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花丛中的爱妻 之 三燕戏莺欢】(1-2)作者:如花ai妻
 车窗外杂乱的街景向后面漂移着,车轮压在雨水上的声音很清楚,雨点在玻 璃上划出的道道痕迹,又模糊了街景,又下雨了。
 
  北京的夏天,雨水会带来点凉爽,但这种雨一下起来就没完没了。
 
  老婆想,这雨好像故意和她作对,上午出门时特意穿上纤细的凉托,特意涂 的脚趾甲油和那双白白嫩嫩的小脚丫又被雨水打湿了,还沾染了些细碎的树叶子 ,她35号的小脚丫,本来是让任何一个男人看上一眼,都会热血上涌的,这下 倒好了,自己都感觉凉凉的。
 
  上车后,老婆拿出纸巾,擦了擦脚丫和鞋子,坐她右边的老陈想要帮她,其 实哪里是帮,就是变相的想摸摸那双白嫩的小金莲,老婆知道他有这个爱好,而 且老婆也怕痒,两人推推搡搡的闹了闹,老陈才作罢,但是那双眼睛一直就没离 开过那双小脚,和小脚上面白白的双腿,老婆看到他直勾勾的眼神,假装怪罪的 说:「看什么看,看眼里拔不出来了。」
 
  「不光想看,还想摸,还想亲亲呢。」
 
  老陈死皮赖脸的笑着说。
 
  他们俩打情骂俏,让前面开车的老岳和副座上的的老林也开始心猿意马起来 。
 
  车开了一会儿,到目的地还要有点时间。
 
  老岳刚刚换了新车,又赶上下雨,道路比较滑,为了不太干扰老岳,3个人 逐渐安静下来,让他专心开车。
 
  老婆头靠在车座的头枕上,侧着脸望着窗外,根本没有在意窗外的景致是什 么,因为坐在旁边的老陈已经偷偷的,背着前面两位,把左手伸进她的裙子里了 ,老陈的手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大腿和大腿根部,开始的时候,还只是上下的爱抚 老婆腿上的肌肤,但没多久,他的小指有意无意的会碰到老婆私密的部位,虽然 隔着内裤,但夏天穿的内裤薄如蝉翼,这种抚摸和碰触让老婆有点眩晕,老陈每 碰一下老婆的阴部,她就不由自主的夹一下双腿。
 
  这个动作反而刺激了老陈,他的手越来越放肆,小手指在触碰她阴部的力度 也越来越大。
 
  老婆有些反应了,但在车里稍微有些抵触,小小的空间里,这样并不是很舒 服,她把手按在他的手上试图阻止他再进一步的动作,因为她感到老陈的手试图 钻进自己的内裤里直接触碰已经有些湿润的娇嫩部位了,但丝质喇叭裙的右摆, 很快被老陈掀到了大腿根,整条白白嫩嫩的右腿全部裸露着,幸亏是下雨天,路 上的车和人根本看不到车里的春光,但毕竟是白天,老婆多少有点害怕,所以使 劲攥着他的手,不让他继续往里面游走,两条腿也紧紧地夹着那只手,但内裤里 面却已经湿腻腻的。
 
  老婆更担心自己会忍不住哼出来,对这三个男人来说,中午吃饭时,一起打 情骂俏,和她展现出的妩媚已经够刺激他们的了,除了老岳,老陈和老林对她早 已垂涎良久,和他们俩这次是第一次见面,从他们的眼神里,她能感觉出来,他 们俩恨不得早早地把她扒光,把她给吞了。
 
  而且,再用不了多久,到了地方之后,她也知道,自己就成了这三个如饥似 渴的老男人的猎物,到时候他们怎么折腾自己还不知道呢。
 
  想想,有些刺激,有些激动,有些害怕,当更多的是情不自禁,却更增加了 下面的湿滑程度。
 
  老陈还算听话,手不再深入了,只有手指在那里扫啊扫的,让老婆的心里痒 痒的,身体也痒痒的。
 
  车子开开停停,老婆心想,真是够呛,自己怎么这么痛快就答应他们,随他 们三个一起走了?车里的三男一女其实都明白,今天要发生什么。
 
  坐在副驾驶的老林戴副眼镜,和老岳东一句西一句的聊着路况和汽车。 
  他和老陈在同一个城市,这次凑在一起来北京出差,也是和老婆第一次见面 。
 
  这次见面早在两个多月之前,4个人在QQ上一起聊天的时候,半开玩笑的 打情骂俏定下来的,谁也没想到真的成行了。
 
  老陈和老林说,这次上北京来,和老婆见面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长达快一年的网上聊天,4个人有自己的小群,相互之间裸照和咸湿的话早 已经漫天飞舞,甚至不止一次的裸聊和视频,本来已经很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 但真的见面的时候,除了老岳,他们俩和老婆多少还是有些紧张。
 
  老林回过头,透过眼镜看着老婆和老陈,更多的是看老婆,逐渐的,他的目 光向老婆的大腿转移下来,直接扫上她半透明的内裤中间,裙下老婆的春光半掩 半露,那眼神好像老陈的手一样要伸进裙子里,一点也不忌讳什么。
 
  老婆看了他一眼,脸红了一下,笑了笑说了句:「不许乱看!」
 
  老陈也呵呵笑了笑,比较得意。
 
  老林说:「咱们小妖的腿真是好看,太让人稀罕了。不过这不公平,咋就让 老陈近水楼台先得月了呢,要知道我就坐旁边了,直接在这儿就把小妖办了。老 陈啊,你也真乖,快点,把小妖精的内裤拽下来,你手伸进去,内裤送我了!」 
  东北口音本身就有些夸张,从那副好像很文气的眼镜后面说出来,显得更淫 邪了。
 
  老陈说,谁让他不抢的,这怪不得谁。
 
  同样的东北口音,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像二人转。
 
  老婆听后,前倾身子打了老林后脑勺一下。
 
  但这一倾身,没想到的是,却把老陈的手更进一步的挤到自己的两腿之间, 老陈也顺势就把手糊在那里了,酥麻感让她回身的时候,不自觉的哼了一下,身 体更软了,象故意气老林似的,把自己的身子靠在老陈身上。
 
  老林继续看,老婆瞪了他一眼,侧过头继续望着窗外,老陈的手继续在她裙 子里游走,当老陈再次把手试图伸进老婆内裤里的时候,她没再拒绝,只是转头 有气无力的对老陈说:「不许乱摸,就放在那里。。。。。」
 
  然后静静的,脸红心跳的感受一个刚刚见面的男人的大手,在自己两腿间湿 滑的游动着。
 
  同时,也任凭另一个男人,老林,一眼不眨的看着自己被另一个男人爱抚私 密的地带。
 
  这种刺激和诱惑,是她抗拒不了的,甚至是喜爱的。
 
  又过了一会儿,老婆转头对老林说:「你的脖子不酸呀?」
 
  面带娇羞,但妩媚异常。
 
  老林回了句:「干脆把我的脑袋拧下来,放你腿上吧,或者你把腿伸过来? 让我消停消停?真让人受不了。」
 
  「你给他个脚丫子得了,省得他闹腾!」
 
  老陈笑道。
 
  「三寸金莲?!那可美了他了!」
 
  老岳边开车边搭腔。
 
  老婆在后边朝老岳的脑袋又打了一下,说:「好好开你的车,没你事,好好 当你的司机。」
 
  「我这二老公如今变成司机了,什么世道!」
 
  老岳笑骂着。
 
  老婆抬起腿,把脚伸到前排两座中间的扶手箱上,红红的指甲把白嫩的脚丫 在车厢里衬得更白。
 
  老陈这时候借势更往老婆这边凑了凑,身体挨上老婆,顺手把左手从老婆的 内裤里拿出来,将她搂在怀里,把腿放在老婆的腿下面,托着,让老婆更舒服一 点。
 
  随即右手代替左手,继续伸进裙子、伸进内裤抚摸老婆的滑嫩部位,一连串 的动作,让老婆的下半身呈现出一种及其娇羞又淫荡的姿势。
 
  车内春光初现。
 
  老林一把将老婆的脚丫握住,小脚丫在老林的大手里小得可怜,被空调吹得 有点凉,而老林的手传来的温度让老婆觉得很舒服、很温暖。
 
  车上了环路,四周更没有人和车可看见车里的景致。
 
  老婆的裙子已经上褪到小腹,双腿和内裤全部裸露着,裙子里的那只手继续 往深处抚摸着,老陈的右手比左手灵活,试图用手指挑开老婆下面的双唇伸进去 ,但被老婆坚决地制止了。
 
  而他的左手却从老婆的腰际伸进衬衫里,抚摸着她的腰、后备,然后向胸前 伸,极力去摸所有能够到的地方。
 
  这种姿势几乎让老婆躺在他的怀里。
 
  老陈很健壮,微胖,躺在他的身上对于老婆这样小身材的女人来讲,无疑又 是另一种快感,只是这个姿势在狭小的空间里有些扭曲。
 
  脚丫也被抚摸着,脚趾头开始被老林逐个含在嘴里,旁边开车的老岳闲出手 来也会摸摸那只小脚和老婆的小腿。
 
  身体传来的被抚摸的快感让老婆有点昏昏欲睡的。
 
  正在老婆微闭着眼脑子空空的时候,旁边的老陈突然朝她的嘴唇亲了一下。 
  这吓了她一跳,老婆轻叫了一声,全身一颤,回手打了老陈,说:「干什么 呀?讨厌。吓了人家一跳」。
 
  但一句话未落,老陈的嘴已经盖住她的嘴,下面的手更使劲的摩挲老婆的阴 部,手指也伸了进去。
 
  老婆已经没了可抗争的力气,只能发出「呜嗯」
 
  声,使劲夹住腿、摩擦腿,试图摆脱这突如其来的袭击。
 
  老林也回头笑了,眼睛再次盯住老婆的裙子里的那只手,说:「老陈,把小 妖的内裤干脆脱了吧。我收藏了。看着真让人上火呀!」
 
  老陈看终于停嘴了,也停手了。
 
  老婆边喘边喊:「你们别讨厌死了。」
 
  老岳打趣说:「你们可给我小心点啊,干扰我开车后果很严重啊!一会就到 了,你们这些人怎么一会都忍不了啊!」
 
  「哈哈,不闹了,不闹了,快到了,安全第一嘛。」
 
  老陈说。
 
  老婆把脚从老林的手里抽回来,也故做生气的把老陈的手拽出来,放在内裤 外边,继续靠在他身上,说道:「不让你摸了,讨厌!」。
 
  然后老岳:「还有多长时间?」
 
  「快了。没多远了。」
 
  老岳说。
 
  这时候,老婆的胳膊肘碰到一个硬梆梆的东西,她知道那是什么,随即调皮 的使劲压了一下,老陈身体向前一躬,嘴里「嘶」
 
  了一声,右手报复性的在老婆两腿间使劲一按。
 
  。
 
  。
 
  。
 
  。
 
  。
 
  他们的目的地,是老陈和老林这次来的时候,租住的酒店公寓。
 
  老岳是北京人。
 
  和老林、老陈都是在一个夫妻网站和老婆认识的。
 
  老婆以单女的身份参加了一个群,后来逐渐和他们几个更聊得来。
 
  在认识的这一年里,几乎什么都聊过。
 
  互相了解之后,互给了照片,开始视频。
 
  随时间的推移,随话题的深入,大家不仅知道了对方长什么样子,也知道了 对方的底细。
 
  再后来,裸聊也成了一项他们4人热衷的活动。
 
  屏幕对面男人们火急火燎得样子常常让老婆很开心。
 
  老婆喜欢在电脑前给这三个人看自己,喜欢看他们的赞美,这常常在聊天后 让老婆性趣盎然的。
 
  有时候,我会躲在屏幕后面,看老婆和他们聊天,然后关上摄像头和电脑, 我们再一边激情,老婆一边和他们中的一个通电话,这种游戏让我们着迷了好一 段时间。
 
  因为同城的关系,老岳在这次聚会的半年前就开始和老婆单独约会。
 
  开始只是见面吃了两次饭,后来,他在一次请老婆「参观」
 
  他家的时候,把她「参观」
 
  到了床上。
 
  从那以后,在他们4个网友中间,他得意的自诩为老婆的二老公。
 
  老婆调侃他,说他顶多是个倒数第二老公。
 
  但老岳近水楼台,让其他两人人羡慕得要死。
 
  老岳的老婆其实管他很严,包括上网交友,他都是被着家里人在单位里。 
  所以两人在那次之后,又有一次上床的机会,还是在外面开的房间。
 
  和老岳见面的机会不多,老婆知道他是那种背着家里偷腥的男人,他人是不 错,对老婆也不说瞎话,承认自己想法,老婆对他感觉也挺好,但对其它事也就 无所谓了。
 
  这三个人和我没有任何直接的接触,这是老婆她自己的小世界,我不会干扰 她。
 
  但网上很杂乱,我唯一对她的要求,就是安全第一。
 
  前段时间,有次他们一起聊天的时候,老陈说要到北京出差,老林也就势说 要一起来北京,亲眼见见屏幕后面那个让他们一直眼馋、惹火的女人。
 
  在这之前,老岳把他和老婆的那次经历告诉了他们,还发了照片,更让他们 馋得不行。
 
  加上老婆添油加醋的开他们俩的玩笑,三个男人就起哄说,见面后三男一女 聚会一次,让老婆当一次女王。
 
  老婆以为只是男人开开玩笑胡说八道外加意淫,随口便答应了。
 
  没想到过了段时间,再次聊天的时候,他们俩说真的要来了,日程也定了。 
  老婆就有点不知所措。
 
  最后老岳打圆场,说见面为主,大家看看感觉,先吃吃饭,聊聊天,感觉好 再进行下一步。
 
  而且是否有下一步的活动,决定权在老婆。
 
  老婆还有一些聊得来的女性群友,其中一个和她比较要好的,曾经在互相交 流经历的时候,给老婆讲过,她曾经有和多个男人一起的经历,老婆好奇,问她 是什么感受,她告诉老婆,那时一种无与伦比的快乐,而且会上瘾。
 
  在安全的前提下她建议老婆有机会可以尝试尝试,那将终身难忘。
 
  而且她说以老婆的资质,找到自己喜欢的男人应该相当容易。
 
  她的建议和经历可能增加了老婆的信心和好奇,而且,老婆经历了不少男人 ,这种绝对的刺激更吸引老婆,也更想尝试尝试。
 
  老婆和他们聊天的内容不背我。
 
  有时候她聊天,我就在旁边,有意无意的也能看见。
 
  但这次见面老婆还是征求了我的意见。
 
  虽然我放纵老婆的交友活动,但是她一次面对3个人,我还是有点犹豫。 
  我问她怎么想,而且如果真的有那种事,刺激是刺激,可她真接受得了吗? 我一直没给她确切的建议。
 
  最后,老婆说,到时候再说吧,见面看感觉再说,顺其自然,反正老岳在。 
  其实这个决定已经是一个肯定的决定了。
 
  一切顺其自然,他们来了,由老岳负责安排,定餐厅,机场接人,安排他们 住宿。
 
  定好第二天和老婆见面。
 
  其它的,就看老婆对他们的感觉了。
 
  老婆赴约那天,我叮嘱她聪明一点,不喜欢的话吃完饭就离开。
 
  因为我知道老婆好面子,又大大咧咧的,任何事都不会轻易拒绝别人,这点 让她在社交上多少会吃点亏。
 
  虽然她自己从不在意,但作为老公,我有时候还真为她着急。
 
  我整天的心情这里就不细说了。
 
  老婆倒是乖巧,每到一个地方就发个短信告诉我她现在在哪里。
 
  那天她故意没有开车,但细心打扮了一下,临走的时候,没忘记在包包里放 了几个避孕套和一条干净的内裤。
 
  他们吃饭的时候,她在卫生间给我打了个电话,说那两个人挺好的,文绉绉 的,很懂礼貌。
 
  最可笑的是,见面的时候,两人还主动把身份证拿出来给她验明正身。 
  我多少放了点心。
 
  临到老陈和老林的公寓时,她发了个短信给我,说和他们一起到酒店了。 
  接下来的事,我就明白可能要发生什么了。
 
  早早把公司的事处理完开车回家等她,这种情况下,什么事也干不下去了。 
  当天中午,老婆按时到了餐厅,3个男人早就到了,正在单间的沙发上喝茶 。
 
  进门后看见老林和老陈,老婆反而有点不好意思。
 
  虽然大家在网上很熟悉了,真是在现实中见面,还是有点尴尬。
 
  但几个奔5的男人,第一印象的表现还算得体,这让老婆感觉不错。
 
  3个男人的类型基本没什么区别,只是老岳相比他们俩显得还年轻一点。 
  最不爱说话的是老陈,他的年龄最大,开始和老婆说话的时候,他的语调都 有点发颤。
 
  老林戴副眼镜,白白净净的,说话很文气很礼貌,和同是东北人的老陈比起 来,如果不说话,他根本不像是东北人,更像是个南方人。
 
  幸亏有老岳在中间左右逢源,才没让气氛变得尴尬。
 
  老岳一直坐在老婆旁边,饭间,从始至终一直最照顾老婆,其它人也轮流献 殷勤,夹菜倒水的体贴入微,这让老婆心理踏实了不少。
 
  慢慢的,话题回顾到他们在网上的内容,互相又开始开玩笑,气氛融洽了, 大家也放开了。
 
  吃饭的时候,虽然老陈的话不多,但是老婆总能和老陈的眼神能对上,老陈 不断的看她,很火辣的眼神。
 
  隔着桌子,两人眼神相互来着电。
 
  后来老岳发现了这点,开始开他们俩的玩笑,说老婆当着二老公还和那个老 帅哥眉来眼去的。
 
  老婆在网上的昵称中有个妖字,所以大家一直叫她小妖。
 
  饭吃到一半的时候,老林突然问老岳,吃完饭干什么去。
 
  老岳笑着说,这下面的安排要听小妖啦,问他干什么。
 
  老林本想拐弯抹角的试探老婆,但被戳破了,弄了个大红脸。
 
  看着老婆说:「不知道咱们小妖看见我们老哥俩是什么感觉,哪能直接问呢 ?万一不对,还不埋汰死?」
 
  老婆只说了一句:「你们挺好的,和网上差不多,听你们的吧。」
 
  三人欣喜若狂。
 
  一直对老婆承诺、解释,这决不强求,尊重女人的意愿,之后一切以老婆为 主,绝不乱来,绝不这个绝不那个的。
 
  老婆回应他们:「到时候再说吧,我也不知道到时候会怎么样呢。」
 
  老婆也有些紧张,也有些激动。
 
  她开始想象到了地方,他们三个会把她怎么样。
 
  这让在紧张之余,又有些期待和兴奋,也对自己说,真的太能放纵自己了。 
  可那种刺激却勾魂一样,让老婆随着这三个男人走。
 
  跟三个男人开房、和三个男人上床、放纵、让三个男人玩弄自己、被他们轮 奸、坏女人、淫荡至极,等等等等这样的字眼,不断在老婆脑袋里像车窗外的街 景一样闪烁着。
 
  而这些字眼带来的就是那些场景的幻影,像这三个男人一样勾引着老婆,引 诱着老婆的身体和那颗风情的心。
 
  。
 
  。
 
  。
 
  。
 
  。
 
  。
 
  终于到地方了。
 
  雨也下大了。
 
  老岳把车停在酒店公寓的门口,大家下车后在大堂里等他停车回来,然后一 起上楼。
 
  进门后,房间很新,是个两室两厅的房间。
 
  客厅不是很大,但整体很干净整齐。
 
  酒店的味道很浓,夹杂着淡淡的烟味。
 
  客厅有一面大窗户,景色很开阔,没有任何建筑遮挡,远处是环路,上面的 汽车像蚂蚁一样在雨里跑来跑去。
 
  和纯酒店的房间不一样,有窗户可以打开,瞬间湿润凉爽的空气冲进来,让 每个人精神一爽,楼层很高让风有点大,但不用空调的感觉在北京的夏天很难得 。
 
  老婆第一个感觉,就是这个房间不错,里面干什么事都不用拉上窗帘。 
  老陈说,谢谢老岳找到这么好的地方,即经济又实惠,比纯酒店还宽敞舒服 。
 
  大家客套客套,气氛又有些尴尬。
 
  都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该怎么做。
 
  上来就要怎么怎么样,生怕会让老婆不高兴,但3个男人肯定也渴望那种乱 雨点桃花的场景,大家都是第一次这么多人一起,有点不知所措了,面对眼前这 个美丽的少妇,谁也不好意思开始那第一步。
 
  老婆在各个房间转了转,内裤里面湿湿的难受,走进卫生间大概清理了一下 ,回来后坐在沙发中央。
 
  老陈仍然坐她旁边,他把电视打开,里面放着些乱七八糟的电视剧,老林说 ,去做点水沏茶,老岳坐在单人沙发上一会看看电视,一会看看老婆。
 
  老婆边抽烟边看他们3个,那想要却又不敢的样子,老婆觉得有点可乐,这 时候老林把水端了出来,为大家沏茶,然后坐下来。
 
  三个男人又胡乱说了些不着边际的话。
 
  几个人再聊起来,东一个话题西一个话题的乱扯。
 
  老婆把鞋甩开,把双脚放在沙发上找了个自己最舒服的姿势,两条大腿也自 然的露出来,这个动作让3个男人的话题转移到她的腿、脚丫、身材和长相上, 极尽赞美和殷勤。
 
  可还是谁也不进行下一步。
 
  时间就这么过去了,反而让老婆觉得有点饥渴,那感觉像个孩子面对一个大 蛋糕却吃不到的感觉。
 
  她感觉有点无奈,总不能自己现站起来把衣服脱光吧?老婆站起来,走到窗 户边望景,她把胳膊放在窗台上,交叉两腿,身体自然前倾,那浑圆的翘屁股也 自然的撅了起来,她知道这个姿势相当的诱惑,以她的身材来讲,这对任何一个 男人从后面看,都是个极大的视觉冲击,而她身后不足3米的地方,就坐着3个 对她的身体着迷的男人。
 
  果不其然,老婆从玻璃里看见老陈站了起来,走到窗户边,站在老婆的后面 。
 
  他从后面抱住老婆,抱得很紧。
 
  老婆一下子就感觉到他下面的硬物顶上老婆的屁股,然后他的身体压上来, 再把老婆的身体板直,从后面开始亲老婆的脖子和耳朵,双手开始在老婆的腰上 摸索,然后伸进衣服里面。
 
  这一动作打破了僵局,也让老婆的激情也瞬时迸发出来,老婆闭上眼,任由 他亲,任由他摸自己腰部的皮肤,心脏开始狂跳,这一刻的到来,会让这房间里 的三男一女一发不可收拾,老婆想,一次面对三个男人,即将和三个男人一起做 爱,天哪,将会是什么样子呢。
 
  老陈的手在从老婆身后伸到前面,在腰间和胸脯上开始揉捏、抚摸,老婆没 拒绝,回头配合他的亲吻,将嘴唇送到他的嘴边,两人热吻着,嘴里的烟味很重 ,老陈的舌头使劲要伸进她的嘴里,老婆有点抵触这个动作,作为回应她把舌头 伸了出来,老陈如饥似渴的吸着,鼻息的热气呼出来扑在老婆的脸上,热乎乎的 ,她没想到这个最不擅言辞的老陈会是第一个上来,她也感觉自己的下身,也开 始热乎乎的,开始湿润了。
 
  他使劲顶着她,老婆可以清楚的感觉他那根硬硬的东西。
 
  很自然的,也是她的天性,这些爱抚、亲吻和顶撞,开始让老婆发出轻轻的 呻吟,身体也开始轻微的扭动,尤其是那双漂亮性感的腿,不自觉的在膝盖出合 并、摩擦,这些更刺激了老陈,也刺激了另外两个男人。
 
  老陈开始逐一将老婆上衣的扣子解开,把手再伸进老婆的内衣里,大把的揉 弄老婆的乳房,当接触到乳头的时候,两只手指夹住它用力,老婆禁不住呻吟声 大了起来,这更刺激了老陈,他把老婆顺势扳过身来面对自己,把老婆按在窗台 上,腾出一只手掀起老婆的裙子,直接把手再次伸进她的内裤,大手快要把那条 小小的内裤撑破了,手向里伸的时候,把细细的毛毛扯得有些疼,那里湿滑,温 暖,比在车里时还要湿滑。
 
  就着这个湿滑的程度,老陈知道眼前的这个女人的身体,开始渴望男人对她 的进攻了,他的中指在试图往她的阴道里面伸展。
 
  老婆本能的将一条腿微微曲翘起来,两条腿一起使劲夹着老陈的手,抵御着 那只手在下面的攻击,心里却迎合着,而且嘴唇和舌头也在迎合老陈不断的亲吻 。
 
  她看见老林和老岳坐在沙发上,一眼不眨的看着自己被老陈侵袭,他们两双 眼睛不断在自己露出来的身体上扫描着,腰部和肚子还有前胸,已经完全袒露在 三个男人面前,圆圆的两个乳房被解开扣子露出来的,乳头已经挺立起来并泛出 粉红,尤其是裙子下面,那只手正在肆虐自己最私密的地方。
 
  这种感觉真好,比在视频中让他们看的感觉更好,在这样一个凉爽的雨天, 实实在在的,展露给三个如饥似渴的男人们。
 
  老婆自己承认,自从花季成熟了身体,自从有了性的意识那年起,她对自己 身体的那种性感的美,一直以来都很自恋。
 
  当第一次感受男人看着自己的身体,那饥渴如狼一样,快要把自己撕碎的眼 神,她就沉迷去,而且再也无法自拔。
 
  她喜欢那样,喜欢在自己喜欢的男人面前,让他们欣赏,让他们着迷。 
  只是,坐在沙发上的那两个傻瓜还在等什么?当老婆的眼神和老林的眼神对 在一起的时候,她故意的将眼神变得迷离一点,也变得娇羞一点,但又有一点点 渴望的表情传递给他们。
 
  这种眼神让老林像是受到了鼓励,他也站起来了。
 
  当他起身的一瞬间,老婆看见他的裤子下面鼓鼓的,那个鼓包再次证实了自 己的魅力,证明自己有多诱惑,这让老婆很得意。
 
  老林走了过来,老婆心跳得更厉害了,两个男人了,不知道他们要在自己裸 露的身子上干些什么。
 
  老林捧起老婆的脸,对着老婆的嘴深深的亲了下去,舌头也进而伸进嘴里搅 动,老婆闷闷的哼了一下,这一声部仅仅是因为那嘴堵住了她的一半呼吸,更是 因为老林的一直手毫不客气的直接摸向她的阴部,那里是两只男人的手,争相往 腿间摸进去。
 
  老陈把一只手伸到老婆背后,开始解老婆内衣的扣子,老婆转而迎合老林, 两人的舌头搅在一起。
 
  老陈笨手笨脚的摸索了半天,终于把搭扣解开了,内衣便无力的张开,懒散 的挂在老婆的双肩,老婆瞬间感觉乳房一凉,轻快的风吹上来,让紧紧兜住的乳 房放松了好多。
 
  老陈把老婆衬衫的向后拉下来,漏出那双白嫩的香肩,老婆的两支胳膊被衬 衫和内衣吊带禁锢着,当老陈把内衣向上拉开的时候,圆挺、雪白、诱人的两只 乳房完全的袒露在三个男人眼前。
 
  老林也停止亲吻老婆,看着眼前两只漂亮的乳房,看着老老陈用手托起来的 一直乳房,激动的说到:「哦,太美了。。。。」
 
  「真是太美了!太美了!」
 
  老陈也说。
 
  老婆的乳房的确很美,不是很大,但圆圆的,坚挺,乳晕很少,淡淡的围在 带有粉红色的乳头周围。
 
  乳头是她最敏感的地方,敏感到使劲的拥抱就能让她有不同的感觉。
 
  她也最自还那对乳房在男人们的手里和嘴里,被任意的,以各种不同的方式 爱抚、亲吻和蹂躏。
 
  何况,现在是两个男人,不,马上就是三个男人了,这让她的呼吸已经开始 急促起来,乳头早已挺立,中间的粉红色也越发的明显了。
 
  她使劲挺着乳房,期待其中某个人赶紧对它们做点什么再过分的动作。 
  两人一左一右,几乎是同时开始揉弄老婆的乳房,老林用两个手指轻轻的捏 着一个挺立的乳头,而老陈继而将他那边的乳头一下含在嘴里,同时,用舌头不 断在乳头上贪婪的舔来舔去。
 
  这两个人的连贯性动作,瞬间让老婆感到一阵酥麻的快感,让她忍不住大声 的呻吟了一下,就在这个同时,这酥麻感象点击一样,在她的体内从胸部向下, 直接到达两腿间的私密地带,继而带出另一股热流,勇向那两片嫩肉之间。 
  为了这个感觉,老婆的头向上仰,胸脯使劲向两个男人的方向挺着,腿使劲 的夹着,不至于让那滑腻的液体流出来。
 
  两个男人看出了她的敏感。
 
  老陈已经顾不上下面了,双手不断在老婆的胸脯上揉捏,用自己能想出来的 一切办法去舔、去亲、去含、去轻轻的咬那他从来没见过、没玩过的,如此诱人 的乳头,就像一个贪吃的小孩子,嘴里不断发出夸张的「啧啧」
 
  声。
 
  老林的一只手代替老陈,伸进老婆的内裤里揉搓。
 
  那条内裤几乎快被他的大手撑破,当他的手顺着老婆婴儿头发一般柔软的阴 毛向下滑动的时候,他发现她的阴唇里面早已湿滑的不像样子,他伸出中指再向 里面探索,这让老婆的呻吟和喘息更急促了,很容易,老林就找到了老婆藏在两 片嫩嫩滑滑的唇中间的阴蒂,老林开始用整个中指和手掌的范围摩擦那里,这下 让老婆的呻吟声成了连贯性的,身体也随着他的摩擦变得更加扭曲,她的双腿越 使劲的夹,越感觉老林的手摩擦得越是厉害,逐渐逐渐的快感让她有些抵挡不住 ,她开始觉得那条小小的内裤现在是个碍事的东西了。
 
  从老林手指在自己下体的拨弄,老婆感觉他玩女人的技巧要比老陈老练的多 。
 
  上下的这些刺激,老婆那里的爱液也像泉水一样源源不断的分泌着,她的双 腿根部都能感受到那些爱液滑滑腻腻的。
 
  老林也感觉到了,就着大量的爱液,他轻而易举的将手指再往里面伸进,到 了阴道口,就毫不客气的将中指伸了进去,开始在里面上下前后的乱搅动,老婆 「嘤」
 
  的一声,这下彻底的瘫软了。
 
  。
 
  。
 
  。
 
  。
 
  老婆被两个男人的四只手揉弄的娇喘连连,浑身无力,嘴里不断呻吟着,边 骂着他们俩讨厌,边说着求饶的话,但下身的湿度和红红的脸蛋,还有那双迷离 的大眼睛,却告诉这两个男人,她喜欢这样被他们玩弄。
 
  老婆以为这种强烈的刺激已经达到顶点了,也把握不住自己什么时候就这样 ,也许就高潮了,但当看到对面老岳正看着自己和这两个男人在一起,不怀好意 地对他们们三个笑的时候,老婆知道,更厉害的,让自己心跳的刺激还在等着她 ,这只是刚刚开始的序幕而已。
 
  意识到这些后,她更激动了,到底自己能放纵到什么程度?到底能接纳几个 男人?那种被轮奸的感觉会有多快乐?她已经不是在向往,而是在期待了。 
  这两人的玩弄,让老婆已经快站不住了。
 
  虽然窗外的凉风不断合着湿气吹进屋里,但身体还是燥热的不得了。
 
  老岳坐在那里,看了一会,他终于走了过来。
 
  老岳越走越近,老婆喘息的越来越厉害,心跳也与来越快,如果他过来,老 婆想,自己真的就是被3个男人一起、同时的玩弄了,这么快,自己就被弄得浑 身酥软,就这么刺激,如果真的被他们按在身下,那将是什么样的快感啊?!老 岳走近,蹲下身,双手放在老婆白嫩的大腿两侧,脸正好面对老婆的两条腿中间 的地方,间隔不到一个头的距离。
 
  他看着老林的手在老婆内裤里摸索,象在欣赏老婆如何被别的男人侵袭着下 面,老岳有点幸灾乐祸的样子,看看老婆下面,再抬头看着老婆笑,那让她更觉 得尴尬。
 
  老岳抬起双手开始上下爱抚那双玉腿,老婆快乐的浑身起鸡皮疙瘩,呼吸已 经乱了套,上面和下面,3个男人,6只手,在老婆身上的摸索和揉弄,让老婆 感到从未有过的快感和放纵,她觉得今天随他们来对了,接下来的一切肯定都会 变得更好。
 
  这时,老岳用双手拽住老婆内裤的边往下拉,老林感觉到这个动作,也用那 只本来在揉弄老婆阴部的手,往下一起拉老婆的内裤,他可能也觉得那条内裤太 碍事了。
 
  老婆下意识的试图夹紧腿,试图夹住那条半透明的内裤不让他们脱下来,但 也就短短的两三秒钟,那条内裤就被老岳拉了下来,一把褪到脚踝。
 
  老婆的下身只剩下那条被翻开的丝裙,反而最后的防线首先被突破了。 
  老陈在他们拉下老婆内裤的时候,又从后面解开老婆裙子的挂钩和拉链,内 裤刚刚被拉下来,那条小裙子便随之掉落在地。
 
  老婆的整个下身,完全袒露在他们眼前,再无任何遮挡。
 
  这一连串的动作,她根本没办法抗拒,发生在短短的几秒之内,老婆能做的 ,除了配合之外,就是嘴里自然发出的好像不情愿的、撒娇一般的「嗯,嗯」 
  声,和娇嗲的责怪声:「干什么你们,坏蛋,你们坏死了。。。。。。」 
  然而女人的这种声音和反映,更能激起男人的侵略欲。
 
  三个男人没有任何语言的回应,只有手和嘴的回应,老林和老陈上下齐手的 继续摸着、舔着、亲着老婆的身体,老岳蹲在下面,开始不断亲吻老婆的大腿, 他伸出舌头,从膝盖上方一直舔到大腿根,差一点点碰到老林的手,然后再舔下 去,然后在换另一条腿。
 
  老岳舌头走过的地方,留下他的口水,也让老婆的腿感到阵阵麻痒,凉凉的 ,甚至起了一点鸡皮疙瘩,那个滋味和在自己阴道里的手指,舔舐自己乳头的舌 头带来的感觉完全不搭,她真想一脚踢开老岳,但是又舍不得。
 
  三人各尽自己所能,享受这个美妙的女人,老婆也享受这难得的刺激。 
  没有了遮挡,三人更肆无忌惮的、更方便的玩弄老婆。
 
  爱抚、挑逗、揉弄,三个男人的手指开始轮流交替的在老婆最敏感的地方进 进出出,他们轮流忽站忽蹲,三张贪婪的嘴和三条湿热的舌头轮流攻击老婆的两 个乳头,持续让老婆感受着被多人侵犯的快感和刺激。
 
  老婆感觉自己越来越无力,这种冲击让她身体酥软,让她的爱液横流,要不 是被他们一直的抱着、搂着,可能自己就瘫软在地上了。
 
  这才是真正被玩弄的感觉,她感觉这比高潮来得还刺激。
 
  作为对三个男人的回报,她开始主动和他们轮流接吻,允许三个男人带着烟 味的舌头进到自己的嘴里。
 
  她开始觉得自己的双腿有点颤抖了,真的快支撑不住自己了。
 
  老婆央求一样的说了句:「让我坐下吧,我。。。我快站不住了。」
 
  三个男人停止了动作。
 
  老婆甩开盖在脚上的裙子和内裤,三人把她扶到沙发上。
 
  老陈跑去卫生间,拿了条浴巾让老婆垫在屁股下面,老陈的举动再次让老婆 感到欣喜,不由自主的亲了一下他的脸。
 
  老林也不示弱,举起茶杯喂老婆喝水。
 
  这一动作把大家都逗乐了,只搭着一件衬衫的老婆,一边笑一边用衬衫捂住 自己的胸脯,但随后为自己的这个动作也感到可笑,下面就这么裸露在三个男人 面前,上面捂起来还有什么用?想到这里,老婆干脆自己把衬衫脱掉,老岳把所 有衣服拿起来整齐的放好。
 
  这些男人们一连串的动作,还有直勾勾火辣辣的眼神,让老婆禁不住再次性 起,微笑着,嗲嗲的问他们:「我好看吗?和照片一样吗?」
 
  三个男人齐声说好看好看,各自一边赞美一边将手和嘴再伸向老婆的身体。 
  这些夸奖,让老婆情不自禁的高兴。
 
  裸体的她在三个男人中间,感觉犹如众星捧月一般。
 
  老婆正在享受更多的爱抚的时候,老林俯下身去,拉开老婆的双腿,嘴巴直 接就吻向老婆的私处。
 
  老婆惊叫一声,说到:「不行。不要!」
 
  老林迟疑了一下,老婆说:「让我洗洗好吗?你们也要去洗澡。」
 
  老陈和老岳都说:「好,好,大家都先洗澡吧。」
 
  老林笑着说:「好,那小妖洗回来,我要第一个吃她!」
 
  老婆站起来,拉起垫在下面的浴巾挡在身前,走向其中一个卧室里面的卫生 间。
 
  当从沙发之间的空隙,从三个男人眼前走过去的时候,圆圆的屁股翘着,老 岳伸手朝她屁股上轻轻打拍了一下,「看看小妖的屁股又圆又白,迷死人了!」 
  「讨厌!」
 
  老婆骂了一句,扭着跑开了,屁股象一汪水样上下左右的颤动。
 
  身子已经被他们搞得乱七八糟的,尤其是下面。
 
  淋浴之后,老婆围着浴巾出来,回到客厅的一路上,几个人一眼不眨的,这 次看得她倒是有些害羞,她坐下后仍然围着那条浴巾。
 
  脸颊边两缕头发湿湿的挂着,更显得妩媚了。
 
  她把两腿蜷起来放在沙发上,对他们三个说:「你们也去洗!」
 
  老岳说:「老陈老林,你们俩先去吧,我等你们洗完了再去。」
 
  老陈和老林乖乖的去了,分别奔向两个卫生间。
 
  老岳则凑过来,一把将老婆搂进怀里,让她侧身坐在自己的腿上,手顺势就 伸进浴巾摸了起来。
 
  老婆一手搂着老岳的脖子,一手开始解老岳T恤的扣子,抚摸他胸膛上的胸 毛,低声的问他:「想我吗?」
 
  老岳说:「想啊,你看看我下面。」
 
  他下面已经直挺挺的顶起一个大鼓包。
 
  老婆笑着说:「讨厌。。。。哎,他们俩没事吧?不会有什么事吧?」 
  「你觉得呢?没事,大家都那么熟了,有我呢,怕什么?」
 
  老岳说到。
 
  「就是因为有你!都是你安排的!你最坏了。。。」
 
  老婆说。
 
  「喜欢不喜欢吧?刚才看你的样子,美死了吧?」
 
  老岳问。
 
  「嗯,,,,还不知道,不过刚才挺好的,真的。」
 
  老婆说。
 
  「小骚样儿!就知道你喜欢,看你的眼角红着,下面一直湿着,骚死你了! 难得的机会,放开了玩玩吧,一会儿让你爽个够!」
 
  老岳笑着说。
 
  老婆把手伸进老岳的衣服,抚摸的他的胸口,用最低的声音又问他:「看我 被他们俩弄,你不吃醋呀?」
 
  「你高兴我就不吃醋。况且吃醋也轮不到我呀。我又不是你老公。看你被三 个男人玩,你老公吃不吃醋?」
 
  「去你的,讨厌死了。」
 
  老婆说。
 
  「嘿嘿,一会儿我们三个替你老公好好弄弄你!」
 
  老岳说着,在老婆的阴部使劲一摸。
 
  「啊,别,讨厌!」
 
  老婆叫了一下,又打了老岳一下,然后说:「说真的,一会儿你不许带头欺 负人,不然以后不理你了。」
 
  「怎么叫欺负人呀?」
 
  老岳笑着问。
 
  「一起插你的小逼逼算不算欺负你?」
 
  「坏蛋。反正不许过分。」
 
  老婆撒娇似的说。
 
  说到这里,她已经有些按捺不住自己春情荡漾了,便把嘴贴上老岳的嘴。 
  她自己都已经忍不住了,恨不得他们三个现在就让自己欲仙欲死。
 
  老岳拉开围在老婆胸前的浴巾,扔在旁边,一边和老婆接吻,一边在她的乳 房上爱抚着。
 
  老婆光溜溜、白嫩圆润的身子被老岳抱在怀里,两人热吻了一会,老婆面颊 带红的轻轻对着老岳说:「想了。。。」
 
  「想什么了?小骚货。」
 
  老岳调侃她道。
 
  「你!知!道!」
 
  老婆娇滴滴的说,又亲了一下老岳的嘴唇。
 
  「不知道,自己说出来!」
 
  老岳又继续调侃,然后一只手在老婆阴部稍使劲的一抠。
 
  「啊。。。」
 
  老婆轻轻叫了一下,然后凑近老岳的耳朵,很小声的说:「想让你玩玩人家 了。。。」
 
  之后,脸就爬在老岳的肩膀上,吻他的脖子。
 
  「小骚货!是想让我们玩你吧?」
 
  说着,老岳手上一使劲,随着老婆再一次、更大声的呻吟,他的手指滑进她 的阴道里,轻轻的搅动几下,老婆双手环绕着老岳的脖子,绷紧的屁股和夹紧的 双腿,随着老岳手指在自己身体里面搅动的频率,配合着扭动着。
 
  「看你都湿成什么样了。小骚货,别着急,一会我们三个好好玩你!」 
  老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