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牲节 】作者:白领笑笑生
>
  宰牲节
 
 
  「若冰快点,去晚了就来不及了!」六点多钟,宾馆里,穿着白色上衣的乐 乐催促道,和韩若冰匀称的身材相比,乐乐稍矮,看起来比较有肉,胸前的两颗 「大木瓜」一直是她骄傲的资本。
 
  「宰牲节不是要九点才开始吗?」若冰从一脸疑惑的从浴室里走出来,上身 一件白色长衫遮住大腿根部,两条美腿修长的弧线清晰可见:「不是到晚上才有 好吃的吗?」
 
  「晚上那是美食节,上午也有很多好吃的,还有精彩的处决呢!」乐乐着急 道。
 
  蓝星东大陆的缅因自古以来就有一个叫宰牲节的节日,不过这天宰杀的并不 是牲口,而是女人。每年的秋季,为了庆祝丰收并祈祷来年的风调雨顺,一些年 轻女性自愿在这天接受宰杀,久而久之形成一种固定的习俗。今年的的宰牲节是 这些年来规模最大的,上午集体宰杀祭祀,下午的各种活动,加之晚上的美食节, 估计献身的女性大概在两千左右。
 
  女孩子最是麻烦,两人整整准备了半个小时左右这才坐上门口的旅游大巴, 水洗的牛仔裤把韩若冰身体的曲线完美的勾勒出来,她的胸部没有乐乐的木瓜大, 却也不小,一路上两个女孩子让旅游大巴上增加了不少欢乐。
 
  八点二十分左右,目的地丰收广场终于到了。「上午的祭祀仪式中,大约有 一千名年轻女性作为祭品被绞死和斩首,她们迷人的肉体将成为晚上美食节的食 材!」乐乐拿着旅游指南念道。
 
  「这简直是,太壮观了,你看那边的绞架!」若冰兴奋的叫道,她的声音吸 引了很多年轻人的目光。
 
  整整一百个绞架,五十个为一组,分别竖立在广场两边,每年的宰牲节,五 十个女人一起在绞架上挣扎的壮观情景都是一大卖点。广场中央的祭坛旁边放着 一些斩首用的木墩,十几个赤裸着上身的健壮小伙子神色肃穆的站在那里,他们 手中的斧子让两个女孩子有些怕怕的感觉。
 
  此时广场上已经有很多人,游客和参加祭祀的女人,还有一些祭祀。在缅因, 能够参加献祭的都是千挑万选的美女,那绞架的前面姹紫嫣红,穿着各种服饰的 美女晃的人眼花,就连韩若冰也叹为观止。
 
  祭祀即将开始,那些作为祭品的女人有的已经脱下除了丝袜和高跟鞋之外所 有的衣服,也有的外面仅仅披了件御寒的大衣,毕竟,初秋早上的天气已经有些 寒意了。闪光灯亮起,却是一个参加祭祀的女人在和两个游客合影,白皙的肌肤, 微微带有一些婴儿肥的面孔,丰腴的身体散发着女性特有的魅力。
 
  「姐姐!我们也要合影。」乐乐却是已经冲了过去。
 
  「姐姐,你是要参加祭祀的吗?」若冰和乐乐两人好奇的打量着女人的身体, 让她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你身材好棒!」若冰称赞道。
 
  「对呀,咪咪都快赶上我的了!」乐乐接口道。
 
  「你们两个也很漂亮啊,已经达到缅因参加祭祀的标准了!对了,你们是从 那里来的?」女人拢了拢头发半开玩笑的道。
 
  「啊!」乐乐冰捂住嘴巴有些吃惊的反问道:「外国人也可以参加祭祀吗?」 
  韩若冰瞪了她一眼道:「我叫韩若冰,这是乐乐,是从帝都来的,姐姐你叫 什么名字?」
 
  女人笑了笑道:「我叫秦卿,外国人当然也能参加,不过要提前报名,哦你 们两个今年是不行了,明年可以报名参加!对了,我这里就有一个从帝都来的朋 友,」她说着朝远处喊道:「思嘉,这里有两个帝都来的朋友!」
 
  一个身材匀称的美女闻言走过来,远远的道:「你们两个也是来做祭品的吗, 可惜来晚了!」
 
  「思嘉姐,你怎么会来宰牲节做祭品的!」乐乐道:「你身材好好啊,姐姐 你是做健身教练的吗?」
 
  秦卿伸出手介绍道:「韩若冰、乐乐,她们两个是来这里游玩的,也算和你 有缘分!」
 
  女人伸出手道:「王思嘉,帝都俱乐部的形体教练!」却听秦卿道:「思嘉 去年也和你们一样到缅因参加宰牲节,结果被五十个女人一起绞死的情景震撼了, 所以这次她半年前就已经报名了!」
 
  「啊!」乐乐吃惊的捂住嘴巴。却是听思嘉道:「不止这些,当时看到那些 被处死的女人堆成一个高高的肉山。天哪,半年来,我总是想象自己的尸体被人 抬着扔到上面的情景,每次都兴奋的不得了!」
 
  「思嘉姐,你下面……」韩若冰望了望思嘉潮湿的下体,凑到她耳边道。 
  「流水了!」思嘉也凑到她耳边:「你注意下秦卿,她下面也有!」
 
  乐乐却是不满意的道:「什么事情神神秘秘的!」
 
  「其实参加祭祀的女人多多少少会有一些这方面的反应!」秦卿说着笑了笑: 「不过像思嘉这样反应这么强烈的倒是少见。」
 
  「上了绞架,你也不会比我好到那里去!」王思嘉反驳道。
 
  「嘻嘻!」秦卿笑着道:「窒息的过程中,女人会产生一种奇妙的快感,缅 因几百年的经验,研究出一种可以把这种快感扩大的秘药,宰牲节的绞刑中,有 的女人甚至能够达到性交也无法达到的高潮,我和思嘉刚刚都吃过了!」
 
  「真是太神奇了!」乐乐道。
 
  这时,广场上的钟声响起。秦卿和王思嘉脸上都露出一丝紧张来:「绞刑就 要开始了,思嘉和我分别是二六、二八,是第一批上绞架的女人,不能和你们聊 天了,不过你们可以过去看看我俩最后的表演。」
 
  向那一排五十人的绞架望去,已经有参加祭祀的女人陆续站在踏板上把绞索 套在自己脖子上。两人跟在秦卿和王思嘉身后来到她们处刑的位置,只见中间的 二十七号已经有一个穿着黑色吊带丝袜的女人已经站在上面了。她大概二十七八 的样子,第一眼的感觉是OL,胸部虽然不如秦卿大,却也颇为壮观,两条裹在 丝袜里的美腿微微弯曲,美妙的弧线展露无疑。
 
  「许晴!」绞架上她的铭牌暴露了她的身份,因为双手被绑在身后,她胸部 显得很挺拔,那挂满晶莹液体的三角地带吸引了不少男游客的目光。秦卿和思嘉 此时也在祭祀的帮助下把双手绑在身后,秦卿身材丰满,两颗乳房因为激动微微 挺起,王思嘉装着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可胯下的湿润出卖了她。
 
  几十年的统计结果显示,作为祭品的女人,绞死时双手绑在身后虽然不能在 死前爱抚自己的身体,因为快感的集聚更容易达到顶点,两个女人一前一后站在 活板上,高跟鞋更凸显出她们身材的完美,王思嘉把绞索套在自己脖子上,小腿 挑起摆了一个漂亮的POSS,出人意料的是,刚刚一脸淡然的秦卿因为害怕或 者是激动,雪白丰腴的身体颤栗起来。
 
  几分钟之后,整整一排五十个脚架上站满了充当祭品的女人,一些下一轮即 将处决的女人已经开始脱光了衣服,几个性急的已经开始让祭祀把自己双手绑在 身后。穿着蓝色衣服的祭祀最后巡视了一遍,保证绞索套在每个祭品的脖颈上。 
  刽子手拉下手柄,啪啪啪,女人脚下的活板依次打开,身体失去了支撑,短 暂的下坠后,穿着高跟鞋的双脚习惯性的想要踩住地面,却一次次蹬空,看来就 像踩水轮一样。重力作用下,她们脖子上的绞索瞬时间绷紧,绑在身后的手臂开 始剧烈的挣扎,五十具雪白的肉体摇摆着,或大或小,一颗颗别有韵味的乳房跳 动着景象颇为壮观。
 
  短暂的惊恐之后,秦卿丰腴的身体开始以一种动人的姿势挣扎起来,伴随着 自发性的踢蹬,她两条丰满的大腿一张一合,一滴滴晶莹的爱液甩出。而王思嘉 则更为奔放一些,随着两条修长健美的大腿剧烈的踢蹬,她身体像钟摆一样左右 摇晃,连绞刑架也跟着吱呀吱呀的作响。那个叫许晴的女人,裹在黑色丝袜里的 大腿一直保持着张开的姿势,间或偶尔踢蹬几下,仿佛故意把自己迷人的三角地 带展露出来。
 
  一百条雪白的美腿以各种不同姿势在空中挣扎着,唯一相同的是由于窒息, 她们的嘴巴都不由自主的张开,有的香舌微吐,有的甚至嘴角流出晶莹的唾液。 游客们抓住时机,兴奋的按下快门,记录下这精彩的一幕,韩若冰和乐乐也不甘 落后。
 
  秦卿说的不错,绞刑的过程中是会有快感产生,几分钟时间不到,绞架上女 人的身体明显有了变化,一颗颗饱满的乳房由于充血更加挺拔,双手被绑在身后, 她们只能在挣扎的过程中张开双腿,就连最矜持的女人下体也沾满了爱液。 
  忽然之间,秦卿停止了徒劳的挣扎,两条雪白的大腿毫无征兆的分开来颤抖 起来——她第一个冲上了顶峰。伴随着无规律的颤抖,她圆睁着的双眼开始布满 迷雾,一一股股透明的液体从她下体喷涌而出,吧嗒一声,一只红色的高跟鞋落 到地上……
 
  一分钟之后,除了小腿偶尔抽搐之外,秦卿丰腴的身体终于一动不动的挂在 绞索上,失去了括约肌的约束,尿液淅淅沥沥的从她下体流淌而出。韩若冰用相 机记录下她被绞死后的一幕的同时,其他女人还在乐此不疲的表演着她们的空中 舞步。
 
  一个、两个,越来越多的祭品在最后的疯狂中失去了生命,绞架上只有思嘉 和许晴两个女人还在挣扎,而此时,许晴两条裹在丝袜里的美腿也如其他女人一 般颤栗起来,显然也已经到了最后关头,她一只高跟鞋早已在之前的挣扎中被甩 掉,晶莹的爱液顺着她修长的大腿淌下,喉咙里发出咯咯的响声。
 
  「她快完了!」一个下一波被绞死的女人掩嘴轻笑道,却见一次疯狂的抖动 之后,许晴挂在绞索上的像松了发条一般忽然间软了下来。
 
  「看来还是思嘉姐坚持的最久!」乐乐说着,却见一个刽子手员拿着一把尖 刀走到思嘉的绞架下,韩若冰禁不住捂住嘴巴:「他要做什么!」
 
  「这女人在上面太久了,在这样下去我们这波祭品要来不及了!」一个即将 被绞死的女人道。
 
  似乎听到了女人的话,王思嘉的脸上泛出一丝惊恐来,两条修长健美的大腿 更加卖力的挣扎起来,可这依然改变不了她的命运,闪着寒光的尖刺毫无阻碍的 从她女人的地方刺进去。王思嘉终于在尖刺插入的时候彻底爆发了,可刽子手还 是毫不犹豫的剖开了她的肚子,白花花的肠子从切口喷涌而出,膀胱、子宫吊在 她双腿之间,一阵剧烈的颤抖之后,她咽了气。五十个失去了生命的肉体挂在绞 索上,在惯性的作用下轻轻摇摆。她们一个接着一个的被放下来,下一波被处决 的女人代替她们站在绞架下开始了她们的死亡之旅。
 
  被处决的女人脱掉高跟鞋与丝袜,秦卿、王思嘉,许晴三人赤裸的尸体堆叠 在一起,王思嘉剖开的腹部吸引了大多数人目光。祭祀把尸体一个个抬到广场中 央祭坛左侧堆在一起,秦卿丰腴的躯体被扔到山上的时,一阵莫名的兴奋在若冰 的心头蔓延开来。
 
  祭坛的右侧,一具具无头的尸体堆成一个壮观的肉山,「那边,还有斩首啊!」 顺着乐乐手指的方向望去,五个斩首的木墩前脱光衣服的祭品们排着长长的队伍, 被斩首的女人立刻被穿着黑衣的祭祀拽着四肢扔到肉山上。
 
  「我们去看看吧!」韩若冰提议道,乐乐兴奋的点了点头。
 
  五个环肥燕瘦的女人四肢着地跪在木墩前,头发被拨到一边,白皙的脖颈卡 木桩上半月形的凹槽里,这个姿势下,她们臀部不由自主的翘起,身体美妙的曲 线展露无疑。虽然这些女人都是自愿参加祭祀,但为防止她们临时怯场,她们的 双手还是被绑在身后。
 
  砰的一声,刽子的斧头一起落下,五个女人雪白的脖颈如豆腐般切断,身体 如排演好了一般反射性的直立起来颤抖着,十只雪白的玉兔调皮的在她们胸前上 下跳动,看起来蔚为壮观。
 
  「啊!」第一次观看斩首的乐乐惊叫起来。那五具无头的艳尸跪在地上颤抖 了十几秒钟这才依次倒下,穿着黑衣的祭祀把她们无头的尸体抬过去扔到肉山上。 
  「若冰!」乐乐凑到韩若冰耳边道:「我下面有感觉了!」
 
  「你!」韩若冰不知道该怎么说她,却听她道:「开始觉得挺可怕的,现在 感觉蛮兴奋的。」韩若冰心中也有这种想法,却碍于面子不好意思说出口,她们 人不约而同的呆在这里观看斩首,不知不觉间底裤都湿了。
 
  一千个祭品处理完毕,宰牲节正式开始了,五个披着华丽长袍的缅因皇室贵 女分开双腿跪在祭坛中央,双手反绑在一米高的圆柱上,养尊处优的生活让她们 保养的非常好,透过敞开的衣襟,她们白皙的肌肤凹凸有致的身体完全暴露在游 客眼中,她们,都是万里挑一的极品美女,五个精壮的刽子手握着厚背砍刀站在 她们身后。
 
  大祭司阴阳顿挫的声音回荡在广场,十几分钟时间,她们的身体却秘药的作 用下不由自主的一次次攀上顶峰,下体喷出一股股粘稠的爱液,可面容依然端庄 恬静,仿佛那正在喷涌着爱液的肉穴不属于她们似的,扬着头等待着祭词宣读完 成的那刻。
 
  祭词宣读完毕,厚背大刀落下,五位贵女美丽的脑袋落到地上的同时,她们 身体再次迎来了一次前所未有的高潮,失去了脑袋,她们已经无法保持恬静,迷 人的肉体疯狂的挣扎着却因为身后柱子的束缚,依然保持着跪坐的姿势,刽子手 们把她们脑袋捡起来来放在圆柱顶端。
 
  身着盛装的缅因人载歌载舞,欢庆一年一度的宰牲节。广场的周围的大街小 巷,一个个简易的小吃摊搭建起来,虽然到晚上美食节才算正式开幕,但也没有 人规定白天不许卖东西不是。
 
  韩若冰和乐乐上午玩的不亦乐乎,到了中午,肚子已经开始咕咕叫了,被一 阵阵诱人的香味吸引。
 
  「若冰!」快点,那里有几个烤肉的摊位,好香啊。
 
  一根根里焦外嫩的肉串在通红的炭火上翻滚,油脂落在炭火上发出冒出一股 股青烟,三十多岁的大叔熟练的在上面撒上缅因特有的香料。两个穿着白色浴衣 衣襟完全敞开的女人在一边帮忙,一个把切成小块的肉插在铁串上,另一个忙着 烤肉。
 
  「大叔,肉好香啊!」乐乐兴奋的道:「两位姐姐,你们为什么穿成这个样 子?」
 
  「因为我们也是肉啊!」正在烤肉的女人掩口轻笑道:「这里烤的都是宰牲 节宰杀的女人肉!」她说着向几个摊位公用的肉架指了指,那里,半片女人身体 随风摇摆。其他摊位上,也有一些和她们一样打扮的女人。
 
  「真不敢相信!」乐乐吃惊的掩住嘴巴:「你们也是自愿的吗?」女人点了 点头。
 
  正在这时,一个屠夫打扮的男人走过来:「老李,35- 39号摊肉块用光 了,你这里还有吗?」烤肉的大叔抬起头道:「我们这几个摊位也只剩下半片肉 了,你来的正好,把春冬倪处理了,给我们留半片!」
 
  「他们说我呢!」刚刚说话的女人道:「你们想不想看这里的屠夫怎么把女 人切成两半!」两个人兴奋的点了点头。
 
  「冬倪姐,你今天一边烤肉下面一边流水,把地都给打湿了!」却是正在串 肉串的女人道。那冬倪也不示弱,褪掉浴巾的同时道:「死妮子,你今天不也很 兴奋!」
 
  「嘻嘻,我在想,一会是不是要用冬倪姐的肉串肉串了!」
 
  「那边铁板烧的摊位也快没肉了,说不定你我们两个的肉还能穿在一个肉串 上呢!」冬倪笑着道,却不忘配合屠夫把自己倒吊在肉架上,由于即将被屠宰, 她下面耻毛早已剃光,两只肥厚的肉唇蠕动着向外吐着晶莹的爱液。
 
  「死冬倪!」那女人羞红了脸:「看你还能怎么和我斗嘴!」却是在这时, 屠夫锋利的刀子划开了冬倪的喉咙,一股股鲜红的血浆涌出,她喉咙里除了咕咕 的响声之外再也不能发出任何声音了。那屠夫仿佛没看到女人饱满的下体涌出一 股股粘稠的爱液,麻利的用刀子划开她雪白的腹部,三下五除二把她的内脏从肚 子里清理出来放在一个印着下水的大桶里。
 
  韩若冰两人吃惊的瞪大了眼睛,两分钟不到,一个活生生的美女就这样失去 了生命变成了一块挂在肉架上的肉。屠夫把冬倪饱满的私处整个剜下来,拿起肉 架上的电锯先锯掉冬倪的脑袋,然后从中间把她剖成两片。
 
  「两位,不想来一串吗?」正在和冬倪斗嘴的女人道:「刘大叔,把冬倪姐 的里脊肉给我割点,这里有两个朋友很感兴趣!」
 
  「啊!」韩若冰这才反应过来:「给我们来六串,谢谢!」
 
  当两人一脸满足的享受手中的肉串时,那个与冬倪斗嘴的女人也被破成两片 挂在肉架上了,而她们两个的阴排被送到铁板烧的摊位上。
 
  两人在小吃摊前转悠,铁板阴排、红烧里脊、美肉馄饨,各式各样的小吃让 两人大开眼界,吃的不亦说乎,不一会已经饱了,这时候广场上下午的活动已经 开始了。
 
  广场上,穿着盛装的缅因人互相泼水以祝福对方,半个小时内接受祝福最多 的女性将作为献给水神的礼物。
 
  十几个浑身上下湿淋淋的缅因女性簇拥着来到广场中央,秋装本就单薄,被 水淋湿后凹凸有致的身体顿时凸显出来。她们落落大方的脱掉衣服露出性感迷人 的身体,一个个从容的趴在地上,人们把她们双手反绑在身后,三米长的金属杆 从她们私处插入,穿透了她们的身体从嘴巴里穿出。穿刺了她们身体的穿刺杆被 依次插两座肉山前,疼痛和缺氧,她们迷人的身体挣扎着,爱液随着金属光泽的 金属杆流淌而下,而此时更多有趣的传统项目正在紧张的进行着。
 
  「这便是真人版的丰收棋吗?」乐乐兴奋的叫道。
 
  广场左面,巨大的棋盘旁边,三十二名穿着性感盔甲,拿着各式武器的女人 紧张准备着。
 
  丰收棋是蓝星一款棋牌游戏的变种,每年的宰牲节之前,缅因官方都要举行 一次大赛,参赛的为18- 28岁容貌端正的女性,而这场比赛的总决赛却是在 宰牲节上进行的,三十枚棋子全部由之前比赛中淘汰的选手充当,女王则是进入 决赛的两名选手,缅因电视台也开始对比赛现场进行现场直播。
 
  「看哪个,是上届丰收棋的冠军,周闵彤,国际上她也是有名的棋后!」一 个声音引起了两人的注意。
 
  「是妮姐和萍姐!」乐乐惊喜道,妮姐名叫甄妮,是她们大学里闻名的美女 老师,萍姐是妮姐表妹,一对美腿不知迷倒了大学里多少男人,在帝都,几个女 人也是很熟络的,没想到放假出来旅游也会在这里碰上。
 
  「棋子们」身上的盔甲仅能防护住下体要害部位,上身的几根性感的绳装仅 仅启到能把丰硕的乳房凸显出来的作用,而她们的身份则由头饰和身上纹着的文 字体现出来。「你们看,那两个带着王冠的就是参赛的选手了。」和其他棋子不 同,两个女人妙曼的身体罩在薄纱中,反而给人更加诱人。
 
  「为什么她们也要做棋子呢?」乐乐问道。
 
  「如果王被杀死了这盘棋就输了!」
 
  「那不就没命了!」乐乐吃惊的掩住嘴。
 
  「当然了,不然今天怎么叫宰牲节呢!」
 
  她们两个说话间棋局已经开始了,白方周闵彤执先手,棋局开始就进入白热 化,两分钟后黑方第一个冲上来的小卒被吃掉,周闵彤方手持短剑的棋子顺势冲 上去剖开对方的肚子,待那女人痛的跪下之后顺势割下她的脑袋。
 
  「宰牲节上,每种棋子搏斗都是事先排练好的。」妮姐解释道:「你看那个!」 却是在此时,白方也被吃掉一个棋子,黑方用手中的马鞭勒住白方被判定为死亡 棋子脖子,那女人丰腴的身体扭曲着挣扎了两分钟才断了气,在摄影机面前淅淅 沥沥的失禁。
 
  战死的棋子被移至场外,尸体被摆成面向棋盘分开双腿跪着的摸样,被割掉 的脑袋放在胯下。棋盘上,拿着短剑和戴着拳剑的棋子每次干掉对方之前都要先 剖开她们的肚子,拿长矛的则会熟练的把对手从下体穿刺。
 
  棋入残局,周闵彤的形式越来越不妙,最后一个侍卫被砍掉脑袋之后,她的 败局已定,三手之后,她被逼入死角,作为棋局的女王,她仰起头等待自己最后 时刻的到来。身着黑色薄甲的黑方女人分开她身上的薄纱,左手一把闪着寒光的 勾子勾住她下体向上一挑,她雪白的肚子顿时被剖开,冒着热气内脏喷涌而出, 她如其他棋子一样顺势跪在地上,对方顺利的割掉她的脑袋高举起来宣布棋局的 结束。
 
  「太精彩了,下午的活动我们也可以参加吗?」乐乐兴奋的道。
 
  「下午的活动,其他国家的女人也是参加的,不过之前一定要把身体清理干 净!」甄妮晃了晃手中黄色的已清洗的牌子。
 
  「会被宰掉吗?」若冰吃惊的问道。
 
  「当然了,不然为什么叫宰牲节!」萍姐道:「我准备参加宰牲牌比赛,早 就清洗的一干二净了了!」
 
  「若冰,我们也参加吧!」乐乐有些心动。
 
  「好吧!」韩若冰咬了咬牙道,从下午开始她下面一直湿漉漉的,虽然这种 事很可怕,她心中隐隐也有些期盼,两人在缅因官方指定的清洗处把里里外外清 理的干干净净,湿漉漉的内裤也被她们丢在垃圾桶里,看到在门外等候的妮姐与 萍姐,一种异样的情绪从两人心头升起。
 
  「加油、加油!」广场里依然气氛热烈,一场拔河比赛正在激烈的进行中, 加油声中,胜利的天平正在向左面身着红色上衣的一队倾斜。
 
  宰牲节的拔河比赛共计有十队参赛,最后一队胜利的女人将作为献礼献给土 神的礼物,此时她们看到的正是最后的决赛。
 
  获胜的那队二十个女人走到祭坛前脱光衣服,刚刚激烈的运动她们身上翻出 健康的红色。祭坛两边,间隔几十米的两个黑色的金属杆上分别绑着两组滑轮, 滑轮之间一根每隔一米拴着个索套的长绳,黑衣的祭祀们把串在长绳上的索套分 别套在女人脖子上。
 
  参加拔河比赛的女人们拽住绳子两端,金属杆中间的绳子渐渐绷紧,二十个 获胜的女人一个个被拉到半空中,突如其来的窒息下她们健美的身体挣扎起来, 修长的大腿在半空中踢蹬,两只手徒劳的拽住勒住她们脖颈的索套。几次无用功 之后,她身体挣扎的同时开始抚摸自己的私处,毕竟享受生命中最后的快乐是每 个在宰牲节献身的女人最后一件事。尽管早已在上午见到过绞刑,女人这种处决 方式依然让若冰心跳不已。十几分钟后,这些女人无一例外的停止了挣扎,丰腴 的身体一动不动的挂在两座肉山中央的绳子上。
 
  「别看了,宰牲牌比这个更好玩!」周萍拉了拉若冰的胳膊,缅因的宰牲牌 是一种简单的纸牌游戏,十六名玩家每人三滴血,分为两个阵营,按照顺时针依 次摸牌出牌,以杀死不同阵营玩家为目的,当任何一个阵营全部死光游戏结束。 
  几个人女人满怀着期待来到宰牲牌的现场,两米高的半空中十六个直径三米 圆形金属笼围成一个圆圈,笼子的下方透明的座位中央一个圆孔之下是闪着寒光 的穿刺杆。圆圈中央,各种各样死法的女尸堆放在一起,这些都是在之前游戏中 死亡的玩家。
 
  「我们来的真巧,刚好有一局要开始了!」参加游戏的女人已经有不少就坐, 周萍也脱掉衣服向观众展示了她修长迷人的大腿之后坐在其中的一个座位上。十 六个女玩家就绪之后,座位缓缓升起到笼中。
 
  「金属笼子里装有由智脑控制的机械臂,一旦阵亡,它们就会以牌上的方式 处决她们!」妮姐道。
 
  「那萍姐呢!」
 
  「她只有四分之一的存活机会!」
 
  第一轮,九号位一个风韵的少妇没有出一张牌的情况下被八号用一张肉脯干 掉最后一滴血,她两条手臂被自动装置扣在椅子上,金属杆穿过透明座椅插进她 因为激动早已潮湿的下体,紧接着座位上的机关发动,女人双腿双手瞬时间被齐 根切断,咚咚,两声却是两条丰腴的大腿落在地上的声音。
 
  「不!」女人惊恐的大声叫道,她身下的座位缓缓降下,只剩下躯干的她穿 刺在金属杆上,饱满的下体包裹着那东西蠕动着,两只丰硕的乳房筛子般颤抖, 处决程序走到了最后,一只机械臂拽住她的头发,锋利的剪刀咔嚓一声把她的脑 袋剪了下来。
 
  九号位,一个女人就这样变成一个没有脑袋的肉脯,参赛的女玩家们呼吸急 促起来。
 
  紧接着,八号位的玩家中了一招无视血量的命运的审判,一根电动阴茎插进 她下体,根据宰牲牌的规则,她如果在十分钟之内被那东西送上高潮即会被处死, 九号女人处决的刺激下,她本就异常敏感的身体不到两分钟便达到顶峰,锋利的 穿刺杆代替了电动阴茎缓缓的插入她饱满的下体,毫不留情的把她丰腴的身体穿 刺起来,当穿刺杆从她嘴巴里露出来时,这个女人毫无疑问还在活着。
 
  现场的气氛越发紧张起来,十一号穿着高跟鞋长筒丝袜的美女毫不犹豫的对 十二号周萍使用了绞刑决斗,两个人身下的座椅缓缓落下,周萍本是大学里出了 名的校花,身材凹凸有致,一对美腿尤为为人称道,为了参加比赛她已脱的一丝 不挂,而另外一个女人则拥有一对诱人的42寸美腿。四条修长的美腿开始在半 空中挣扎,剩余的女人根据比赛的规则开始对两个女人下注,押错的按照规定要 扣一滴血。
 
  被绞索狠狠的勒住脖子,两个长腿美女动人的身体毫无保留的挣扎,带给观 战的人们无尽的视觉享受,迷人的面孔由于缺氧渐渐通红,两人喉咙里都发出咯 咯的响声,大腿由开始疯狂的踢蹬变成反射性的抽搐,一股股晶莹的爱液从丝袜 美女敞开的双腿之间流淌而出,她穿着高跟鞋的玉足绷的紧紧的,而此时,周萍 也好不到哪里去,随着双腿夹紧摩擦着,雪白的美臀不停的颤抖。
 
  「看,萍姐要赢了!」却见此时丝袜美女身体毫无征兆的颤栗了几下,紧接 着一股尿液从下体喷涌而出。
 
  决斗结束,穿着性感丝袜的美女赤裸的身体吊在笼子中永远的失去了生命, 周萍重新回到座位上,压错输赢的两个玩家正好扣掉了最后一滴血,随机处决程 序启动。机械臂抓住三号女人双脚把她倒吊起来,刺耳的电锯声中,随着一次前 所未有的高潮,女人从双腿之间锯开,她的身体在机械臂的拉伸下程V字形分开, 被切成两半的私处仍兴奋的收缩着,蠕动的肠子从V字形的开口滑下,在粘膜的 作用下吊在她双乳之间,两瓣挂着爱液的花瓣连在半片身体上兴奋的抖动着。 
  四号女人被抓住四肢吊在半空中,一把巨大的剪刀把她的身体从腰部剪开, 蠕动的肠子从切口处喷涌而出,看到自己吊在身前的下半身,女人尖叫起来,还 没等他反应过来,一根钢刺从她饱满多汁的私处插进去,另一把剪刀剪掉了她的 脑袋。
 
  位子上的玩家变成一具具没有生命的艳尸,周萍用一张开膛干掉7号玩家之 后,场上只剩下她和一号了,她示威似的向对手指了指正在从私处被剖开腹部的 7号和6号穿刺在金属杆上的无头尸体——后者雪白的大腿仍时不时的抖动几下。 
  事实上,刚刚干掉这两个女人,周萍手中的牌已经快用光了,面对还有两滴 血的1号玩家,只剩下一血她处于劣势。她打出了张全场所有女人都必须应战的 大决斗,两人女人四肢被机械臂抓着固定变成木马摸样的座椅上,双手绑在身后, 浑圆的臀部高高翘起,下体被抹上春药后,三只电动仿真阴茎分别插入她们嘴巴、 下体和肛门里。
 
  两把大号剪刀架在她们雪白的脖颈上,狗爬般吊在半空中,她们享受着下身 传来的阵阵瘙痒与快感,身体上不一会便泛起迷人的潮红,贝唇紧咬,臀波如潮, 半空中性感腰肢水蛇般摇摆着,晶莹的爱液浸湿了插在她们下体的按摩棒,一滴 滴落在地上。
 
  「啊!」周萍终于忍不住了,迷人的肉体毫无保留的抽搐起来,下体紧紧的 抓住插在里面的按摩棒疯狂的蠕动着,她已经忘记了决斗规则尽情享受着最后的 疯狂,咔嚓一声,迷人的脑袋被剪掉,插在她嘴巴里的按摩棒从她断颈中露出, 她身体仍不知疲倦的抽搐,两条修长的大腿战栗着,迷人腰肢、平坦的小腹波浪 般荡漾,饱满的下体一股股晶莹的爱液喷涌而出。
 
  热烈的掌声响起,获得胜利的一号玩家也迫不及待的迎来了她的高潮,失败 玩家艳尸被现场管理人员们抬起来和之前的女人堆在一起,作为最后一个失败的 玩家,周萍无头的尸体最后一个从座椅上抬下来,刚刚死亡不久,她两条雪白的 大腿依然无意识的抽搐着,工作人员把她扔到尸堆的最上面又促狭的把刚刚把她 送上高潮的按摩棒插进她仍不时向外冒着骚水的穴里。
 
  「萍姐她!」若冰诺诺的道。
 
  「我们会在晚上的美食节上见到她的!」甄妮道。
 
  「可是,脑袋都被砍掉了,我们还能认出她吗?」
 
  「我也不知道!」三个女人不约而同的笑起来。
 
  收拾的心情,甄妮带着两个女孩子看了刀山火海的表演,闯关失败的女人被 切成各种奇怪的尸块堆在一起,优胜者在人们的祝福声中被穿刺起来烤熟,作为 献给火神的祭品。
 
  「接下来,我们去看看宰牲节每年一度的斩首比赛,很精彩的哦!」甄妮看 着一脸兴奋的两女道:「今天挑战上届冠军猫王的是我以前的老同学阿吉!」你 们两个一起来捧场吧。
 
  「啊,我们也要见识见识!」若冰和乐乐附和道。
 
  几十个斩首用的木墩排成两排,两个赤裸着精壮上身的青年男子手中握着大 斧,一个穿着暴露服饰的女人偎依在左边的男人身边,性感的身体极尽挑逗,一 双手熟练在男人身上撩拨。
 
  「阿吉!」左边的男人搂住女人性感的腰肢,在她丰硕的臀部拍了一巴掌挑 衅的道:「我这个怎么样!」
 
  「他们这是在做什么!」若冰问道。
 
  「宰牲节的斩首比赛之前,通常每位选手都会选一个女人试斧,有个通俗的 称呼叫开门红,久而久之,就连这个也攀比起来。」甄妮道。
 
  「比什么呢!」
 
  「女人性感漂亮,放的开,还有就是,反正你一会就知道了!」甄妮道: 「斩首比赛也可以报名的,我看你们两个妮子早就动了春心了,要不要试试,不 过不一定会被选中哦!」
 
  「啊!」韩若冰被她说中心事心中一颤,却是乐乐道:「嘻嘻,妮姐,你那 个老同学阿吉似乎情况不太妙啊!」
 
  「死妮子,阿吉估计没想到自己会在上午处决祭品中拿到参加决赛的资格, 没有准备好!」甄妮笑骂着脱掉外套:「帮我拿着!」
 
  「妮姐,你这是!」
 
  「帮帮老同学了,妮姐的同学开门红总不能太差吧!」两个女人吃惊的捂住 嘴巴,妮姐她……
 
  「他的在这里呢!」甄妮清脆动人的声音响起,她本就是帝都大学出了名的 美女,走到那里都能让人眼前一亮,今天外套下面白色的衬衣,不到膝盖的短裙 下面两条白生生的大腿充满了诱惑,此时更挺起饱满的胸脯,示威似的看着对面 的女人。
 
  「甄妮!」阿吉的眼前一亮,却听她小声道:「有我撑场面,你就放心吧, 待会不要手软啊!」却在此时,甄妮堵上阿吉的嘴巴献上一个绵长的热吻,后者 一直手臂圈住她纤细的腰肢,另一只手有意无意的在她丰满的臀部抚摸。
 
  「哎呀,那个女人好不知羞!」乐乐叫道,却是猫王那个女人褪掉肩上的吊 带露出两颗硕大的咪咪,接着极尽挑逗的脱掉内裤,性感的身体缠绕在男人身上。 
  此时甄妮也结束了和刽子手阿吉的长吻,也像夜店里的舞女一般扭动着性感 迷人的身体,在男人的口哨声中一件件脱下身上的衣物扔进人群中,不一会,她 雪白的身体也一丝不挂的呈现在人们面前。
 
  「不知道妮姐哪里学到这些的!」韩若冰道,人群中央,两个女人争奇斗艳, 甄妮香舌微吐,一双玉手琵琶般在阿吉身上游走,迷人的腰肢左右摇摆,丰满的 肉臀中央鲜红的肉缝上挂满了花露。另一个女人也不甘示弱,分开双腿在众目睽 睽之下撩拨自己饱满的私处。
 
  甄妮转过身,从阿吉手中接过大斧放在自己双腿之间,扬起修长的脖颈,腰 肢摆动,饱满的下体在斧柄上摩擦,待斧柄上沾满了花蜜,她轻轻向下一蹲,木 质的斧柄一寸寸没入她丰腴的蜜穴中。丰腴的臀部上下耸动,一阵阵诱人的呻吟 声从甄妮嘴中发出,饱满迷人的下体吞吐着斧柄,套弄了十几次后,阿吉从她下 面抽出大斧,木质的斧柄上早就沾满了亮晶晶的爱液,而此时,另外外一个女人 也下体汁水淋漓。
 
  「我还真想不到,当年的甄妮也会如此奔放!」阿吉楼主甄妮,斧柄插入她 饱满的下体。
 
  「我也是,我知道你要参赛准备了好久,今天的表现不错吧!」
 
  「棒极了,我正为这个发愁呢!」他说着吻上甄妮的香唇。另外一边,猫王 和女人热吻同时,硕大的阳物竟是插进她体内。激情过后,两个女人走到两个木 墩前相向而立,两具丰腴的躯体争奇斗艳,她们扬起迷人的下巴互相打量着对方。 
  「甄妮!」
 
  「李雪!」
 
  「你很漂亮!」
 
  「你也是,我们两个一会谁更精彩呢?」
 
  「我也很期待!」
 
  两个女人被身后的男人分别按到按在木墩上,丰满的臀部随着腰部左右摇摆 晃动,迷人的双腿之间饱满的私处翕动着向外吐着晶莹的爱液。
 
  砰、砰两声,两颗美丽的脑袋滚落在地,鲜血从断颈中喷涌而出,重力的作 用下,两个美女上身趴在地上,浑圆的臀部不由自主的翘起,两条丰腴的大腿分 开本能的挣扎着,粘稠的爱液从她们翕动的肉穴中迫不及待的涌出。
 
  热烈的掌声在人群中响起,就连韩若冰和乐乐两人此时也觉得甄妮性感的艳 尸此时是如此诱人,她们刚刚的表现让两人不由自主的联想到球场上足球宝贝。 两具无头的艳尸被翻过来,她们性感的身体依然本能的挣扎着,上身无意识的拱 起落下,雪白的乳房颤巍巍的抖动,两条雪白的美腿战栗着踢蹬着直到失去最后 一丝力量。
 
  甄妮和李雪的艳尸穿刺起来立在两排木墩前,雪白的肚皮上分别写上阿吉和 猫王的名字,宰牲节主办方开始宣布比赛的规则,五分钟之内砍掉女人脑袋最多 的选手获胜。为提高比赛参与度,从现场报名的游客中挑选40名和事先准备的 160名志愿者一起作为即将斩首的女人。
 
  「我们也报名吧!」韩若冰望着甄妮无头的艳尸,一股难言的兴奋在心头升 起。
 
  斩首比赛,刽子手拼的是体力、速度、耐力与技巧,记录保持着猫王的成绩 是73,也就是说如果两个人发挥正常的话,大概还有四分之一的女人可以活到 比赛之后。即将被斩首的一百六十名女人纷纷脱掉衣裙,有的兴奋的一起叽叽喳 喳讨论,有的干脆趴在木墩上拍照留念。
 
  广场上,甄妮与李雪的艳尸之间,简易的荧光屏上女人的分配结果显示出来。 
  「若冰!你看,那上面有我的名字!」
 
  猫王名下赫然有乔乐乐,31号!乐乐拉住韩若冰手道:「31号,我肯定 会被砍掉脑袋的,一定会的,天啊,我刚才做了什么,我本来是来参加美食节的!」 
  「乐乐!」韩若冰也在荧光屏上寻找着自己的名字:「不要激动,你还可以 参加美食节,不过是以另外一种方式!」
 
  「食物吗?」乐乐撅着嘴道:「若冰,他们会把我整个烤了,或者像中午两 个女人一样劈成两片,阴排做成铁板烧,我下面又湿了!若冰,我看到你的名字 也在上面。」75号,韩若冰在阿吉的名单下。
 
  「若冰,你运气真好,要知道斩首比赛的最高记录也就是73,你多半晚上 要在美食节上找到我了!」
 
  「说不定,阿吉他会超常发挥呢!」韩若冰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说,似 乎心中隐隐竟是有些期待:「我们也脱衣服吧,一会要来不及了!」两个女人像 其他人一样脱光衣服,韩若冰身材匀称充满了青春活力,乐乐一对豪乳更让人叹 为观止,为避免斩首后弄混尸体,她们两个屁股上被主办方用特殊颜料印上名字。 站在一群完全赤裸的女人中间,她们一个个兴奋神情,颤栗的身体和潮湿的下体 让若冰找到一丝熟悉的感觉,自己似乎也是这样的。两排木墩中央,用白粉画了 两个大圈,据有经验的女人说,被斩首的女人尸体会在那里堆起来,几十个女人 兴奋的扮成死尸叠着躺在里面让游客拍照,美其名曰体验死亡的快感,几个女人 竟是在快门按下的瞬间哆哆嗦嗦的来了一次。
 
  首先开始的是上届冠军猫王,他铁塔般的身躯站在中央,两排30名女人面 对面趴在木墩上,为了避免女人在比赛过程中挣扎影响比赛,她们双手被牢牢的 反绑在身后,双腿分开用一个简易的皮带扣固定在地面上,由于兴奋,大部分女 人下面已经水汪汪的一片了。31号的乐乐双手也反绑在身后被一个穿着黑衣的 男人押着,只待前面的女人斩首后便把她摁在木墩上。
 
  比赛的枪声响起,猫王上抡起大斧,砰的一声女人人头落地,因为小腿固定 在地面上,女人丰满的躯体猛的直立起来战栗起来,鲜血从断颈中喷出,两颗硕 大的奶子上下摆动。此时,斧头已再一次落下,第二个女人无头的躯体也如前面 的女人一样直立起来,三个、四个,猫王的动作干脆利落丝毫没有拖泥带水,女 人们的身体也如波浪般直起来,看起来蔚为壮观。
 
  十五个女人,五十六秒,猫王转到另外一排开始新的杀戮,工作人员松掉已 经被斩首的女人小腿上的皮扣,把她们依然在挣扎的身体扔到中间的白圈里,时 间原因那最上面刚被斩首的女人身体仍保持着被斩首时拱起的姿势,无头的身体 不停的抽搐,叉开的双腿之间不停的向外冒着晶莹的爱液。乐乐也被按在砧板上, 对面一个个斩首后直立起来的无头女尸让她的身体越发兴奋起来,身后的工作人 员感觉到她的兴奋手指插进她下体套弄起来。
 
  五十七秒,比上次慢了一秒,猫王又完成了一排女人斩首,接下来他的目标 是……
 
  砰的一声,乐乐无头的身体直立起来,两颗硕大的「木瓜」调皮的跳动起来, 自己这个闺中密友,一直以来叽叽喳喳的乐乐此时已经变成一具性感的艳尸了, 韩若冰有种不真实的感觉,她再也不会在耳边说一些不经过大脑的话了,她的脑 袋已经没有了,忽然之间一股热流在她下身爆发出来。
 
  乐乐无头的尸体被扔到尸堆上,若冰甚至已经不能从中间找到她了,七十一、 七十二、人们兴奋的呐喊着,七十三、七十四,现场如潮的欢呼声响起,猫王打 破了他保持三年的记录,最后一个被斩首的女人挣扎着的无头尸体被拖到两排木 墩中央和刽子手合照,猫王竖着的斧头放在女人叉开的双腿之间,以一副胜利者 的姿势接受记者的拍照。
 
  「祝贺你!」阿吉握住猫王的手,后者也礼节性的点了点头,冠军十有八九 已经是他的了。
 
  猫王的表演结束了,那具象征着他打破记录的女尸穿刺起来供人观赏,阿吉 站在两排木墩中央,三十个女人分成两排趴在木墩前。
 
  「裁判先生,能让七十五号韩若冰小姐过来吗,我想和她合影!」
 
  「阿吉,你这是在向猫王的记录挑战吗?有志气,请韩若冰小姐上来!」 
  双手绑在身后的若冰被押上台,阿吉健壮的身体和亲切的笑容让她心中平静 下来。
 
  「你是阿吉,甄妮姐的老同学!」
 
  「真巧啊,你认识甄妮,看来注定是我今天的福星,身材真棒,肯定让不少 女孩子嫉妒!」阿吉说着手指自然的插入她泥泞的下体,那里的温热让他享受似 的点了点头。
 
  「裁判先生,我想给这个美丽的女孩子最后一次安慰!」阿吉的话引发一阵 热烈的掌声。阿吉、阿吉,人们兴奋的呼唤着他的名字。
 
  「你就这么肯定!」若冰踮起脚尖,脑袋凑到阿吉面前。
 
  「当然!」阿吉的话刚说完已经被若冰娇嫩的小嘴封上,长吻过后,若冰站 在高大的阿吉身边,记者们忠实的用相机记录下了这一刻——说不定这个阿吉还 真能创造奇迹。
 
  若冰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这样,几千人的广场上,她跪在地上嘴巴生涩把阿 吉的肉棒舔硬,然后,被这个充满力量的男人从后面抱住,粗壮的男根充斥着她 的下体冲刺、冲刺,人们的目光让她兴奋起来,用自己所有学过的技能尽力迎合 着男人的冲击。
 
  阿吉并没有把她送上顶峰,只是象征性的插了几十下,他还需要为接下来的 比赛保存体力,但韩若冰被送下去的时候已经因为亢奋无法正常行走了。
 
  他习惯性的摇了摇脖子发出咔咔的响声,脸上洋溢的微笑换来一阵热烈掌声。 比赛枪声响起,若冰痴迷的看着阿吉提起斧头,充满爆发力的身躯如猎豹般窜出, 腰马合一大斧划着一道寒光落下,女人脑袋应声而落。
 
  随着阿吉越来越近,趴在砧板上的女人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本就湿淋 淋的下体蠕动着向外泌着爱液,十四、十五阿吉斧头落下,那女人下体瞬间喷出 一股爱液,身体直立起来,断颈中喷洒出的鲜血有几滴溅到若冰脸上。
 
  「我也会这样吗!」她喃喃的道。
 
  「大部分女人都会!」身后的工作人员道。
 
  四十四、四十五,阿吉又砍掉一排女人脑袋,女人无头的尸体被解下来扔上 尸堆,若冰被命令跪在木墩前,工作人员示意她分开双腿,脑袋放在砧板上月牙 形的豁口上,凉凉的皮带扣住她修长的小腿,一种莫名的感触从心头升起,几分 钟后,是自己站起来呢还是让别人把无头的尸体解下来,隐隐之间,她似乎更加 期待后者。
 
  对面女人斩首后直立起来的身体看起来似乎在向自己召唤,一种前所未有的 兴奋在她心头酝酿。
 
  六十一、六十二,若冰似乎感觉到死亡的临近,女人的直觉,这次似乎阿吉 的成绩要比猫王好一些。七十二,不远处一个女人无头的身体弹起来,七十三, 时间还有十几秒,七十四旁边的女人脑袋滚到若冰面前,眼睛不可思议的望着自 己喷血的体腔,几滴温热的鲜血溅到她脖子上。
 
  阿吉他怕是要打破记录了,若冰思维有些迟钝,那健壮的身影出现在不远处, 一阵凉风吹过,她忽然感觉脖子一痛,一阵天旋地转,她看到刚刚被斩首的女人 直立起来的身体,看到一个个个被堆在一起的无头女尸,最后,画面定格在在一 排颤栗着的无头女尸身上,最左边的那个好像是自己……
 
  「阿吉,阿吉!」潮水般的欢呼声响起,工作人员要把若冰颤栗着的尸体从 木墩前解开却被阿吉阻止了,他抓住女人绑在身后的双手,把这具带给他胜利的 娇躯按在木墩前,壮硕的男根插进她泥泞不堪的花径,他要和这个女人分享这难 得的胜利。
 
  人们欢呼着捡起若冰地上的脑袋,让她看着自己无头的尸体疯狂的和冠军交 合——虽然此时她什么也看不到了,阿吉,阿吉,欢呼声中,阿吉终于在若冰无 头的艳尸身体里爆发出来。女尸仍保持着颤栗,白色的液体从她敞开的小穴里喷 涌而出,几个记者给它来了一个特写。
 
  作为胜利的象征,她的尸体被拖到那堆规模颇为宏大的肉山旁边,一脸笑容 的阿吉阿吉锋利的斧头杵在她分开的双腿之间,一张见证了新记录的照片就这样 诞生了。之后,她无头的尸体被穿刺起来,游客们络绎不绝的和这具幸运的艳尸 合影,直到后来,主办方不得不收取费用来保证秩序。
 
  夜晚降临,参加宰牲节的人们开始享用诱人的美味,烤全女,红烧蹄子,琳 琅满目的美食让游客们流连忘返。广场边缘几个搭起几个临时烧烤坑,通红的炭 火上三具诱人的无头女人翻滚着,被烤成金黄色的下体向外冒着油脂,饱满的肉 穴仿佛紧紧的抓住穿刺杆。
 
  「阿吉!」你的幸运女神快熟了,猫王举起手中的啤酒杯,经过一场比赛, 两人此时俨然仿佛多年的好友一般。
 
  「你的李雪也是!」
 
  「还有甄妮!」
 
  「让我们为她们干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