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验室援交】作者:chushantom
实验室援交
 

 字数:5437字
 2010/02/09发表于:伊莉讨论区
 
  时间是星期日下午六点,大学生几乎都是离家念书,加上大学教授没有所谓 「课後辅导」,老师学生都已经离开学校,只剩下守卫跟少数热血的社团狂热份 子在学校活动。
 
  我带着身後的少女,悄悄步上三楼。走到光学实验室的门口,我拿出预借的 钥匙打开实验室的门,催促她快点进去,如果在这个时间遇到同学,看到我带女 人进实验室真的跳到黄河也洗不清。这女孩名字叫啊雅,是我女朋友的同学,个 子高高的大概有170,身材非常的纤瘦,但是缺点是胸部非常的小,她曾经几 次因为宿舍没有热水,而到我住的小套房洗澡,看在她是我女朋友的同学,又是 个正咩,我也不好意思拒绝她。久了以後,她居然开始有点得寸进尺,常常跟我 女朋友拿了钥匙就直接到我房间洗澡。虽然有点受不了,但是日子一久也习惯了。 

1.jpg (21.38 KB)



 2.JPG (103.46 KB)



 
  这是在我房间裡,她洗好澡就只穿着一件帽T,在我床边用我的手机自拍。 
  「啊树!这裡好臭喔!我可以开抽风机吗?」对於实验室洗底片的药水味, 她似乎有点不习惯。
 
  「开抽风机就等着被守卫开门,守卫看到抽风机开着一定会开门进来关掉。」 
  大学念物理系的我,常常都要在实验室连续待上10个小时以上,对於这裡 的药水味,我早就习惯了。
 
  我们会相聚在这裡,绝对不是为了做实验,而是因为一星期前我看到她的照 片PO在情色网站上,她声称急需用钱而要做一次「交易」;靠着网路上留下的 电话联络上啊雅之後,她说她已经PO在那好几天了,也有出去见过面的,但是 所有的人都嫌她的胸部太小而不愿意交易,想想一次要价七千的确不便宜,而且 胸部还太小,难怪会有人嫌弃她。见面以後她马上就知道我是谁了,碍於我女朋 友的关係,她起初不太愿意,不过当我提议在实验室交易的时候-既刺激又方便 还不容易被发现,她立刻答应了。
 
  我们走到防震桌前面,因为光学实验要求的是绝对的零杂质,时常有值日生 打扫,所以桌面不带一点灰尘。实验室所有的窗户都被窗帘遮住,不必担心会被 人看到。我转身关上门,并从内锁上;啊雅有点担心地看着我锁门。
 
  「不用担心,就连我们系上也很少人会来到这边。我们小声一点就可以。」 我带点安慰的语气说道。
 
  「你可不可以不要跟你女朋友讲?我还想跟她当朋友。」她老实地问道。 
  「当然不会跟他讲啊!我还多活几年。」我边说边紧张的摸摸脖子,我女朋 友是有名的醋罈子,要是被她知道我偷吃,那可不是一句死定了可以形容的。 
  「好了!我们开始吧!」我对啊雅说。
 
  啊雅转身背向着我,慢慢将毛衣拉起脱下。我一边解开自己牛仔裤的钮扣, 一边欣赏着啊雅的背影。她的一头长直髮扎成了马尾辫,露出她的颈背,短过膝 盖的迷你裙下亦露出了她穿着白袜的一双小腿;白晰的皮肤看得我一阵心动。啊 雅把毛衣脱下来,摺好放在桌面。我脱下上衣,并且继续欣赏着她的身体,她慢 吞吞的把贴身长袖脱下,我看到她背後那美丽的线条,我下意识的吞了口口水- 好想吃了她。以经不知道看过多少个正咩为我宽衣解带,但是看到她的背有我就 是有股衝动,但是胸部真的不是普通的小……
 
  应该是比A罩杯在小一点吧(比A罩杯在小一点是什麼??)。
 
  她没有穿胸罩,只穿了一件小背心,隐约可以看见粉红色的奶头就在衣服下 面若隐若现,啊雅才刚脱下内衣,就立即被我吻住了嘴巴。我右手绕到她身後将 我们的身体紧贴在一起,左手托着她头,让我大力的吻着她的嘴唇。
 
  我本来想要先来个口交。但是我不想跟自己的小兄弟间接接吻,所以决定先 吻她,她起初有点抗拒,大概是因为害怕,她的舌头有点羞涩而不敢回应我的舌 头。我感觉到她急促的呼吸,双手轻轻的放在我肩上,显得僵硬紧张。我的左手 改为抱住她的腰,像跳舞一样带着她慢慢转圈。我轻轻的舔着她的牙齿,她的牙 齿非常整齐,简直就像玉米一样,但是她有点反抗这种接吻,想用舌头将我的舌 头顶出来,却被我乘机把她的舌头吸到自己嘴裡. 我感觉到两条舌头在二人之间 打转,一点唾液缓缓从她嘴角流下。
 
  我开始进攻,双手从她的腰际往下移动,往她的屁股摸了一把。我撩起了她 的裙罢,手指感觉到她大腿的嫩滑质感,手指滑进她的大腿内侧,很快摸到她的 内裤。我们暂时分开了嘴巴,我蹲下去想把她的内裤脱下来。她不期然将双腿夹 紧,不让我把内裤脱下。
 
  「不要这麼快好吗?我想要慢点在脱衣服。」她微微喘着气,红着脸对我说。 
  「也好!那先来个口交吧!」我靠着桌子指着自己肿胀的裤头说。
 
  看他脱完衣服以後,我就已经有扑倒她的衝动了,刚刚又看到她那生涩的舌 技,让我更是想要占有她。
 
  她红着脸为我脱下内裤,我那衝动的分身立刻出现在她眼前。
 
  她似乎是被我分身的威望震慑了,嘴巴微开,双眼紧盯着我的阴茎。
 
  「怎麼?没看过老二啊?」我故意调侃的对她说。
 
  「不是……是没看过着麼大的……」嘖!原来她不是处女。
 
  「那就开始为我服务吧!」我抓着她的头,把老二顶在她的嘴上。既然不是 处女,那我也没必要怜香惜玉了。
 
  她把我的龟头含进嘴裡,用舌头舔着龟头的圆周,在我的阴茎充分勃起以後, 她开始用我的阴茎当作牙刷刷着牙齿,外表很清纯,原来骨子裡是个骚包啊,男 人哪裡敏感她都很清楚,我手放在她的後脑杓,用力的把她的头往前推,一边把 阴茎深深塞到她喉头的位置,这种感觉真是口交的极致啊,但是啊雅似乎没这麼 享受,她用力的推着我的大腿,想要拔出我的阴茎。
 
  我放开她的後脑杓,她则是吐出我的阴茎,缓缓舔着龟头敏感的肉伞。
 
  「技术真不错,常常帮人口交啊?」我问道。
 
  「没有啊,我很少……」她含糊的带过我的问题,继续舔着龟头。
 
  我的双手越过她的身体,隔着内裤抚摸她的屁眼跟秘穴,随着内裤越来越湿 润,她的呻吟声也越来越明显。
 
  我本想先用手指探索一番,但是想到她既然不是处女了,还是保留给我的小 弟弟先进入吧。
 
  我把她翻过来,让她扶着桌子,并且顺势脱下她的内裤,这次她没有任何的 反抗,让我很轻鬆的脱下她的内裤。
 
  我把阴茎对準她的秘穴,轻轻的说声:
 
  「要开始囉!」就从背後体位开始吧。
 
  「不先用手指嘛?啊!!!!」
 
  阴茎上的唾液以及充分湿润的小穴,让我轻鬆滑入她的体内,但是感觉却爽 翻了。
 
  只有一个字可以形容——紧!
 
  明明不是处女,但是却紧的没话说。
 
  稍稍的往後退出,腰往前一顶,随着我的深入,啊雅的呻吟转为高亢。
 
  她居然泄了!
 
  「你有没有搞错啊?刚插入就泄了?」该死!这样要拖地板了。
 
  「好痛……但是好爽喔!我男朋友都没顶这麼进去!」
 
  「你不要爽的这麼早好不好?还有三分之一在外面!」我没好气的说。
 
  「甚麼!」她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把手往後摸,当她摸到我还有一节阴茎 在外面的时候,她倒抽一口气。
 
  「不……不要!这麼长……不……会坏掉!」啊雅紧张得哭了起来,不断想 要用双腿踢开我。我将她抱到桌上,才三两下功夫已经抓住她双手,然後把身体 压在她身上。这样一来,她完全反抗不了我。我将她双手按在桌上,身体的重量 让我的阴茎几乎完全进入了她的体内,随着越来越深入,那种无法言喻的快感随 之席捲而来,让我完全没有在意她的哭喊,继续深入。
 
  「快放开我!我把钱还给你好吗?不要这样!会坏掉!」啊雅高声说,这种 声量很容易让走廊的人听见。
 
  「我不要。」我温柔的说,再次将阴茎在啊雅已经湿润的肉缝裡抽插。
 
  啊雅伤心的躺着哭泣,我缓缓摆动腰子让阴茎在肉缝出入,感觉到肉缝裡愈 来愈湿。我双手抚摸着啊雅的双腿,发觉啊雅的一隻靴子在刚才反抗的时候已经 掉了,於是我干脆替她把剩下的一隻靴子也脱掉。我双手感受着啊雅被白袜包住 的小巧的脚掌,还有她充实线条感的小腿。我慢慢抚上她柔滑的大腿,然後往下 移动,落在她的肚皮上。啊雅的呼吸急促,一半是因为她紧张,一半是因为她正 在哭泣。
 
  虽然她不是处女,但是啊雅的肉缝依然窄狭,我每次把阴茎抽出,都感觉到 她的肉缝快速合上。我发觉活塞动作愈来愈顺畅,阴茎上沾着一些透明的液体。 啊雅的哭泣声减少了,随之而来是一种放浪的呻吟。
 
  我稍微回气,便将啊雅抱起,她似乎已经失去反抗的力气。我让她翻转身趴 在桌上,让啊雅的小肚刚好抵在桌子边缘。我扶着自己的阴茎,用龟头往她肉缝 上下磨擦。湿滑的龟头让肉缝裡面渗出更多的润滑剂,於是我用力一顶,便将半 截的阴茎顶入了啊雅紧緻又温暖的阴道裡.
 
  「嗯!」啊雅不禁发出一阵高呼,让我心中泛起了一种征服的快感。我重複 着活塞运动,每一下都插得深拔得狠,我的肚子不断击打着啊雅的屁股,让房间 裡充满着肉体碰撞的声音。我的龟头狠狠的顶到最裡面,顶着啊雅阴道深处肉壁, 似乎每一下抽插都让她几乎承受不了,每次我都将阴茎整枝插入,让我的小腹贴 紧她的屁股。双重的刺激让啊雅难以忍住自己的呻吟声:「啊……嗯……嗯……」 啊雅用力咬住自己的手指,似是害怕自己的叫声会让别人听见。我当然懒得去理, 恐怕即使现在守卫敲门想要进来,我也有正当理由在这裡. 我望住自己的阴茎在 啊雅下体进出,晶莹的液体逐渐变得稠糊奶白。我双手伸出去捏着啊雅的奶头, 同时把她拉起来,让她站在我的怀裡. 她的身体被我撞得摇来摇去,我把她的屁 股提高,更进一步享受紧緻的感觉。
 
  对於这麼紧的穴,我真的是受不了,我已经尽力忍住了,但是在这种刺激之 下,才过了20分锺,我就已经开始有点撑不住了,甚至在她几次因为高潮而突 然夹紧的时候,我还差点跟着射出来。
 
  「要射了!我快要射了!」我对啊雅轻轻的说。
 
  「不要射在裡面!今天是危险期!不要!」怀孕的恐惧让她想挣脱我的阴茎, 但是感受到我的龟头因为想射精而胀起,更进一步塞满她的肉穴时,她却不自觉 的摆动起屁股,希望更多的摩擦,甚至还婻婻的念着:
 
  「射给我……射给我……快点射给我……」
 
  我把龟头顶到最裡面,用力的把精液射进她的身体裡.
 
  「啊……哼……好多!好多!」在我射的瞬间,她大声的叫着。
 
  我的阴茎在她身体裡不断颤抖,而她的阴道也不断收紧,似乎是想要榨干我 每一滴精液,射完以後,我缓缓把阴经抽出来,而啊雅似乎是脱力一般的趴在桌 上。我看着她微开的肉穴,发现一件糟糕的事情。
 
  「啊雅……没流出来欸……」我有点紧张的说。
 
  「甚麼!」啊雅赶紧站了起来,跳了跳,似乎是希望精液流出来,但是却一 滴也没流出来,啊雅着急的大吼大叫:
 
  「怀孕怎麼办啦!」说着说着居然哭了。
 
  「等等去买事後丸,我出钱。」看她这麼着急又缺钱的情况下,我做出这个 提议。
 
  「怀孕怎麼办……呜呜呜……」她边哭边陲打我的胸口,但是打醒的却是我 的兽慾. 我自己也不知道为甚麼,看着她哭泣的模样,我的小兄弟居然挺了起来。 
  「我有个方法让精液出来。」我不怀好意的说。
 
  「什…什…什甚麼办法?」啊雅抽抽噎噎的说,丝毫没发现我打的坏主意。 
  「来!翻过去!」啊雅照着我的话翻过去,把她白皙的屁股露在我脸前。 
  我摸摸她的下体,把我的食指中指沾满她的淫水,随即把手指塞进她粉色的 屁眼。
 
  「啊!那裏是肛门欸!你要做甚麼!」啊雅紧张的摇着屁股。
 
  「挤压啊!刺激肛门,让精液流出来!」我唬烂的说。
 
  「喔……好……那你轻一点……」呿!真是单纯到极点,我本想直接插入的, 但是看到她的屁眼,我马上知道她的菊门一定还是处女,我一边拓宽她的後门, 她的肉缝也一边流出爱液。
 
  当已经拓宽到三根手指的宽度时,我把她的淫水抹在龟头上,把龟头对準她 的菊花奋力塞入!
 
  「啊!!你在幹嘛?你在幹嘛?」啊雅惊讶的大叫,但是出乎意料之外的, 她居然没有反抗,看来拓宽的决定是对的。
 
  「肛交啊!没被肛过也听过肛交吧?」我一边说一边抽插
 
  「不要!恩……恩……好下流……可是好有感觉喔!」她似乎感受到肛交的 快感了,真不愧是有运动的女孩,屁眼幹起来就是不一样,结实,紧緻,又有屁 眼该有的柔软感,虽然刚刚才射过一次,但是我的龟头又开始敏感了起来,又快 要射了!真是个性感的小屁眼啊!
 
  「啊啊啊啊!!我……我……我的肛门好舒服!肛交好舒服啊!」啊雅大声 说着这些淫秽的字词,更是让我加快速度抽插。
 
  「恩恩恩!!我要高潮了!啊……」伴随高亢的叫声,啊雅的肛门也随之缩 紧,我忍不住这突如其来的刺激,也跟着射了。
 
  「我…我…被从後面…从屁股被弄到高潮了!我好下流喔!」啊雅翘着屁股, 刚被我插完的屁眼仍然开着,稠白的精液从啊雅的屁眼流出,看着这一幕我突然 想起些甚麼,但是却想不起来到底是什麼事。
 
  啊雅就趴在桌上睡着了,两个洞都被我差过了,应该也累了,我拿起一旁的 夹链袋把她屁眼流出的精液擦掉,顺手把她的衣服盖在她身上,自己则是穿好衣 服以後,靠着桌子想要稍微休息一下,没想到就这样睡着了。
 
  有甚麼细细碎碎的噪音在骚动着,我睁开眼睛,看到的竟然是啊雅在帮我口 交!!
 
  「你幹嘛啊!」我吓了一大跳。
 
  「我想吃精液啊!」啊雅笑着对我说。
 
  「我起来的时候肚子很饿,然後就看到旁边有一个夹链袋,裡面包着一堆黏 黏的东西,没想倒吃起来好好吃喔!所以我就自己动手想要弄一点出来吃啊!」 
  「那是从你屁股流出来的,很脏欸!」我惊讶的跟她说
 
  「原来是从屁股流出来才这麼好吃啊?快点在弄一点给人家吃!」啊雅握着 我的阴茎跟我撒娇。
 
  就在这时候,『刻搭』一声,门开了,开门的不是别人,正是我的专题教授, 她看了看我们两个,在抬头看了看教室门号,似乎是在确认自己是不是走错教室。 
  我正要开口解释,教授就说话了。
 
  「你们继续,等你们好了在叫我。」
 
  在老师关上门以後,我沮丧的看着天花板,而啊雅却是兴高采烈的继续帮我 口交。
 
  不出所料!我的专题报告被轰死了,教授果然很在意,啊雅则是在事後威胁 我,若不继续让她吃精液,她就要跟我女朋友抖出一切。
 
  这次援交的代价可真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