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闺房乐趣】(28)【作者:88552】
二十八。城外小住
 
  从正月过后,府中来访拜年的亲朋好友略减不少,严府这年舅老爷带着两位 千金来过年,大小姐也带着儿子回娘家,真正一府热闹;前几日少夫人与两位表 小姐来向姑父及姑母请安,见梅香在门外走来,说老爷及老夫人陪着孙儿闹腾好 几日,俩老乏了身子,免了小辈们的请安。严丰看唐诗平早有意於两位妹妹,时 不时就到府上拜访,又见玉瑶及玉珠爱玩的性子,藉此机会提议带上敏儿及两位 表妹到城外的一处宅子小住几日,敏儿终日待在府里心下倒也乐意,而玉瑶跟玉 珠睁着眼珠子,想着可以出府玩纷纷表示赞同,也邀请了唐诗平一同前往,唐公 子更是万分愿意,。
 
  几日后,城外的宅院的一处湖园上,玉珠坐在亭子里,嘴里吃着细心剥成一 瓣瓣的柑橘,凝神看湖上的月色倒景,玉瑶看玉珠出了神,便问「玉珠在想什么?」 
  「羨慕表嫂嫁给表哥喽~~」玉珠故意地说「~」玉瑶嘟起嘴斜睨玉珠,顺 手拿起一片柑橘往口放「~这橘好酸」皱了一脸「玉瑶~如今表哥都成亲了,你 还想着嫁给表哥吗,嫁了也只能做小的」玉珠嘴里吃着柑橘嚷嚷着说「唉,丰哥 哥要是愿意娶我,姨母早几年就会替我订下亲事了~」玉瑶趴在椅靠上,懒懒的 回道「你儿时的这点小心思,没想到至今不变,可我听下人们笑说表嫂是小醋媳 妇呢!」
 
  「玉珠你是指爹新纳的那位春姨娘吗?」玉瑶闻言抬眼看玉珠「对呀,他们 说春姨娘原是表嫂的陪嫁丫头,爬上了丰哥哥的床,惹的表嫂吃醋才疏远她的」 玉珠说「抬了做通房丫头?」玉瑶挑了眉问道「好像也不是,这我就不晓得了, 要是抬了身份还能入咱们府当姨娘吗?」玉珠一脸疑惑道,手却没停地一口一瓣 吃着柑橘「咱那位新姨娘也不是什么好货色」玉瑶一听即是表哥房里的人,却成 了爹的姨娘,愤愤地说「我瞧着就不是!好好的一个姑娘家怎会被爹给看上了」 
  「还是表嫂的陪嫁丫头,这更加奇怪」
 
  「是阿,而且玉瑶你知道吗,一般陪嫁丫头就是用来服恃姑爷的,就是夜里 ……」玉珠红了脸说的吱吱唔唔「夜里?」
 
  「恩……给男子夜里服恃的女子」玉珠整了整言语回道「你……臊不臊…… 阿」玉瑶听了一脸通红,手指沾了沾茶水往玉珠脸上泼去「呀~洒的我一脸湿」 玉珠惊叫出声,嘟起嘴一脸不高兴忙擦拭脸上的水珠,玉瑶也不吭声,两姐妹静 默无语。
 
  约莫过了半盏茶时间,玉瑶红着脸问玉珠「玉珠~~你说夜里、、、嗯、是 不是咱瞧见的那夜景象呢?」
 
  「换你不臊了~!」玉珠转开脸继续吃柑橘「你别一直吃,跟你说正经儿事, 你就不好奇吗?」
 
  「那小子成亲当时你就不该蹲在那间新房外,古古怪怪」玉珠责怪的回道 「你不也蹲在那!」玉瑶睁大了眼说「要不是你一个人在那,而且……而且让人 发现了还怎么得了!我!我!我是帮你把风!」玉珠瞪了回去「呿~~谁要你把 风了……」玉瑶从椅臂上抬首白了一眼玉珠「好吧,那我正经说!认真的!你可 不许臊我!」玉珠正了正身,拉近了跟玉瑶的椅子「……」玉瑶再次抬首白了一 眼玉珠,斜睨看着她
 
  「那小子在珊儿姑娘身上做些什么呢?」玉珠紧张的问出口,此话一出,两 姐妹羞红了脸及身子,脑海中不由自主浮现从红帐外透出的男女交叠一起景象。 
  玉瑶此时羞红的脸,不经脑地回了一句「洞房!」
 
  「噗ㄘ~」玉珠抿着嘴笑「你笑什么,不就是洞房吗?」玉瑶推了几下玉珠 「我是问他们身子挨着身子做什么~~~」玉珠挨近了身,小声地在玉瑶耳边说 
  玉瑶听了满脸又红又热,直摇着手扇,玉珠说完也臊的拿起手绢摀着脸,露 出半张红脸「你瞧丰哥哥不也挨在嫂子身上」玉珠说「还得张着腿儿!」玉瑶托 起腮帮子回道「还得抱在一起?」玉珠说「对,女的张着腿儿然后男子挨近了身, 抱在一起,我想着是这般情象」玉瑶就她看见的大胆猜测「要只抱在一起,珊儿 妹妹能唉成那样吗,我想在红帐里珊儿妹妹大概都哭了,你没听见哭喊声」玉珠 不舍的说「那小子好像是跪在珊儿妹妹的腿间似的」玉瑶回想着「是吗~对了! 你还记得在门外听墙的他们说什么『珊儿妹妹的肉户』『什么插不插的』的,他 们是、、在、交、交……交……合吧?」玉珠直接将整张手绢都往脸上盖了,吱 吱唔唔的说出口「交合?你还真不臊,当时蹲在那我就紧张到腿软了,哪还记得 那些下人们说什么」玉瑶害羞极了,只得赶忙装了一脸不知
 
  「别装~~我瞧你这神色就知道你也一字不差的听到了」玉珠不依,正经儿 说事偏她害羞起来,怒拍了玉瑶一掌,玉瑶伸手戳了戳玉珠的纤腰,只见玉珠站 起身一边闪躲,一边反挠玉瑶的胳肢窝,两姐妹在亭子里玩起躲闪的嘻闹,完全 不知她们的对话已被站在凉亭外的唐诗平听见了,惊住不已地暗起神色,直盯着 前方两姐妹。
 
  「好好!好~~我认输了,别挠我了」玉珠气喘着投降道,撑起手推着玉瑶 玉瑶见她服输,转了身就坐在另一旁的靠椅上,原是预备给敏儿用的,此时主人 不在,玉瑶气喘不过便靠了上去,玉珠也挨在玉瑶身边,玉珠顺了气息便阖起眼 歪着头靠在玉瑶肩上,约莫一盏茶时间,只听玉瑶细声问出「玉珠你那日瞧没瞧 仔细男女是怎么交合的?」
 
  「隔着红帐哪瞧的见什么?」玉珠疲倦地嘟嘟嚷嚷回道,挪了挪位置一手抱 在玉瑶的身上「不过玉珠~我心下着实的害怕呢~~」玉瑶低头看着玉珠「玉瑶 你想呀~红帐里的是丰哥哥跟你,你还会害怕吗?」
 
  「你不也听见珊儿妹妹在那夜呼疼吗?表嫂也是发出难受的声音出来,我想 当是不好受的」玉瑶说着「珊儿妹妹我不知道,但你看表嫂夜里受了苦处,白日 里还会跟丰哥哥这么恩爱吗?」
 
  「实在想不通」
 
  「要不等夜里咱再去丰哥哥房外偷瞧?」躺在玉瑶腿上的玉珠转了头睁开眼 看向玉瑶问道,玉瑶笑出声,玉珠也害羞的傻笑着。
 
   ————————————————————————————-
 
  夜色正深,四下里静的连蝉鸣叫声都听的一清二础,这会儿的夜里,屋外来 了个黑影轻手轻脚一步步走来,悄声的半蹲在墙外,鬼鬼祟崇地往窗里探了个半 颗头,而屋里的人浑然不觉。
 
  在屋里的严丰此时手撑着身侧歪靠在敏儿的身旁,解开敏儿的亵衣只露出一 颗大圆肚,大掌抚在圆润的肚腹上,轻着手抚摸着,时不时低下头亲上几口啵啵 作响。
 
  「孩子怎不动」
 
  「睡了吗」
 
  「瞧是睡了,儿阿~」
 
  敏儿微微靠在床铺上,见严丰低着头对腹中胎儿低语笑软了神色,手上轻柔 的握抚夫君昂然的坚挺「手酸吗,敏儿?」严丰抬头看向腿间的坚挺的阳具被握 在敏儿手上「不会,夫君的肉棒越发硬挺了」敏儿羞赧地说「好想插你阿,敏儿~」 严丰将一腿立起,背后拉了一颗软枕垫在臀下,让腿间的阳具能更靠近敏儿一点 「说好了今夜不插的~」敏儿娇嗔的说,手下愈发起劲的上下套弄着夫君的阳具 「这不在插敏儿的小手心吗?」严丰摆了摆臀肉,将阳具不停地停出敏儿的圈起 的手心中「恩~夫君~~我握不住了~~~」敏儿娇嗔的看向夫君,手掌心被逗 弄的直直发痒「真想插你的小肉穴,敏儿~」严丰又说了一句,停下了摆动便不 理敏儿,任她肆意玩弄敏儿脸红着听夫君想插她,心里雀跃不已也动了春心,更 是卖力的抚弄严丰的阳具
 
  「儿阿~你瞧你娘亲在做什么~」严丰坏心的对着敏儿的肚皮说话「夫君~~!」 敏儿娇嗔「你娘亲的手艺愈发的好,服恃爹服恃的舒服极了」严丰赞赏的说,并 感受到敏儿将指腹移到他的顶端,勾弄着顶端的小圆孔,股间一紧发出一声『哦! 哦!~那里别!』严丰半起身抓住敏儿的手「为夫还没要出,轻轻的,知道吗」 严丰叮嘱着,亲上了敏儿的小嘴,敏儿自动地张了小口,等着严丰探进他的唇舌, 两人在床上唇舌交缠发出暧昧的喘息声,鼻息相闻吻的难分难舍,严丰啾住敏儿 的小嘴,用力的吸吮她的小舌,几乎快夺走她的呼吸,才不舍的亲啄放开敏儿被 亲肿的嘴唇,在她耳畔边轻声细语的说着「娘子手上的活儿可别停了~」,满意 的倒回刚才的位置,再次抚上敏儿的孕肚
 
  敏儿被吻的神魂颠倒浑身发烫,还没回神就听夫君的低声叮嘱,羞着红脸赶 紧握上夫君的肉棒,抿着嘴透出娇羞的一抹不好意思的微笑,转思一想放弃攻城 掠地,反手往严丰肉棒下的子孙包抚摸起来,被温热的手心包覆住让严丰感到一 阵一阵舒服
 
  「儿阿~瞧你娘亲摸的爹好舒坦~~」一手原本撑着头,此时离了头扯开敏 儿的亵裤上的绑带,亵裤滑去一分,敏儿瞧见动静,不依的娇喊「夫君~咱之前 说好的~~」动了动身子,反让严丰更好扯下敏儿的亵裤
 
  「为夫只是瞅一眼」严丰一手撑着头坏坏地说,抚摸圆肚的大掌则一路向下 探进敏儿的腿根「夫君~」
 
  严丰的手指滑进敏儿的腿间,手指沾染了冰滑凉感的晶萤液体,像蜜一般的 滑溜,弯屈中指挤进两团肉包碰触到肉包里藏里的小荳芽,指覆来回抚弄着「~ 嗯~~嗯~夫君~~嗯~」敏儿不受控制地吟哦出声「喜欢为夫这么抚摸吗~娘 子」严丰伸出手指将敏儿腿根的粘液含进嘴里,邪睨着敏儿;敏儿看着严丰将她 的粘液吃进嘴里,害羞不已,伸起两手捧着自个儿的热烫的红脸
 
  严丰见敏儿手上的活,捧着自个儿的脸在那娇羞,便起身,顺势的将敏儿的 两腿拉开,只见两个小肉包往外开启,透出藏住在其中的粉嫩肉洞,严丰爱不势 手的一掌抚了上去,低声说「娘子的肉儿还是这么鲜嫩」
 
  「夫君你坏~」敏儿看着被拉开的两腿,夫君还直直盯着自个儿的腿间
 
  「为夫做了什么让娘子觉得为夫坏了?」严丰伸出姆指头,在敏儿的粉嫩的 肉孔来回抚摸着,引得敏儿直直缩腿,但两腿早已被严丰的两腿给跨了开来,想 缩也缩不回来
 
  「哦!孩儿动了」严丰正巧看见敏儿的肚皮向外顶出一个小包,胎动的正厉 害,严丰紧张的往胎动的地方抚去,又低头吻上一口「乖乖的,乖乖的~」 
  「儿阿~你怎么这时候醒来呢?乖乖睡觉,别打扰你爹娘恩爱~」
 
  「呵呵呵呵呵呵~」敏儿听着好笑
 
  「爹摸你娘的肉穴把你吵醒了是吗?」
 
  「夫君~~」敏儿无语的看他趴在自己的肚子上,对腹中胎儿说着令人提笑 皆非的言语「乖乖的,不然爹要将肉棒插进你娘的身子里,好好教训你」
 
  「夫君~」敏儿真真是无语了,自己的夫君什么话都说出口,看来今夜又要 让他得逞了
 
  严丰抬起脸笑看着敏儿,一手往上摸进敏儿的腿间,「你娘的肉儿好嫩」说 完往里挤了两指,一进一出的玩弄起来,敏儿伸手放着严丰的头上,张着腿享受 夫君的爱抚,不多时肉穴里一口一口哺出淫水,严丰的大掌盛接了满满的粘液 
  「儿阿~你怎么在你娘的肚子里吐口水,让你娘亲湿成这般」敏儿闻言几乎 无语的急了,想起身摀住夫君的嘴,严丰一见不好怕她一急伤到身子,忙按下敏 儿,压下身一口一口的亲着敏儿稍稍退红的香唇「怎么就急了呢~」严丰安抚着 说,又一口口吸吮敏儿的唇肉「夫君怎可一派胡说,孩儿说那番言语呢」敏儿责 怪道
 
  「好好好,不胡说了,让为夫疼疼你,瞧你这小嘴,真甜~」腿间的硬挺正 好有意无意的抵在敏儿的腿间,严丰故意边吮敏儿,臀下一动一碰扯弄敏儿的嫩 肉
 
  「夫~夫~夫君……」敏儿早在严丰起身压向自己时,就感受到夫君的利器 直直的往肉穴刺来,只是没进来,在肉口要进不进的刺激着,敏儿腿间的小口已 不自住地想要吸吮住不让夫君的肉棒离开一般。但才吸住,夫君又退开,退开了 又靠近,好不折磨~~
 
  敏儿起了春心,严丰不是没发现她的变化「为夫答应过的,今夜绝不会用肉 棒插敏儿的小嫩肉」严丰认真的口吻说道「夫~夫君~~」敏儿娇喊着,唇被吮 的发肿热烫,腿间的小肉口被勾引直直颤栗
 
  严丰放下吮肿的红唇,向下亲吻敏儿的颈间,惹得敏儿发痒想躲,便一口大 力的吮出红痕「疼~轻点」,严丰满意看着红痕「为夫给你烙了印记~」又细细 的吻上敏儿的脖颈,两手撑在敏儿的两侧,一则怕压伤了孕肚,一则敏儿因有孕 发肿的双奶不让碰,两手只有撑着身体,严丰此时已势如破竹,只等亲亲娘子一 声令下「夫君好坏~~~~~」
 
  「为夫是坏~坏的想把肉棒埋进娘子的热洞里,我的好娘子~~从了为夫, 恩?恩?」严丰撒娇似的哄敏儿「夫~君~你几乎每日都想肉棒插进我身子~妾 身的小肉好疼~~」敏儿娇羞羞的回答「真疼吗?」严丰邪笑着「……」敏儿无 语「疼?不疼?」
 
  「妾身帮夫君出了,咱今夜早早歇了吧」敏儿古溜地转了眼「说~为夫的肉 棒可是插疼了娘子?」严丰硬起了声,逗敏儿说出实话「疼~」敏儿只好回了一 句「为夫不信,不然再插一回,看是真疼还是假疼?」严丰坏心的说「夫君~~」 敏儿撒起娇来「娘子不想吗?」严丰将硬挺直直抵住了敏儿的肉口,作势就要进 去了,敏儿缩了腿夹住严丰的身侧「……」敏儿心里慌的厉害,情欲早疯狂的火 烧她的身子,偏今日好说歹说让夫君答应不行房,帮他出了便是,怎知夫君坏心 眼的逗弄,惹的她早被降伏了「想~不~想~~~~~」严丰早看出来,只等敏 儿松口,他就可以攻城掠地了,股间更是作势的在洞口摆动着
 
  敏儿不敌,松软软的喊了声「想~」下一声喊出吟哦『哦~!』严丰一得令, 便将肉棒直直的插进敏儿的肉洞中,不敢用劲,却又深又狠的挺进直达花心,惹 得敏儿还没做好准备就被攻掠了
 
  「疼吗?」严丰直盯着敏儿的双眼探问着「不疼~夫君~~不疼~~~~」 敏儿被插了身子后,浑身散发出女人的气味、欲望,夹着严丰的双腿适时地交叠 上严丰的大腿边,想要更多的表明着
 
  已达到目的严丰心想这姿势,怕敏儿不舒服,於是退出肉棒,只见肉棒带出 肉穴里涟漪的淫水,敏儿不解地看着严丰,嫩穴里的空虚感爬上心头「咱换个势」 
  只见严丰爬下了床,腿间的凶物直挺挺直盯物,敏儿不解地被严丰拉了个转 身,两腿垂下了床,人躺在床上,又拿了两颗枕头摆弄着高度,垫在敏儿臀肉下 方,看准了高度,正是肉棒可以进入的最佳方位,然后严丰又拉了锦背让敏儿躺 在其下,身体微微前倾,这时严丰拉起敏儿的两腿放在腰间,满意的乔好姿势, 『娘子~为夫要插了哦~』毫不费力的就将肉棒直入了敏儿的肉户里,站在床下 将一进一出的插进又抽出敏儿的嫩穴中,严丰此时有说不出的爽感
 
  「哦!哦!嗯嗯!哦!」被插了满穴的敏儿吟叫
 
  严丰站在床上身下不停地插着敏儿的肉穴,看着敏儿被他插的一脸幸福洋意 的小脸,更正,是被情欲翻动红噗噗的小脸,眼见敏儿的亵衣还半开在身上,於 是伸了手将敏儿拉起将亵衣脱了,又扯开肚兜,展露出两颗又圆又滚的嫩胸,严 丰让敏儿躺回床上,股间浅进浅出的插着敏儿的肉穴,看着穴口被肉棒挤开的红 肿肉瓣,严丰伸手抚弄着,又逗玩着小荳芽,惹得敏儿娇喘连连。
 
  「嗯!夫君!阿!~哦~哦~~哦哦~~」
 
  「阿嗯~~!嗯!」
 
  「嗯嗯~~嗯~夫君!~」
 
  敏儿的下身被抽插兴奋着,随着夫君的进出,身子的摇晃引动肿涨的双乳一 同晃动,敏儿不适的一手护在胸前,止着双乳的晃动,又一手护在肚腹一则,严 丰看她的举动看着好笑,心下暖了,放缓了动作,轻进轻出的抽插着敏儿,俯下 了身拉起敏儿的双手安抚着说「身子难受了?」敏儿睁开眼「夫君小力点吧~~」 娇娇的请求着
 
  「那本闺中之术便有这姿势,专为有孕的女子设计的,为夫早想与敏儿试试 了」严丰立起身,摆动着下体「我见这姿势,夫君不用担心会压伤孩儿~~哦! 哦~」敏儿边说边感受夫君的肉棒在她的肉穴里缓缓的一抽一进「别有滋味,方 才是为夫想你想紧了,粗鲁了?」
 
  「哦!嗯~还好~嗯!嗯~~」敏儿笑瞇着眼回答「就你个小人精,除了洞 房那夜让娘子疼了,何时又让你疼了呢?想骗为夫」严丰也享受着肉棒此时浅进 浅出的温热感受
 
  「哦~恩~嗯~好几夜呢!~哦~恩~嗯恩~恩哦~~」
 
  「又要吟哦又要回话,小娘子真忙」严丰深深的将肉棒插进深出,又缓缓的 抽出,继续浅进浅出「哦~~~哦!恩~恩!~恩!」敏儿被抽插的两腿发了颤, 就快虚了腿,微微落下交叠在夫君身上的双腿「腿酸了~?」
 
  「恩~没力气了~哦!哦~哦~~哦~~~」
 
  「为夫帮你」说完又插了几个抽插「哦~哦!~哦哦!」
 
  严丰拉起敏儿让她往床铺上躺,敏儿的腿间流出一道淫水「娘子好湿」
 
  「夫君~~」敏儿极害羞的拿起床柜上准备好的擦巾,拭去腿间的湿粘,严 丰接了过去,细细帮敏儿擦去多余的湿滑,便丢开了擦巾,拉起锦背往敏儿身上 一盖,人也倒头睡在敏儿的身侧,伸进一腿将敏儿的右腿岔高,然后将肉棒挤了 进去,浅浅的一插「哦~~」敏儿娇吟
 
  敏儿躺进严丰的怀中,枕着他的手臂,另一手环饶着她的肚腹,被岔高的右 腿舒适的放在夫君的腿上,腿间被一根硬挺的肉棒一鼓一鼓的敲打入体,敏儿感 受到一片温暖,身下的肉洞被塞满的幸福,渐渐瞇了眼,只剩严丰不屈不挠浅进 浅出的奋力着,其间腹中的胎儿像抗议似的,在肚子里不时的胎动「这小子,该 不是嫌爹吵了吧!」只听敏儿小小声安抚着胎儿「孩儿乖~孩儿乖~」,严丰满 足抽插了几下之后几声低吼『恩!』『哦!』将阳精喷洒在敏儿的肉穴口,搂着 敏儿亲吻了她的额头,俩俩一同睡去。
 
  ———————————————————————————————————— 
  唐诗平远远的看着屋外的黑影,忙碌的蹲低蹲高,耳边隐约能听见屋里的吟 哦声,失笑的看着眼前的女子,这不还是未出阁的姑娘家,怎么就学了听人墙角 的恶习,低头又看着自己衣摆下微拢而起的坚挺,摇摇头想转身提开,却踩断了 一根树枝,前面的黑影听见声响,吓了一跳转身离开,跑没几步,却撞了一股肉 墙,就要惊叫之时,被那肉墙摀上嘴,连人带抱的跑离院落。
 
  「放!放下我!放开!」女子惊吓坏了,被摀住了嘴却还要嚷嚷
 
  「别叫,是我!」唐诗平将女子放了下来,但没放下摀住她的手「唔~~唔~ 放~唔~放开我」女子拿眼瞪着他
 
  「你别叫,我放开」女子点点头表示同意,却在唐诗平放下手之际,用力的 咬了他的手「……」唐诗平痛的瞪大了眼,却不出声,任那女子咬住手不放 
  「唔!」女子见他不喊声,又更大力的咬下,也不见他喊,倒是嘴里有了一 股血腥味,慌了神赶忙松口「唉哦!真疼」唐诗平见她放开了嘴,喊了声
 
  「疼怎么不喊,以为你不疼呐!」女子紧张看着唐诗平手上的牙痕,上面都 冒血了「惊了小姐,自当受罚」唐诗平笑看着女子「你!」女子心慌不已,心想 该不会被发现了吧,而且还是他!!心里气不打一处!
 
  「没想到小姐好这口」唐诗平看着自己的手,一语双关的道出「你!我!… …」
 
  「不知是玉瑶妹子?还是玉珠妹子?」唐诗平认不出来眼前这位是谁,於是 出口相问「……」女子闭口不说
 
  「你不说,还是我带着你来去问你表哥呢?」
 
  「你!我!我是玉珠拉」女子气急了,脱口而出「原来是玉珠小姐」唐诗平 相当意外眼前的会是玉珠小姐,他原本以为是玉瑶小姐「你……今晚的事你不可 以说出去!」
 
  「这是自然」心想那位玉瑶小姐心系严兄,想来玉瑶妹子是不可能了,今晚 不巧遇上了玉珠小姐,如若是这位玉珠小姐,我与她自然有缘,唐诗平心里起了 计较,有心与眼前的玉珠结下缘份,於是乎他又开口说「敢问玉珠妹子这深夜中 何以蹲躲在屋外,听人墙角呢!」
 
  「我是要去找表嫂,哪晓得,哪晓得……表嫂睡了!」
 
  「方纔你表哥屋内的春色想必玉珠妹子看见了」唐诗平坏心的点破「你说什 么呢!」女子摇摇头,转了身不敢看唐诗平「心下可好奇?」唐诗平明明听见了 两姐妹的对话,有意引玉珠与他对谈「……」
 
  唐诗平见她转过身红了耳根,又一心想求娶,大胆的走到她身后轻手轻脚的 环抱住她「你!放!放!开我,你做什么你!」突然被抱住吓了一跳
 
  「只要你愿意,在下愿意为玉珠妹子解说房中术」唐诗平轻声的在她耳畔细 说
 
  「房!房!房……中术?!」女子耳根红似了血「不想知道吗?」
 
  「说什么呢!我!我还是未出阁的姑娘,你快放开我!」女子想挣脱,却被 唐诗平轻手轻脚的环抱在忙里「不巧,今日偶闻两位妹子的闺中谈话,在下愿为 玉珠妹子解说一番」
 
  「你!可恶!你!你……你!也有听人墙角的习惯吗」女子涨红了脸,不想 今日的谈话居然被他听去了!
 
  「不同妹子的习惯」唐诗平觉得她的反应即好玩又好笑「你不要乱来喔!」 
  「咱俩打个约,我教你男女之间的事,且今晚这事只有咱俩知道,在下绝不 对第三人提起,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玉珠妹子自己说出去,这就无关本公子的事了」
 
  「可是我还要嫁人呢!怎么能跟你学男女之事」
 
  「只要玉珠妹子不破身,将来还是完壁的你嫁人了,新夫婿也不会发现,如 何?」
 
  「你!」
 
  「明日丑时,等人都睡了,在下在屋里静等玉珠妹子」说完,唐诗平放开了 她
 
  唐诗平看他一放开玉珠,她就跑的不见人影,觉得相当好玩,大笑出声,又 期待着明日见面时她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