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孪生妈妈
孪生妈妈
秀琴和秀美是一对双胞胎姐妹,两人不但长相一模一样,就连声音都几乎同样的音调和频率,时常让人分不清
楚到底谁是秀琴,谁是秀美。而其实两人仔细去分辨的话,还是可以看出不同地方在哪里的,但是如果没有靠得很
近,谁也没办法看出来大姐秀琴的左边双眼皮上有一颗很小的痣。如果两人都在化妆上动了手脚,划上了眼影,那
么即使是她们自己的父母都分辨不出来。

不过她们俩人最相似的还不在于外表,而是她们都同样有喜欢捉弄人的个性。而她们从小玩到大,最拿手的就
是角色互换。所以姐妹俩从小时常用这种方式瞒过许多人,去捉弄别人。而随着年纪的长大,姐妹俩所玩的游戏也
不断在翻新。

在她们国中三年级时候,大姐秀琴首先交了男朋友,然后不久又开始和妹妹秀美玩起角色互换的游戏来捉弄那
个男生,后来秀琴十五岁时和男友发生了性关系,就开始和妹妹分享性伴侣,用车轮战的方式令秀琴的男朋友招架
不住。直到她们各自结婚之后,这种游戏仍然是她们之间最大的秘密,时常交换身份,各自享受俩位老公不同的做
爱技巧。从来没有被发现,直到大姐秀琴后来生了一个儿子,而妹妹秀美则结婚多年一直没有生育。也随着她们姐
妹对自己的老公产生厌倦之后,她们各自和自己的老公离了婚,两个人就全心的共同抚养秀琴的儿子小杰。(秀琴
也搞不清楚小杰到底是哪一个老公的)姐妹俩时常轮流的照顾小杰,小杰一直也搞不清楚。只知道秀美阿姨长得跟
妈妈很像。只能从衣服和发型来分辨出妈妈和阿姨的不同。她们俩人的角色轮流替换,虽然没什么特别的意义,但
是她们似乎对这从小到大的游戏已经习惯,一直以此为乐。

小杰慢慢的长大,终于在国小六年级的某一天,妈妈和阿姨同时出现的时候,让他发现了妈妈左眼皮上的那颗
痣。当然后来也发现了妈妈和阿姨的游戏。起初他不懂她们为什么要这样换来换去,慢慢的也习惯了自己有两个妈
妈,两个阿姨的情况。而小杰也因为两位妈妈都很疼他,所以也一直没有说破,或提出任何怀疑。而也许小杰遗传
了秀琴爱捉弄人的个性,利用她们互换身份的时候,捉弄她们。

在小杰高中毕业那年……

「妈妈,妳昨天答应我要买摩托车给我,是不是真的?」

「这……」秀琴楞了一下,心想,一定是秀美说的。

「妈妈,妳不能黄牛喔!」

「好,妈妈说了就算。」

她们都很疼小杰,秀琴也没有去向秀美求证就爽快的帮小杰买了一辆机车。

小杰也没想到随便的一个玩笑竟然成功,让他乐不可支。

第二天当秀美来扮他妈妈的时候,小杰放学回来马上就认出了妈妈是秀美阿姨扮的,就故意上前搂着她又抱又
亲的说∶「妈妈,谢谢妳帮我买的机车。」让秀美也楞了一下。

「喔……喜欢就好……」

当天晚上秀美给了秀琴一些钱。

「姐,买机车的钱我也出一点吧,不能都让妳出。」

「哎呀,都是我们的孩子,计较什么呢!」

「唉,姐,我真是太喜欢小杰这孩子了,又甜又懂事,我早就把他当自己儿子了,他要什么,我都会给他的。」

「唉,我是怕把他宠坏了,小杰也长大了,你没看他枕头底下藏了什么东西?」

「什么东西?」

「唉,我们的三角裤和一些黄色小说。」

「啊……真……真的……」

「是啊,这孩子真的长大了,对异性产生兴趣,也不能怪他,小杰一直都没有可以一起玩的兄弟姐妹,也难怪
……」

「姐,我看妳也不用耽心啦,男孩子都这样,再长大一点就好了。」

「唉,现在他什么东西都跟我们要,我真怕哪天跟我们要一个女人,难道妳也找一个给他?」

「姐,就算是也没关系啦,谁叫他是我们的儿子,我们的心肝宝贝。真有那时候,包在我身上好了。」

小杰见自己的玩笑竟然成真,也就一直没有说破的装傻,不断的利用同样的手法向两个妈妈榨了许多自己想要
的东西。直到有一天,小杰大胆的玩了一个秀琴和秀美都没想到的游戏,而这也是意外引起的。

有一天下午妈妈和阿姨都不在,小杰穷极无聊,翻了翻他从同学那里借来的黄色小说,看着看着就欲火上升了。
于是像往常一样,趁着妈妈和阿姨都不在,偷偷进入阿姨的房间从衣柜里找出阿姨的性感三角裤,就在秀美的房间
里开始手淫,小杰也玩过妈妈的三角裤,但是对阿姨琳瑯满目的各种款式的三角裤特别感兴趣。

小杰找了两件他特别锺爱的半透明的蕾丝网状三角裤,一件用它们来套弄勃起的鸡巴,那种轻柔的质惑摩擦着
鸡巴,令小杰特别兴奋。另一件则凑到脸上嗅着阿姨身上的体香,幻想着和阿姨做爱。达到高潮之后,小杰躺在秀
美的床上,心里仍留着幻想中他用鸡巴插进阿姨的肉穴时的快感,想着想着竟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小杰在珑中彷佛听到客厅有开门的声音,小杰一下子从床上跳了起来,糟糕,来不及躲了,
不知道回来的是妈妈还是阿姨?在匆忙之下,小杰连裤子都来不及穿,只有躲到阿姨的房门后面,静观其变。

「小杰……小杰……」

在客听喊着他名字的声音,小杰分辨不出来是妈妈还是阿姨,一颗心直跳个不停。

就在同时,半掩的房门被推了开来。

「小杰……小杰……这孩子到底跑哪里去了?」

小杰在门后看着进来的背影,从衣服可以看出来是阿姨。

秀美并没有发现躲在门后的小杰,迳自走到橱柜前,准备换衣服,突然发现床上的两件三角裤。

秀美沈思了一会儿,拿起床上的三角裤,放回了柜子,开始脱下身上的洋装,小杰从门后偷偷看着,美丽的秀
美阿姨光滑的背脊一下子显露出来,小杰心里又是一阵狂跳,接着秀美脱下了裙子,一件极小的黑色薄纱三角裤包
着阿姨结实的臀部,出现在小杰面前。一下子小杰的鸡巴又不由自主的挺了上来,刚好顶在门上。

这时秀美穿上了另一套居家服,走出房门。

小杰听到厕所门关上的声音,判断阿姨进了厕所,于是趁机从门后出来,溜回房间。

小杰在房里左思右想,到底该如何才能达到跟阿姨做爱的目的呢?小杰明白,凭着姨妈对他的疼爱,即使自己
用强暴的方式奸淫了姨妈,事后也一定会得到原谅的,但是他还是觉得这是下下之策。

思索很久之后,小杰灵光一闪,想到了利用妈妈和姨妈两人互换角色的予盾来达到目的。

决定之后,小杰穿好衣服,走出房间。

秀美已经离开厕所,又进了她的房间。

小杰就故意将将客厅的大门打开又用力关上,让大门发出「碰!」的一声,假装自己刚刚才进门。

果然一会儿,秀美从门里出来。

「小杰,你去哪里了?」

「没有啊!出去走走。阿姨,找我有事啊?」

「没有啦!我也是刚回来,以为你会在家。回来就好了,我睡个午觉,你妈回来时叫我,好不好?」

秀美说着又进房去了。

小杰等了一下,调整好了呼吸,开始了他的计画,而这个计画必须在六点妈妈回来之前完成。

「阿姨,我可以进来吗?」小杰轻敲着秀美的房门。

「门没锁。」秀美在房内回答。

于是小杰开门进去,反手将门关上。只见到秀美阿姨刚换上睡衣,背对着小杰,弯着身正在整理床铺。

小杰从背后看着秀美白色丝质睡衣的背影,隐约可以看到她里面黑色的胸罩和窄小的黑色三角裤,不由得下面
的鸡巴又涨了起来。

小杰见机不可失,开始了他的计画,从秀美身后将秀美抱住。

「小……小杰……你做什么?」秀美被这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

「阿姨,昨天谢谢妳了。」小杰故弄玄虚的说。

秀美从小杰小时候一直到大,搂搂抱抱的动作也时常有,所以一下子就不以为意了,反而有点奇怪,昨天姐姐
到底为小杰做了什么?

「谢……谢什么?」

「阿姨,妳还装蒜。」小杰继续装着说。

「装什么?姨妈……有点忘了,你提醒我一下,好吗?」

「阿姨……妳……昨天说好的,妳骗我。才过一天而已,妳就黄牛了。」小杰装做很难过的样子。

秀美一下子摸不着边,又怕再问下去,这个心肝宝贝真要哭出来了,于是就顺着小杰的话说。

「好,姨妈逗你的,说过的话,当然不会黄牛啰!」

「那……太好了。」小杰将秀美的身体抱了起来。

「小……小杰,你干什么?快放我下来。」秀美登时急着说。

小杰于是将秀美放到床上,迅速的将自己的裤子脱了下来,露出被勃起的鸡巴绷紧的内裤。

「小杰……你……你干什么?」

「阿姨妳说今天也要像昨天一样帮我弄的,妳怎么又这样,说话不算话。」小杰故意嘟着嘴说。

秀美被这突来的状况弄得不知如何是好,心想,天啊!昨天姐姐到底用我的身份对小杰做了什么?

「我……」秀美一时说不出话来。

小杰趁此抓住秀美的手去抚摸自己穿着内裤,那勃起的鸡巴上面。

「啊……」秀美吓呆了。

(姐……姐怎么对小杰做这种事,天啊!这……)秀美心神大乱,可是手被小杰压在他的鸡巴上面,教她握也
不是,缩也不是。

「阿姨,摸吧!像昨天一样,真的好舒服。」小杰见计画有进展,就更进一步将内裤脱了下来,一根成熟男人,
青筋突暴的粗大鸡巴绷跳了出来。

「啊……小杰……」秀美差点昏了过去,一则被这荒唐的一幕吓的,一则是十几年没有性伴侣,也没看过这么
粗大的鸡巴。

「阿姨,妳昨不是看过了,也吃得津津有味,怎么好像第一次看到一样?」小杰故意说。

(什……什么,姐姐竟然还帮……自己儿子……口交……天啊……这到底是……)秀美在一阵心绪的混乱之后,
很快的就镇定了下来。

(真没想到姐姐……唉……也不能怪姐姐……这孩子鸡巴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是了,用我的身份才不会让小
杰太排斥,姐姐为这孩子实在付出太多了。)

「阿姨,妳在想什么啊!急死人了。」

「好。急什么!」秀美想通了这个关结之后,心就放下了,也跟着配合起来,主动握着小杰的鸡巴套弄起来。

小杰不禁露出喜色,成功了!

「孩子,你的东西真的好大,阿姨都快握不住了。」秀美心里踏实下来后,把自己也当作小杰母亲一样。(既
然姐姐都能这么牺牲,我还犹豫什么呢!)

「阿姨,好棒,好舒服,来……」小杰说着就去脱秀美的睡衣。

「啊……」秀美又是吓一跳,但随即平静下来。

(是啦,口交都做了,姐姐大概也跟小杰坦呈相见了,唉……)秀美一手握着小杰的鸡巴继续套弄着,任凭小
杰脱下她的睡衣。秀美一下子身上只剩下胸罩和三角裤在身上。

「阿姨,再帮我含吧!」小杰见计画完全成功,更将鸡巴顶向秀美的嘴边。

「嗯……滋……滋……」秀美没有再犹豫,张口就将小杰的鸡巴含进嘴里开始吸了起来。

小杰简直爽透了,没想到竟然如此顺利。

「滋……滋……滋……滋……滋……滋……滋……」秀美含的津津有味,爱不释手,还不时吸住小杰两颗睾丸,
这种刺激差点让小杰射了出来,但是长期自慰的成果,令他暂时还能克制住。

「阿姨,来,妳躺下。」小杰已经忍不住想插秀美的肉穴,轻轻将秀美推倒在床上,然后隔着胸罩双手握住秀
美的双乳。

「啊……嗯……」秀美很顺从的任小杰摆布,因为心里已经有了为小杰而牺牲的打算,但是最主要的原因,还
是被小杰充满男人象徵的鸡巴给勾起了淫性,不知不觉下体已经溼透了。

「嗯……喔……好……嗯……轻点……」

小杰随即用力扯下秀美的胸罩,两颗玉乳弹了出来。

小杰这时已经冲动的鸡巴高高挺起,翻身坐在秀美身上,因充血而暴满青筋的粗大鸡巴,刚好架在秀美的双乳
中间。

「阿姨,谢谢妳,我好爱妳。」小杰说着时,另一手悄悄的反过身伸入秀美的小三角裤。一下子触到了秀美茂
盛的阴毛。

「啊……」秀美被摸到私处,本能的吓了一跳。

「阿姨,怎么了?别忘了妳答应今天要让我……插进去的哦!」

(唉!姐姐真的什么伦理都不顾了,连这也答应,唉,罢了,都到这种地步了,小杰这孩子不知不觉竟然变成
大人了,我竟然没发现,还当他是小孩子,好吧!)

小杰在秀美思考的时候,手指已经伸进了秀美的那条肉缝。

「嗯……轻……轻点……会痛……嗯……」

小杰扣着秀美小穴的手感觉到一阵黏黏的液体从阿姨的肉穴溢了出来,又看阿姨脸上泛起了红霞,眼睛盯着自
己架在她双乳间的鸡巴。

小杰知道秀美阿姨已经默许了,于是弯下身含住秀美的乳房,一边吸吮,一边搓揉。

「嗯……嗯……小杰……你……唉……阿姨真拿你没办法……啊……轻……轻点……」秀美的双乳已经涨得疼
痛。

小杰吸吮了一会,往上直舔,从脖子一直舔到脸上,最后吻上了秀美的双唇。而下面的鸡巴则隔着秀美薄薄的
三角裤,顶着她的阴户。

秀美十几年未曾经历真正男人的拥抱和爱抚,一下子心全乱了,不但任凭小杰玩弄她身体的每个地方,还不自
主的主动搂着小杰的身体,摸着小杰那根不断顶她私处的鸡巴。

经不住小杰双唇的亲吻,秀美伸出了舌头,与小杰的舌头勾在一起,两人就这么沈浸在热吻当中,小杰脱下了
秀美的衣服、短裙,最后小杰依依不舍的撤离秀美的双唇,然后跪在秀美张开的双腿间,伸出手就要褪下秀美那件
窄小的黑色蕾丝三角裤。

而秀美本能的伸手抓着小杰的手。

「不……不行……」

但是没有一丝反抗的力道,秀美只是将手搭着小杰的手而已。

小杰慢慢的将三角裤往下脱,一欉三角丘形状的浓密阴毛呈现在小杰面前。

「阿姨,妳的毛好多,好美啊!」

「小杰……别……别看啦……」秀美害羞的说。

小杰再也忍不住,抬高秀美的双腿,一条十几公分的裂缝在小杰眼前正汩汩流出淫水,小杰握着自己的鸡巴,
往美玉的那条肉缝顶去。

「啊……不……啊……轻……轻点……孩子……小杰……啊……不行……你的太大了……」秀美久未人道,肉
穴紧窄得宛如处女一般,使小杰的鸡巴顶在穴口难以深入。

「阿姨,那妳来带进去,好不好?」

「好,那你别动喔!」秀美抬起头,伸手握着小杰粗大的鸡巴往自己的肉穴顶,寻找裂缝的入口。

「嗯……杰……你的……怎么会这么粗……啊……进去了……快……挺进来……」

「挺?」

「啊……就是操,快……操我……」秀美的肉穴被小杰的鸡巴顶开后,已经充满期待的想嚐嚐外甥这大鸡巴的
滋味,什么伦理道德的矜持已经抛到九宵云外去了。

「唧!」小杰不顾一切,用力的挺了进去。

「啊……喔……好……好粗啊……好充实……小杰……孩子……你的鸡巴好粗……啊……痛……好痛……」秀
美又是满足又是痛苦的表情迷惑了小杰。

「阿姨,不舒服吗?可是我感觉好棒,妳的……里面夹得我好舒服。」

「喔……小杰……阿姨没有生过小孩……也太久没做爱了…………而且……你的太粗了……所以阿姨有点痛…
…你轻轻的抽动……阿姨就会很舒服了……」

小杰就开始轻轻的抽送着鸡巴,秀美的淫水则愈来愈多,每抽动一次,就一股白色的黏液从肉穴流了出来,沾
溼了一大片床单。

「啊……嗯……棒……好棒……阿姨好舒服……啊……喔……天啊……孩子……杰……好美……阿姨飞上天了
……喔……快……快一点……」

「阿姨……什么快一点……」小杰见到阿姨的淫浪,开始挑逗她。

「快用力的插……插我……操我……快……」

小杰虽然是第一次性交,但是在长久手淫的帮助之下,竟发现自已可以克制想射出来的冲动。

于是时快时慢的抽送,掌握着节奏。

「天啊……乖孩子……你好会操……好会插穴……阿姨从……从来没……这么爽……喔……坏死了……又顶到
人家……里面了……喔……小杰……姨妈爱你……给你插死了……」秀美的浪叫声充斥着整个房间,小杰已经快忍
不住了,于是加快速度的冲刺。

「噗滋……噗滋……噗滋……噗滋……噗滋……噗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一阵淫浪的插穴声夹杂着秀美的浪叫,两人
终于同时泄了出来。

一阵的狂风暴两之后。

小杰的鸡巴仍然插在秀美的穴里,涨着秀美的小穴。

「小杰……你……在哪里学来的……」

「学什么?」

「技巧啊……好……好棒……」

「什么技巧?」小杰没放过逗姨妈的机会。

「好啊……你欺负姨妈……」

「好阿姨,喜不喜欢?」小杰搂着秀美亲她一下说。

「还说,弄得姨妈……好痛……」

「还有呢?」

「也……也好舒服……」秀美的快感已经使她抛开了乱伦的顾忌。

「那……我以后还可不可以……」

「姨妈都把身子给你,已经是你的人了,还用问吗?不过,以后不用再玩姨妈的三角裤了,看你今天都忘了收,
以后你想要,再告诉姨妈。」

「哇,太好了。」小杰抱着秀美又是一阵狂吻,还插在肉穴里的鸡巴又涨大了起来。

「啊……坏死了……你又……」秀美小穴又是一阵舒服的充实快感。

「又怎样?」

「你又涨起来,姨妈的下面都被你撑坏了。」

「那怎么办呢?我拔出来好了。」小杰作势要抽出鸡巴。

「不……不要……啊……」秀美深怕小杰抽出去,着急的用力抓着小杰的臀部往前推,结果一下子太用力顶到
了子宫底。

「阿姨,看妳好急哦!」

「你好坏,坏死了,姨妈身子给你了,你就开始欺负姨妈了。」秀美娇羞得像个小女生,将脸埋进小杰的胸膛。

「阿姨,我爱死妳了,哪舍得欺负妳,以后我们可以天天在一起了,我可以天天……」

「天天怎样?」秀美问了后才发觉自己不该问。

「天天……操我心爱阿姨的小穴穴!」

秀美一听这么赤裸的对白,肉穴已经又骚痒得不可揭止。

「那……还不动……」秀美急色的说。

「动什么?」小杰又逗弄她。

「动你的大鸡巴,操我……操你的姨妈……快嘛……亲儿子……好老公……以后秀美的小穴……只给小杰插…
…只给你操……快……」

小杰一听秀美这么露骨的性爱告白,再也忍不住,马上开始抽插起来。

「啊……喔……好……舒服……好粗的鸡巴……啊……喔……啊……喔……啊……喔……好孩子……姨妈好爽
……不……妹妹好爽……亲哥哥……啊……喔……秀美妹妹是你的人了……操吧……操死我……好棒……」

两人放荡的性交,秀美泄了一次又一次,直到近六点,小杰的妈妈秀琴已经快回来时,才收拾了一下各自回房
休息。

晚上,秀琴、秀美和小杰三人一起用餐。

秀美心里在思考着一个问题。(姐姐藉用我的身份帮小杰口交,又答应他和发生关系,可是,她明知道今天要
各自还原身份,还答应今天给小杰……那……那是她自己想要?……忘了……还是……)秀美百思不得其解。总之,
秀美心里已经认定了姐姐秀琴昨天对小杰口交的事了。

而小杰也在思考一个问题。

(万一阿姨跟妈妈谈起这件事,不就穿梆了,该怎么办呢?除非……)小杰心中有数,想了一个办法,而这个
办法就是……如法泡制,但是一定先不能让妈妈和阿姨单独相处,否则穿梆的机率太高了。

其实小杰心里也想,就算穿梆了也不会怎样,阿姨和他的关系已经成了事实,只是小杰大概真的是遗传了秀琴
姐妹俩的个性,把它当一个游戏,不能穿梆的游戏,就好像她们姐妹俩跟周围的人玩了大半辈子游戏却从来没穿梆
过一样。(可是她们绝对想不到,她们这辈子唯一碰到的对手竟是这个心肝宝贝)

秀琴见秀美和小杰俩人似乎若有所思的样子,也觉得奇怪。

「喂!你们俩怎么啦!吃错药了吗?」

「还说,都是妳啦!」秀美不禁说。

「我……我又怎么啦!」秀琴一头雾水。

秀美觉得在小杰面前,不能谈那件事。

「算啦!谁叫我们家有个贾宝玉,唉!」

「到底在说什么呀?」秀琴还是不懂。

而秀美却误以为姐姐不想在小杰面前谈,大概不想破坏母亲的尊严吧。于是不再谈这事,岔开了话题。

「好啦!我去洗澡,姐,碗筷给妳收拾喔!」秀美说着就回房去换衣服。

小杰在旁边捏了一把汗,还好她们没再谈下去。

而秀琴仍在想着秀美说的话。(什么贾宝玉?)

「小杰,你姨妈今天到底怎么了?」

「我……我也不知道,大概是我们昨天的事有被她看到吧!」小杰真的开始如法泡制了。

「昨天?我们昨天什么事?」秀琴又是一阵莫名其妙。

「妈妈,等一下再说吧!来,我帮妳收拾一下。」小杰将话题岔开,开始收拾碗筷。

秀琴则是被他们弄得摸不着边。

「怎么你们今天在说什么我都听不懂?」

餐桌收拾好之后,秀琴在厨房洗碗,秀美也换好了轻便衣服准备洗澡,秀美经过客厅的时候,小杰趁机抱着她,
轻吻她的小嘴,也捏了秀美的乳房一下。

「亲妹妹,要不要哥哥帮妳洗?」小杰贫嘴的说。

「啊……嘘……你好大胆,小心被你妈看到。」秀美挣开小杰的怀抱。

「有什么关系,妈妈不会介意的。」

「胡说,你怎么知道?」

「我就是知道。」

「好啦!我要洗澡了,不跟你胡扯了,明天再说吧,明天……再让我嚐嚐你的……大……鸡……巴……」秀美
调皮的捏了小杰下面一把,就像蝴蝶一样的飘进浴室了。

小杰见机不可失,就来到厨房。

看见妈妈正在洗碗,就大胆的从后面将妈妈抱住,像今天下午对付秀美一样。

而秀琴的反应倒没有秀美这么激烈,因为毕竟是自己的儿子。

「小杰,又想要什么东西了?这么亲热?」

「想要……妈妈妳昨天帮我做的事……妳答应我的,妳忘了吗?」

(又来了,到底是什么?秀美昨天到底答应这孩子什么了?)秀琴跟秀美一样,深怕小杰说她黄牛,于是也跟
秀美一样的说∶「当然不会啦!妈几时答应过你的事黄牛过呢?」秀琴嘴上这么说,可是心里还是搞不清楚小杰要
什么,这时秀美又在洗澡,也不能去问她。

「太好了,我就知道妈妈对我最好了!」小杰一手搂着美华,一手已经偷偷的解开裤带,让长裤滑了下来,并
将鸡巴拉了出来。

背对着小杰的秀琴毫不知情,只是突然觉得屁股沟的地方被一个硬硬的东西顶着。就在这时,小杰已经拉着美
华的手往后去握着他勃起的鸡巴。这是秀琴很久没有接触过的触感。

「啊……小杰……你干什么?」秀琴吓一大跳,转过身来,看看自己手上握的东西,果然是一根青筋暴起的粗
大鸡巴,急忙想放开手,可是手被小杰拉着。

「妈妈,妳昨天才帮我弄的,还吃得津津有味,怎么妳好像第一次看到一样?」

「这……」秀琴心里突然有点恍然大悟。(难怪秀美今天这么奇怪,说什么贾宝玉,喔……以前还说为了小杰,
他要什么都可以给他,难道……她连身子都……好啊……这ㄚ头,用我的身份跟小杰乱来,哎呀……这下跳到黄河
都洗不清了……)

「妈妈,妳在想什么啊?人家要妳像昨天一样,用嘴帮我含。」

「啊……这……」秀琴这下不得不真的犹豫了,再怎么说小杰是自己的亲生儿子,这种事……。

可是秀琴低头看看自己手上握的东西,心神却是一阵荡样,小杰怎么有这么大的东西,自己都不知道。

「妈妈,快啦!」

「好好好,急色鬼。」秀琴心想,秀美竟然能对这孩子做这么大的牺牲,我这做母亲的又怎么能少呢。

即使是亲姐妹,女人天生就会暗中较劲,连秀琴也不例外,所以她想通了这点,就什么也不管了。

秀琴蹲下身子,低头就就小杰的大鸡巴含进了嘴里,开始吸吮起来,面对这场面,即使是自己儿子,秀琴也不
由得下面一阵淫水直流,将性欲挑了起来。

「啊……好棒……好舒服……妈妈……你的小嘴好棒……」小杰兴奋极了,他的计画是完全成功了。

秀琴吸了一会,愈来愈爱不释手,舔遍了小杰的鸡巴、阴毛、睾丸。淫性一起,秀琴丝毫不比秀美逊色。

「妈妈,换我了。」小杰扶起秀琴,秀琴顺从的站起来,一手扔舍不得放掉那根鸡巴。

小杰扶起秀琴后就将秀琴的裙子整个掀了起来,而秀琴只是颤动了一下,完全没有反抗。

只见秀琴下身穿着一件丝带系着的粉红色三角裤,阴毛之浓密透过薄薄的一层蕾丝,清楚可见。

小杰心想,原来妈妈跟阿姨还有一个不一样的地方,就是妈妈的阴毛特别浓密。换小杰蹲下来,用嘴隔着妈妈
的三角裤去舔她的阴户。

但是站着的姿势只能舔到阴毛的部份,于是小杰将妈妈抱上了流理枱,将秀琴的双腿架在肩上,撑开秀琴的大
腿,一条裂缝的深沟印在三角裤上,秀琴流出的淫水已经让整个小穴清楚的呈现在小杰面前。

小杰看了就吻了上去,开始舔弄,从大腿到鼠蹊,一直到那条溼润的裂缝。

「啊……嗯……好……好舒服……天……啊……」秀琴太久没碰过这种阵仗了,全身都已酥软,根本都忘了秀
美还在浴室洗澡。

小杰接着解开了妈妈三角裤上的丝带,将妈妈的三角裤脱了下来,秀琴的小穴整个出现了,已经泛滥得一榻胡
涂,乳白色的淫水顺着肉穴流向肛门,再流向流理枱。

小杰见时机成熟,握着鸡巴,抵向秀琴的肉穴,只见妈妈的那条裂缝向左右分开,龟头慢慢的滑进去。

「啊……孩子……不……不可以啊……我是妳妈啊……我们不可以这样……这是乱伦啊……」秀琴这时才如梦
初醒的喊着。

可是已经太晚了,小杰用力一挺,整根鸡巴顺着淫水完全的插进了秀琴的阴道。

「啊……天啊……痛……小杰……不可以……啊……」

小杰不顾一切的狂抽猛送,直插得秀琴死去活来,双手胡乱挥舞,将一些瓶瓶罐罐都打翻了。

「呼……呼……孩子……你慢点……妈受不了……啊……喔……好……就是这样……啊……好……好棒……」
秀琴一下子恢复的理性,又在小杰的抽送下飞到了九宵云外。

「妈妈……妳舒服吗……我很舒服啊……」

「舒服……不是舒服……是……爽……好爽……孩子……妈给你操得好爽……你怎么……会……怎么那么会…
…插穴……是谁教你的……啊……又……又顶到花心了……」

就在母子二人正沈浸在性爱的欢愉时,秀美这时已经洗完澡了。当秀美走出浴室时,马上就停到了秀琴的浪叫
声音从厨房传了过来,秀美这时已心里有数,就循着声音到了厨房门口。

果然,秀美只见姐姐的两只腿架在小杰的肩上,还在叫个不停,而小杰则努力的在干着他的妈妈。

(好哇!姐姐竟然两个角色都跟小杰有性关系,实在……唉……也不能怪姐姐了,谁教我们都那么疼这孩子,
更何况小杰有那么好的本钱。)秀美就在厨房门口看着这对母子大演活春宫,刚才在浴室里回想着下午和小杰的性
交,忍不住自慰了一次,原本打算晚上等姐姐睡了之后,溜到小杰房里,再让小杰插一插她久旷的小穴,可是现在
……。

秀美看得下面不由得又流出淫水,刚换的三角裤一下子又溼了。

这时小杰将秀琴从流理枱上抱了下来,就在秀琴抬起头的时候,看见了秀美在门口正对着她微笑,而这一笑也
令秀琴心里的尴尬释怀了,于是也对秀美报以会心的微笑。两人再怎样都没想到,这一切都是小杰的自导自演。

秀琴被小杰抱下来后,就站在地上,转过身子,将臀部抬起,露出溼淋淋的肉穴,小杰会意的握着鸡巴,顶向
妈妈的阴户。

「滋」一声,一下子就进去了。

「嗯……啊……好孩子……美死了……这样操……妈妈……好爽……亲儿子……宝贝……妈爱死你了……操吧
……操妈妈给你阿姨看……我们姐妹都是小杰的人了……秀美妳说对不对……啊……」

小杰这时才知道姨妈已经站在后面多时了。

回头过去看时,秀美正笑吟吟的回他一个调皮的眼神。

小杰放心了,不但放心,这两个孪生妈妈,在同一天就全都他弄上手,以后不但想插谁都没问题,也许还可以
一箭双鵰.

小杰高兴得更奋力的干着自己的妈妈。双手用力的揉捏着早已被他脱下胸罩的乳房。

「喔……妈快不行了……啊……大鸡巴……孩子……你的大鸡巴操死妈妈了……喔……爽啊……好哥哥……妈
要叫你哥哥……快叫我妹妹……你的秀琴妹……啊……」

「好啊……秀琴妹妹……喜不喜欢……」

「喜欢……妹妹喜欢……喜欢小杰哥哥操……啊……啊……」

秀美在一旁看见姐姐的淫荡实在不在自己之下,一下子不甘示弱的靠了过来,将身上的衣服脱个精光。

「小杰……别忘了你还有个秀美妹妹……嗯……」秀美从后面抱着小杰,用她的乳房搓揉小杰的背。

这一幅活春宫,足令任何男人看了都受不了。小杰前后各夹着一个大美人,两个一模一样的美女,脱光了以后,
真的让人无法分辨谁是秀琴,谁是秀美。

「喔……小杰……妈要出来了……泄给你了……快……操……用力操我……啊……啊……啊……啊……啊……
啊……」秀琴泄了身,一股浓浓的阴精冲向小杰的鸡巴。

小杰仍未泄精,于是抽出鸡巴,只见秀琴的穴口,一股白色的淫液流了下来,穴口像在呼吸似的,仍微微的张
合着。

秀美在后面已经等待很久了,马上高举起右腿跨在墙上。小杰转身就抱着秀美的右腿,将溼淋淋的鸡巴刺向秀
美的肥穴。

「滋」一声,也进了秀美的肉穴。

而秀琴则整个人趴在流理枱上,仍在享受着泄精后的馀韵。

为了顺利抽送,秀琴双手环着小杰的脖子,背则靠着墙面,两人站着就在秀琴旁边干了起来。

「啊……啊……啊……姐……妳看到了吗……啊……我们没有白疼小杰……妳看……啊……他多会干穴……啊
……以后……我们姐妹……不会寂寞了……啊……喔……姐……妳说是不是……啊……小祖宗……你太棒了……啊
……姐……以后我们一起服侍……我们的老公……啊……我们的好哥哥……啊……会干穴的……好儿子……」

「是啊……我们以后就不会寂寞了……有了小杰……我再也不要别的男人了……嗯……」秀琴双腿无力的趴着
回答美玉。

「好阿姨……亲妈妈……妳们都是我最爱的人……我一定会好好孝顺妳们的……呼……呼……」

「好……亲儿子……你要怎么孝顺……我们……啊……」

「陪妳们睡觉……呼……跟妳们插穴……好不好……」

「好……当然好……但是……不要把身体弄坏了……」

「不会的……呼……呼……小杰会为妳们……保重自己……喔……快……亲阿姨……秀美……快……快……我
快射精了……」

「好……啊……秀美也要了……啊……射吧……让姨妈帮你生个孩子……好不好……射吧……射进来……啊…
…啊……啊……啊……啊……啊……啊……出……来……了……」

小杰终于射出一道浓浓的精液,浇烫着秀美的子宫,秀美则整个人攀在小杰身上,不断喘息着。

这一晚,秀美和秀琴这一对孪生姐妹花,被自己的儿子征服了,三人大被同眠,小杰则乐不思蜀的在床上干完
了妈妈再去干姨妈,不断的性交,直到日上三竿,三人都几乎虚脱的一睡到下午。

小杰则在两个如狼似虎年纪的女人陪伴下,享尽齐人之福,对年轻的女孩一点兴趣也没有。

几个月后,秀美怀了小杰的孩子,秀琴也有害喜的现象,于是三人搬到了另一个陌生的地方,重新开始新的生
活,后来秀琴和秀美分别生下了小杰的孩子。

往后的生活,除了照顾小孩之外,姐妹俩,最大的乐趣就不再是互换角色,而是扮演同样一个角色,和自己心
爱的儿子性交,做爱,过着春色无边的生活。

-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