王及他的部署们轻易地消灭了。

  但亚兰大陆的守护者——光之女神再也无法旁观下去,将光之力量赐予了众多种族中的优秀人物,并产生了一个非常特殊的职业——勇者!

  勇者指的并非一人,而是所有受到光之女神赐予力量的生灵——他原先可能只是人类中一个普通的猎人,也可能是精灵中一个普通的诗人,或者矮人中一个普通的铁匠,但当得到光之女神的祝福时,他们的力量就成几何倍的增长,并且获得了克制魔族的力量——光之神力。

  伴随着光之勇者们的号召,全部种族们举起了反抗的旗帜,顺利地将之前魔王夺走的土地夺回,并且在最终决战中,由三位勇者——「暴风」勇者吉德、「火焰」莉莉、「慈爱」珍妮弗——给了魔王重重的一击,虽然魔王侥幸逃脱,但也只能在最后的据点《魔王迷宫》中苟延残喘了。

  这是亚兰大陆所有生灵的大胜利,人们均认为,只需要少许时日,魔王的势力必将毁灭。

  殊不知,邪恶的势力正在酝酿下一场黑暗狂潮。

  ————————《魔王迷宫》第8层,猪头人的洞窟————————————

  「停,停下!别,不,不要!」女勇者莉莉丝像一只母狗也一样屈辱地跪在蒙多的身前悲鸣着,她的双手被绑在身后,头部只能无助地贴在肮脏的地面,秀丽的脸庞被眼泪、鼻涕已经泥土弄得凌乱。

  她那与年龄不相称的硕大乳房随着蒙多的冲撞而摇晃,分外诱人,更加引起了蒙多的嗜虐心,他一把抓住了女勇者的头发,强行让她的上身抬起,另一只手用力地抓住女勇者胸部随意搓揉。

  「不,不要!放开我,你这个,猪头人!肮脏的猪头人!」女勇者悲鸣着,她一边哭泣,一边进行着唯一的能做到的言语抵抗,眼神中还残留着些许的愤怒,但更多的是绝望,羞耻。

  蒙多听到了他的话,非但没有生气,反而更加得意,他猛然揪住了女勇者的乳头,狠狠地拉长,引起了女勇者又一阵悲鸣,「好痛!好痛!放开,别拉我的奶头!别拉!要断了!」

  「我的确是猪头人,但你又算是什么东西呢?」蒙多女勇者耳边低语,然后含住了女勇者的耳垂,与腰部和手上凶狠的动作不同,他的舌头非常温柔的玩弄着女勇者的耳朵,让女勇者不禁发出了在痛苦之余又发出了「呀啊啊啊——」的娇喘声。

  蒙多用舌头从莉莉丝的耳垂逐步舔舐到她修长的脖颈,温柔地刺激着女勇者的性感带,给女勇者带来女性的快乐,手上的动作却异常狠毒,用力地抓住她的乳头,时而扭转,时而拉长,仿佛要撤掉她的乳头似的,让她非常的痛苦。
  而最为可怕的就是蒙多那几乎让自己,不,是已经让自己发狂的巨大肉棒,那肉棒粗长无比,每一次都必定顶到自己的子宫,每次撞击都让她感觉那肉棒已经贯穿了自己,似乎下一秒就要顶破自己的子宫,从自己的喉咙口刺出,让她不禁发出哭泣声。

  「不,不要!要死了!呜啊啊啊啊——我要死了,真的会死,救,救救我,阿,阿兰!」

  蒙多满意地看着女勇者那副悲惨的模样,她早已被蒙多操的丧失了理智,但却始终保持着最后一丝底线,最后的勇者的尊严没有向身为一只猪头人的蒙多投降。

  他放开了女勇者的头发,让她再次变回了狗爬型,空出的双手开始狠狠抽打女勇者浑圆白净的屁股,让女勇者更加声嘶力竭地哭泣起来。

  「啪!」蒙多的手掌狠狠地在女勇者的左边屁股上留下一个红色的印记,他大声地狂笑着,「啪」,又一掌击在女勇者的右边屁股对称的位置,「哈,我真是个艺术家,帮你在屁股上纹了蝴蝶!你可应该好好感谢我!」

  「呜呜呜呜呜……肮脏,脏,猪……」

  女勇者对于屁股传来的疼痛只是本能的不断摇头抗拒着,却连完整的语句都无法形成了;这让蒙多觉得有些索然无味。

  他慢慢停下了腰部的动作,只是让肉棒停留在女勇者的体内,只留下双手不断地女勇者美白的屁股上留下红色的刻印。

  洞窟内一时只有不断地「啪啪」抽击声以及女勇者逐渐降下来的抽泣声。
  摒除了那可怕的巨大肉棒给自己子宫带来的冲击以及乳头的疼痛,女勇者终于有了一丝喘息之机——不,是蒙多故意给了她一丝喘息之机,让她最后的尊严没有丧失殆尽。

  女勇者莉莉丝那涣散的眼神中逐渐找回了一丝光芒,而这让蒙多满意地点点头。

  「女勇者哟,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我的确是猪头人,你又算是什么东西呢?」

  莉莉丝屈辱地侧过头,用仅剩的最后的尊严瞪着蒙多,喘息着,但又带着坚定的意志回答道,「我是,我是勇者,受到,受到女神之力庇护的莉莉丝,绝不会,不会输给你这种,肮脏的猪,猪头人!不会!」

  「哈哈哈哈,很好!很好!」蒙多裂开大嘴笑了起来,对于女勇者残留下来的尊严,他一点也不觉得碍事,恰恰相反,他觉得这是种享受。

  「那你为什么现在在我的身下哭泣呢?你为什么在我的肉棒下哭泣呢?你为什么要在我面前摇着屁股求我饶命呢?」

  他一边讽刺着女勇者,一边改变了她的姿势,让她转过身来不再成狗爬式,而是跨坐在蒙多的身上和蒙多面对面,让自己能直接看到女勇者屈辱地脸庞。
  「不,我没有,没有输给你这样,这样肮脏的猪头人!」再次正视着那个有自己两倍高大健壮的猪头人,无力感与无助感使女勇者的语调颤抖,但她仍然坚持着最后的自尊,「要不是,要不是最后有人暗算我,你这样的猪头人,怎么能躲过我的勇光斩!」

  听到这样的话,蒙多首次露出了不快的表情;他抓住了女勇者的两个乳头,然后一边旋转,一边拉长,让女勇者两个硕大的胸部都变成了螺旋状,然后恶狠狠地说道,「赢了就是赢了,你这个臭婊子!」

  「不要,住————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女勇者求饶的话语都没有说话,就高声嘶吼起来,眼泪再次夺眶而出,全身痉挛起来,一道黄色水柱从两人交合处喷射出来,弄湿了蒙多的腰部。

  「啊啊啊啊,救,不啊啊啊啊啊——」

  「哼,怕到撒尿了啊,臭婊子。」蒙多看到女勇者失禁的样子厌恶地皱起了眉,然后慢慢放开了她那已经肿成紫色的乳头。

  「呜呜呜呜呜,好痛,好痛啊,我的奶头,奶头被肮脏的,肮脏的猪头人扯烂了,救我,阿兰,救我……」

  来自性感带的痛苦彻底击垮了女勇者,之前好不容易恢复的一点精力又被打的粉碎。

  「呜,搞砸了。」蒙多有些苦恼地摇了摇头,他本来并没有打算就这么轻易地击垮女勇者,但却被女勇者的话激怒而任由感情行事了。

  「罢了,之后再继续调教吧,今天先好好享受这战利品吧!」

  下定了主意,蒙多将已经失禁又失神的不堪女勇者的两条腿高高举过她的脑后,然后再捆绑起来,「不愧是勇者啊,身体的柔软度非常好,一般的女人可做不到两腿同时绕道脑后啊!」

  经过这样处置的女勇者现在唯一的支撑点就只有她那美白的屁股或者小穴了。
  女勇者慢慢地回过神,察觉了自己被捆绑的姿势后,恐惧地看着蒙多,「猪,猪头人,要做什么?」

  「呵呵,你说呢?」蒙多的双手慢慢地抓住了女勇者的柳腰,将她从自己的肉棒上抽离——女勇者作为女性来说也很娇小,而蒙多在本就高大的猪头人里也很是高大了,双腿被折到脑后的女勇者在蒙多看来就像是一个大型的飞机杯而已。
  女勇者被蒙多慢慢地调整位置,她的小穴正好被对准了蒙多直挺挺的肉棒——她整个人被蒙多举着,离那恐怖而又巨大的肉棒大约有5厘米左右的距离。
  如果蒙多放开手,那她就会因为自己的重量而猛烈地落在那个恐怖的肉棒上——之前只是在体内耸动就感觉莉莉丝就感觉自己被刺穿了,如果按照这个深度与力度落下去的话,自己真的会死的。

  她察觉了猪头人想要做的事情,猛烈地摇着头;而蒙多,只是带着笑意看着她那可悲的模样。

  「等,等,猪头,猪头人,我,别这样做,我原谅你,我会原谅你的!」她一边挣扎着,第一次向自己鄙视的肮脏对象说出了妥协的话语——不过也就是妥协罢了。

  「只要,只要你别这样,之前,之前你强奸我的事情我会原谅你!会原谅你的!阿兰来救我的话我也会让她放你一马的!一定放你一马!」

  蒙多看着拼命挣扎的女勇者,略带笑意的问道,「哦……这可真是让人感谢啊,你真是宽宏大量,但怎么保证你说的不是假话呢?」

  可悲的女勇者现在已经连蒙多话语中强烈的讽刺意味都听不出来,反而更加拼命地说道,「女神,我向女神发誓,只要猪头人不放开我,我会原——」
  对于人类,更进一步来说对于勇者,向女神的发誓是绝对的,如果违反了自己的誓言,那么女神会剥夺她的勇者之力,让她成为一个普通人,可见莉莉丝这次的誓言是认真的。

  但她的誓言并没有成立,因为猪头人在她没有说完时就已经放开了双手。
  女勇者因为自己的重量,很简单地就掉在了蒙多的肉棒上,小穴与蒙多的肉棒分毫不差地契合在一起,不,说分毫不差应该有些不正确,因为蒙多的肉棒相比起之前粗壮了许多,可以说是硬撑开了女勇者的阴道,「钻」进了她的子宫。
  「咕——」女勇者只能发出一声轻微的呻吟,此时的她仿佛连呼吸的本能都忘记了,那粗大的肉棒仿佛真的如同一个钻头一样,旋转着钻进自己的小穴内,螺旋型的条纹狠狠地刮着自己的每一个性感点,最后肉棒真的顶破了自己的子宫颈,侵犯了身为女性的自己最为神圣的子宫。

  「啊,对不起,不小心松手了,谁让你一直要挣扎的,害我抓不住你了!」
  蒙多一副认真地样子调笑着女勇者,「不过,你似乎听不到呢。」

  「咕啊啊啊啊——」女勇者双眼泛白,不像样地吐出自己的舌头,这次似乎连尖叫都无法发出,只能发出低沉的呻吟声;全身痉挛着,只能像条上岸的鱼一样时不时抽动一下,下身再次喷出了黄色的水柱。

  「你的小穴还真紧呢,不愧是半个小时前还是处女的小穴。」蒙多赞赏般地拍了拍女勇者的脸颊,不过女勇者仍然双眼泛白没有任何反应。

  「嗯,虽然还想给你点时间回复,但我也忍耐很久了,该让我好好享受了!」
  他慢慢地从肉棒上「拔」起了女勇者,这段时间女勇者全身不断地抖动着,又更加凶狠地潮吹了一次。

  「醒醒,让我看看你更加可耻的表情。」蒙多狠狠地扇了女勇者一个耳光,让她本就被泪水沾满的脸庞多出了一个红印子。

  「呜呜呜呜啊啊啊啊啊啊啊——救救我,阿兰,阿兰!妈妈!妈妈!神啊,神啊!」被蒙多一个耳光扇醒的女勇者放弃了一切理智像婴儿般大声嘶吼着,仿佛要把一生的声音全都在这段时间里吼出来一样。

  「哈哈哈哈,就是这样,就是这样!这样才像你啊,可悲可怜的莉莉丝!瞧瞧你这副模样吧,你哪里算的上勇者?你就是头母猪而已!不,你比母猪更加不如啊!」

  蒙多用更大的声音压过女勇者,嘲笑、讥讽着女勇者,「不过,安心吧,即使是这样的你,作为一个雌性来说还是可以用一下的,好好地享受吧!」

  蒙多再次握住了女勇者的腰,但是这次他没有任由女勇者自由落下,而是直接用力地套在自己的肉棒上,然后没有给女勇者任何喘息的机会,直接拔出,然后再次落下,就仿佛女勇者只是一个人形自慰娃娃一样。

  ———————————————————————————————————————————————————————————————

  莉莉丝此时此刻只能翻着白眼,任由蒙多「使用」自己的身体,巨大的肉棒带来的痛苦不断冲击而来,让她的意识只能沉浸在黑暗的深渊之中,但深渊之中又有一丝光芒——不知从哪里传来的炽热的快乐正在与那痛苦对抗。

  那快乐炽热无比,与母亲给予的温馨不同,与阿兰给予的信赖不同,与神给予的宁静也不同,那是一种莉莉丝从未体验过的的激昂的、奔腾的感觉,让莉莉丝在混沌中终于保存了最后的自我。

  「啊,这快乐一定是神给予我最后的救赎,神没有抛弃我!神会赐予我力量,战胜这肮脏的猪头人带来的痛苦!」

  莉莉丝靠着这股快乐慢慢地找回了那被猪头人粉碎的自我与自尊,然后她——回到了现实。

  自己仍然被那猪头人当作一个人肉娃娃肆意使用着,痛苦不断从下身传来,但那一丝神所给予的前所未有的激昂、奔腾的快乐让她战胜了痛苦。

  「我——啊啊啊啊——不会,我不会——呜唉唉——输给你的!神,没有——呀呀呀呀——没有抛弃我!」

  夹杂着痛苦的尖叫,以及连莉莉丝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淫荡的呻吟,莉莉丝将自己坚定反抗的意志表达给了蹂躏自己的对手。

  似乎是在意料之外,猪头人第一次露出了困扰地神情,停下了双手与肉棒的冲刺。

  「这是,这是莉——唉唉唉——莉丝的,莉莉丝的——唉唉唉——胜利!」
  痛苦暂时停止了,神给予的快乐还暂时保留在己身,她堂堂正正地向猪头人宣言自己没有屈服,这是没有屈服的她的胜利——即使话语中带着淫荡的呻吟。
  猪头人皱了皱眉,莉莉丝认为这是为她的坚强而感到恐惧,但很快那肮脏的猪头人就用一只手把莉莉丝当作人肉娃娃继续小幅运动——但这没有关系,虽然疼痛再起,但神给予的那激昂的快乐也以比之前更加猛烈地态势袭向了莉莉丝,让她仿佛进入了一个新的世界一般。

  猪头人用空下来的另一只手不知从哪里取出了一面镜子,当莉莉丝怀疑这是否又是猪头人给予他痛苦的道具时,猪头人只是把那面镜子放在了莉莉丝的面前。
  那面镜子映出了一张充满魅力的面容——璀璨的金发,碧绿的双眼,坚挺的小鼻子与淡粉的小嘴,让人忍不住要一亲芳泽,但那张脸庞现在却充满了泪水、鼻涕,扭曲的表情,一点也看不到原来的端庄与秀丽。

  【啊,这是我!】莉莉丝知道那是自己,只可能是自己,但又旋即否定——【不,这不可能,这部可能是我!不可能!不可能!我怎么会,受到女神庇佑的我怎么会露出这样下贱的表情!】因为镜子里的脸庞虽然不复端庄、秀丽,但露出的扭曲的表情却更加引人注目——通红的双颊显示着她的兴奋,半闭的双眼充满了风情,透露出沉溺,本来小小的嘴唇,现在却大大地长着,舌头像只哈巴狗一样伸出,脸上满是泪水与鼻涕,更显出她那淫荡、下作的表情,这毫无疑问是一个沉溺于肉欲的女人的表情。

  「不,这不是,这——呀啊——不是我!神,神给我的快乐——嗯嗯嗯嗯——会打败一切痛苦!」

  莉莉丝觉得这一定是猪头人用了什么的诡计想要粉碎自己的信仰和自尊,这个镜中淫荡的女人绝对不会是她自己。

  但猪头人粉碎了她最后的坚持。

  「噶哈哈哈哈,像你这样的婊子也真是少有了,如此淫荡却不自觉,你说的快乐是这个吗?」

  猪头人再次用肉棒冲开了莉莉丝的子宫颈,顶进了她子宫的最伸出,让她全身像触电一样抖动着,再次双眼泛白,露出了更加下贱的表情。

  【不,怎么可能!神给予的快乐,不,那肮脏的快感居然是从我的子宫,我的阴道里传来,那是我被猪头人强奸的快感!】「呀啊啊啊啊啊啊!」莉莉丝尖声惊叫起来,但与内心相反,她的尖叫声中已经带上了愉悦。

  【我被猪头人强奸,居然有快感,不,怎么,我……】但还不等她的内心有所反应,猪头人更猛烈的攻势袭来,让她彻底陷入了快感的深渊。

  「小婊子莉莉丝,我操的你爽不爽?」蒙多一次又一次顶开莉莉丝子宫的最深处,同时用言语刺激着莉莉丝。

  「呜啊啊啊……」莉莉丝哭着摇头,但是她的身体反而违反了她的意愿,开始配合着猪头人的肉棒行动。

  「哼,臭婊子莉莉丝,我的肉棒舒服不舒服?」

  「呜呜呜呜……求求,求求你。」但要求猪头人什么内容,连莉莉丝自己也不知道了。

  「啪!」再一次肉体撞击的声音响起,同时伴随着莉莉丝的又一次痉挛和无边的快乐。

  「哈,都已经第6次高潮了,你水还真多啊,小贱货莉莉丝。」

  【高潮?这就是高潮吗?这种快感,这种舒服,原来给我的快乐都是高潮带来的!我……我……我……】「臭贱货莉莉丝,给你继续高潮好不好?」

  「呜呜呜呜……不,死了,我快要——呀啊啊——死了,求求,求求你!」
  「哈,求我什么?」

  「呜呜呜呜呜啊啊啊啊啊啊——让我高潮到死吧!」

  莉莉丝如同一个野兽一般大声喊叫着,心里所有的痛苦都被快感带来的光明所掩盖,她现在只渴求更多的光明。

  「哼,我会把你操到死的,你这个小骚逼!」蒙多更加用力地冲撞莉莉丝,他的双手已经不需要再去抓住莉莉丝,因为她现在已经像一匹母马一样不断地在蒙多身上用力了。

  他用空出来的双手不断带给莉莉丝痛苦与快感,时而拍打莉莉丝的屁股,时而扭动莉莉丝的乳头,时而按压莉莉丝的阴蒂,甚至狠狠地扇莉莉丝的耳光,但现在不管蒙多做什么动作,莉莉丝都没有再抵抗,这一切都带给了她无穷的快感。
  当莉莉丝不堪重负地高潮了第12次时,她终于体力耗尽倒在了蒙多的身上,不住的喘着粗气。

  到了最后时刻,蒙多猛地把莉莉丝翻过了身,让她屈辱地被压在自己身下——虽然对于现在的她来说已经不是屈辱了——狠狠地进行最后的冲刺。

  「【勇者】莉莉丝哟,就让我在你的子宫内射精,让你彻底地怀上猪头人的种吧!」

  他故意进行在莉莉丝耳边进行了内射预告,这也让莉莉丝最后的自尊——身为「勇者」的自尊从快感的深渊里回来了一部分。

  「咦,不,不要,求求你,求求你,只有这个!」猛然间回神的莉莉丝左右摇着头,央求着蒙多,即使知道蒙多不可能答应这样的事情,但她仍然乞求着蒙多。

  这次是真正的摇尾乞怜了,「求求,呀啊啊,你,我,呜呜呜,什么都做,只有怀上魔人的孩子,呜呜呜,不行!不要射,呜呜呜,在我的子宫里面!
  「哦,你真的什么都做吗?」蒙多豪不怜惜地冲撞着莉莉丝的子宫,胀大而又炽热的肉棒让莉莉丝感觉随时都会怀上猪头人的孩子。

  「求求,你,呜呜呜,放过,我!」

  「那么,像你的女神起誓吧,起誓成为我的部下,永不背叛!」

  「部,部下?」

  面对感到些许迟疑的莉莉丝,蒙多将龟头深深地刺进了莉莉丝子宫深处,停留在那里,看着不断痉挛的女勇者,蒙多最后笑着道,「哼,我要射了。」
  「不,不要!莉莉丝,莉莉丝向女神起誓,成为你的,呜呜呜,部下,永远不会背叛你!」

  「哼,这才像样。」蒙多确认了视野右下角出现的提示,裂开大嘴笑了起来,这是恶党的常见笑容,「那么,我要射到你肚子里了,怀上我的孩子吧!」
  「等,和誓约不,不一样啊!」

  「白痴,你向女神起誓连条件都没有设定,我根本无需遵守!老老实实地怀上我的孩子吧!」

  「呀啊啊啊啊啊啊!」对蒙多,也对自己感到绝望的莉莉丝发出了最后的尖叫,她已经看不到自己的未来有任何光辉存在,无法反抗地等着蒙多将猪头人的精子射进自己的子宫。

  但突然之间自己的小穴一阵轻松,蒙多没有内射而是将肉棒抽出,取而代之的是迅速将肉棒放在了莉莉丝的嘴边。

  「吃下去,你这贱逼!」

  莉莉丝听话地张开了嘴,含住了蒙多的龟头,而同一时刻,蒙多的精液汹涌而出,射进了莉莉丝的嘴里。

  莉莉丝拼命地吞咽着蒙多那又密又浓的精子,但实在赶不上蒙多地喷射速度,就在感觉像要被精液淹死的那一刻,蒙多把肉棒抽出,将剩下的精液洒在了莉莉丝的脸上,给莉莉丝用精液洗了一把脸。

  片刻后,蒙多看着奄奄一息的莉莉丝,满意地点了点头,他所预想的目的基本上都已经达到了,也发泄了自己的性欲,他对于这次计划很满意。

  他接开了莉莉丝身上的束缚,然后狠狠地踩在了莉莉丝的柔软的胸部上,告知她,「小贱逼,给你半个小时的时间休息,半个小时以后我就带你去你以后的新家吧,以后你可以好好期待!」

  随后蒙多便大声笑着离开了。

  而女勇者莉莉丝呢?

  当被一个肮脏的猪头人强奸带来的快感与余热消失以后,莉莉丝只能筋疲力尽地躺在原地,她知道,今后的命运将与正义、荣耀毫无关联,只有灰暗等待着她,她感到绝望,但有一丝疑惑,为何猪头人最后没有在她的体内射精?以及在连莉莉丝现在都还没有察觉的内心最深处,正在不断期待着下一次与猪头人蒙多相遇时会带来的快感。

  蒙多一边确认着这次的收货,一边从调教莉莉丝的居所回到了议事厅,当刚回到议事厅坐下,就有一个向他提问:「为何要放过那个女勇者?」

  蒙多看向发问人,那是一名女性,但并非是普通的女性,首先她的颜容绝美,女勇者莉莉丝在人类中已经算得上是非常美的美女之一,但与这名女性比就相差了几个等级:她有一头红色的长发,紫色的双眸,脸上风情万种,让男性只看一眼就为其着迷。

  她身上穿的衣服非常性感,与普通的暴露不相同,反而是半遮半露,更加引起别人的瞎想,身材就不用多说,胸部丰满,却又不显得累赘,屁股翘挺,但又不显得臃肿,最值得一提的是那盈盈一握的柳腰,让人感觉一碰就断的脆弱,让人不由得去为她担心。

  这名女性的最特殊之处并非是她的美丽,而是她头上的羊角与背后伸出来的一双小小的蝙蝠型翅膀。

  是的,这名女性并不是普通的女性,而是一只魅魔,且是一只非常强大的魅魔,虽然不清楚她的阶级,但是比身为猪头人的首领都要强很多。

  也是她在与女勇者莉莉丝的战斗中帮了蒙多一下,让蒙多获得了最后的胜利。
  这只魅魔的名字是伊丽丝,虽然不知缘由,但这只强大的魅魔似乎很喜欢蒙多,已经帮了他很多忙,并且和他鱼水交融了数十次了。

  「你说的放过是指?」蒙多想要详装不知,但根本不可能瞒过能洞察人内心的魅魔伊丽丝。

  「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

  「好吧,如果你说的是我最后没有让她怀孕,只是因为没有兴致罢了。」
  魅魔伊丽丝听到了这个回答后,淡淡地叹了口气,走进了蒙多的身边,注视着蒙多的双眼,「蒙多,你为何要向我隐瞒?我们之间的关系还需要隐瞒吗?」
  「啊哈哈,我真不知道除了内射我还有什么地方放过了那……」

  「是的,那勇者。你放过了那勇者,在你操她的时候有很多次机会引诱她堕落,让她成为魔族的一员,让她再也无法成为勇者,但你都没有做,只是强调她的下贱和淫荡罢了。」

  「非常多次,你都可以不给她喘息机会,让她的心灵彻底崩溃,但你都没有这样做。」

  「而且,最后的契约,根本无需要她的忠诚什么的,只需要让她变成无法背叛的性奴,甚至无法背叛的『道具』就可以了,但是你却让她以勇者身份成为了你的部下。为何?」

  「……」蒙多只是沉默以对。

  得不到蒙多的回答,伊丽丝却也不在意,耸了耸肩,「也罢,怎么利用那女勇者是你的事情,但是千万别玩火自焚,她哪怕还抱有一点的希望和尊严,都会成为最终吞噬你的火苗,谨记我的忠告,你可是要成为魔王的雄性,可不能因为这种愚蠢的错误而失败啊。」

  说完之后,伊丽丝给了蒙多一个深吻,便消失无踪了,应该是回到自己的领域去了。

  「我也知道你的意思,你给我的建议的确是金玉良言,但是我做不到啊。」
  蒙多慢慢地叹了口气,「我毕竟,是个人类啊。」

[ 本帖最后由 shibingbo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shibingbo 金币 +9 感谢分享,论坛有您更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