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的女友是同级生】(19)作者:小阉鸡
>
 哥哥的女友是同级生(十九)
 
  「小明…」
 
  杨羚璧人似水,红唇欲滴,看得我心神荡漾,思绪乱作一团,跟这样绝色的 女孩子不要说共渡一个晚上,就是一小时,我也没信心把持得住。
 
  『不是吧?跟小羚睡…睡一个晚上…?』
 
  这时候杨羚经已换上睡衣,布料不薄,却也难掩其曼妙曲线,特别是一对肉 球把胸口撑起,显得份外圆浑,使人忍不住想要揉上两把。
 
  刚才看到的赤裸娇躯仍然历历在目,粉红初嫩的乳尖,玲珑纤巧的小腰,光 洁无毛的阴户,雪白条长的美腿,无不是上天的最高傑作。上帝以七天创造世界, 单是杨羚一个,大慨已经花了一半时间去规划,才可以把每一吋都造得这样完美。 
  「骨碌…」大量唾液涌上喉咙,我嚥完又嚥,一阵热流走遍全身,好像从未 有过的兴奋难受。两个人站着对望了好一会,杨羚含羞问道:「小明你干什么… 
  都不说话,好像都硬了一样。「
 
  「硬了…是很硬…」我的胯间撑起了一个帐幕,映入垂着头的女孩眼里,她 满面通红,不知所措的问道:「那怎么办?我可以怎样帮你?」
 
  「帮、帮、帮?」我几乎快要断气,你说帮,是用手,用口,还是……? 
  「不行了!」我再也按捺不住,两手捉起杨羚的肩膀,哀求说:「我受不了, 我们来好吗?」
 
  「嗯!」女孩坚决地点一点头:「我什么不懂,你教我,我照做!」
 
  我牵起杨羚的手:「跟我一起来,出去吹吹风,让大家冷静一下!」
 
  杨羚彷似没想到我是说这话,呆了一呆,脸带微笑的点点头:「好唷。」 
  女孩披上外套,和我一起静悄悄地离开房间,出到木屋外面,凉风一吹,我 松一口气的高举双手舒展筋骨:「呼,舒服多了。」
 
  杨羚娇笑一声道:「在里面不舒服吗?」
 
  我不好意思道:「是舒服,但压迫感太大了,好像透不过气。」
 
  「也是,里面没空调,是有点热。」杨羚同意道,我瞄着她那高耸胸脯说: 「其实压迫感是从其他地方来。」
 
  杨羚知道我是说她的奶,脸上一红,嘟着嘴说:「想不到小明也会戴有色眼 镜看女孩。」
 
  「哈哈,我也是男生,这个很正常…」我傻笑胡混过去,杨羚向我问道: 「那…要不要去沙滩那边逛逛,吹吹海风?」
 
  「也好,我是需要冷静一下。」我掩着仍一直勃起的裤档,和女孩一起回到 刚才的沙滩。
 
  「哗,夜晚比早上还更舒服,海风吹来,令人飘飘欲仙。」杨羚舒畅地伸一 个大懒腰,我连忙制止她,女孩不明问道:「怎么了?」
 
  「没事,只是时候不早,也不要吵到其他人。」我抹着汗道,想说这种时间 虽然海滩没几个人,但今早大家都对这个巨乳排球妹虎视眈眈,看你这样打出一 对大奶,被色狼看见的话,只怕下半生在监牢渡过也要轮奸你一百遍。
 
  杨羚也知道时已入夜是十分危险,也便深藏不露的拉起外套,但一对摇摇晃 晃的大奶仍是甚为养眼。
 
  来到海边吹着凉风,大家的气氛总算缓和下来,我松口气道:「还好没发生 什么。」
 
  杨羚「噗哧」一声笑出来:「小明你人真的很好。」
 
  我惭愧说:「哪里好,都快忍不住了吧?」
 
  「但结果你还是没有乱来,证明我当日是所托非人。」杨羚讚赏道,我不好 意思说:「那时候大家是约法三章,对你不会有非份之想的清纯交往嘛,怎可以 才一星期不到便破戒了?」
 
  杨羚笑着点头:「嗯,其实刚才气氛那么好,我也差点泥牛入海了,幸好小 明你是樑上君子。」
 
  我叹口气道:「没法子,那时候答应过妈妈,不要欺负女孩子,不要像以前 的爸爸一样对她。」
 
  「嗯,相信伯母也一定很高兴,你是完全做到了。」杨羚感触道。
 
  我吞吞吐吐道:「对了,刚才很对不起…」
 
  「为什么要道歉?」
 
  「就是突然丢下你,跟小茜的事,很对不起…」
 
  「没关系,我明白的。」
 
  我鼓起勇气问道:「小羚,我想知道,我们是不是什么也可以说的?」 
  杨羚点着头道:「当然,我和小明是男女朋友,当然什么心血来潮也可以直 言。」
 
  我没有隐瞒的说道:「那我说了,你不要生气,其实刚才看到小茜时,我的 感觉很奇怪,好像什么不理便追上去,连你也丢下不顾,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 样。」
 
  「小明你的意思是,你觉得小茜比我重要?」
 
  「我、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但我怕…那天在小茜家答应你的事不能做到, 你对我这样好,我不希望令你失望。」
 
  杨羚眯起双眼,和睦说道:「小明你真是一个好人,连一点点,也不想佔我 便宜。」
 
  「也没这样伟大啦,只是想弄清楚这是什么感觉,明明已经是哥哥的女友了, 怎么还好像很奇怪…」我靦腆道:「对不起,小羚…」
 
  「没关系,你对我坦白,证明你是很尊重我,我应该感到高兴。」杨羚微笑 说。
 
  「小羚,你真是太好…」我对女友的明白事理大为感激,到底神花了多少心 思,才把一个女孩子设计得外表和内在都那么漂亮。
 
  「那么,小明你没有其他烦恼了吧?」杨羚笑问道,我搔着头说:「没有了, 说来舒服多,什么也没有了。」
 
  女孩不好意思的斜视我下身:「但好像…有人还不乖啊…」
 
  「对、对不起…」我惊觉帐幕仍未拆除,杨羚眼露天真问道:「要不要我帮 你?」
 
  「又帮、帮、帮?」你说用手,用口,还是……?
 
  杨羚从地上拾起一堆泥沙,撒在我的裤档间,拍拍手满意的说:「这样不是 看不到了么?」
 
  「真、真的呢…哈哈…」我对女孩的聪明慧黠没有话说。
 
  接着我和杨羚坐在小石上,对着柔和月儿谈着闲话,天南地北什么也胡诌一 通。我见识不多,话题亦很无聊,但杨羚没有介意,总是含着微笑听着说着,还 嚷着要我教她中国成语,我想说你认识的早比我多。
 
  「然后呢,他们便…」我说得兴奋滔滔不绝,不知不觉地,发觉女孩不知何 时挨在我肩膀呼呼入睡。
 
  『其实你是很累吧,今天简直是运动会了…「我不想惊动她,小心翼翼替杨 羚盖上外套,漂亮的女孩,就是睡觉也那么好看。
 
  这个晚上我和杨羚在沙滩上渡过,没有激情,更无色欲,可却是叫我一世也 不会忘记的甜美时刻。
 
  有这么的一个天使女友,谁也不用考虑了,真是任何一个男人,也一定不会 考虑。
 
  「哎?我什么时候睡着了?」到了晨曦日出,杨羚才缓缓醒来,我比她早起 来,柔声向女友说早安:「早晨。」
 
  「早晨。」杨羚报以甜甜一笑。
 
  「回去了,好吗?」
 
  「嗯…」
 
  我牵着杨羚的手,慢步回到木屋,小茜已经翘着手在门外守候:「第一天就 私奔了啊?」
 
  「哪里私奔,是去看风景。」我理直气壮道,哥哥从小茜背后冒出头来奸笑 说:「好小弟,懂得打野战那么懂吃了,难为哥哥等了一晚也等不到那一声处女 鸣炮。」
 
  「你又乱说什么?根本不是你们想那种!」我大叫道。
 
  「好吧,新人第一次是比较害羞,也不逼你们,昨晚一定没有睡好吧?要不 要休息一会?」哥哥笑说,我望一望杨羚,她微笑道:「我可以,小明你呢?」 
  「那…难得来到,睡觉也没什么意思,去吃早餐吧?」
 
  「嗯,我进去洗个脸和刷牙,大家等等我。」女孩子还是重视仪容,杨羚进 去梳洗和换衣服,哥哥走过来淫笑道:「好小子,玩一整夜,爽不爽?紧不紧? 
  好不好操?「
 
  「操你个屁!」我搥他一记,哥哥还嬉皮笑脸的不知羞耻。就连小茜也不相 信我俩共渡一夜是清清白白:「春宵一刻,一定很愉快了吧?」
 
  我不知怎样,一句就是反驳道:「你和哥哥还不是一样,大家彼此彼此。」 
  小茜气得脸颊发红,不再理睬我,男生和女生问同一个问题,永远不会得到 同等答案。
 
  半小时后我和杨羚都准备妥当,早餐大家也不想费神,到沙滩附近的小店去 吃,哥哥男神和杨羚女神出巡,连煎蛋麵也特别大份,还奉送饮料。
 
  吃过早餐,又是游山玩水的时间,海岛可供游乐的玩意其实不多,杨羚本想 再去游泳,但大家看那套三点式波涛汹涌,光天化日下水恐怕色狼比人多,还是 选择比较安全的玩意、放风筝。
 
  「哗,好大风,放好高啊!」一行人转到后面的碎石滩,到小商店买了两只 一起放,这天阳光普照,风势急速,正是放风筝的好日子,风一吹,两只风筝直 飞天上,交给女孩们,雀跃得又跳又叫。
 
  男生就只负责放和拾风筝,顺利起飞,哥哥跟我挨着围拦抬头望着飞舞天上 的风筝,无聊地说着闲话。
 
  「兄弟一场,告诉哥儿,昨天很爽了吧?操了几发?有没流血?」哥哥说的 还是淫话,我没好气说:「都说没有你们想的事!」
 
  「哈,还是害羞吗?处男处女的确是难堪了点,不会是没进去便早泄吧?」 
  我也懒得理他,哥哥一改嬉皮笑脸的表情,正经八百道:「昨晚小茜告诉我 了,她跟你说了那天去探老头子的事。」
 
  「小茜告诉了你?」我感到惊奇,哥哥耸耸肩说:「对,她是怕不知什么时 候泄漏,早点跟我自首还好吧。」
 
  「那也不是什么需要隐瞒的事。」我替小茜说好话,哥哥忽然问我:「你还 喜欢小茜吗?」
 
  我被这单刀直入的问题呛住了鼻,结结巴巴道:「你、你说什么傻话,他是 你女友,我怎么会…」
 
  哥哥截停了我:「别装蒜了,哥也不是呆子,不会连这种事也看不出来。不 过你放心,我不是找你晦气,兄弟如手足,老婆如衣服,小弟喜欢的,哥随时可 以给你玩。」
 
  我不明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就是你这么喜欢小茜,昨天全裸也看过了,不就顺道打一炮,不过当然有 条件,小绵羊也给我玩一下。」哥哥露出淫相道:「别说哥儿不照顾小弟,昨天 特别制造机会给你吃处女炮,今天才执你手尾。」
 
  我怒从心起,动气的说:「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我当然知道,还十分清醒,男人嘛,认识女朋友还不是为了上床,还会有 其他么?」哥哥若无其事道。
 
  「你说这种话,令我看不起你这种哥哥!」
 
  「唉,老弟啊,所以就说怎么你老是这样古板?说是拍拖,大家还不是随便 玩玩。我们仍是学生,日后的生活是怎样也不知道,难道打算对方会真心跟着你 一生一世?这种年纪交往,要做的事便是满足自己,那些天长地久的事就留待日 后吃我们二手饭的人去想吧。」
 
  「你真的比我想像中无耻。」
 
  「我是无耻,但我亦清楚什么是现实。我跟你是什么?只是没有父母照顾、 领救济金生活的废物,何必把自己想得那么清高?」哥哥指着杨羚说:「你看看 这小绵羊,漂亮得像个明星偶像,这种货就是十万睡一晚也不愁客源,她现在可 是免费给你操,不好好操个够,怎对得起自己?」
 
  「我不许你侮辱小羚!」
 
  哥哥轻佻地说:「侮辱?我只是说事实,女人啊,年纪小的时候还对王子公 主式爱情有憧憬,什么也可以不计较,给她吃串鱼蛋便乐上半天,但之后呢?她 们会变现实,会觉得对方配不上她,要的是房子汽车,珠宝首饰,那些东西是我 们这种活在最低层的人可以满足的吗?我们的优势就只有这几年,趁她们脑袋还 是装草时好好操过够,日后踏出社会,我和你都只是连自己也养不起的乞儿!」 
  哥哥说的话是很下流,但某程度这也是我一直觉得配不起杨羚甚至小茜的原 因,学识不够别人多,也没什么过人之长,日后生活如何也成问题,凭什么照顾 这天使般的女孩。
 
  哥哥拍拍我的肩道:「所以别想这么多了,可以操便落力操,反正早晚是别 人老婆。」
 
  我仍坚持道:「我不听你什么歪理,反正不会跟你同流合污!」
 
  「好啊,那你便继续清高,我自然有办法把小绵羊弄上床,我要泡的女人没 一个可以跑得掉,到时候你操不操小茜我不理你。」哥哥神态自若道。
 
  「我不会给你得逞,我要告诉小羚!」
 
  「你就说啊,出卖哥哥的事你也不是没做过,结果又如何?小茜还不是给我 弄上床了。我答应过妈妈会照顾你,你再做什么也不跟你计较,但一个人容忍是 有限度的,我真心当你亲弟,你就别老搞砸我。」哥哥警告我说:「反正你是阻 不了我,一便大家一起玩,一便隔着墙壁,听哥哥把你喜欢的女生操过死去活来, 偷窥打枪打到乾死吧!」
 
  「你!」我咬牙切齿,对兄长的死不悔改感到羞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