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鸳鸯谱】(第14-15回) 作者:迷燕 miyen
字數:5688


  第十四回:慾火難耐,媚兒再赴巫山

  王嵩昨夜得了甜頭,且自住著,一時還不想回家。到了點燈時候,在房裡吃飯,賞了些風景,不覺有些想睏,就打發小廝們離開自去,隨即躺在榻上閉目假寐。忽覺香風襲來,睜眼再看,那不就是嬌滴滴的媚兒姑娘麼?只見媚兒就立在榻前,近身注視著,巧笑倩兮的模樣,花枝招展,恁是好看。

  王嵩禁不住春心蕩漾,便扶媚兒到榻上,趁勢一摟,接連親著嘴兒,鬆了玉扣、解開羅衫。媚兒情正濃,也抱住王嵩,與王嵩親著嘴,由他脫去衣裳,王嵩把媚兒巧妙的胴體摸遍,正是:

  肌裡膩潔,滑嫩似玉脂,淑乳紅豆,把握只半許;

  私處賁起,一粒溝縫,展兩股,陰戶露,丹火欲旋起。

  雙足金蓮半鉤,蘭香流潺;

  真天上嫦娥,人間仕女!

  王嵩從背後一把抱住媚兒,伸手按住她的前胸,用手掌揉捏著雙乳,又用手指靈巧的撫弄那兩粒紅嫩嫩的乳頭. 媚兒情動的呼吸逐漸急促,柔軟高聳的雙峰給王嵩這一陣撫弄,竟也逐漸漲實起來,王嵩脹大堅硬的肉棒緊緊搓著媚兒的臀股縫兒,使得媚兒恣情的扭動粉臀,摩的王嵩的陽物更加粗壯。王嵩不禁將手掌伸到媚兒平坦光滑的小腹,拉下了小褲兒,整個手掌壓住絨毛般柔軟的陰阜,用手指分開肉縫,中指貼著溫熱的陰戶,上下滑動撫弄著。媚兒輕輕的發出嬌吟,王嵩的手指捏住那微微突起的陰蒂,才一陣捏揉,媚兒幾乎要瘋狂似的「嗯……嗯……」吟聲連連,實在受不住了,轉過身,雙手抱住王嵩,伸出香舌,就是一陣熱吻。王嵩此時也忍不住了,將媚兒扶倒在床上,順勢將媚兒壓在身下。媚兒豐潤的身子給壓住了,不但不覺負擔,反而更有一種肌膚擠壓的快感,也伸手將王嵩抱的緊緊.

  王嵩一隻手肘撐著身子,將媚兒翻過身子,要她伏躺著。媚兒初是不解,但也柔順的隨著王嵩的翻動,將玉體翻轉過來,王嵩又伸手攬著媚兒的柳腰,讓媚兒跪在軟榻上,雙手托住媚兒的粉臀,扳開媚兒的雙腿,挺起肉棒,尋著小穴兒,自媚兒的後臀,緩緩的,就把那根六寸多長的陽具,深深的插入陰戶裡.

  只見那媚兒嬌喘一聲,吁了一口氣,脫口說道:「小親親,……怎的這樣弄……呀!啊!……好滋味……脹死我了……」

  王嵩感覺溫熱的淫液,窄縮的嫩肉,緊緊的包住陰莖,那龜頭更是無比快感,不自覺的開始一淺一深的抽送著,王嵩來回插弄的節奏,碰撞著媚兒臀部,發出「啪!啪!」陣陣肉帛交撞聲。而那媚兒聽那淫聲,又覺得陰道裡某處癢筋,被陽具一來一往的刮搔著,那陰道深處的盡頭,每次都被堅硬火熱的肉棒頂撞著,每次都很舒爽,但也越來越覺騷癢,媚兒一面享受這醉人的滋味,神情更是狂蕩的嬌呼不已。王嵩見媚兒如此興奮,又給她那搖臀晃乳的淫情一刺激,渾身感到一陣燥熱,連忙加緊抽送,一面伏身向前,伸手握住媚兒雙乳,用那手指撫弄著乳蒂。

  媚兒給這雙重刺激,不覺更加狂浪,除了嬌聲連連,不時還擺頭仰首的,髮髻已經鬆散,秀髮隨著擺動,四處飄揚. 媚兒原本撐在床上的雙手漸感無力,就伏在床上,那高聳的粉臀,被王嵩在後面插弄著,感覺更加深入,不覺淫聲叫道:「呀……呀……美死了……要死了……」

  王嵩忍不住,也叫道:「姐姐……好緊喲……爽啊……」

  媚兒忽地「啊!」一聲大喊,那陰戶裡噴出大股陰精,和著淫水,兩人下體一片濕淋,媚兒軟綿綿的匍在床上,正在嬌喘。王嵩見狀,收了神功,用力一陣插頂,又抽插了百來下,那火紅赤熱的陽具,一陣激烈抖動,那滾熱的陽精,像連環砲的,噴的媚兒的陰戶又是一陣顫動。

  王嵩輕身壓著媚兒的嬌軀,一面吻著媚兒的粉臉,柔聲說道:「姐姐,好美!爽死我了。」

  那媚兒只趴在床上,四肢癱軟,根本無力招架,只微張著醉眼似的美目,餘氣遊絲的,緩緩說著:「小哥哥……親丈夫…………我的親丈夫……」媚兒夢囈般的說著,雙頰泛著紅潮,微張著口唇,胴體火熱的沁著汗珠,含情脈脈的凝視著王嵩,似乎是告訴王嵩她好滿足、好幸福。

  這一晚,媚兒留下來不走,王嵩淫性正濃,與媚兒又弄了個通宵,兩人是說不盡恩愛,道不完的情長. 直到第二天近午,因媚兒夫家派了轎子來接,兩人這才起身整理穿衣。

  走的時候,自是難捨難分,媚兒將個精雕玉鴛鴦遞與王嵩時,禁不住分別的情境,眼淚似潮水般奪框而出,一走一回頭的,想到她的遭遇,連王嵩也看了心酸。正是:

  孤枕孤裘獨奈何,幾宵孤夢入姑蘇;

  醒來怕對孤燈照,關得孤形分外孤。

  第十五回:讀書是好,不若月娘愛嬌

  王嵩回到家裡見了母親,只說安可宗同他娘子往岳丈家去了,故此回來看望母親.

  李氏道:「這一向讀得些書麼?」

  王嵩道:「園上清靜,極好讀書。」李氏聽了,不勝欣喜。

  這一夜,王嵩才到家裡,不敢出門. 夜間獨自在書房看書,修練神功,忽自想到:「只是勤謹讀書,思量作了舉人進士,娶桂仙為妻,月娘為妾,也夠快活過日子了。至於媚兒姑娘,也是十分標緻,但總是別人妻室,不知其當如何?」王嵩的心思,有詩為證:

  文字自己好,色是別人嬌;

  男女喜淫樂,總之互相好。

  妳道我便宜,依舊便宜少;

  風流又快活,情濃不覺少。

  且說王嵩雖然好色,記著老道的話,倒也知節制,加上勤練神功,調合陰陽,修養有術,身子骨不但結實,體力越發強壯。只是念念不忘月娘與桂仙,次日先尋著了存兒,又進去了劉府後院,進到月娘繡房,自把衣物脫的精光,好讓那心愛的月娘驚喜一下。只見月娘倚欄望著窗外那美麗風光,正在思念王嵩那小情郎,她心裡激起一陣波濤,血液在體內,循環奔騰,內心的熱潮,像泉水般膨拜著。春情盪漾,熱情難耐,方寸之地,淫液氾濫,急需情郎前來愛撫。忽見床前立著一個黑影,淨目細看,一個雄壯高大的男子立著,陽具粗壯硬抖,龜頭紅得發亮,原來正是王嵩那小冤家。月娘想叫出聲,竟一時說不出話來,只是驚喜萬分的撲向王嵩,伏在王嵩那寬廣的胸膛,高興的滴下淚珠,那神情確是真情流露,驚喜萬分,那模樣,更是楚楚可憐.

  王嵩見其閉目依偎在自己懷裡,見她流出兩行清淚,心中不勝憐惜,急忙說些安慰好話,這才擁著月娘嬌美的身軀,雙雙倒臥繡床。王嵩摟住月娘寬衣解帶,才要將衣物脫得精光,卻見月娘下身穿件精巧透明的薄紗小褲,那高聳的陰阜陰毛一覽無遺,相當性感誘情。王嵩自是瘋狂不已,竟自伏在月娘下體,仔細欣賞一番。只見幾日不見,月娘不知如何調養,那身子肌膚越是雪白如玉,豐滿潤滑,手指觸及軟香玉體,似綿似絨,那身玲瓏曲線,嬌巧妙相,見之血液翻騰,慾火高昇,陽具更加硬挺,火熱熱的,心跳急速,蕩漾不已。

  王嵩急抱愛撫,將一個軟綿綿,香酥酥的顫抖嬌身,緊緊的依偎在強壯有力的胸懷中。肌膚相親,陣陣幽香與男子氣息交流,兩個人的臉兒都透著一片激情紅光,呼吸漸漸粗短急促。互覺身體一股熱流,遊遍週身,不覺間,情慾之火加上熱烈的愛意,使的王嵩與月娘兩人,四臂緊緊擁抱交纏在一起,真有說不出的相思。

  月娘拋棄尊嚴、名譽,如今的溫柔可愛,像隻小綿羊般依偎著王嵩,又像體貼善解人意的小鳥,濃情蜜意的愛撫著王嵩赤裸的身體. 額首微抬,美目微張,嬌容玉臉,含羞的,如同晚霞般泛滿紅潮,輕聲的嗯……哼……,顫抖著嬌柔呼喚:「小冤家……我……」緊接的送上兩片鮮紅如火,甜甘如蜜的香唇。兩人熱烈狂吻,雙舌互迎,含吮吸攪,加上用力的擁抱,纏綿的在繡床上翻轉不停,恨不得合而為一。這時的王嵩與月娘,都被慾情之火燃燒著,俱皆沈浸在迷醉融化的肉慾之中。房裡燈光浪漫,床上兩個交纏不休的人兒,熱烈的恩愛親吻,真說的是淫艷無比,春色無邊。

  王嵩熱絡一陣,長吐口氣,翻身覆壓著月娘的嬌軀,吻遍嬌容,頸、肩、胸……,一路來到高聳豐滿的玉乳,像極度思念般,一口含吮那柔軟嬌豔的乳蒂。雙手揉搓細嫩的乳房,依戀之情,熱烈無此,又伸出一手,在光滑如緞的胴體,上下愛撫,盡情撥弄挑逗。月娘那堪如此折磨,只見雙頰火燙透紅,眼角迷濛,春情慾火,已燃燒的非常熱烈。她這時感受的,正是愛的濃烈,情的甜蜜,全身輕軟無力,就是等著那王嵩情郎那任性的、強壯的恣意輕薄。

  王嵩那充滿男子漢氣概的雄偉陽物,此時已抵住陰穴,漸次的就要往裡插進,另一隻手則揉撫著玉乳,溫情的吻著香唇。月娘受到三點同時的挑逗,陰戶淫液早已氾濫,潺潺流出甚多。又感到那讓她迴縈終日的大陽具就要插入,肥窄緊小的穴兒,一陣甘美腫脹,四肢緊夾著王嵩的身體,伸過香舌,給他吮吸,極力張開陰穴,好讓那心愛寶貝趕緊肏入。

  王嵩提一口氣,鎖固精門,挺腰下沈,終使陽具深深的插進陰膣小穴,直抵花心。這時的月娘,陰戶被那更見粗長堅硬的陽具肏入,竟也能緊緊含住,只什那酥麻酸軟的滋味,更甚以往。忙急急喘著氣,顧不得滿身汗水,伸手按住王嵩的臀股,挺聳陰戶,那狂熱淫慾,似已按耐不住。王嵩見狀,先是輕提慢送,漸使陽具從窄小的穴道中,抽送自如,再以無比的迷燕功夫,貫注天賦異稟,才肏弄個十來分鐘,那欲仙欲死的滋味,月娘是從未嘗過,頓時淫聲浪語,愈發狂癲不止。

  王嵩體壯精強,物大技巧,每次按其所需,令她滿意快活,奮勇搗著小穴,安慰久曠蜜田,給予無比痛快。月娘確是嘗到刻骨銘心的舒適,快感的週身順暢,魂飛魄散,不由得極力迎合聳動,配合無間,要以那緊緻小穴的床上功夫,也使他得到樂趣。漸漸的,月娘那飢渴、貪戀之情,愈來愈發猛烈,她現在已不顧及其他,更何況小別相逢,怎不令其情慾興奮,更加的快意瘋狂!王嵩一面享受這美艷俏麗的情慾尤物,看她那股嬌媚、淫蕩之浪勁,火般的熱情,更被刺激的淫性大起,不顧一切,使勁的提起粗大的陽具,用力抽插。

  王嵩一陣子輕巧慢動,忽然猛抽送插,三淺一深的性技,運用全身力氣,幹那窄小浪穴。又再肏幹的數百來回,月娘欲仙欲死的洩了大股淫精,但還是不肯罷休的,奮力聳挺那濕滑嬌嫩的陰戶,時高時低的不停的淫叫著:「啊……可愛的……好寶貝……今又嘗到……嗯……好乖乖……比之日前……粗壯……唉……如今……寶寶……我的心肝……我的命……嗯……用勁的……幹吧……幹死吧……我這……小穴……太需要了……你……你……要顧惜我……盡量的插……嗯……嗯……舒服呵!……好爽呀……哎呀……情哥哥……那陽具……又粗……又長……幹到底了……好深啊……插進去了……等等……又插入子宮了……好舒服……快活……要瘋了……會爽死……哎……我的天啊……哎呀……又插進去了……哼……好親親……啊呀……大丈夫……我的親親……我……啊呀……又昇天了……啊呀……又昇天了……受不了……停一停……夠了……妳快出來呀……唔……受不住了……夠了……不能插了……我要……你……愛死你了……快……快出來射給我……哎呀……我……我……不要了……要肏死我啊……不得了……小穴……受不了……啊……啊…………」

  月娘大聲浪哼了一聲,渾身抖動的不停,那陰戶噴出一股又一股的陰精,身子忽地像個洩了氣的氣球,癱軟著四肢,鼻息吁吁的喘著氣,那神情迷戀、陶醉、快活的樣子,敢情是絕頂高潮的樂極了。

  王嵩這才抵住穴心,抱緊她的嬌軀,含著玉乳,輕揉花心嫩肉,旋轉、磨動,使之更樂,更爽,更能享受登仙登極後的舒暢。

  月娘軟弱疲乏的躺在床上,媚眼半閉,靜享那狂野歡愉後的滿足,王嵩此時仍將粗壯的陽具,插在蜜穴裡,抵住穴心,但也停止不動,只是細緻溫情的親吻著月娘。而那月娘,先是給王嵩一番強烈連綿的肏弄後,又給王嵩這一番高潮後的柔功撫動,已是徹底的迷醉了。只是王嵩這溫情的慰藉,又使月娘那還在縮挾顫動的陰戶蜜穴,竟又汨汨的流出淫液,見月娘體力之強,那媚浪淫勁,著實讓王嵩欣喜萬分,知道她稍事休息,就可再承受自己的插弄,如此美人妙穴,王嵩自是十分喜愛。

  月娘又淫蕩了,在其揉旋之下,反纏緊夾,擺動陰戶,挺腰聳臀,以扭迎、擺夾的自然反應,騷浪起來。王嵩感覺其體熱如火,媚勁十足,尤其縱送迎合,極盡柔媚和順,與王嵩的抽插,竟是配合的天衣無縫. 他抱緊嬌柔豐滿的玉體,享受那令人消魂的脂粉香味,無論如何,他也要多多品嚐這美艷尤物的風流滋味。王嵩再次提起陽具,運起那迷燕神功,抽插頂抵,那龜頭稜肉揉旋得她是嬌身直抖,淫液直流。如春江之水,全身酥麻,醉陶陶,輕飄飄的,煞是舒服爽快!
  一時間,月娘不知何來的發狂勁兒,劇烈的聳挺陰穴,玉臀不斷的轉動,一輪一輪的擺動不止,嬌喘吁吁的,那香唇忘情的吻住王嵩,「嗯……嗯……」的淫浪呻吟:「小親親啊……我的心肝……舒服透了……天啊……真爽……唉……又粗又有力……咬呀……塞得好緊……弄得我……好充實……好爽……真會幹……唔……唔……親親……癢……酸酥…………心肝兒……唔……嗯……我的穴心……揉散了……快……出了……停一停……啊……小冤家……吃不消了…………幹死我了……幹死我了……你……停一下……大丈夫……寶貝……實在……不行了……啊……啊…………」

  王嵩見她又洩了身子,不忍再用迷燕神功挑逗她,改將龜頭探索的插入子宮,那肉稜冠子緊緊的封住子宮花蕊,壓住不動,手握雙乳撫摸搓揉,俯身吸吮朱唇,溫柔熱情的熱吻不已。

  那月娘經王嵩如此絕爽的肏弄,頓時失聲大叫:「啊……啊……你這是要命啊……啊!啊!爽死我了……愛死我了……哥……哥……不要離開我……人家……天天讓你幹……給你肏……隨你玩……啊……啊……登仙了……啊……啊……又出了……啊……啊……啊…………」

  方才王嵩見她洩了身子,本想讓她休息一會,才使用那緊抵渡氣的功夫,誰知月娘從未嘗此美妙滋味,實在太爽了,一時受不住,竟又洩了陰精,而且還狂洩個不止。

  「月娘,妳怎麼啦?我又沒再插弄,妳那蜜穴怎的又洩了?」

  「嗯!討厭!你把人家抵的好舒服,還說人家?你那東西太大了,子宮都給你插進去了,不知怎的,人家那裡面一爽,又給你弄出來了!」

  「美娘子,不,我的小親親,喜不喜歡這樣插?」

  「羞死人了,我是你的人了,還問人家!」

  「小娘子,我的親親,你真好,妳的騷媚浪勁,真讓我喜歡,剛才妳穿的那件小褲兒,透明的看得見陰毛,好性感啊,妳真會裝扮,我感覺薰薰然的,好像神仙般快活。」

  「啊,那個喔,那是我自己閒來縫製的,就是要穿來引誘你這小色狼的,喜歡的話,我可再作點別的,定要叫你瘋狂!」

  「好耶!好耶!只要妳穿的,加上妳那天使般容貌,魔鬼般身材,每次讓我看到,定要把妳插的日夜通宵!」

  王嵩與月娘兩人,這時只有快活的玩樂,互相挑逗,愛撫玩弄,輕憐蜜愛,細細的溫存,訴述熱情愛意,甜語不休。他倆知道,唯有發揮本身才能,盡心全力,給予對方舒適快活的享受,盡情的追歡尋樂,才能同時滿足自已的情慾.
  說著,說著,王嵩與月娘繼續不停的玩弄,花式奇異,姿態百出,旗鼓相當,歡樂至極,愛情昇華到達頂點,這貪歡迷醉的人兒,情深熱愛到極點,淫水精液互射,彼此陰陽調合,舒暢的全身酥軟,那種狂野奔放,欲仙欲死的滋味,真給他倆嘗到了。

  王嵩憐惜的撫摸著月娘散亂的秀髮,整夜的歡樂,雖已精疲力盡,但還不願分開休息,他緊緊的抱著月娘那汗濕的胴體,恩愛纏綿,胸乳腿股俱貼,仍然貪戀不捨。而月娘仍是那股情熱愛勁,恨不得能與王嵩合為一體,其神情流露出只羨鴛鴦不羨仙之滿足。

[ 本帖最后由 a198231189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a198231189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