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代替月亮处置你
代替月亮处置你
>
(一)

走在清晨空气清新的街头,建平想着高中生活即将开始,不觉兴奋起来。

「开学一定要多交几个女朋友,然后就可以如此如此这般这般,嘿嘿嘿……」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同时,轰的一声,一辆校车从旁边倏地冲过。

「喂!等等我!别走啊!等等我啊!喂!」

好不容易跳上了车,迎面撞上了一个同学对不起在拥挤的公车上找到位子站也是不容易的事,好不
容易站稳了,建平用眼角余光瞄了一眼碰到的女孩子,正站在他的旁边,好像是学姊。

「美女!」

发现是美女,建平不由得稍微向那位学姊身旁靠近了一点,那学姊正拿了本课本在预习的样子建平
站在阶梯上,正好比她矮一个头,眼光自然而然地落在眼前晃动的两团球型物,虽然不算是丰满,但是
以一个高中生来说,已经足以满足许多想像了。

「如果把头埋在那柔软的双乳之间,感受她光滑细嫩又有弹性的胸部,那真是死而无憾了……」

建平一面用余光瞄着学姊,一面继续想像……

「学姊一定有男朋友吧,她那么漂亮……她男朋友是不是会托起她的胸部,用嘴含住她的乳头,以
舌尖挑逗她的敏感区……不但舔遍她整个光滑白细的胸部,还在上面留下齿痕……是不是呢……」

嘎的一声,校车紧急煞车那学姊重心一个不稳,就扑在建平身上,一阵乳香,建平几乎无法站稳。

「对不起。」

从学姊嘴里吐出微细的道歉,几乎听不到建平看着学姊微微泛红的脸颊,心里一阵无法喝止的冲动,
就伸出手触摸学姊的大腿。

「我怎么会做这种事啊……」

虽然道德感在谴责自己,但是手指确不听使唤地向上挪移,指间传来的快感不断提醒自己这是一个
少女近乎禁地的地方,眼前又是如此的一个动人可爱的美少女她明显地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只见她咬
着下唇,两腮通红,忍住不出一声的楚楚可怜样子更刺激了建平的欲望制服裤中的肉棒几乎快要爆炸的
感觉,建平知道没有人会从这角度看到他在做什么,因此加快了动作「我不是第一个做对她这种事的人
吧,她这么漂亮,一定被那个变态中年出手过了……」

建平这样试着减轻自己的罪恶感,却没有想到这是学校专车,不会有什么中年人的在这同时,他的
手指亦已触摸到大腿的内侧顶端了学姊身体微震一下,似乎还是不敢叫出来。

「好柔软啊……」

建平的手指在那中间的那道沟滑来滑去,学姊的脸也越来越红。

「女孩子真的会湿是吧……」

建平的手在那丝质内裤的外缘搓磨,他感到一个凹陷的地方正越来越热,他把中指按在那个凹处,
缓缓地压进去透过一层薄丝,他还是感到中指已经沾湿了。

「这就是爱液了吧……」

看看学姊,只见她两眼目光涣散,嘴唇微张,一付失神的样子她在想什么呢?不管怎样,建平都没
有半途而废的理由他把学姊的内裤往一边拉去,没想到却意外的困难,因为她无意识地把大腿夹的很紧。

「没关系,我从前面伸进去……」

建平把手指伸进学姊小腹与内裤的夹缝中,首先碰到一撮阴毛,这时建平趁机在她阴毛上抓弄一下,
很细,很软。

「早上洗过澡吗?……」

手指顺着中间滑下去,首先碰到的是尿道口,建平一时好奇,把手指硬插了进去,发现里面有一层
薄薄的膜,同时也发现学姊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

「痛吗?没关系,我看看能不能让你爽起来……」

建平在把手伸到更深处,这次碰到的是两片小小的核,他小心的搓柔,发现它们充血而涨大起来了,
学姊此时已经呼吸匆促,两眼闭合,建平见状,更加放胆,把中指伸进中央的肉穴,整只没入,享受被
湿淋淋的蜜穴夹紧的快感。

「这么好的感觉,如果真的用肉棒插入,那快感岂不加倍……」

看着眼前微微发抖的美少女,建平不禁兴起一股征服的欲望,想真的插入到她的蜜穴最深处里,可
是这是不可能在现在实现的,欲求不满的建平,转而寻求另一种宣泄他将三只指头都插入到学姊的穴中,
用力的搅动,马上,就听到啊的一声呻吟,和她一片哀求的眼光。

不过建平却更加的兴奋,不断将手指作伸缩搓摩的反复运动,同时也听见由她的嘴里传出的微弱呻
吟:「嗯……啊……嗯……哦……噢……啊……嗯……噢……哦……」

这对一个少女来说,在车上发出这种声音是很羞耻的,但建平就是因此而获得更多的快感不知不觉
车子已经快到学校了,建平连忙把手抽回插到口袋里,顺便把已经兴奋而涨大的肉棒调整位置,以免太
明显下车和校门口的教官打声招呼,他连走带跑地冲进门。

************

「啊……啊……嗯……啊……噢……呃……啊……」

无人的厕所中传出一阵一阵浅浅的呻吟声,明显的是压抑住的声音,那是从二楼女厕所传出的因为
是午休时间,所以没有人前来查看在一扇紧闭的门后,一位少女正做着让男人血脉奋张的动作

啊……我怎么会在这作出这种事……而且还想着早上发生的事……

靠在左墙上,一只腿撑在另一边的墙上,慧文把大腿叉开成最容易拂摸到的九十度,内裤早已没有
敷盖在那沾满爱液的蜜穴上她一手搓揉着乳房,另一手伸在两股之间食指和无名指在两片阴核上作反复
的磨擦,中指则浅浅地没入那不断流出蜜汁的穴中,兴奋和快感早已把羞耻丢到九宵云外了,她现在只
想要一根粗大的东西,插在她的穴中。

?一楼的男厕里,一样有一扇门是紧闭的里面传出的,却不是刚刚的娇喘连连,却是一个男孩子气
喘吁吁的声音建平正在握着他的肉棒,上下的搓弄着,淫邪的眼光,不知正想些什么「啊……用嘴……
用嘴……对……就是那里……用你的舌头……舔龟头边缘的部份……啊……太好了……把舌尖和龟头前
面的缝密合起来…………噢……整个含进去……再吐出来……再进去……进去……到喉咙……嗯……学
姊……学姊……」

慧文把衣服的扣子解开,露出白的双乳,尖挺的乳头显示了它现在的亢奋状态她把身体转了过来,
将红的发烧的脸和乳房紧贴在冰凉的瓷砖上,由乳尖传来的冰凉感觉刺激了她,让她更加兴奋,而加快
了手指的动作中指不断的深入那一直流出浓密汁液的穴中,然后是食指,再来是无名指三只手指在内不
断地挪动,有时食指在中有时无名指在中关节刺激阴道的内侧,指尖和穴内都传来阵阵的快感。

「啊……啊……我是个变态的女孩子吗……」

体内升起一股熟悉的感觉,慧文不由得两腿发软,坐倒在地上,但手指依然一次又一次地刺激那阴
核中最敏感的部位。

「啊……哦……啊……嗯……啊……」

就在慧文达到高潮的时候,楼下的建平亦达到射精的临界。

「啊……学姊……我要射了……我要射了……」

「啊……啊……再深一点……用力……啊……」

「我要射在你的脸上了……噢……噢……啊……」

「我要泄了……我要泄了……啊……啊……啊……」

「呼……」

建平发泄完,随即瘫软下来,离上课还有十五分钟,休息一下。

「呵……」

慧文两眼呆滞,注视着天花板,不知在想些什么。达到高潮的瞬间,慧文脑海中浮现一个面孔,那
个人,一年前遇见的那个人,如果不是他,也许自己还是处女,如果不是他,也许现在不用让身体变成
校长和教务主任的?玩具,如果不是他,也不必每隔几天和不同的学长性交,如果不是他,自己也不会
有那段天天被轮奸的日子,如果,如果没有他……

慧文穿好衣服,拍拍身上的灰,打开门走了出来,她必需在上课前赶回教室,以免同学怀疑洗干净
手上的黏液,快步走回班上,她这么想着:「如果这是命,就认命吧……」

(二)

「哼!人家不管啦!记者重要还是人家重要?」

「你!!当然是你!!」

熟睡中的建平,满脑子都是昨天自我陶醉的想像但是在睡梦中可以做的事,可不只是光搂一搂,吃
吃豆腐,过过英雄瘾就算了。

在建平梦中的玳雅,不徐不缓地脱下了身上的制服,招招手向建平说:「建平!你是我的偶像,随
便你把我怎么样都可以!」

「玳雅……」

「建平……我可不可以舔你的……那个……」

「你说啊……那个是什么?」

「就是……你的那个嘛……」

「好吧,我把裤子脱下来……你……握住这个……」

「好大!用舌头舔这里吗?尖端的小沟这里?」

「还有……噢……旁边有一条沟……啊……对就是这样……噢……」

「唔……唔……唔……噢……好热……唔……唔……」

「我帮你把胸罩脱下来吧。」

建平脱下他想看部位的遮蔽物现在他是坐姿,而玳雅跪着两手在地上,头伸在他两腿之间,含着他
的肉棒,她的口水沾在建平粗大的肉棒上闪闪发亮玳雅正将这支粗大的东西弄得更黏滑,如此待会在她
蜜穴中抽动时才会造成更大的快感建平倾身向前,双手握住玳雅的白胸部,因为腹面向下,重力的关系,
看来很坚挺而建平的肉棒也更深地插入玳雅的口中,建平轻轻捏了捏,很有弹性,不禁玩弄起来。

「唔……唔……啊……好痒……唔……唔……唔……」

建平再把身体向前倾,右手将玳雅的内裤脱下,因为这个动作,使得他的肉棒更深入顶到玳雅的喉
咙她虽然很难过,可是也吐不出那庞然大物,只有拼命西吸允另外建平的左手还是一直逗弄着她的乳头
「」唔……唔……唔……「

突然嘴里的肉棒抽搐了一下,喷出了一些液体,玳雅一时反应不过来,吞下了一口,建平很快地从
她的口中抽了出来,许多白色的黏稠物间歇地喷在她的脸上和头发上,玳雅伸出舌头,舔了一些,像是
品尝似地。

「对不起,让你喝了一些。」

「没关系,这是你的啊,我愿意全部喝下去。」

建平一面看着玳雅,一面抱起她将她横躺放下,拨开她的双脚,开始舔起她的蜜穴,但是似乎不需
要了,因为她早因为兴奋而全都湿透了,舌头舔的到的地方都是黏稠的分泌物玳雅闭上眼睛,建平以正
常体位压在她的身上,轻轻地把那依然朝气澎勃的肉棒塞入她的穴内,才刚碰到,玳雅就颤了一下建平
轻轻地让龟头部先陷入,看见玳雅咬紧下唇,脸上泛红,十分可爱,不禁冲动起来,将他的巨棒一插到
底。

「啊……」

紧箍着的感觉让他恢复原始的本能,建平开始不断的抽动。

「啊……嗯……噢……啊……啊……噢……建平……」

温热的感觉,建平几乎不能停止自己粗暴的动作,既使臂弯里的玳雅已娇喘连连。

「啊……嗯……噢……啊啊……不行……不行了……」

「快来了……快来了……」

「啊……啊……我……我……啊……啊……」

「出来了!」

「啊……」

一次一次的高潮将各种的感官全部蒙蔽,似乎全身只有那泄出的快感就在最高潮的顶点时,建平突
然脑中出现一个人——慧文学姊。

建平睁开双眼,眼前是熟悉的房间。

「原来是梦……」

可是他还是觉得不对劲,那种快感是这么真实掀开被子,猛然发现莉莉正一双大眼注视着他,嘴脚
似笑非笑,还流出些白色的液体。

建平心想:「天啊!又是这种情况!」

摸摸莉莉的头,建平下床,准备换衣上学了建平眼角余光瞄了一下钟:六点四十五,赶不上校车了。

建平匆忙套上衣服,旁边莉莉用很好奇的眼神盯着他:「哥?你作什么?还那么早?」

「还说?谁按掉了我的闹钟?是你吧?」

「我想还早嘛,只是想和你玩一玩而已。」

「玩不够啊?昨晚三点才睡,难道你想累死我?」

话虽这么说,建平却脱下已经穿好的制服,坐到床边上来了。

「你最近越来越嚣张了哦,晚上就在睡我这里了吗?」

建平从抽屉里拿出套子,熟练地套上反正已经来不及了,就先搞一下吧。

「没有啦!我早上才来的啦!」

建平伸手到被子里,摸到莉莉的大腿之间,稀稀疏疏的草丛表示幼嫩的蜜穴正赤裸裸地等待着被玩
弄。

「你这样跑到我房间?!」

「没有啦!内裤在那里,我只是在为你吸的时候,把它脱下来,好方便自慰。」

莉莉指着床边一件有点蕾丝边的内裤。建平心里一动,似乎想起什么不过他还是先将头伸到被子里,
开始舔莉莉的肉唇。

「哥!别……这样了啦……我刚刚自己已经弄过了啦……啊……嗯……」

建平脱下内裤,钻进被子里,抱起莉莉,轻轻地将她放在大腿上,莉莉说的果然没有错,她的大腿
已经湿了一片。

「莉莉,我们再试一次昨天的花式吧?」

「哥,你好讨厌。」

建平换了一个姿式,平躺在床上,将莉莉转过身来,变成莉莉是背对着建平的样子莉莉跪在床上,
大腿叉开,坐在建平的大腿上,轻轻地将臀部向后挪直到她湿透的肉唇完全压在建平的肉棒上,然后她
开始挪动臀部,将建平的肉棒夹在中间搓摩。

「莉莉……噢……我的小腹也都黏黏的啦……别闹!」

建平抓起莉莉的双手,拉到自己的胸前,莉莉因为手被拉到背后,胸部向前一挺,她胸前两团细白
的乳房,也就随之抖动了两下,白的十分炫目。

「莉莉,你胸部又大了一点喽!比我两年前摸的飞机场好多啦!」

「又不是我的错,那也是你自己要摸的……啊……」

建平抬起莉莉的臀部,将自己的肉棒放成九十度。

「莉莉,要来了!」

建平将肉棒抵住莉莉蜜穴的洞口,她的肉唇因为兴奋而充血建平抓住莉莉的双手向下拉,莉莉的大
腿因而叉得更开,肉唇自然而然地就将粗大的肉棒整个含了进去。

「啊……」

「别偷懒,自己摆动自己的臀部啊。」

「噢,我知道。」

莉莉开始摆动自己的臀部,灼热的肉棒开始在黏滑的蜜穴中搓动建平开始感觉阵阵酥痒的刺激从肉
棒传来。

「啊……啊……啊……」

看来莉莉亦在享受每当粗大的肉棒在穴内摩擦一次,她就感到快感像是涨潮一样,一点一点地涨上
来那种舒服的感觉,使得她轻轻地将要向后弯,双手撑在建平肩旁的被单上建平左手伸出,开始搓揉她
的乳房。

「啊……嗯……哦……嗯……嗯……噢……」

巨大的肉棒插在里面,莉莉感到它似乎要被撑坏了,可是经验告诉她,越是大的肉棒最后越容易得
到更多的快感因此她还是努力扭动她的腰这时建平把右手伸到莉莉的大腿之间,开始拨弄她的肉唇,莉
莉一下受到刺激,不禁叫了出来。

「啊……」

「嗯……嗯……小声点,妈会听到!」

「啊……嗯……没关系,她……啊……已经知道了……」

「什么!?」

「啊……我瞒不住啦……噢……可是她说……啊……既然都已经……」

「哦……我知道了。」

建平从床上坐了起来,一手抓着莉莉白的乳房,一手抓着她的大腿之间,肉棒当然还是从后面插在
她的蜜穴里建平将莉莉压在墙上,同时用力地抽动他的肉棒。

「啊……啊……啊啊啊……」

莉莉全身被强烈的快感所袭卷,神智不清地发出一些无意义的呻吟。

「噢……噢……啊……嗯……嗯……噢……啊……哦……」

很快达到一次又一次的快感,莉莉几乎没办法思考了胸口的手还不断地在搓揉着,增加新的快感。

「啊……」

冲过高潮顶点的莉莉,全身瘫软了下来而建平此时也射出了。

「啊……啊……啊……啊……啊……」

发出呼的一声,建平坐了下来,一个早上射了两次,有点累。

「莉莉,准备上学了。」

「为什么?」

「七点多啦!」

「我们国中还没开学。」

「那我得快走了,有事晚上回来再跟我说。」

「晚上见!」

「拜拜!」

建平穿好衣服,背起书包,匆匆地赶了出门。【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