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方来客之肖青璇的沦陷】(03)【作者:wrnm】
 第三章:子前目范
 
  漆黑的深夜,坤宁宫外候着壹众的宫女宦官,这时只听「吱呀」壹声,便看 到风晴站在门内尖着嗓子说:「太后懿旨,要去看看陛下。」
 
  接着头戴凤冠、身穿宽大的黄色礼服的肖青璇从门内走了出来。壹众宫女宦 官慌忙将停在门前的凤撵擡到跟前。肖青璇伸出右臂由旁边的风晴扶住,款款走 向停靠在门口的凤撵,周围的侍从无不躬身弯腰执礼,不敢正视太后的凤颜,这 时如果他们擡头,便能见到太后的玉颊殷红,壹双眼睛更是好像要媚出水来壹般。 
  两边的宫女掀开凤撵帷幔,肖青璇走了上去,她壹拂袍袖,大气从容地端坐 在了椅子上。风晴在边上唱道:「太后起驾!」
 
  前呼后拥之中,她端坐在高处,很快找回了气势。虽然刚刚遭受羞辱,但肖 青璇相信自己壹定会控制局势,不会让他们的阴谋再次得逞。这样想着,心便慢 慢平复下来。
 
  及至行宫,大轿缓慢小心地落地,肖青璇淡淡道:「哀家去看看陛下,尔等 不用近前打搅了。」众人壹起躬身道:「奴婢等遵旨。」
 
  肖青璇说完便扶着风晴的手,款款走进这寝宫的大门。
 
  寝宫内,只见床榻上躺着壹个脸色苍白的三岁稚童,这就是当今大华国的皇 帝,肖青璇的儿子赵铮。
 
  肖青璇快步走到床边,看着儿子熟睡中苍白的小脸,眼中满是疼惜与愧疚, 转头冷冷的看着太监打扮的风晴:「还不快给皇上解毒」
 
  只见风晴嘿嘿壹笑,满是轻浮的说:「太后何必着急,您既然让奴才爽过了, 陛下就暂不会有事了。」说着从袖中拿出壹颗黑色药丸递上前去。
 
  肖青璇伸出欺霜赛雪的右手快步拿了过来,左手轻轻叩开皇上的嘴角,将药 丸喂了进去,这药也不知是什么做的,竟入口即化,顺着喉咙流入胃中。 
  看着皇上的脸色因解毒而慢慢有了血色,肖青璇轻轻籲了口气,动人的双眸 中却闪过壹丝寒芒。
 
  身后的风晴看着那穿着凤袍的高贵背影,即便如此繁琐的服饰,都掩盖不住 肖青璇的绝世风姿,想到如此高贵的女人刚刚才在他的胯下婉转呻吟,心下荡漾, 暗想普天之下,恐怕再也没有哪个女人的血统比眼前这个女人更加高贵了,想到 从今以后,天下间最尊崇的绝世美人就可任由自己玩弄,不由呼吸急促,快步上 前走到佳人的身边。
 
  肖青璇感到耳后突然传来男人的粗气声,心中恼怒,臻首壹转红唇竟与渐渐 凑近的风晴碰了个正着,整个身躯骤然壹颤,睁大眼睛,美眸中显出慌乱之色, 呆了壹下,直到风晴的舌头不依不饶地往她口中探入进去,这才回过神来,丰美 娇躯在风晴怀中扭动,转头想要躲开。
 
  风晴却是连连上前,四唇不离,将两人的身体直接挤在了床边的书架上,整 个人已经压住了太后熟透的丰满柔软娇躯。
 
  肖青璇大惊,想要擡手推搡风晴,可刚刚才被逼吃下散功散又被蹂躏半响, 只觉得整个娇躯都已经酥软,哪还有半分力气。
 
  她壹双玉腿蹬踢着,可是身体被风晴死死顶住,无法动弹,风晴闻着她身上 体香,情绪亢奋起来,呼吸也越发急促,肖青璇娇躯虽然还在扭动,但是却有气 无力,双手推在风晴肩头,却如同在欲拒还迎壹般,被大舌堵住的红唇,无法发 声,只能从琼鼻发出「嗯…额…」的鼻音。
 
  肖青璇得双眸从壹开始的愤怒,慢慢变成惊慌,很快却又显得迷茫,美眸笼 起壹层雾气,变得迷离起来,随即慢慢闭上眼睛,她双腿本来用力蹬踢,可是此 刻却也渐渐安静下来,推搡风晴肩头的手,慢慢变成搭在了肩膀上。
 
  风晴壹只安禄山之爪却已经就势抚在肖青璇的胸脯上,轻轻探入了太后衣襟 之中,只觉得太后肌肤滑腻,此时却如同烈火燃烧壹般,光滑之中,却又是极为 烫手,当手掌完全覆盖住太后高耸的玉女峰时,肖青璇却豁然睁开眼睛,眼眸中 满是惊恐之色,这壹次却不知道哪里来的气力,螓首壹扭,失声道:「不……不 要,这里,别这样……」
 
  风晴干咽了口吐沫,淫邪的双眼直直盯着肖青璇羞怒的绝色娇颜,似乎是感 受到来自男人胸膛的热力,鲜红的蓓蕾竟将凤袍顶出两个迷人的凸起。
 
  「你这个狗奴才,皇上还在这里,你想干什么,给本宫滚出去。」肖青璇本 能地察觉到了风晴的灼热视线,羞恼之下手头的力气加大了几分,这才终於推开 了风晴,俏脸壹红背过身去,便要将他呵斥出去。
 
  「皇上只是暂时压制住了毒性,可还没有完全解毒,而且刚刚吃的药中含有 安神的成分,壹时半会醒不来的。」
 
  风晴突然拉住了肖青璇的玉手,微微壹用力,美人便失去了平衡整个人栽进 了男人的怀中。
 
  「狗奴才,你不守信用,本宫要杀了你」肖青璇用力挣脱,可吃了散功药实 在是没有多少力气,反而被两条铁臂箍得更紧了。
 
  作为以前大华的公主,圣坊的圣女,如今的太后,无论是何时何地都是被捧 在手心里,就算是三哥,夫妻之间也是相敬如宾,对她是敬大於爱,可面对如此 的蛮横对待,竟然毫无招架之力,浑身瘫软开来,这让她想到了三年前在金陵的 耻辱往事。
 
  肖青璇三十左右的年纪,正是女人最为成熟的时候,再加上自幼习武和在宫 中锦衣玉食,娇躯似棉,两只洁白如玉脂般的乳房沈甸甸的如水滴壹般就那么直 接搭在了风晴的手臂之上,感受到身后男人炽烈的欲火再加上强烈的挤压胀痛感, 肖青璇感到下体竟不自觉的留下了羞耻的液体。
 
  「娘娘,奴才要干死你,在皇上面前玩弄他最敬爱的母后,让他看看他的母 后是怎样的壹个荡妇婊子!」风晴淫荡下流的话语直接沖进了肖青璇敏感的耳洞。 
  「不…不要…不要在这…」听到这下流的话语,肖青璇迷人的娇躯止不住的 颤抖,靠在风晴的胸膛上手足无措地嘤咛道。
 
  未等肖青璇说完,风晴的大舌便长驱直入,撬开了两排紧闭的贝齿,裹允起 美人口中的丁香来,口舌纠缠之间大华太后不由有些意乱情迷,顺从地任由大舌 挑逗,待等停歇下来,壹张小嘴儿早已是红肿不已。
 
  风晴见眼前美人凤眼朦胧,檀口中不自觉地轻声呻吟,心中再也忍耐不住, 右手贴着肖青璇温软的小腹呲溜壹声直向肖青璇的下身蜜处探去,两指壹探正将 那隐藏在深处的肉珠夹了个正着。
 
  「天,天呐,快放开…啊…啊……啊………」肖青璇未等说完,两条修长的 玉腿便是将贸然入侵的大手死死挤住,丰腴的娇躯不住颤抖,俏目泛白,到最后 整个人都失去了站立的力气,完全瘫软在了风晴怀里。
 
  风晴见身下美人娇躯猛地壹挺,又软软的倒在怀里,心知是拿捏到了她的敏 感点,行事愈发肆无忌惮,撩起肖青璇下裳,连带着将亵裤也壹并扯了下来。 
  肖青璇贵为当今太后,林三的正宫,姿色自是不必说,由於产下过赵铮林暄 两子,娇躯颇为丰腴。
 
  寝宫的灯火之下,两瓣雪臀满月壹般,熟得要滴出水壹般。风晴拼命的想将 太后丰满的翘臀掌握在双手中,可是肖青璇的翘臀水嫩而又充满弹性任凭风晴在 怎么用力,陷在臀肉里的大手总是会被轻柔的弹起。只见翘臀在大手下揉捏成各 种形状,好久才念念不舍的顺着深邃的臀沟儿向下探去,却发现触及之处皆是壹 片湿腻。
 
  「娘娘,难道在自己儿子面前被玩弄就这么兴奋?奴才今天要为皇上好好教 训教训你这个在儿子面前高潮的婊子!」
 
  风晴骂罢伸出巴掌对着当今太后的圆臀啪啪打了下去,肖青璇从小自大从未 被人打过屁股,两巴掌下去便被羞辱的嘤嘤哭泣起来,雪臀上更是浮现出了两只 红色的巴掌印来。
 
  看到雪臀上的红色印迹,想到当朝太后的屁股被自己这个下贱的奴才打了, 就感觉全身颤抖,感受到肉棒在裤子里摩擦着难受无比,不断的从马眼处渗出着 粘粘的液体,裤子壹推,便闻到壹股男人下体难闻的腥臭味弥漫着整个寝宫。 
  风晴就如同只发情的公狗,疯狂的扑倒在肖青璇的脚下,大舌自脚尖而始, 沿着美人大腿内侧的黄色痕迹壹路向上,淡淡的腥臊味不但没有令风晴退却,反 而助长了其淫性。
 
  当大舌触及了美人儿双股之间某壹个敏感处所之时,先前还犹如死屍壹般瘫 软着的肖青璇突然如同中了箭的兔子,剧烈抽搐,风晴只觉得自己的脑袋被两条 长腿猛地夹紧,随即壹股腥膻的热流向嘴中扑来,风晴赶忙张开大嘴「咕都…咕 都…」的大口吞咽起来,可骚水太多了,根本吞咽不及,弄的风晴满头满脸都是, 让着当今太后拿骚水儿硬生生强着给洗了把脸。
 
  「咳咳!刚刚不是才泄过吗,怎么还有这么多水,嘿!奴才今天就把你骚穴 里的水给你都刮弄出来!」风晴被当今太后的骚水尿了壹脸,恼怒着抹去脸上的 淫水,掰开肖青璇丰盈的美臀就要进入这天下最高贵女人的体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