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囧了,约炮约到娃同学的妈】(01)作者:木头好人
 话说这个人也已经聊了快1个半月了,当然只是素聊没有发图片什么乱七八 糟的,而且真的双方都没发过照片相过面,只确定都在一个城市里。
 
    今晚正好在公司加班,随意就又上线聊了,聊着聊着下腹部有些冲动,就随 口说了句出来吃个夜宵吧。
 
    没想到前几次拒绝的她竟然答应了,於是定了个地方,我早早开车过去等着, 盼星星盼月亮的看着,结果进来一个立时觉得有点眼熟,但是还不确定,等面对 面最终确认了这下真尴尬了,这不是娃班级里同学的妈吗,她也是憋了一脸红彤 彤的尴尬……
 
    真是太囧了,这种狗血的事情都能遇到,运气真不知道是好还是好还是好啊? 都已经这样了还能怎么办呢?
 
    立马扭头走人吧,有点太不礼貌,既来之则尴尬之吧,於是两个人非常非常 非常非常尴尬的东拉西扯的吃了点东西,临了总不见得让人家自己回家吧,还是 我开车把她送回家吧。
 
    一路上,尴尬的不行不行的,只能聊些娃们在学校里的事情。
 
    这是我为数不多约炮行动中,难得遇到的非常之小概率的狗血事件,有人说 窝边草也能吃,但是这株草随便怎么不敢吃啊,这要是吃了中毒,那可不是开玩 笑的事情,弄不好一下子就成名人了。
 
    学校组织活动的时候我见过她老公,她也见过我老婆,这真是太杯具了…… 
    得了,我承认有睡她的想法,她长得真不错,人虽然不高,但是该凸的凸, 该翘的翘,那皮肤白的真是看了就想咬一口。
 
    我认怂了,这下真的挺尴尬的,明天又轮到我去送娃上学,如果在学校门口 遇到她的话,还真不知道说啥好呢。难不成说句:不好意思啊,没想到约炮约到 你,没能睡到你真是抱歉,哈哈。
 
    昨天早上我去送的娃,结果她没去送娃,没遇到,一整天也没聊天联系。今 天早上在学校门口遇到了,我没尴尬。
 
    她看着我脸红了,我嬉皮笑脸的问她吃早饭了吗?没吃我请她吃。
 
    结果她答应了,我们一起吃了一顿1个小时左右的早餐,当然不是在学校附 近,开车出去吃的。
 
    在早餐过程中,她说她很纠结,没想到会是我,说感觉我不靠谱,油嘴滑舌 的,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她喜欢稳重的。
 
    听到这,我拉起她的小嫩手,用油渍麻花的嘴亲了一下,她想抽回去,我拉 过来又亲了一口,一本正经的对她说,你们看到的都是伪装,其实我是一个很正 派的人。
 
    我又坐到她边上,搂着她在她脸上亲了一下,在扭捏反抗中吻了她,OK了, 搞定。你有意我冲动,从她答应和我一起吃早餐,我就知道搞定她没有问题了。 至於啥时候深入联通移动,不着这急,都这样了还怕睡不成吗?
 
    现在说下当天晚上为什么不睡她。第一,突然而至的状况,没有一点心理准 备,有点懵圈,快速冷静后,觉得还是先放一边想想。第二,我心没那么大,虽 然是约炮,但我也不是饥渴到只要是个女的就日的节奏,没有一点感情在内的交 媾和动物有什么区别。所以当晚我选择尴尬中拉住韁绳,然而我又不想放弃她。 
    从第一次去开娃家长会,我就瞄上几个妈妈,她也是其中之一,现在出现这 样的情况,只能说这真叫缘分,这种巧合的令人不敢相信是真的事情也会发生, 我能轻易的说放弃就放弃吗?而且今年就是娃毕业班了,后面还会有什么太大的 顾忌吗?反正今天我开车去上班的时候,越想越想笑,开心呐!
 
    快一个月了,这段时间发生了很多事情,小女人已经入手,期间还和老婆最 好的闺蜜ONS了一次,又是连续出差,又是打球把手伤了,前天不小心脚崴了, 正好可以趁着休养的时候,把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都写出来。
 
    从那次一起早餐之后,我和她就回到了正常的生活方式。
 
    我工作实在太忙了,开会啊出差啊,也没那闲心思想着约炮,就偶尔送娃遇 到就简单的聊一会,有时间的话就网上聊聊,聊柴米油盐国家世界大事,就是没 怎么触及那个方面,一切显得比约炮见面前还要平常,然后就发生了件狗血的事 情。
 
    有一天下班打球一不小心把手指弄伤了,有点肿,一开始觉得没什么就回家 了,谁知道到10点多的时候手指越肿越大,而且越来越疼,於是大半夜特地去 市里看骨科最好的那个医院看一下。
 
    就在摄完片等片子百无聊赖的时候。聊天软体里跳出了那个熟悉的头像,她 上线了。
 
    果断的发了个调皮的表情,她却回了个哭的表情,赶紧问怎么了。
 
    她说娃病了,老公在外地搞项目,她一个人带娃去医院看病,现在娃在挂水 累了也睡着了,她觉得疲惫怕睡着就只能玩手机。
 
    我随口说了句我也在医院看手指呢,她问我怎么弄的,严重不严重。这就这 样和她聊了大半天。
 
    等我看完医生准备回家的时候,我随口问了句她在哪个医院。
 
    她的回答让我很惊讶,我和她竟然在一家医院里,后来才知道她家就住在医 院附近,我特意来这个医院反而是碰巧了。
 
    那一刻我完全没有了回家的想法,却有了想陪着她的冲动,可又想惹惹她, 於是就回她说那你自己注意身体,挂完水赶紧回家,我先回家去了。
 
    她就回了我一个字:哦。
 
    随后我去便利店买了点热吃食物赶紧去了急诊输液室,只见她耷拉着头靠在 输液小床边看着手机,娃在一旁呼呼的睡着,挂杆上吊着3个瓶子。
 
    我悄悄地走了过去,随手拎了张空椅子摆在输液小床前,坐了下来说:饿了 吧,吃点东西吧。
 
    她觉得有人坐在她旁边明显一惊,看到是我后愣在了那里。反应过来后她问 我:「你怎么来了?」
 
    我说:「我想你了。」
 
    「讨厌!」转过头去的她明显笑了,然后,我俩就在急诊输液室吃着东西聊 着,期间她靠在我的肩膀上睡了一会,我搂着她,在她熟睡的脸庞上亲了很多很 多下。
 
    好不容易等娃挂完水,我抱起了娃要送她们回家,一开始她不肯,说我手伤 了别抱娃了她来抱,这种小伤怎么能阻止我打动她的心呢?
 
    她拗不过我只能随我了,一路上,我对她说:「我们还真是有缘,茫茫人海 中,我们的娃在一个班级里,网路上面约个会吧约到了你,看个病吧在这么个大 城市里也能选在同一个医院里,这就是缘分吧,可惜当初单身的时候怎么没遇到 你呢?遗憾呐。」
 
    「做梦呢!」她笑着回了我一句,我只能哎一下笑笑回应。
 
    到了她家,把娃安顿好后,我抱着她对她说道:「早点休息吧,我也要回去 了。」
 
    她反而紧紧的抱着我,把头贴在我的胸膛上,用很轻微的声音说:「你真的 要走?」
 
    「嗯,你好好歇歇,你还怕我逃走啊?」然后贴着她的耳朵轻轻的对她说道: 「你也逃不出我的小弟弟了。」说完用硬邦邦顶了她一下。
 
    临开门出去的时候,她追上来搂着我的脖子亲了我一下脸,「谢谢你了!」 
    「别客气,我叫雷锋!」
 
    挨了她一记粉拳后就告辞了。
 
    和约炮时见面一样。我这一次也没有上她,为什么呢?
 
    原因也很简单。第一:氛围不对。她的娃正在生病,她的心思更多的是放在 娃身上,虽然我很明白她后来实际上并不想让我走,但并不一定代表她是想和我 做爱,只是在那个时候她更需要一个人来陪她,面对分担她的担心害怕而已,也 不是我不想留下来陪她,我已经在医院里陪了大半天了,再留在她家里陪着她反 而不好,反而可能会带来一些麻烦。第二:心情不对。我说过了我不是一个心很 大的人,随着年龄的增长,也不再是一个满脑子只想着联通移动直观的人了,自 己和那个她的感觉或许佔据的比例会更大一些。
 
    我设想过,就算她想要,她的娃生着病睡在房间里,我和她在隔壁房间里云 山云去的也不合适,我心里会有抵触的想法,也会想万一正缠绵在兴头上,娃的 房间里传来声音,她会不会立刻过去看呢?肯定会,这么长时间的接触下来,我 感觉她并不是那种无所不顾的女人,至少对娃她是很上心的。
 
    所以我还是再次亏欠了小弟弟一次,不过不用急,慰劳很快就会来到的。   
    在医院里陪她之后,我们之间又重新恢复到一个非常正常的状态,依旧还是 不鹹不淡的见面聊会,网路聊些。
 
    就这样在第9天后,午饭后我正在办公室里和同事胡吹海咧着,手机突然响 了,是来电话了,而不是聊天软体跳出,一个很陌生的号码。
 
    於是边接边往楼道里走,电话是她打来的,我没给过她我的号码,她是根据 聊天软体打的。
 
    电话里说了些无关痛痒她娃在学校里的事情,她每天怎么怎么了,瞎扯的时 间有点长所以我有点烦燥,就随口说了句你别太累了,睡个午觉,下午还要买菜 烧饭给娃吃呢。
 
    谁知她竟然说今天外婆去接娃,晚上住外婆家,反正家里就她一个人随便吃 点就行了。
 
    这是闲聊吗?这是说给我听的,我要连着听不懂那真是白瞎了小弟弟喽。但 是我还是跟她说今天下班要回家吃饭,感觉她那声哦很无奈。
 
    我笑了,然后说:「可是我的手指还有点痛,可能还要去医院複诊看看,顺 便我也想看看你,想你了。」
 
    「你讨厌,不跟你说了!」就把电话挂了。
 
    晚饭后,我说要去医院再去看看就出门了,这回我没开车,直接打了一辆计 程车过去,上车后就发了个资讯给她说我已经出门了。
 
    到了医院,就看见她已经坐在急诊室大厅里,我朝她笑了笑,噘了噘嘴唇做 亲吻状,她把头扭向了一边。
 
    而后挂号就诊配药,做戏就得做全套呐,我也是够拼的。一套流程搞完直接 搂着她的肩膀,脸贴着她的耳朵说:「亲爱的,我们去做爱吧。」
 
    被她推了一把,脸红红的说:「这里都是摄像头。」
 
    我这才想起来这个医院急诊室里都是摄像头,24小时拍摄的。老天保佑别 让我们上电视哦,赶紧闪人吧。
 
    等我们在酒店门口从计程车上下来,我直接到前台拿房卡,check in 早在我出门后坐计程车上就搞定了。
 
    等进到房间里关上门,是我先抱紧她还是她来抱我的已经不重要了,反正一 对饥渴万分的男女激情的吻过来亲过去的,随着舌头的缠绕,是衣服一件件被扔 到地上,随着唾液的交换,是我俩站在花洒下不停的抚摸触碰。随着我从头亲到 脚,是两个一丝不挂的人躺在床上。
 
    摘掉眼镜的她,眼神看着有点走神,近视眼都是这个德性,搁平时我肯定会 忍不住笑场,但是这种激情四射的重要时刻要保持专注力,所以这情景丝毫不影 响我对她胴体的迷恋。
 
    从亲满整张小脸到往下,敏感的脖子亲的她开始呻吟,在如此动听的配乐声 中,张开我那大嘴巴狠狠接触到那两座山峰的顶端,左右开嘴,大力吮吸,再往 下的平坦小腹,稀疏阴毛覆盖的阴阜,洞口涌出涓涓细流。
 
    我忍不住的低头亲了上去,被她用手顶住脑袋,边推边说道:「不要,那里 髒。」
 
    但随着我嘴巴的不断索取,推脑袋的手渐渐松开,呻吟声是听得我小弟弟死 硬死硬的。
 
    当我起身分开了她两条白白嫩嫩的大腿,拿出我最爱的冈本戴上,在她迷离 的眼神中,毅然的进入那个神秘洞穴,一种让人舒畅的感觉从小弟弟上传来,不 停的传来。
 
    伴随着啧啧的水声,我的钢炮不停的沖进退出,阴囊重重的一次次击打着她 的臀部,她的回应则是代表着舒服满足的呻吟声,盘紧我腰部的两条大白腿,死 命抱着我的双手。
 
    什么三浅一深,五浅三深,九浅一深,能用的我都用上了。
 
    在感到小弟弟有点支撑不住的那一刻,果断的从洞中退出冷静冷静。
 
    接着抱起她,翻过身,让她把屁股撅起来,拿着依旧死硬穿着雨衣的小弟弟 对准凸显在美丽小屁股中的阴道钻了进去,伴随着深入,是她的一记续航力相当 长的大声吟叫,阴道突然的紧缩,夹的小弟弟是那样的舒爽,虽然披着雨衣但是 很明显有种被热水浇灌的感觉。
 
    不是说征服一个女人,就看她愿不愿撅起屁股让你后入吗?照这个定理,她 可彻底是我的情人了。
 
    身材娇小的女人屁股不大,后入的感觉就是一个字:紧呐。那压迫感,那紧 实感,着实让死硬的小弟弟承受着巨大的刺激。
 
    没过多久,射精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我知道这下是真顶不住了,使劲的深入 几下顶到最深,在一声呐喊中激发了,阴囊不停的收缩,精液从尿道口强烈的喷 发着,一种酣畅淋漓后舒畅的销魂感佈满全身,让我趴在她那娇小的身躯上直喘 大气。
 
    这是我们第一次做爱,肯定不是最后一次。
 
    当我从她身上下来抱着她躺在床上的时候,抚摸着她都是汗水的背脊,捏着 她小小的屁股,亲吻着她湿润的嘴唇。她涨红的脸,迷人的失神眼神,双手一直 摸着我的脸,大白腿跨搁在我的身上,那一瞬间我脑子里莫名有种爱意显现,那 一刹那,我以为我搂着抚摸着我最爱的女人。
 
    说明一下:第一,我第一次约炮送她回家,她告诉我的地址完全不是后来医 院旁边的,她告诉我的是个假地址,亦或是她娘家或者婆婆家也有可能,这事我 压根就不care,哪怕是和她做爱我也绝对不会选择在家里,无论她还是我的 家,做爱就去宾馆吧,也不差那点开房的钱。我只是约炮,我并不对她住哪儿感 兴趣,只进入身体不进入生活才是我最想要的。
 
    第二,从聊天开始,我就没主动告诉过她手机号码,因为聊天软体里可以查 到,而直接打电话并不是我所希望的,我并不喜欢打完电话就删通话记录这类事 情。
 
    第三,做爱后的一段时间内,我确实很担心那天和她在医院里的亲密举动会 被摄像头拍到,所以一直很关注那个电视节目,幸运的是直到我今天更新也没看 到,希望就永远别在电视上到。           
 
    第一次和她亲密接触之后,隔了2天早上送娃时在学校门口再次「偶遇」, 寒暄后一起去附近的开封菜吃了顿早餐,跟她就和热恋中的情侣一样并排而坐, 甜蜜的感觉又一次闪现在我的脑中。
 
    而后生活还是那样继续,继续那样的平淡。
 
    做爱后的第8天,我们又一次在某个宾馆里相拥相交。
 
    就在这一次后,她拿起我的手机把我加入了班级聊天群(我是个很懒的人, 班级群只有娃她妈加入,我压根就是抗拒不加的,因为嫌烦)。后来我把班级群 给设置成了免打扰模式,省得手机不停的叫唤,毕竟整天一群不上班的专职娃妈 在里面叽叽喳喳的聊天是没有休止的。
 
    但是话说回来,没啥事情时去群里看看这群女人聊天,也是挺有趣的一件事 情,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都能聊到。
 
    有一天,午饭后我躺在沙发上想眯一会,但是翻来翻去的就是睡不着,索性 就睡着拿起手机看班级群,慢慢的回看中,发现我的她和另外一个妈妈(简称A) 在商量周末带娃去CZ玩的事情。
 
    於是来了精神决定把群里没看过的都给补看回来。老天爷,整整看了我半个 多小时,你们可以想像这群全职妈妈的聊天战斗力了吧。
 
    大致情况是这样滴:事情是A挑起的,她和同事准备一起带娃去CZ玩,而 后在群里谈起,立马引来了几个妈妈的关注,都是老公没空陪的那种,然后就是 叽叽喳喳的讨论后,就剩下她和还有一个妈妈(简称B)响应。
 
    我觉得其实挺简单的一件事情,谈好大家就一起去呗。但是女人的心思真是 挺奇怪的,四组人马分开去,连住宿都不住在一起,各有各的想法,最后是商定 在动物园里碰头,还算是谈定了,其实挺不容易的。
 
    当天晚上,我和她聊天,她主动谈起去CZ玩这件事,还问我住哪个宾馆好 (因为我爱玩,这方面还是挺靠谱的)。
 
    那一刻一个邪恶大胆的计画在我脑中闪现,事后证明有点自己玩自己脱线的 感觉。
 
    我就推荐她住xed,离动物园也不远。
 
    她说去网上看看,而后跟我说房价倒是不贵挺不错的,这时我就说我有这个 酒店集团的金卡,我来帮你定吧,她说好,於是我就一手一脚麻利的定好了,而 后聊了一会就各自下线了。
 
    第二天上班,我跟老婆说:「周末咱们带娃去CZ玩玩吧,工作太忙好久没 带娃出去玩了。」
 
    同意了后,我立马定了同一家宾馆的房间,并且发邮件给酒店诚恳的要求了 点具体的细节,比如两间房间根据我的会员等级都升到套房,两间房间不要安排 在一个楼层,确认都是含自助晚餐的等等,然后中午收到酒店的回复邮件,OK 搞掂,接下来就等着周末了。
    
     周六,我们一早就开车出发去CZ,而她和另三位妈妈都是高铁过去的。在 动物园里也是各自玩各自的,也是巧,还真没碰到她们,也许她们早就玩好各自 回宾馆去了吧。
 
    不急,自助晚餐总能遇见的。
 
    晚饭时间,嘈杂的餐厅里,我藉口拿吃食,端着盘子在餐厅里寻觅她和儿子 的踪影。
 
    终於看到她在煎蛋区排着等煎蛋,立马走了过去排在她身后。因为她身高到 我嘴巴这里,我就假装伸头看煎蛋而贴着她那香香的头发慢慢闻着,陶醉着。 
    突然意外发生了,鼻子很痒,一下子没忍住呼了一大口气,直接把她的头发 给吹起来了。
 
    只见她回头朝我看了看,惊讶的睁大了眼镜后的无神小眼睛,足足愣了有十 几秒才笑了一下把头转回去了,我看到当时她的脸是红的,那种害羞的表情我很 受用。
 
    而后我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吃着,老婆带着女儿去拿东西了,过了几分钟就听 见女儿开心的跑来跟我说她看到XXX了,一回头看到老婆带着她和儿子走了过 来对我说:「这么巧遇到同班小朋友了,就让他们坐一起吃吧。」
 
    我假装的应付着,说实话我都没敢看她们俩的眼睛,有点心虚。
 
    吃了一会,老婆和她两个开心的谈着,我带着女儿和她儿子在儿童游乐区玩 着。每当我看着聊着天的她俩,我内心的感觉是很複杂的,两个完全不搭界的女 人竟然有一个交集,就是我,一个分别拥有进入她们身体的男人。一个正室一个 情人,这样的安排是挺残酷的,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我就是个人渣,对不起她 俩任何一个。
 
    一顿心情很複杂的晚餐吃完,我觉得很累,心很累,也很纠结。
 
    老婆在弄娃洗澡睡觉,我说去酒廊里待会,你累了就早点睡,吻了老婆一下 后出了门。
 
    心情有点激动,但更多的是有点慌,所以真的去了酒廊里喝了点酒,看了看 时间,想着她儿子应该已经睡着了。
 
    於是走到她房间外,微信她说开门我在门外。
 
    门打开后是她那惊讶的表情,我没多说直接闪了进去抱住了她,幸亏是套房, 床在里间。问她:「儿子睡了吗?」
 
    她点点头而后主动吻上来,於是我这辈子最大胆的一次偷情,就那么顺其自 然的发生了。
 
    在卫生间里,她手撑在洗手台上,裤子扔在了马桶盖上,内裤耷拉在左脚踝 上,我的小弟弟在她的小屁股中间前后移动着,没有戴套,插进去之前我和她说 过没戴套,她回应说不要戴。
 
    我的手从衣服下摆中伸进去揉捏着她的乳房,嘴巴不停的吻着她的颈部、头 发。为了不发出声音吵醒娃,她紧紧的闭着嘴压抑着,实在压抑不住就回过头找 寻我的嘴堵上。
 
    一阵抽插之后,我坐到了化妆凳上,张开腿,斗志昂扬的小弟弟直挺挺的翘 着,等待着下一次的摩擦运动。
 
    她转过身正面对着我,跨开腿用手扶住小弟弟慢慢移向水淋淋的阴道口,抵 住后慢慢坐下,一边上下动作着一边抱住我的头强吻我……
 
    我感觉她勒的我呼吸有点困难,於是使劲的往上顶,一下,两下,三下,第 四下后她终於忍不住大声的呻吟起来,这一下叫的我差点软掉,因为真的很响, 很怕她儿子被惊醒,那就玩high过头了。
 
    幸好,在我俩惊诧的表情过后,她儿子并没有醒过来,於是相视笑了笑继续 干爱干的事情。
 
    经过长时间的摩擦后龟头上的酥麻感越来越强,我紧紧的搂住她,咬着她的 耳垂轻轻说道:「我快了,要射了。」
 
    她没有回答,只是更用力的咬住我的嘴唇。
 
    就在她咬破我嘴唇的那一刻,嘴里一股血腥味传来的同时,小弟弟的酥麻感 已经从背脊爬升到头上,我用力往上托了她,把小弟弟从阴道里退出,抵住她的 下腹部,一股股的浓厚精液喷发而出,打在小肚子上,洒在稀疏的阴毛上,还有 飞跃到衣服上,总之射了很多很多,感觉这一下就把库存全部消耗了似的。
 
    激情温存抚摸过后,她帮我清理乾净,残余的液化了的精液,从尿道口里溢 出也被她小心的用卫生纸擦掉,而后看了看自己阴毛上的一团团白色黏稠物,一 副嫌弃的表情看着我,当着我的面把剩余的衣服全部脱光直接就进了淋浴间洗了 起来……
 
    而我还是坐着,疲惫的小弟弟垂头丧气的趴着,舔舐着被她咬破的嘴唇,傻 傻的看着淋浴间里的那具美丽动人的小娇躯。
 
    等她洗完擦净出来,我已经穿好了衣服,主动走过去搂着她亲吻,说了很多 肉麻的话,哄着笑着的调戏着她,最后看了看她还在酣睡的儿子,再一次的吻够 了,Say晚安后依依不舍的离开了她的房间。
 
    回到自己房间,老婆也睡着了,赶紧洗洗乾净上床睡觉,但却总也睡不着, 翻来覆去的倒是把老婆给吵醒了,於是表示爱意的亲吻一阵后,我自己去沙发上 睡了免得吵着她娘俩。
 
    一闭上眼就是刚才的那次刺激爱爱,迷迷糊糊的笑着笑着睡着了。
 
    第二天从早餐开始到游泳到退房,两个娃和两个我的女人就跟合体一样黏在 一起,我的心脏还算足够强大,不然早就吓傻了,生怕她给我漏出点什么出来, 幸亏没有发生那样的可怕状况,不过我偶尔撇到她看我的眼神很古怪很可怕,一 股寒气感觉从背脊传来满布全身。
 
    女人可怕起来还真不是开玩笑的,前晚还和我云雨不停,隔天就和我的合法 女人谈笑风生,第一次我感到有那么点恐惧,一种自己玩残自己的感觉。
 
    真是应了那句老话,自作孽不可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