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我和她的爱情故事】
【我和她的爱情故事】
>
 都说男人是花心好色的,但对于我来说,我对每个她都是认真专情的。我会 记得每段与她的感情,将之视为最珍贵的东西,深藏心底……
 
  (一)玲玲
 
  玲玲是我小学时期的玩伴,那时的我们下课后总是在一起嬉戏打闹。那时的 感情只是处于普通的异性朋友,再说也还小,虽说彼此互有好感,但谁都不能说 那就是爱情……
 
  在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有一天,我记得那天的天阴阴的。玲玲托人跟我说: “喜欢我”。那时我听到后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
 
  我回头望了望坐在教室后面的她,她见我来看她,马上低下了头。我发现她 的脸红红的。
 
  “怎么样啊?人家还等着信儿呢!”那个女生催道。
 
  “我……”我真不知道我该我什么,我觉得我的脸很热。
 
  “我什么啊?!说啊!!”
 
  “我不知道!!!”我终于我出来了,但确是句这么句话。
 
  “哼!不知道拉倒!”说后那个女生气呼呼的向后面的玲玲走了过去,在她 耳边说了些什么。
 
  我不敢回头看玲玲的反映,我觉得她一定很失望,也一定很生气……
 
  事实上也是那样的,从此我们彼此断绝了联系,虽然在同班,但我们彼此好 像都把对方当作了陌生人。我不敢看她,也不敢再面对她,我觉得我对不起她。 
  初中,我们仍旧一班。高中我们同校,在平时的校园生活中我们放佛都在刻 意的躲着对方,就连回家时坐的校车,我们也是一个在前一个在后。
 
  有时候,我会问自己:我到底喜欢不喜欢她,为什么我们会变成像现在的样 子?从那天后我再没有看到如以前我们在一起玩闹时那无忧无虑的开心的笑容。 
  我很喜欢看着她笑时的样子,但那再也回不来了……
 
  那时的年少,那时的害羞,那时的无知导致了我们今天的这种关系。但随着 时间的推移,随着我心里的内疚与后悔,慢慢的我发现我真的是喜欢她的。但为 什么我说不出口……
 
  有很多次,我想走过去对她说出我的心里话。但看到她看我时的眼神我退却 了。她是恨我的,我想。也许,我们的天真无邪,我们的青梅竹马从那天就没有 了。也许,我在她心里已经在那句“我不知道”后死去了。
 
  直到那天……
 
  03年的圣诞节,我们班和玲玲的班级要搞一起联谊,一起出去玩玩,过圣诞。 
  刚好那天有几个同学生日,没想到玲玲也是。
 
  那时我突然发现,原来我一直都不知道她的生日是什么时候,也从没对她说 过一句生日快乐。她的事情从那天起已经和我绝缘了。
 
  那天两班的人上完课后,由两班长拉着大队伍就开始出去吃饭了。我还有点 事情就问好了地点,晚些时候再过去。
 
  在忙完了我的事后,我匆匆的收拾好书包,跑出了教室。在走到校门时,我 看到了玲玲也刚刚拎着书包朝外走。我犹豫了下,最后终于鼓起勇气赶了上去。 
  “王玲玲!”我叫道,我觉得那时我的声音都发颤了,不知道她听出来了没 有。她回过头来,脸上先是一惊,接着变得没什么表情冷冷的道:“哦,你也才 走啊。”
 
  “是啊,班里有点事儿,你呢?”这么多年了,再次跟她说话了,我的心跳 的好快,我的呼吸变得都困难,趁她不看我时深深的吸着气。
 
  “嗯,找老师到教务办些事情。”她表情依旧。
 
  “那…咱们一起过去吧,大家都应该到了。”不管我当时多么的紧张,多么 的语无伦次的,但我说出来了。
 
  “嗯,你要是去,就一起走呗。”她回答道。
 
  一路上,我们就那样默默无声的走着,像两个陌生人,刻意的保持着距离。 
  在人多路窄碰到肩头时也立即就分开了。那中沉默让人很压抑。终于到了约 定的小饭馆。在某种程度上是对我的一种解脱。那段路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走过 来的。
 
  同时也觉得自己很没用,为什么就是不敢跟她说话。
 
  进去一看,好家伙!大家叽叽喳喳的都坐上了,桌子上陆陆续续的摆上了菜。 
  只有两个座位了,是挨着的。玲玲直接走了过去,坐在了其中一个座位上。 
  我愣了一愣。
 
  这时几个班里不错的哥们喊道:“伟哥,干什么呢?!还得请你入座是不? 
  来晚了还摆谱呢!哈哈“
 
  “罚他三杯!罚他三杯!”一些人跟着起哄道。
 
  “我不有事么!什么三杯!我不会喝酒,你们要让我横着出去啊”说着我坐 到了她的身边。我偷瞄了下她,发现她的脸上有了些许微笑。
 
  正式开吃!大家热热闹闹的,研究吃完到哪玩。喝点酒是难免的了,但我真 的是不能喝,喝了一杯脸就成猴屁股了……
 
  又有人起哄到:“哎!你们看伟哥,自己偷喝多少了,又不是不让你喝,干 什么偷喝啊!!!”又是一顿哄笑。
 
  我们班的女生挨个的举杯来敬,我这哪受得了啊。
 
  “别啊!姐姐们,亲姐姐们!我是真不行,大家一起来一杯得了……”在我 苦苦哀求下和全班女生来了一杯。
 
  接着是玲玲她们班的女生。说出来真不好意思,三杯就是我的极限了…… 
  但我喝过后,又倒了一杯。对我身旁的玲玲说:“王玲,今天是你生日,我 祝你生日快乐!”她楞了一下,接着抿嘴一笑,跟我碰了下杯子,我们一口气都 干了。
 
  “怎么的?!还有过生日的,你怎么就跟人家美女喝啊?”
 
  “哦~~~~~~~~~ ”又是一顿哄。
 
  “快看啊!伟哥那脸红的!跟美女喝就喝呗,你害羞什么啊!”
 
  我抬头看了下,是刘希,我们班的班花,她是我们学校的大姐大,听说他男 友跟外面的小混混关系不错,都是校门外那些所谓罩着学校的那帮人。我对她的 印象一直不是很好,挺能得瑟的那种人,也就没打理她。
 
  也许借助着酒劲,在大家都各聊各的时候,我对身旁的王玲玲说“玲玲,对 不起。”
 
  “你说什么啊”她道“你还会当我是朋友么?”
 
  “……”
 
  “我……我喜欢你……”我终于说出来了“……现在说有什么用,别说这个 了……”她答道。但她没有看我。
 
  我看见她胸口强烈的起伏着,呼吸很急促的样子。
 
  我觉得她是生气了,很生气。
 
  这之后我们俩再也没有话,都默默的吃饭。大家酒足饭饱后就要往预先计划 的KTV 去K 歌了。这时玲玲突然对大家说,她有些累不想去了,说要先回去了。
 
  我看了看她,她的脸红红的,有些醉了。大家都有些失望:“寿星老不去多 没意思啊!回去那么早啊!”“要不要我送你回去呢~~~ ”“哈哈”那帮臭小子 又在哄哄着。
 
  “不必了,刚刚跟李伟说过了,他也不想去,陪我回去就可以了。”玲玲淡 淡的说道。
 
  我愣愣的看着她,她并没有看我。我当时的脑子一片空白,我只是知道我的 心在强烈的跳着,那种跳动让我觉得我的心又活了过来。
 
  我和玲玲在饭店的门口和大家分道扬镳。我俩并肩走着,我觉得我和她的距 离突然的被拉近了。又是一阵漫长的尴尬,这尴尬快让我窒息。
 
  “你……还在生我的气么?”我终于打破沉默。
 
  “没有,其实我并没有生你的气。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我不好意思跟你说话。”
 
  我呆了一呆,还没等我说话,玲玲接着到:“你知道我今天为什么那么晚离 开学校么?”
 
  “你不是说到教务办点事情么?”我道。
 
  " 是啊,我到教务是办理离校手续的。我要搬家了,下周就要转校了。" 
  " 搬到哪里?" 我急忙的问道。
 
  " 广东"
 
  " 那么远!那……那我们以后还能再见面么?" 我意识到我和她将要分离了, 不只是地域上的距离。
 
  " 不知道……" 她低头说道。
 
  这之后,我们再次回到了沉默之中。两个人各怀心思的并肩走着。我那时希 望我们所走的街道能无限的延伸下去。我能永远的陪着她走着。在走到一个公园 时,我们放佛都想能和对方多待会似的,不约而同的互相看了一眼。在眼神接触 的一瞬间,我们都避开了。
 
  " 要不,咱到那坐会吧,反正也没什么事儿,现在回去也还早……" 我提议 到,但没期望她能答应。
 
  " 好啊" 玲玲出我意料的很痛快就回答了。
 
  我们在一棵树下的双人长椅坐了下来。我紧张的不知道该干些什么。玲玲低 头弄着书包带。我看着她的侧脸,我发觉我很久没这么近距离,这么仔细的看过 她了。她留着一头乌黑柔顺的长发,别到耳边的一缕秀发让我看得出神。这时她 抬起头来看了看我。这次我并没有避开,我看着她的眼睛,她也没有避开。大大 的黑黑的黑眼球放佛要把我吸进去,我不能从那挪开我的视线了。
 
  " 王玲,我喜欢你,真的喜欢你" 我发自真心的毫无犹豫的说了出来。 
  我看到她的眼睛一下的变红了,慢慢的涌出了泪水。我心疼的把她搂了过来, 鼻子里充满她秀发的气息,胸膛感受着她断断续续的抽泣。我的手指深情的抚顺 着她的长发,柔声的说道:" 好了,好了,不要哭了,眼睛哭肿了可不好了" 
  “笨蛋!”她直起了身,弄了弄头发,擦了擦眼边的泪水,“走吧,我们回 家吧”
 
  “我还想跟你在一起呆会……”我犹豫的道。
 
  “一起走呗,我家没人,到我家坐会吧”她站起了身。
 
  她的家?!我还没有去过她的家。会是什么样子呢?我就要到她天天睡着的 房间里,她用过的东西、她的床……我在想什么呢!但我心里确实在烦乱的想着, 我似乎闻到了她房间发出的淡淡清香,就如她身上发出来的一样。
 
  “别傻站着了,进来吧”她叫到。我这才从我的遐想中跳出来,原来已经到 她家门口了。我愣愣的站在她家门口,看着正倚在门旁对我浅浅笑着的她。她对 我一挥手,我的魂就好像被她招了去似的,身体不由自主的朝她走去。
 
  “这是我的房间,呵呵,还可以吧”我耳边响起她的声音。我不清楚我是怎 么进来的,也记不得她家的客厅是什么样子的,就那样的丢魂失魄的来到了她的 卧室。
 
  “你坐,我去弄点水喝”她指了指她的床说。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我发现我 的心跳在加快,我说不出我的心里在想什么,但我的灵魂深处放佛有另一个自我 在痛快的挣扎着、嘶吼着,告诉我不要胡思乱想,不要胡思乱想……
 
  “喏!”她伸手把水杯递给了我。我接过了水杯,但却没有喝,在手中无聊 的把玩着。我闻到了一股清香,扭头一看,原来她坐到了我的身旁。她低着头, 不知在想什么的弄着手指。以后就再也看不到她了?这也许就是我们最后的如此 亲近的坐在一起的机会了……我不舍,她呢?我拼命的想记住和她在一起的每个 时刻,我要把她刻在我的脑子里,我不想让时间冲淡了她。
 
  “也许……也许这是我们最后……在一起了吧?”我结结巴巴的说,“我… …我真的喜欢你……我想……我不会忘记……和你在一起的这段时光……真的“ 
  她仍旧低着头,我放下水杯,伸手抓住了她的手。我发现我的手心里都是汗, 她的也是!“玲玲,看着我好么,我想好好的看看你,看看你的眼睛,让你也看 到我的真心。”
 
  她抬起了头,我们彼此的眼睛都被牢牢的吸住了。我看着她那大大的,水灵 灵的放佛要出水的眼睛。也许,那是她眼中正含着的泪水。我们就这样的互相看 着对方。渐渐的我发现我们的距离变近了,越来越近。她的眼睛闭上了,好像正 等待着什么事情发生。我的心就要从嗓子眼跳出来了。我觉得好热,玲玲的脸红 红的,我想我的也是。
 
  她的嘴在我的眼前渐渐的放大,我们能清楚的感到彼此热热的鼻息。她的嘴 在我眼前消失了,我的一切感官都消失了——除了嘴上那软软的热热的感觉。我 的双手就那样僵僵的垂在两旁,不知该放到哪。我轻轻的吻着她的唇,慢慢的张 开我的嘴,用我的舌头细细的品尝她的味道。突然我发现玲玲也张开了嘴,送过 来了她的香舌。我们的舌迅速的缠在了一起,互相贪婪的吸吮着、占据着彼此口 腔中的每一寸空间。我的双手也不知什么时候搂住了她的背,无序的抚摸着。她 很单薄,搂在怀里的感觉很妙。腰细细的,让我感到我拥有了她的一切,而我就 是她的世界……
 
  良久,唇分。我们的唇都亮晶晶的,互相占着彼此的气息。我看着玲玲急促 起伏的胸部,这一看视线却再也离不开了。想着刚刚嘴内缠绵的感觉和玲玲胸前 的丰满压在我胸前的柔软,我发现我身体的某个部位有反映了。
 
  “你在看哪啦!”玲玲说道,不好意思的撇开了头。
 
  “没……没看哪……”我像偷了东西似的心虚的说,“刚……刚刚是我…… 第一次……“
 
  “白痴!谁不是第一次啊?!”玲玲白了我一眼道
 
  她那神情让我看的呆了,等我回过神来时,我们的唇又合在了一起。这一次 的感觉又变得更加强烈,我们放佛都要吃了对方。我的手已经放在了她的胸上, 那感觉是我以往从未体验到的。是那样的软,好舒服。玲玲的手也放在了我的手 上,但是并没有拉开我的手。我的双手在她的胸上揉、摸、捏,尽情的把玩着。 
  她胸前的两颗肉丸被我弄成各种形状,我甚至想挤爆它们。
 
  隔着衣服,我发现她胸前的两颗突起渐渐的硬了起来。玲玲好像也已经受不 了了,我们彼此快速的脱着对方的衣服,很快我们的上身就赤裸相见了。她的身 体好白!胸形很正,很好看。白白的透着粉红的胸上有两颗犹如樱桃的乳头,盈 盈的峭立着,煞是好看。
 
  我低下头,张嘴将其中一枚含了进去。玲玲轻轻的“啊”了一声,身体不住 的发抖,很敏感。我的舌不住的舔、我的唇用力的吸、我的牙轻轻的咬,一只手 在另一颗肉粒上不住的挤捏。玲玲鼻中的轻哼随着我的挑逗逐渐的变得急促,转 为呻吟。那两粒肉丸也变得更加挺峭、坚硬。
 
  坚硬的不只是玲玲的粉红如玉的乳头,还有我下面的小弟弟……我的手开始 向下进发了,伸进了她的裤子里,直探入她最私密的两腿之间。我的手触到了柔 柔的发卷的毛发,那是她的黑森林,呵呵,我真的做梦都没想过我能有机会摸到 那里。再往下,我触碰到了一个小肉粒,我发现原来玲玲的下面已经湿湿的了。 
  当我刚碰到那里时,玲玲轻呼了一声,双腿紧紧的夹住了我的手。
 
  " 啊,你摸哪里~ !" 她娇喘的说道。
 
  “你这么紧的夹着,我想抽出不摸也不行了呀”我抬头微笑的对她说道。 
  这是玲玲才意识到,我摸进她内裤里的手正被她的大腿紧紧的夹着,脸一红, 慢慢的松开了两腿。就在她松开腿的同时,我的中指就着她下面出来的湿湿的液 体滑了进去。玲玲又是一声轻呼。接着我感到了她的肉壁紧紧的裹住了我进去的 手指,不断的蠕动着往里吸。手指在里面湿湿的暖暖的好舒服。这时,我开始转 动了下我的中指,去细细的触摸她的内壁,真的好柔,还有些褶皱,要是我的弟 弟进去后是什么感觉呢?一定爽死了!我下面的弟弟硬胀的已经发痛了。就在我 边摸边想的时候,我发觉玲玲的里面有一股热流直朝我的手指袭来,我发现我的 手已经都湿了,亮晶晶的,我……我真的受不了了!
 
  “玲玲,我受不了了……我想……”我的脸热热的说“能亲亲我的弟弟么……“ 
  玲玲的脸也红红的,像桃花一样,呼吸的更加急促了。“嗯……先……先把 手拿出来……”
 
  我没想到她会这么痛快的同意了!急忙的拿出了一直在她内裤里的手,扶她 起来。玲玲这时身子都是软的,让人觉得好像没有骨头一样。
 
  我以我最快的速度脱下了裤子,我的弟弟就那样的昂首挺立在了她的面前。 
  她看了一眼后就没敢再看,眼睛刻意的避往别处,但我知道她其实还是很想 看,因为我看到她忍不住的偷瞄。我抓过她的手,放在了我的弟弟上,她先缩了 下,之后就抓住了我的弟弟。
 
  “啊……”我们同时发出了呻吟。我发出是因为弟弟硬的实在是受不了了, 在她柔嫩的小手握着下格外的舒服。
 
  “好……热……也好硬……”玲玲“啊”过后说道。
 
  “是啊,好难受的,帮帮我吧……”我央求道。
 
  玲玲大胆的低头看着手里的肉棒,用手慢慢的套弄了几下,好奇的观察着。 
  我的龟头前端分泌出了透明的液体,玲玲用她另一只手按在上面擦了下去。 
  这一下让我舒服的不自主的颤抖。
 
  “玲玲……用嘴……好么”
 
  玲玲先是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又细细的看了看我的弟弟,接着慢慢的张开 了嘴,将我的弟弟含了进去……那种感觉让我舒服的想哭,我觉得我都快要站不 住了,我的龟头能细细的体会到玲玲口中舌头的动作,在我的龟头四周不断舔弄, 像在品尝棒糖般。当她将肉棒向口里含的时候,舌头微卷,贴合着肉棒的形状上 下的套弄着,这给我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快感,我觉得再这么下去我得射出来了。 
  “玲玲……我……想要”
 
  玲玲将肉棒从口中吐了出来,不住的用嘴呼着气,我的肉棒这时亮晶晶的, 感受着从玲玲嘴里吐出的阵阵热气,不断的颤抖着。我将她扶起坐到床上。我们 对望了一下,接着都互相近乎疯狂的脱着对方的衣服。不久就双双赤裸的躺在床 上了……
 
  玲玲平躺在床上,双腿打开,头偏往一边不敢看。我跪坐在她两腿之间,一 手扶着玲玲雪白的大腿,一手抓着我肿胀的肉棒向玲玲的玉穴靠近。我用我的龟 头在她的穴门口上下的磨着,那里还是湿湿的,不一会我的龟头就都湿了,而且 很滑,在磨动的时候非常的舒服。
 
  “我……我要进去了……”我的龟头已经对准了她的穴门,抬起头向玲玲说 道。
 
  “嗯……”她回答的声音很小,“等……等等……要慢些……温柔点哦……” 
  得到了玲玲的允许,我开始抓着我的弟弟向她的小穴缓缓的挺进了!虽然有 淫水的润滑,但进去的速度还是很慢,半天只是龟头进去了,不过却是非常的爽。 
  玲玲的小穴随着我的挺进不住的蠕动收缩着,就像张小嘴在咬着我的龟头。 
  过了一会,我觉得她的小穴好像适应了,进去的阻力没那么大了。
 
  “感觉怎么样?疼么?”我关心的问道。
 
  “嗯……还好……没……没关系的……”她鼓励的道。
 
  我听到后更给了我极大的动力,双手抓住玲玲的细腰,用力向下一挺,整根 肉棒都进去了。
 
  “啊~~~~”玲玲高呼一声,双手紧紧的抓着我的手腕,两腿死命地夹住了我, 全身僵硬的,头向后仰起。
 
  在挺入的瞬间,我的龟头感到穿破了一道屏障——处女膜,我低头一看,在 我和玲玲的结合出缓缓的流出了少许血丝。看到玲玲现在的这个样子,我更不敢 动了。俯身和她抱在了一起,她的双手紧紧的搂住了我。我轻声的安慰着她,吻 去她眼角的泪水。这时玲玲主动的送来了她的香唇,与我忘情的狂吻了起来,直 到我们气喘吁吁的分开。
 
  “好痛么?”我心疼的问。
 
  “不那么痛了,好些了”
 
  “那我动动看?”
 
  “嗯……好……慢点……”
 
  我们依旧互相搂着对方,我的下面开始缓缓的进出,上面也没闲着,温柔的 轻吻着玲玲,让她没那么紧张。渐渐的我觉得玲玲的小穴慢慢的松开了,不像刚 才那样的紧缩着。里面的淫水也越来越多,进出的非常顺畅。我细细的体会着她 的里面,每次的进出我都能清楚的感到她小穴内壁的纹理。我进出的速度也逐渐 的加快,玲玲的呻吟也渐渐的越来越大声,越来越长。她下面的水越来越多,顺 着我的进出发出“啪啪”的响声,很是诱人。
 
  我的速度越来越快,我觉得我的腰好像都不是我自己的了一样,疯狂的上下 挺动着。玲玲的小穴也变得越来越热,随着我每次的抽出,都有一股吸力将我的 肉棒向里吸,而挺进到最深处时,好像又有张小嘴在不断的磨咬我的龟头。我觉 得我要受不了了,大抽深挺着的狂干着玲玲的小穴。这时玲玲突然死死的抓着我 的背,两腿勾住我的屁股。
 
  “嗯~~~~”从她的鼻子里哼出了长长的呻吟,我的肉棒顶在她小穴的深处, 感到一股奇热无比的热流袭来,浇在我的龟头。我再也受不了了,死死的顶住我 们结合的耻骨,将我火热的阳精射向了玲玲的最深处……
 
  我们的身体都紧紧的抵着对方,互相颤抖着,浑身大汗的呼呼喘着气。之后 我们又彼此的深吻起来,下面仍旧紧紧的结合着,好像谁也不愿意先分开。之后 我们又做了两次,然后互相搂着在床上说着彼此这些年的心里话,直到很晚…… 
  从那之后,玲玲就再没来上学,我也再没见到她。她没有告诉我什么时候离 开,我也没有给她送别,但是我们都知道那天我们已经道别了,那是最美好的、 值得珍视一辈子的道别。
 
  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常常在问“远方的你过的还好么……”
 
  玲玲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