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玩华录】(1.5-1.6)【作者:敕勒牧人】
  卷一、苏门——成长的秘密
 
  第五章母子歧路,灯火欢娱
 
  大有六年,上元节。
 
  晚上,城西北的长寿寺塔顶燃起了灯火,在城里的都能望见,远远看去,灿 烂壮丽,与明月相争辉,号称「赛月灯」。
 
  每年上元节,城中的人都要聚集到长寿寺外围观这一胜景,据说,塔顶的灯 火,预示一年的丰稔,能给人带来这一年的好运。
 
  节日的晚上,城中也放开了宵禁,坊门和城门都大开,彻夜任人游乐。 
  城中几条纵横的主街上,每隔几百米,都用瓦垒起小塔,中间点燃火炬;繁 华的街巷里,各家门口挂满各色灯笼。
 
  天上的月光和地上的火光照彻了兴王府城。
 
  苏干和姨娘也要去祈福观灯火,姨娘这次又早早就约上了黎素梅母子。 
  两对母子的关系已经非常熟稔,苏干和梁览也成了朋友。
 
  出发前,姨娘一番细心的准备,在小包裹里除了香火、水和零食外,还放了 条毡布、香囊等琐细物品,那香囊还一股雄黄味。苏干不知道干什么用。 
  两对母子兴致勃勃,一路谈笑,来到长寿寺,烧香拜佛,对着塔顶的灯火默 默许了各自的心愿,然后随着众人,往热闹处游玩。
 
  时间不觉渐晚,苏干突然发觉四个人只剩自己和黎素梅了,姨娘和梁览竟跟 他们分散了。他东张希望,四面不见。正焦急中,黎素梅悄然间两手抓在他的胳 膊道:「莫急,她们俩又不会不认得回家的路,咱们尽管走,能遇见就遇见,碰 不到各自回家。」也好,苏干顺势轻轻搂住黎素梅的腰,两人像一对母子,一路 而行。
 
  不觉经过一片稀疏的林子,身旁几对男女都进了林子,树旁还依稀挂些衣物, 煞是奇怪。及至听到男女的淫声,看到草丛中隐约两团白肉交缠在一起,苏干猛 然明白这是野合。
 
  今日是上元夜,不少意中人来此交欢。
 
  苏干心砰砰跳,黎素梅笑着跟他对视一眼,身子一软,偎到他的怀里。来到 一片僻静处,黎素梅停了下来,从包裹里拿出水,苏干喝了两大口。
 
  黎素梅拿出一条毡布铺好,香囊放在一边,竟跟姨娘准备一样的东西。 
  原来姨娘一早就跟黎素梅商量和准备好了,此刻恐怕也在梁览面前做着跟黎 素梅相同的事。
 
  苏干突然感到莫名的焦躁,用不耐烦的口吻说。[快吧,阿姨。][不要叫 我阿姨,多没有气氛。叫我母亲,咱们现在不像一对母子吗。苏干,你在不高兴 什么呢?][没有。快点吧。]黎素梅笑了,[你好像后悔了,但后悔也来不及 了。]黎素梅收拾好后,媚笑着拉着苏干的手,一起躺了下来,把嘴靠近苏干的 耳边小声说,[你的姨娘已经和览儿一起去另一方向了。][江边。]苏干皱起 眉头喃喃说。
 
  姨娘最喜欢江边的风景和草地。
 
  [不是很好吗?]黎素梅配合苏干的口吻回答。
 
  二个人脱光衣服开始性交。
 
  苏干第一次从美丽的黎素梅身上,品尝到女性温暖柔软的肉体的滋味。 
  黎素梅的裸体年轻有弹性,皮肤是浅麦色的,乳房和屁股的形状都很美,可 是在完成结合的部份有浓密而漆黑的阴毛。可以说是黑色的丛草地带,丛草覆盖 在阴唇上。分不出有什么构造的密林中的肉缝,被苏干的巨大内棒抽插时,很快 就变成湿淋淋的样子,露出红色的贝肉。
 
  苏干暂时停止抽插,趴下身仔细的看下体的景色。
 
  苏干在心里想真是可怕的阴户,相对的想起,作为练功鼎炉的阴器,没有多 少阴毛。
 
  真想看到姨娘阴户的样子啊。
 
  苏干又开始抽插,射精后精液就从柔软的肚子上下来淌在毡布上。
 
  [原来跟女人肉体交合的感觉就是这样的。][苏干,我们终於到达这个地 步,是真正的性交了。]黎素梅用甜美的声音说。
 
  [我前面的肉洞是比较大。
 
  现在的丈夫常常发牢骚说那里太大,其实是我阴毛太多性欲旺盛,他都很难 满足我。]
 
  [谁让他当初把你弄来?]苏干说完就擡起头看赤裸裸的身体和黑茸茸的阴 毛。
 
  [我的命运就是这样吧。
 
  他现在已经在外一年多了,这一年来我就没有过正常的性交。]
 
  [你的阴毛真可怕。][你的眼光真冷酷。][你的脸很美,像贵妇一样。 ][你觉得我的那里很大吗?][我也弄不清楚。][你的好像凶猛的野兽,又 很大。]
 
  子夜,天有些凉,两人又穿回了衣服,往近城的方向走。
 
  [我和你的姨娘谈心,我们把所有的秘密都互相倾诉了。][不知道是儿子 不对,还是我的错……,自从览儿十岁的时候开始发生关系。但绝不是我这做娘 的诱惑他……说实话,我虽然发生关系,开始也只是给他手淫,绝不让他碰到乳 房和性器。也可以说是勉强保护道德的最后一道防线。男人不在时,受到正在思 春期的儿子要求时,我变得很脆弱。当被儿子拥抱时,有时候忍不住腔孔里会湿 润。那就是危险的信号,如果控制不住答应了,就没有办法挽回。][你姨娘说 她也好像支持不下去了。被你抱住要求时,几乎要想答应了。][后来我们想到 一个好主意,我和你,他和我的览儿去旅行子去旅,把肉体所有的地方都给你们, 这样熄灭你们的欲火。
 
  ……没有血统关系的人,心情就轻松了。]黎素梅的黑白分明的眼睛非常有 气质,充满温暖的色泽,看不出有汙秽或苦恼的阴影。
 
  路上,苏干感觉胯下疲软的阳具又渐渐恢复起来。
 
  看见一家旅店时,苏干猛地一把搂过黎素梅的腰,「我还要。」
 
  两手紧紧抓住她的臀肉揉捏着,勃起的肉棒紧紧贴着对方的小腹。
 
  「好的,小祖宗,别心急,这两天阿姨会满足你的一切要求。」
 
  黎素梅吃吃笑着推开她。
 
  两人走进旅店,要了一间客房。说是母子,店家没有丝毫怀疑。关上房门, 苏干立刻脱掉衣服,露出肉棒,然后去脱黎素梅的衣服。
 
  「不要急」黎素梅笑着扶住他的双臂,缓缓跪下,伸手握住苏干的肉棒。轻 轻翻开包皮,露出龟头,然后把阴茎含在嘴里。
 
  阴茎勃起,黎素梅的头上下活动,用手握住年轻的巨大肉棒,热心的吸允龟 头的部份,脸兴奋的微红,舌头卷在阴茎上磨擦。
 
  [唔……]苏干发出低沈的哼声。
 
  黎素梅的嘴突然离开,深深叹一口气。
 
  丰满的乳房,顶上的浅褐色乳头勃起,嘴角有唾液发出光泽,那是一种陶醉 的表情。
 
  [苏干,这样舒服吗?]黎素梅不好意思的说着看苏干的表情。
 
  [嗯,但不能用牙齿咬。][对不起,不知不觉的会碰到。]黎素梅用左手 撩起散乱的头发,又开始把少年的巨大内棒含在嘴里吸允。
 
  美丽的牙齿,嘴里的温度,舌头缠绕的感觉,陶醉的表情,散乱的头发,扭 动的腰肢,这是成熟女人才有的性感模样。
 
  在她这样吸允,在阴茎和睾丸舔弄时,苏干突然对黎素梅感受到她魅力。 
  [阿姨!]苏干发出痛苦的声音。
 
  [停……,快要出来了。]黎素梅急忙离开,那种态度好像这样让他射精太 可惜了。
 
  [从屁股后面吧……]黎素梅趴下去,好像很难为情的挺高屁股。
 
  [求求你,从后面插入阴户里吧。]像小山一样雪白的屁股扭动,诱惑正在 成熟的少年。
 
  屁股画圆圈,从黎素梅的嘴里发出娇柔的笑声,[不知道江边的二个人现在 做什么,名如其人,秀媚如花的你的姨娘,赤裸裸的不分阴户或肛门受到我儿子 的攻击,也许发出可爱的哭声呢。][不要说了!住口!]苏干挥掌连连打在黎 素梅雪白的屁股上。
 
  [啊……求求你……快插进来吧!]挨打的屁股更用力扭动,黎素梅疯狂的 要求插进去,屁股中央浅褐色的肛门很显眼。
 
  苏干因为黎素梅的冒犯动了惩罚她的心思。
 
  他在黎素梅身后抚摸玩弄一会屁股和阴户,连带轻轻刮搔黎素梅的肛门,湿 滑的淫液很快沾满手指,菊花也微微的噏张。
 
  苏干把右手食指和中指对准黎素梅的肛门,猛地连根插入。
 
  [啊……不要]黎素梅尖叫一声,全身一颤。
 
  苏干在她的肛门里扣弄,她拼命摇头。
 
  [我求你,可以等一等再弄肛门的。][哦,这么说你的肛门已经被人肏过 了。是你儿子吗?]苏干有些意外,[不,是那个老混蛋,他最喜欢从那里插入。 我渴望来几次正常的阴户性交。][那你喜不喜欢被从肛门插入呢?][求你不 要这样问。]黎素梅娇嗔。
 
  [那就算了,肛门也不要了。]苏干把手指拔了出来,肛门留下一个深深的 空洞。
 
  [你真刻薄,那么插入后面吧。应该说……请你插进来。]阴户有阴毛围绕 看起来很可怕,但上面的肉洞,周围一圈褶皱,还是端正的模样。
 
  [我,还是想要姨娘。]苏干突然说,但也是真心话。
 
  [我明白。]黎素梅点头。
 
  [你是不会明白的。]苏干在这时候产生虐待性欲,立刻把巨大内棒插入屁 股洞里。
 
  很顺利的进入,苏干开始猛烈抽插,龟头在里面磨擦肉壁,肛门静脉丛红红 的翻起开始蠕动。
 
  [啊!]黎素梅好像很痛苦的扭动屁股摆脱肉棒。
 
  [这样会弄坏的,求你温柔的抽插吧……啊……感到刺痛……好像被强奸屁 股……]苏干有力的耸动,在肛门中进出,自我感觉到强烈的力量。
 
  [我要夹紧了。]黎素梅也冒出欲火。
 
  [我要让你尝到屁股夹紧时的特别的美味……就是这样的了。]黎素梅肛门 拼命夹紧,苏干里面的龟头也受到强烈的刺激,强烈的结合感,这时候苏干快要 射出来。
 
  [肛门和阴户,你比较看一看,哪个比较好。]黎素梅发出得意的笑声。 
  [唔……]咻咻咻…,苏干把快感射在黎素梅火热的屁股里。
 
           卷一、苏门——成长的秘密
 
            第六章平康巷陌汝岂知名
 
  从祖父开始教授至今,不觉一年过去了,苏干已经依照易筋经把内功练完。 
  此时的苏干感觉神旺体壮,身上精气充盈。祖父又把他带到城西园子,开始 教他弓马骑射和卫公兵法,苏干闲暇还读些诗书文章。苏干发现读书不只增长思 想见识,还能涵养心胸,平时的风景人物,读书之后再品味一番,感受大是不同 呢。
 
  祖父年迈,骑射主要由嫔儿示范,祖父在一旁讲解指点。
 
  几个月过去,当苏干身披铠甲,在马上挥舞三叉戟;又能骑着快马,弯弓搭 箭,射中远处的箭靶。祖父非常高兴,当下就把自己的盔甲和和兵器三叉戟传给 了他。
 
  祖父又递过手中的马鞭,这是祖父在戎马之余也不舍得离手的珍爱之物。 
  苏干从祖父手中接过马鞭,只见此物是玄铁秋金所铸,黑黝黝的泛着寒光; 
  鞭头镶了颗鸽卵大的红宝石,中有十八节,末端兽头吞口,象牙柄,系着彩 绛璎珞。虽是铁铸,却又不是很重,可能似竹节般是空心。
 
  苏干喜爱异常,摩挲把玩。
 
  祖父道:「这马鞭是老夫珍爱的至宝。大唐长庆二年,义成军节度使曹华与 宋州叛军交战,尉迟公铁鞭现於汴水,叛军大败。故当世之人皆知尉迟神鞭,却 不知卫公铁鞭也流传世间。此物跟随老夫戎马一生,是老夫的信物。待祖父老了, 这神兵也传给你了。见物如人。」
 
  祖父又看了嫔儿一眼,道:「将来你等要好好辅佐少主,明白吗!」
 
  「是」嫔儿跪下。「奴婢必当一心侍奉主人和少主!」
 
  苏干看着脚下的嫔儿,这段时间只与嫔儿相处,也註意到了嫔儿分明是个飒 爽俊俏的女郎,有着跟姨娘和黎素梅那样熟妇不同的清新。
 
  她将来要成为自己的女人。
 
  嫔儿擡头,与苏干眼神对视,一向冷峻的脸上现出红晕,苏干看了不觉心动。 
  祖父又交待苏干,当今皇帝对苏家还有猜忌之心,你才这点本事,切忌不可 炫耀张狂,像父辈那样招来杀身灭族之祸。要韬光隐晦,待机而动。
 
  苏干一一遵命。
 
  苏干的阳具经过锻炼,也已经差不多控制自如,胀缩随心,可令女阴连连高 潮而己身不泄。
 
  如今虽然每天练武骑马,仍不觉疲惫,身上仿佛有用不完的精力,然而胸中 的肉欲却无法自我抑制,自易筋经功完成后,除了一两次和姨娘约会黎素梅母子, 也再没有什么女人可以供他驰骋。
 
  性欲由性器发生,他只要运功缩回阳具或者发泄完性欲就会降回原点。 
  肉欲却不一样,一旦对肉体的渴望被引发了,欲望和能量在胸中膨胀,没有 达到满足或全身精疲力尽发泄净尽为止,是停止不了的……姨娘本意想用黎素梅 满足少年对女性的好奇,却没想到黎素梅前后两个肉洞彻底诱发了苏干心中肉欲 的魔鬼。
 
  大概易筋经只是肉体的修为方法,洗髓经可能有降伏心魔的办法吧?苏干对 祖父诉说类似的练功后欲望的苦恼和困惑,祖父哈哈大笑,回答他以一贯的简单 粗暴的作风:「小子,男人嘛就是这样,想肏,就去搞女人,肏死那些臭娘们!」 
  苏干也曾请教过祖父的朋友、术士轩辕述。可轩辕老头总是在埋头摆弄自己 的那些破坛坛罐罐,从不停下来跟你面对面的交谈。
 
  苏干也不在乎去看他那张卑琐的老脸,他东张西望,打量着他的女弟子和女 侍者,猜测其中哪个可能是那几个晚上供他发泄的女阴,这些道姑多面无表情, 虔诚而专註的忙着在老头子的指挥下工作,对苏干的带有挑逗性的目光毫不理会。 
  似乎世上所有问题轩辕老头都可以通过他的丹药解决。
 
  比如,男女若为得不到对方的欢心而苦恼,「可以用媚药嘛」,他会教给你 十多种魅惑异性的事物和咒术。而他的药,通常都是很灵验的。
 
  他的春药,更是受那帮妓女和酒色朋友的欢迎。
 
  如祖父的纵容,后来很长一段时间,苏干都经常出入平康里。
 
  在那段轻薄的岁月里,他既上过风雅名妓的香榻,也嫖过几个钱一次的街头 娼妇,还在蕃坊玩过波斯、天竺、占城各色胡女。
 
  口交、肛交、双飞、群交、鞭打、滴蜡、捆绑玩个遍。
 
  苏干发现自己比较喜欢虐待女人,看着她们在自己胯下宛转呻吟哭泣,屈辱 羞愧、却又欲仙欲死的模样。
 
  苏干最初曾物色过一个徐娘,年龄和神态都有点像自己的姨娘。
 
  据说是个良家寡妇,还要养活儿子,偶尔在家偷偷接客贴补生计。
 
  第一次时,苏干一点一点一边玩弄一边把她剥光,那娘们腰上已经有了白花 花的赘肉,屁股肥大,乳房软绵绵的。
 
  苏干拍着她的大腿和屁股要求他转过身来,背对着自己,从后面大力抓住两 个绵球,下身紧紧贴近两片大屁股,小腹和肉棒在温热的肥臀中间摩擦,好舒服。 
  一开始苏干想象这就是自己的姨娘,激动的不再忍耐,不待插入阴户就痛痛 快快的朝那娘们白白的屁股上射出滚滚的浓精。
 
  那娘们开始还把他当成稚嫩的少年,动了怜惜之心,温语安慰,但很快随着 少年阳具再度勃起,插入,她就只有大张着腿啊啊呀呀哭着求饶的份了。 
 这娘们是惟一一个苏干曾对她把口交、肛交、鞭打、滴蜡、捆绑所有的活儿 
  玩个遍,身体所有性感部位操个遍的妓女。
 
  可惜的是,最初她还是一个因为接客而羞怯,为一点点钱而感激,为吞食男 人的精液而难过,为不要插入自己的肛门而哀求,为赤裸捆绑而羞耻,为鞭打而 哭泣的良家妇女。
 
  在少年恣意的开发下,竟逐渐变成为一个淫荡贪婪、不知餍足,主动为变态 嫖客提供各种下贱服务的公开的老婊子。
 
  他自然也被苏干抛弃了,当然她也不需要苏干了。
 
  苏干在风月场认识了两个酒色朋友,一个是乌恩,出手阔绰,他的干爹可是 京城内侍监的来公公,掌管着遍布京城和各地的密探,是皇帝宠信的耳目。 
  一个叫吴三,三代穷光蛋,惯会斗鸡走狗,巧言善辩的,做帮闲的小弟。 
  三个人一次曾让一个妓馆的八九个婊子,脱光光排好队趴在那里,挨个来, 全部操翻,妓馆歇业三天,三人由此得了个「辣屌摧花京城三少」的诨号。 
  如此神威,可少不了从轩辕述那里讨来的春药的帮助。
 
  每次去讨春药,轩辕述经常会给他两包麻叶,大的一份给祖父,另一份给姨 娘。那不是普通的麻叶。
 
  轩辕老头说「大麻多食令人见鬼而狂走……久服通神明轻身。……这不是普 通的大麻,是天竺所产,效果尤奇,能令人忘忧,逍遥快活似神仙……」 
  姨娘用它来调制香料,祖父则用它来酿制苏摩酒。
 
  苏干把大麻叶自己也留了一点。点燃了一枚,烟气吸到鼻子里,开始只是一 股油腻的味道,像猪油。试了几次后,果真觉得轻飘飘的,有种恍若云霄中的快 感。
 
  从这以后,苏干才知道,从姨娘屋里点燃的香料中,有时加了大麻。年纪轻 轻就成为寡妇的女人的苦恼,只有这种仙草才能缓解吧。
 
  轩辕老头每次要给的大麻叶,也变成了三份。
 
  苏干发现,春药加大麻,那是人间绝配。
 
  最初的时候,苏干在风月场所的所为,姨娘显然也有所耳闻。
 
  尽量躲避跟他独处的姨娘,终於主动跟他坐在一起,委婉地跟他说,要多把 时间用在练功和读书上,说外面那些女人卑微下贱,不要去碰。
 
  苏干心想,女人操起来不一样吗?那些妓馆里的女人虽然大多姿色气质差点, 但你想要的任何服务都可以花点钱从她们那里得到。
 
  难道,像姨娘这样出身礼教的女子不会像那个老婊子那样无耻令人生厌恶。 
  但如果,姨娘也变得像那个妓女那样主动而淫贱,那我对她的亲近爱慕会不 会也消失?苏干满口答应姨娘的话,然后借机又软缠硬泡,向姨娘提出非分的要 求,韦玉姬自然还是不肯答应,只好再次用替代的方式来满足儿子的性欲。 
  苏干又发现了人的情欲,肉欲不分对象,凡是性感的肉体都是它要吞噬的目 的。
 
  情欲,则有针对性,没有达成目的,永无休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