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女的哀羞】(1) 作者:Black_Cat
  第一章租房里的灯光
 
    “喂,宝贝,你下课没有啊,”卢文泉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拿着一束鲜花对 着话筒温柔的问着。电话那头是他女友,大一新生苏灵韵。
 
    女友是电影舞蹈与表演艺术专业。艺术系始终都是美女如云,而苏灵韵在众 多美女中也算是顶尖的。175 的高挑个头,乌黑的长发直垂腰际,脸庞带者江南 美女的柔和线条,小巧的嘴唇总是,微微嘟起。一双桃花眼仿佛始终带着水气。 更难得是她是罕见的七头身,那双修长的玉腿因为经常练习舞蹈而变的更加诱人。 由于专业的需要,苏灵韵必须保持身段,做很多的形体练习,这使的她的臀部变 的浑圆而挺翘,双峰挺拔,小腹平坦,粉肩圆润饱满,恐怕最完美的身材已经在 她的身上体现出来了。
 
    当灵韵作为大一新生前来报道的时候,不知道多少男人对真她想入非非,不 少高年级的学长甚至是男老师都开始主动接近她,纷纷大献殷勤,希望能抱的美 人归。而灵韵性格过于温柔,遇到追求甚至纠缠她的男人总是有点不知所措,那 种迷茫的惊慌,羞中带怯的表情,让卢文泉在第一眼见到她的时候就深陷情网不 可自拔。
 
    而今天卢文泉很开心,他心中的喜悦已经持续三个个月了,因为心爱的女生 终于在他的苦苦追求下接受了他。当他第一次忐忑的牵起她的手而她没有拒绝的 时候,卢文泉的心中仿佛爆炸一样。
 
    苏灵韵是我的女友!
 
    他真想就这样向这个校园大喊,宣告这个学校里最美丽女孩的所有权。这个 完美的女孩终于是他的了,在无数男人嫉妒的眼光中,灵韵终于挽着他的手臂跟 他漫步在校园之中。
 
    今天是星期六,卢文泉兴冲冲的往自己在学校外租的房子赶去,不知道为什 么,灵韵不愿意在学校宿舍居住,很早就搬出了学校的四人寝室,在外面单独租 了一间房。卢文泉问过原因,但每次问的时候灵韵都只是说她性格偏静,喜欢独 具。在正式确定关系,感情迅速升温后,他与别人合租了一间两室一厅的套房, 灵韵也从自己的小出租房搬来了这里和他过上同居生活。卢文泉想到他们的第一 夜,灵韵羞涩的脱去衣服温顺的躺在床上,那具柔嫩完美的胴体让他几乎疯狂。 今天,女友已经结束舞蹈训练回家了,他迫不及待的想跟灵韵缠绵。
 
    房间的窗户里透出昏暗的橘黄灯光,卢文泉匆匆上楼,刚掏出钥匙却发现门 根本没锁。
 
    这笨丫头,门都忘了锁。卢文杰好笑的走进门,却发现女友并不在他们租的 房间里。
 
    难道在卫生间。卢文泉疑惑的四处观望,心里泛起一丝丝异样的预感,他不 由自主的放轻脚步,甚至连呼吸都平静的了下来。当他走进客厅的时候发现合租 室友的房间似乎有人,里面亮着朦胧的灯光。房间的们没关紧,留下一条不大的 缝隙。卢文泉鬼使神差的走到门口,往房间里窥视。
 
    房间的地上散落着男人的衣服,裤子,一条连衣裙似的团状物安静的待在床 边的阴影中。
 
    卢文泉的心扑通扑通的跳着,他强自压抑着心中不详的预感,把视线移到房 间中央的大床上,看到一幅让他血脉贲张的画面。床上一个动人的女孩背对着门 骑坐在一个肥胖男人的身上。男人的双腿收拢曲折着,那个女孩头微微后仰,两 条手臂自然的搭在男人的膝盖上,那双雪白粉嫩的长腿向后弯折形成诱惑的“M ” 状。这样的坐姿使得女孩臀部肌肉向后集中,原本就挺翘的电臀看上去更加丰满 肉感。
 
    一头乌黑的长发被简单的盘起,露出修长的脖颈。那女孩穿着粉色的蕾丝丝 袜,丝袜只包裹到大腿根部与雪白的肌肤交相辉映,在右脚脚踝上还挂着一条淡 黄色的内裤。她的上半身只穿了一件白色的衬衫,衬衫的下摆堪堪遮挡到女孩的 臀沟顶端,里面显然已经真空,从后面看去,衬衫的扣子已经全部解开,昏暗的 灯光可直接透过衬衫,隐隐约约的映照出女孩娇美的上半身。
 
    卢文泉内心狂跳。不,这不会是灵韵,灵韵不可能干这种事。他极力否认自 己的猜测。昏暗的灯光和背对的女孩带给他一点自欺欺人的安慰。
 
    床上的女孩很安静,没发出一点声音,只是默默的用手撑住男人的膝盖做为 借力点,丰美的臀部款款的绕着圈。卢文杰在灯光下隐约看到一根粗短的肉棒牢 牢的扎在女孩的体内,随着女孩的动作以极细微的幅度进出。
 
    那肥胖的男人似乎在用右手揉搓女孩的胸部,左手顺着女孩的背慢慢在衬衫 里上下滑动,最后抚上她的雪白的丰臀,大力的揉捏拍打,发出清脆的“啪啪” 声。
 
    女孩诱人淫荡的研磨动作持续了近20分钟,他身下的胖男人好像很悠闲的享 受着她的服务,双手在她的身上上下爱抚,每一寸肌肤都要有手触碰过,大腿, 小腿,细腰,粉背,丰臀甚至于女孩幽深的臀沟都被探索过。卢文泉分明看到男 人的食指用力的再女孩的臀沟中扣挖,他显然在侵犯女孩稚嫩的后庭菊花。 
    胖男人开始忍不住了,双手牢牢的握住女孩雪白的屁股蛋,发力的十指陷入 弹性十足的臀肉中,开始用双手带领女孩的动作,让幅度变的更大,同时狠狠的 向上顶跨。激烈的动作开始让两人紧密结合的部位发出“唧唧”的水声。尽管如 此,那女孩依然不肯发出一点声音。
 
    卢文泉期待有害怕着,他害怕知道自己心里的猜测成真,有无比期望女孩能 发出声音来否认自己的猜测。不知不觉间,他的肉棒也开始充血胀大,双手随着 房间内一对男女的动作轻轻捋动着。
 
    “小婊子,我看你还能忍多久不叫,嘿嘿。”胖男人淫笑着坐起身来,抱着 女孩的腰调整着两人的体位。
 
    是他!卢文泉终于看清了男人的脸。是那个学生事务部主任,那个猥琐恶心 的老男人吕建豪!
 
    卢文泉简直不能想象出现在这里的居然是那个老色狼,看着他肥胖臃肿的身 体上骑着一个完美犹如维纳斯雕像的女孩,给他带来无比的视觉冲击力。
 
    就在他惊讶的时候,吕建豪已经调整好了姿势,他把女孩原来向后弯曲蜷缩 的玉腿盘在自己满是赘肉肥油的腰间,双手托着她的背来固定女孩的上半身,再 向后靠在床头,这样他就能变抽插奸淫身上的女孩边埋首享受那对嫩白丰满的雪 乳。
 
    随着姿势和主导权的改变,女孩开始不堪忍受强烈的感官刺激,她开始随着 肉棒的抽插幅度抬臀扭胯配合着男人,双臂死死的抱住吕建豪埋在自己双乳中的 头,因为穿着衬衫,从后面看上去仿佛男人的头好像和女孩的身体融合在了一起。 
    女孩雪白的身子因为兴奋而变成粉红色,同时卖力的上下扭动那不足一握的 小蛮腰,迎合着男人的抽插,那双被迫盘在吕建豪腰上的玉腿也越来越用力,死 死的夹紧那肥胖的身体。
 
    吕建豪的右手来回抚摸着那只丝袜美腿,左手用力拍打女孩的屁股蛋,留下 一个个红红的手印。
 
    “老子让你不叫,让你不叫,啊……操死你……啊……操死你的嫩逼……” 
    吕建豪猛的向前一扑,把女孩死死的压在身下,大屁股像打桩机一样凶猛的 起伏着,肥厚的嘴唇直接吻上女孩的樱唇,大力的吸吮她的香舌。原本盘起的长 发也因为粗暴的动作散开,滑落在床单上。
 
    卢文泉的心简直提到了嗓子眼,他无法透过浓密的秀发和男人恶心的秃顶看 到女孩的脸。还好……我没看到……卢文杰还在徒劳的自我安慰。
 
    “啊……轻点……啊……好痒……啊……唔……太深了……求你轻点……” 
    无情的现实猛的击碎了卢文泉的心,房间里被恶心的吕主任奸污的美丽女孩 正是他心疼爱护的女友苏灵韵……
 
    =====================================================
 
    卢文泉痴痴的看着吕主任肥硕的屁股高高提起重重下砸,每一下都引起女友 灵韵一阵阵细细的娇吟,那双被丝袜包裹的细嫩美腿无力的曲起,搭在床上,随 着身上男人奸淫的动作一开一合,两人耻骨相撞时的啪啪声和肉棒搅动潮湿泛滥 的蜜穴时的唧唧水声像无数蚂蚁咬噬这卢文泉的理智。那对应该只属于自己的粉 嫩双乳被这个肥胖丑陋的老男人大力揉搓把玩,一张腥臭的大嘴猛的叼住整个右 乳乳蒂,吮吸品尝的同时还发出满足的哼哼声。
 
    女友似乎想阻止这恶心的男人对自己丰满的双乳的侵犯,试图用手推开吕主 任埋在胸前的头,但是这抵抗在下身敏感的蜜穴惨遭奸淫的时候是显的那么无力, 随着老男人胯下肉棒一击重压,她只能将手搭在他头的两侧,看上去就好像女友 捧吕主任的头主动把自己的嫩乳喂到他的嘴里。
 
    “啊……啊……轻点……唔……不要吸……啊……你咬疼我了……啊……你 进来的太……啊……太深……了……好烫……哈……啊……呀……啊……”灵韵 的理智好像开始被无边的快感烧蚀,一声声羞怯的呻吟叫床声开始跳出她的嘴。 
    “我要干死你……操死你……啊……真紧……里面好热……好湿……你个小 荡妇……啊……天生就适合被人操……啊……啊……”被灵韵含羞带怯的呻吟一 刺激,吕建豪变的无比亢奋,把用力操起她的膝弯,把那双丝袜美腿架上肩膀, 肥胖的身子全力向前压,双手支撑在身下美人头的两侧,看上去好像在做伏地挺 身一样。肥腰像弹簧一样重重撞向灵韵的翘臀,阴囊拍在臀肉上发出清脆的啪啪 声。
 
    卢文泉口干舌燥,理智告诉他应该马上阻止这个丑陋的男人继续奸污自己宝 贝女友,但是内心深处一阵阵邪火不断烧蚀着他的理智。自己清冷高傲的女友正 在一个肥胖的老男人身下婉转承欢!!在自己眼前上演的活春宫让他哀痛不已。 
    现在阻止他们也没用,要是吕建豪玩个鱼死网破灵韵就没脸再在学校里待了。 卢文泉不断找理由自我安慰。现在现身有什么用呢,灵韵已经被别的男人干了, 见到我一定会羞愤的想不开吧。
 
    卢文泉站在门口天人交战的时候房内的一对男女也快到了最后关头。男人猛 烈的进攻让灵韵不由自主的抓住自己的膝弯,常年练习舞蹈获得的柔软腰肢像弹 簧一样把身上不断下压的男人弹起。粉红的蜜穴被迫吞吐着粗大的肉棒,两条穿 着粉红蕾丝丝袜的雪白玉腿不断的再男人的肩膀上上下摩擦,同时卖力的扭动自 己的小翘臀,让那根黑臭的肉棒在自己的蜜穴里以更大的幅度冲击子宫。一股股 粘稠的淫液被进出不休的肉棒带出,顺着洁白的会阴留到臀肉,流到菊花继而打 湿床单……
 
    “轻点……啊……好深啊……要坏了……烫死了……啊……哦……啊……慢 一点……求你了……”灵韵白皙的脸颊布满潮红和泪痕,平滑的额头和可爱的鼻 尖上沁出的汗珠一滴滴流淌到脖子上。
 
    “嗯啊……啊……你荡妇……操死你……啊啊……叫的真好听……老子叫你 装纯……啊……叫你装清高……啊……嗯……啊……还不是……啊……让老子操 的……啊……四脚朝天……啊……”女友娇美可怜的呻吟显然是最强大的催情剂, 吕建豪被她的媚态刺激的更加粗暴,肥腰像马达一样大起大落,肉棒又快又狂的 冲进灵韵的蜜穴,挤出更的淫汁秽浆,阴囊上下翻腾重重的拍打着她的粉臀,整 张床都在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仿佛马上就要散架。
 
    卢文泉看着心爱的女友灵韵在男人身下不断挺起胸,向后仰头,他知道这是 女友快来高潮的前兆,自己可爱清纯的女友被一个矮胖的老男人奸淫的马上要高 潮了!
 
    吕建豪感到身下美人本就紧凑的蜜穴突然生出一股吸力,嫩肉开始疯狂的收 缩牢牢的咬住自己的肉棒,原本因为大量淫液滋润而顺畅无比的抽插动作开始变 的费力,他知道自己身下的小美人快要高潮了,立即用双手捧住她肉感的丰臀, 拼命的往蜜穴更深处撞击。
 
    “哼……啊……小美人……夹的我好紧啊……啊……被我干到高潮了么…… 啊……哈哈哈……啊……操死你……”老男人疯狂的发泄着兽欲。可是他还是高 估了自己的体力和身下美人蜜穴的强大吸力,在灵韵到达快乐的巅峰前,老男人 就知道自己守不住了。
 
    他嘴里“嗬嗬”有声,粗大的肉棒以一个夸张的幅度抽离紧凑的蜜穴,只留 下龟头在阴道口,然后猛的下压,直没倒跟,整个肉棒在火热的蜜穴里突突的跳 着,疯狂的播撒这腥臭的精液。
 
    可怜的灵韵被滚烫的阳精一激,嫩滑的子宫里猛的喷洒出浓浓的阴精浇注在 侵入的龟头上。
 
    吕建豪一下就泄了气,瘫软在灵韵滚热的娇躯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他 对自己临门一脚射空非常的不满意,没有把身下的美人奸淫到欲望的巅峰对他来 说实在是个失败。
 
    毕竟老了……吕建豪在心里感叹,不过来日方长,做点准备一定能操这个小 荡妇高潮迭起!
 
    “真羡慕能给你开苞的男人,小美人,不过我总比你那个书呆子男友强多了 吧?操的你爽不?”吕建豪把灵韵的腿从肩膀上放下,意犹未尽的抚摸着她的丝 袜美腿。
 
    “你乱说……你……你们都是畜生……”未到高潮的灵韵身体极其敏感,她 清楚的感觉到下身蜜穴里原来坚硬如铁的肉棒慢慢软化,还有男人粗糙肥大的手 掌在自己的腿上来回抚摸。“你快滚啊……我男朋友要回来了……”
 
    “哼……刚爽完就赶老子走,你舍得么。你个小淫娃,不怕我告诉你男朋友, 你在跟他好之前被另外一个男人干的高潮迭起?你不怕我告诉他你那时候主动坐 在别的男人身上玩倒浇蜡烛?”吕建豪狞笑着搓弄着灵韵胸前白嫩的乳球,他真 不舍得离开身下多汁火热的蜜穴,想要尽量多泡一会。“我这里还有你发骚的照 片,小荡妇,想不想让你男朋友一起欣赏下,嗯?”
 
    “你……你这个流氓……无赖……啊……别捏了……疼……”
 
    另一个男人?开苞?倒浇蜡烛?照片?门外的卢文泉脑子里回荡着听到的信 息。难道自己心爱的女友真的是被别的男人强暴夺取了宝贵的处子童贞?他往房 间里张望,只见吕建豪手里拿着手机,正啧啧有声的欣赏。
 
    “看,小骚货,你在照片里多骚啊,嗯?”
 
    “不要说了…………不要…………”
 
    吕建豪万分不舍得起身离开那性感火热的美体,她的男友快回来了,反正日 后还有时间,可以慢慢享用这个小美人。
 
    哼!四年大学,老子有的是时间玩你,就不信不能把你变成老子的禁脔!吕 建豪恨恨的想着,在穿上衣裤的时候还不忘扣弄灵韵多水的蜜穴。顺手把灵韵脚 踝上挂着的内裤脱下,“这个我拿去当纪念品,嘿嘿。”
 
    当老男人走出房间的时候,卢文泉飞快的躲藏到宽大的沙发后面,看着这个 老淫棍志得意满的离开。房间里,自己的女友静静的仰躺在床上,无声的哭泣着, 眼泪顺着满是男人唾液的脸颊流下……
 
    卢文泉待不下去了,他疯了一样快速逃离这个地方,走在大街上大口大口的 深呼吸。自己要怎么办……等会如何面对心爱的女友,自己再和她亲热缠绵的时 候会不会再回想起她同样在别的男人的身下承欢呻吟,进入她的身体时,会不会 想起那里同样和别的男人的生殖器紧密相连……卢文泉迷茫了,他不知道自己要 怎么做,只是无助的再路上游荡……
 
    等他头脑空白的重新回到住处时,发现女友正在厨房作饭,一听到他开门的 声音,她马上走了出来。
 
    “大木头,去哪里了这么晚才回来?菜都凉了,我还要重新热过!老进厨房 我皮肤坏了看你怎么陪我!哼!”女友轻皱着可爱的鼻头向他娇嗔着。
 
    卢文泉呆呆的看着她,女友已经换过了衣服,一身柔软贴身的居家服包裹的 她玲珑有致,可爱的小脚丫套着一双人字拖。她还是那么清纯可爱,如此的完美, 谁想的到,十几分钟前,自己的女友分开着修长的丝袜美腿让一个老男人随意进 出她的性感的身体。
 
    木头?你怎么了?发什么呆啊,没事吧?“女友似乎被自己盯的有些不安,” 你别吓我哦“
 
    “没事,就是有点累。晚饭吃什么啊,宝贝?”卢文泉赶紧掩饰,走到女友 身边轻轻搂了搂她。
 
    我不会放弃你的,绝不,你永远都是我的女人!卢文泉心里对自己呐喊。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