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位一体】(1一2)作者:191302516(amon)
 三位一体
 
 2011/07/04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第一章
 
  坐在火车上,望着窗外飞驰向后的田地和树木,一步一步的接近故乡了,三 年了,我三年没有回到家里。在部队呆了三年一直都出海,孤零零的在一个海岛 上,没有回过家,最多也是和妈妈还有弟弟通电话,电话中他们总说自己还好, 从来都不说有让我担心的事情,只是一个劲地和我谈高兴的事。
 
  我拿出钱包,翻开来看着里面夹着的妈妈和弟弟的合影,微笑着,用手指在 上面轻轻的摩挲着。爸爸在我和弟弟很小的时候就离开了我们,只有妈妈和我还 有小我五岁的弟弟三人相依为命,妈妈为了我和弟弟,摆过地摊、跑过销售,吃 了不少的苦,所以我在上完高中后选择了去部队,可以为家里减轻点负担,妈妈 负担弟弟一个人上学就要轻松点。
 
  最近几年可能家里的情况有所好转,听妈妈在电话中说她现在开店了,还开 了几家分店,生意不错;弟弟也争气,现在在市中心的一所大学读大二了,也听 话,挺能帮妈妈的。
 
  看着照片上的弟弟,三个月前照的,清瘦得很,下巴尖尖的,一双含笑的眼 睛像妈妈,挺有神采的。呵呵,这个小鬼,原来我们小时候和小朋友玩过家家的 游戏,最后阴差阳错的让我和弟弟成了一对,拜了天地,拉了勾。那个时候妈妈 也喜欢给弟弟作女孩子打扮,有时候打扮好了出去,别人还真以为是个漂亮的小 姑娘。
 
  呵呵,如今弟弟也已经长大了,这么久没见,不知道我们兄弟的感情还是不 是像原来那样?照片上,妈妈紧紧地搂着弟弟,和弟弟一般高的身材,卷曲的乌 黑长发拨到一边,恣意的散落在肩膀上,含着笑,嘴角上扬着。妈妈,弟弟,我 回来了,我们又是三位一体的了。
 
  火车到站了,我拿起随身的一个包,随着人流走出了出站口。五年没回来, 火车站都翻修过,变得好大了,几个方向都可以出站。走出了火车站,我也不想 坐车,反正家离火车站也不远。
 
  家乡的变化真大啊!原来灰暗、破旧的小街现在修成了整洁、宽广的道路, 路两边的高楼林立,好多我都叫不上名字的大厦也矗立起来了;走在路上的人更 是普遍的衣着比过去都光鲜多了,路上的车也多了不少,车水马龙的,一排繁荣 的城市景像。原来我和弟弟常去的一个小公园,现在变成了商业街了,好多的店 铺,音乐声、沸腾的人声更是震耳欲聋。哎,真的都变了。
 
  妈妈和弟弟还不知道我今天回来,我只告诉他们近期有可能,就是想给他们 一个惊喜。漫步来到了家门口,家是新家,新社区,入住的人似乎不多,隔市中 心不远,钥匙一早已经快递给我了。今天家里会有人么?站在家门口,里面似乎 传来了音乐声,我深吸了口气,掏出钥匙,慢慢打开了门。
 
  推开门,扑面的动感音乐声就缠绕过来,赫然映入我眼帘的是一个长发的背 影,身材高挑,穿着一件好像全身都是网眼的黑色连体衣,包裹着凹凸有致的身 体,修长的双腿格外诱人,白嫩的挺拔背部在黑色的网眼里异常光滑和耀眼,特 别是臀部,一根细细的红色带子缠在股间,夹在白皙翘挺的臀部里,只在臀缝和 腰部的连接处露出了前后两抹红色,随着音乐的声音在扭动着,白皙的臀部灵活 地晃动,好像随时要挣脱网眼衣的束缚,配合着不时微微发出的喘息之声。 
  看着看着,我的肉棒都在裤裆里蠢蠢欲动起来。哇!我一下子呆住了,My God!这是什么情况?难道是我走错了房子?可是钥匙一下子就顺利打开了; 家里不是应该就小弟和妈妈吗?猛然多了一位看背影就很妖艳的女人,她会是哪 位?难道是小弟的女朋友?
 
  我猛地咳嗽了一声:“呵嗯,请问……”
 
  “啊……”我的招呼立刻就被一声尖叫打断了,盖过了音乐声,甚至连空气 都为之一窒。那个妖艳的女人捂着胸口和下身半蹲下来,微微转过了头,高挺的 鼻子、侧脸完美的弧线,小巧红嫩的嘴唇张开着,眼睛瞪得大大的,不敢置信似 的看着我,跟着又发出一声尖叫:“啊……”接着跑进了侧边的一个房间里,门 被“砰”的关上了。
 
  这算惊喜么?到底什么情况?我还没有从刚才那个女性的影像中反应过来, 走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把行李包放到脚边,裤裆里的肉棒兀自在挣扎着、激动 着。也难怪,五年中很少见到女性,就连母的动物,岛上都很少,突然一回家就 一下子让我见到一位穿着连体网眼衣舞动的美女,难道是我桃花运的开始,老天 从此眷顾我啦?
 
  客厅里有着家的味道,还有着微微的香味,我深深的嗅着,不是在做梦,我 是回到家里啦!侧边的房间里传来“窸窸窣窣”衣物摩擦的声音,难道真是刚才 小弟的女朋友,现在在叫他?那小弟的艳福不浅啊!不知道他瘦瘦的,消受得了 么?呵呵。
 
  我暗笑着,叫道:“小弟,小弟,没事啦!不急……”缓缓地把身体往后靠 在沙发上。天花板装了盏好大的吸顶灯,是我最喜欢的蓝色,一定是妈妈选的。 
  这时侧边房间的门突然打开了,我还没看清,一个高挑、温暖的身体就带着 微微的好闻香味扑到我的身上,一下子跨坐在我的腿上:“哥,你回来了?哥, 真是你啊!哥。”我裤裆里的肉棒感觉一下子被一个柔弱的臀部压住了,反而更 有斗志的坚挺起来。
 
  怀里的人抬起头,柔软的头发,大大的眼睛含着晶莹的泪水,在眼眶里转悠 着,手握着我的肩膀摇晃着,下巴尖尖的,更消瘦了,套着件大大的T恤,正是 小弟。
 
  “是我,是我,小弟,呵呵,几年没见,长高了,长高了。”我笑着拍着小 弟的肩膀。
 
  “哥,你回来怎么不早告诉我们嘛?我也好去接你。呜呜……哥,我好想你 啊!”小弟握着我的肩膀,还跨坐在我的腿上不停地摇晃着,脸上在笑,眼睛里 的泪水却是快要滴落了。
 
  “傻瓜,我这不是回来了么?以后再也不走啦!”我忙用手擦了擦小弟的眼 角,捏了捏他的鼻子,笑着:“多大的人了,怎么还像小孩子一样?”
 
  “人家高兴嘛!”小弟作势要咬我的手。
 
  “妈妈呢?”
 
  “出差去了,要一个星期才回来呢!昨天刚走。妈妈和我都想死你了,早知 道你今天回来,她一定不会出去的。”
 
  我裤裆里的肉棒因为小弟的摇晃,抗争得更加起劲了,龟头暴涨,感觉隔着 裤子顶到小弟的臀部了。我尴尬的笑了笑:“小弟,这个……你可不可以先下来 啊?”
 
  小弟也似乎感觉到了,脸红着从我的腿上下来,坐到我的身边,瞟了瞟我高 高耸起的裤裆,又调皮的瞪了我一眼,拉着我的手说:“哥,你好坏啊,一回来 就吓死我了。”
 
  “呵呵,呵呵……”我干笑了几声,调整了下坐姿:“小弟,刚才哥哥进屋 的时候看到一个女人……后来她进你屋子里了……呵……你知道的,是你女朋友 吗?”我说着,嘴往屋子里面努了努。
 
  小弟一下子脸红了,扭捏着,脸红红的,嘴唇和脖子上还留着细细的薄汗。 我才发现小弟套着的这件衣服好像还是我几年前留在家里的T恤,露出了饱满的 白皙的腿,短短的头发尖上留着细细的汗珠,睫毛还比较长,看起来很清秀、很 柔弱的样子,很“小白脸”,和我部队锻炼过的五大三粗不同,不过也有自己的 味道。
 
  我抬手抹了抹小弟额头上的汗水:“呵呵,小弟你也长大了哟!这是很正常 的事情,呵呵,要不给哥哥介绍介绍?哥哥帮你把把关。”
 
  “嗯,嗯,哥,那个……那个……”小弟低下头嚅嗫着:“哥,我没有女朋 友,刚才那个是我啦!”
 
  什么东东?!圣母玛利亚,观音姐姐,平地起惊雷哩个咚咚的,我听错了没 有?我不可置信地盯着小弟,发现他的眼睛上果然还残留着没有清理干净的画过 妆的痕迹,可我怎么样也没办法把刚才那个跳着艳舞的妖艳女和眼前清秀的弟弟 联系在一起。
 
  “嗯,这个……这个……呵呵,原来是我看错了啊!”我尴尬的笑着。
 
  “哥,你别误会啊!这个……是我们学校要表演的节目,我就先试试,练一 练。”小弟拉着我的手,柔软的手心里都是汗水。
 
  什么花哨节目,要穿那样的衣服?要化妆成女孩子?很少儿不宜啊!我说: “这个……小弟,没什么事吧?没人胁迫你吧?有什么事情一定要告诉哥哟!我 现在回来了,一定可以帮到你的。”
 
  “哥,没事啦!”小弟听到我只是关心他,抬起头笑着:“我真的只是要表 演。”
 
  “哦,不过,小弟,那个……你那个衣服,怎么说,也太那个了吧?”艺术 这东西我不太懂,不过我还真是不支持小弟这样为艺术献身。
 
  “呵呵,哥,你放心啦!”小弟笑着站起来,为我倒了杯水:“我也只是玩 玩,没说一定参加,也不会真的穿那样的衣服表演啦!嘿嘿,哥,再说,要穿那 样,也只给哥你看过……”说到最后,声音越来越小,脸上又飞起了一丝羞涩的 嫩红,“不过,哥,你可别告诉妈妈啊!”小弟像想起了什么似的,紧张的拉着 我的手。
 
  我是变态吗?看到弟弟脸红,居然好像还有点心跳加快,嘴唇都有干了,我 忙大口喝了口水:“好的,小弟,你不说我也知道。不会的,小弟,我们从小一 起长大,哥哥答应你的事情,什么事情没办成过?”这如果让妈妈知道,哪还得 了,说不定会赶我出家门,一回家就对自己的弟弟心跳加速。
 
  “呵呵,就知道哥哥你最好了。哥哥你回来了,家里就有了个男人,那我和 妈妈晚上就再也不用担心了。”
 
  看到小弟作势又要扑在我身上,我忙用手挡住了他,顺势把他拉到我的身边 坐下,免得我刚平静点的肉棒在裤裆里又作乱:“应该是又有个男人了,呵呵, 小弟,你也是男人嘛!”
 
  “妈妈总说我是胆小鬼,很柔弱,像个女孩子。”小弟不满的翘着嘴。
 
  怎么看怎么觉得小弟的动作有点女生气,说得难听点就是娘娘腔,不过我好 像不讨厌,还挺喜欢他这样撒娇的动作和语调的。心里一阵恶寒,忙岔开话题: “妈妈过几天才回,那这几天你可以带我好好逛逛,家乡变化可真不小。我先去 洗个澡,休息下,晚上我们一起出去走走。”
 
  “好啊!哥哥,呵呵,现在我们这里变得可漂亮啦!来,来,哥,我先帮你 去放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