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王—奴隶之岛:班烈的野望与布利德的复仇!!】(20)【作者:kamiya7582】
>
 第二十章相隔十三年!香吉士与姊姊的重逢
 
  【地点:『新世界海域』、『诃德王国外海』】明哥带着4名家族部下,被 迫以尚未恢复的战斗力迎战强大的敌人……
 
  明哥虽然看似与被鲁夫打败之前好像没什么差,但实际上他现在的战力仅恢 复了一半,他有所顾虑地想着:(本来想等完全恢复再去干掉八宝水军…没想到 …)。
 
  明哥之所以能重新佔地为王,是因为赤犬觉得他仍有十分可靠的战斗力,能 在废除七武海制度前多消灭一点『邪恶』的势力,但也警告他:只要再输给『邪 恶』一次,就要被逮捕进推进城。
 
  明哥本来想选琵卡,但是海军不准他选择最高干部,最后明哥只好选择德林 傑、拉奥G、砂糖、格拉迪乌斯及塞尼奥尔皮克;至於巴法洛,是趁机跟随着他 们偷偷逃走的,但由於巴法洛没有犯下什么危害海军或政府的犯行,所以海军也 不在意……
 
  塞尼奥尔被解放以后,坚决婉拒再当海贼,只想回到过去曾和妻子露西安与 儿子吉姆雷特一起生活过的小屋过着隐居的日子,明哥也不想强人所难,放他隐 退……而海军又让他选择马赫拜兹递补…
 
  Baby5仍被关在吉斯岛上,由巴法洛、马赫拜兹及数百士兵看守着…… ……
 
  随着时间的流逝,双方人马终於对上了,明哥本来还有信心能够干掉杂蔡等 栋樑及水军成员,但是当他突然看到索隆时,脸色瞬间没了笑容,额头上多了三 道青筋叫道:「『海贼猎人』!没想到你也…」。
 
  「哼…没想到赤犬竟然放过你了…我算是代替鲁夫来彻底干掉你的…」,索 隆笑着回应。
 
  「班烈!怎么又是你!!」。
 
  班烈大笑地说:「卡嘿嘿嘿嘿…老子是你的『天敌』啊…」。
 
  「…!?」,明哥不解的望着班烈。
 
  「老子全名『卡尔穆D。班烈』……」。
 
  明哥大怒:「哼…又是『D』…」。
 
  跟着班烈一起来的莫奈,面对他的旧主,看也不看的朝吉斯岛飞去。
 
  「莫奈!?她是要去…?」,明哥疑惑的说。
 
  「当然是你的新地盘啰…」。
 
  「哼…」。
 
  【地点:『新世界』、『圣地马力乔亚』】
 
  五老星及政府偏向要直接制裁明哥,但是赤犬希望他能暂时留任,因此赤犬 亲自前往与五老星见面……
 
  「盃…天夜叉攻击了非海贼的国家…恐不适合留任…」,带着眼镜,拿着一 把剑的光头五老星对着赤犬说。
 
  有着淡黄色络腮鬍的五老星接着说:「藤虎的道歉引起人们对政府的怀疑… 现在正是挽救正义形象的时刻…」。
 
  赤犬立场十分坚定的反驳:「可是那个自称『白鬍子二世』的爱德华威布尔 虽然实力强大,但根本是傻子…他只能被那老太婆利用罢了…哪可能去消灭『邪 恶』?」。
 
  翘鬍子的光头五老星反问说:「所以你的意思是至少留任到找到新的人选为 止吗…?」。
 
  「…………」,赤犬并不回答这问题。
 
  这时,一名少将匆匆的跑来报告说:「呼…呼…盃元帅!五老星!以『八宝 水军』的杂蔡为首的水军联军,与天夜叉的残党发生战斗了…除此之外『海贼猎 人』索隆与『催花大盗』班烈也在联军之中!!」。
 
  「…什么……」,赤犬惊讶的说。
 
  倒是五老星不太在意,反正他们本来就不太愿意留任明哥……
 
  镜头转到吉斯岛上,虽然是明哥的新王国所在地…但已失人心的明哥只能在 这种荒凉的荒岛重建他的国家;这座处处几乎都是废墟的荒岛,与先前繁荣的德 雷斯罗萨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明哥就像是被打入冷宫的妃子………
 
  而Baby5知道杂蔡带着人马及盟友前来救自己以后,她也决定奋起抵抗 ……
 
  「『武器变身机枪女』!!」,Baby5将自己的上半身变成一尊加特林 机枪,向巴法洛哒哒哒的狂轰。
 
  「哇~ 」,巴法洛到处飞行躲避。
 
  巴法洛趁着是Baby5射击的空档,将双手不停旋转形成小龙卷风围绕在 手腕周遭:「『突风飞翔拳』!!」。
 
  「『武器变身盾牌女』!!」,Baby5立刻变身成为一个盾牌,并且使 用武装色硬化。
 
  巴法洛也将双手硬化,跟Baby5硬拚:「呜嗯嗯…」,「库…」。 
  Baby5的力气不如巴法洛,不敢继续对抗下去,自动向后跳。
 
  巴法洛全力追击,但是突然在某处出现哔哔哔的响声,马上一发雷射炮差点 击中他。
 
  「好…好险哒夏嗯…」,巴法洛惊险闪避。
 
  「是…和平主义者吗?」,Baby5凝视着声音的方向来源。
 
  巴法洛紧张的自语:「什么…?」。
 
  「是我啦……」,原来是莫奈。
 
  「莫奈!?」,Baby5有些惊讶的望着莫奈,但又有些高兴……
 
  「莫奈…」,巴法洛脸色十分难看的望着莫奈,拿出信号弹升空。
 
  马赫拜兹看到信号弹,马上就知道巴法洛无法应付Baby5的反抗:「看 来…我要出动了嘤……」。
 
  但是,马赫拜兹才刚走出屋子,马上看到有名男子站在他面前……
 
  「你是谁呀嘤……」,马赫拜兹马上知道他是敌人。
 
  男子直言不讳的说:「我是『铁元帅』派来的…我叫做布尔斯…」。
 
  布尔斯赤裸着上半身,看上去瘦瘦的,穿着黑色的七分裤和黑色的布鞋;似 乎擅长使用中国功夫。
 
  马赫拜兹严肃地说:「你想干嘛…?」。
 
  「当然是趁火打劫啦……」。
 
  马赫拜兹愤怒的回答:「我不会让你得逞的嘤…『10吨拜兹』!!」。 
  布尔斯闪过以后,与马赫拜兹开战:「啊哒……」。
 
  在巴法洛那里,Baby5变身成炮女,与莫奈的眼睛射线联合轰炸:「呵 哈哈哈哈!」、「喔呵呵呵呵呵……」。
 
  「可恶…」巴法洛无法接近她们,只能四处躲避。
 
  「『武器变身拐棍女』!」,Baby5抓准时机,上半身变身成一把拐棍, 追击逃到空中的巴法洛。
 
  「啊!?」,巴法洛猝不及防,被重击后脑勺:「呜啊……」。
 
  「呜…」,巴法洛勉强落地,但莫奈已经准备好了,变成兽型的她,将巴法 洛踢飞。「啊……」,巴法洛打不过莫奈与Baby5的联手,跌坐在瓦砾堆里, 苦恼的说:「呼…哈…马赫拜兹怎么还不来哒夏嗯…」。
 
  而在后面街区的马赫拜兹,终於打倒布尔斯:「呼…呼…他怎么那么强…」, 马赫拜兹为了打倒布尔斯,已经精疲力竭,浑身是伤了…
 
  「可恶…快来啊哒夏嗯…马赫拜兹在干嘛?」,巴法洛连发好几发讯号弹, 但始终不见马赫拜兹从建筑物后面的道路赶来帮他……
 
  「呼…呼…我现在连Baby5都打不赢了嘤…」,马赫拜兹无奈地看着那 好几发的讯号弹,但他现在无力解救巴法洛………
 
  「哼哼…想不到老大会带我来吧?」、「巴法洛!你完蛋了……」,莫奈维 持兽型瞪着巴法洛;Baby5全身已化成一把铁棍,被莫奈拿在手上。 
  巴法洛气愤的说:「呼…呼…可恶!『突风斩三郎』!!」,巴法洛孤注一 掷,拔出双刀,旋转上半身杀向莫奈她们。
 
  「………」,莫奈不慌不忙的张开双口,接着哔哔哔的集中能源,然后射出 比和平主义者更强的镭射炮。
 
  「喔啊……」,巴法洛中炮倒地。
 
  解决巴法洛以后,莫奈又透过眼镜侦测到马赫拜兹:「…还有一名敌人喔…」。 
  Baby5回复人型说:「在哪?」。
 
  莫奈继续瞪大眼睛侦查:「………」。
 
  「看到了…是马赫拜兹…」,莫奈的眼镜已经变成有望远镜功能的雷达,她 透过眼镜看到了马赫拜兹。
 
  Baby5有些紧张的说:「那可是棘手的对手…」。
 
  当两人战战兢兢的来到马赫拜兹面前,只发现他浑身是伤,满身是血地坐在 地上:「呼…呼…莫奈…Baby5…」。
 
  Baby5既惊讶又庆幸地问:「你怎么会…?」。
 
  「我遇到了来路不明的敌人了嘤…」,马赫拜兹看上去很疲惫。
 
  「哼哼…」,莫奈一脸轻松的讪笑。
 
  「别以为我会因此放弃…」,马赫拜兹依然努力的想站起来,但是莫奈立刻 从手掌射出镭射炮。
 
  「好烫啊嘤……」,马赫拜兹按着伤口,在地上打滚。
 
  莫奈傲娇地俯视马赫拜兹:「…………」。
 
  马赫拜气愤的说:「竟然是…和平主义者的…要不是那傢伙害我受重伤…就 凭你们……」。
 
  Baby5边说边变身:「但现实是…你要输了!『武器变身手里剑女』!」, Baby5全身变成一个巨大的车轮型八方手里剑。
 
  莫奈抓起变成手里剑的Baby5,飞到空中大力的将她投向马赫拜兹: 「喝!『宝贝风车』!!」,莫奈经过诺萨的改造,看似柔弱纤细的二头肌,隐 藏的十分大的力气。
 
  「呜…啊嘤……」,马赫拜兹拼了老命想挣扎,但是他才刚勉强起身,马上 就被变成手里剑的Baby5刺中。
 
  莫奈将Baby5从马赫拜兹身上拔起来,Baby5恢复人型,莫奈又用 飞翼军刀追加一刀,至此马赫拜兹完全战败…
 
  「可…恶…巴法洛大人和马赫拜兹大人都…」,明哥的士兵们将莫奈她们团 团围住。
 
  莫奈瞪了他们一眼,立刻使用背上的飞翼机枪扫射,士兵们大声哀嚎:「哇 啊……」。
 
  「好…解决了…」,莫奈一面轻松的排出空弹壳一面说着。
 
  Baby5也望着天空说:「剩下就等老公他们获胜了…」。
 
  镜头转到战场上,老蔡很有信心能打倒拉奥G,但是弟弟阿葡坚持要跟他单 挑,因此老蔡便在一旁看着……
 
  「哈…呼…」,阿葡拿着双棒,陷入了苦战。
 
  拉奥G额头上还有杂蔡造成的旧伤,虽然他稍占上风,但也打得满辛苦的: 「呼…再来呀!你这个爆牙猴子!再来的『G』……」。
 
  没有『地翁拳奥义战斗保拳』能够使用的拉奥G,腰痛式变成他唯一能用的 招式了:「『腰痛式不死武士之痛楚』……」。
 
  「呜啊……」,阿葡全身关节都被重击后倒地。
 
  拉奥G得意的说:「活该!活该的『G』……」。
 
  老蔡无奈的说:「看来还是要我…」。
 
  「喂…等等…我还没死呢…」,阿葡又摇摇晃晃的起身。
 
  「哼!这次要让你完全倒下,觉悟的『G』……」,拉奥G想再来一次同样 的攻击。
 
  「………」,阿葡将双手连同手上的双棒武装色硬化。
 
  「『腰痛式不死武士之痛楚』……」,拉奥G再次冲向阿葡。
 
  阿葡瞪着拉奥G,大吼着冲了过去:「总不能老是依靠别人……」。
 
  「!!」,老蔡听闻此言吓了一跳。
 
  「『八冲拳奥义』……『锥龙锥打』……」,阿葡将全身的八冲拳冲击波集 中在双棒上,猛烈地砸在拉奥G的头上。
 
  「呜喔喔喔喔喔……」,拉奥G死命硬顶。
 
  阿葡的气势十分惊人,与德雷斯罗萨那时的老蔡有的比:「哈…喝……」。 
  「可恶的…八冲拳…的…『G』……」,拉奥G的头部遭到决定性重击倒地, 伤口跟上次老蔡的位置差不多。
 
  「呼…呼…哼…」,阿葡露出暴牙,展现胜利的微笑。
 
  「喔…」,老蔡竖起大拇指盛讚阿葡。
 
  青椒也备感欣慰,很高兴两个孙子都有明显的成长:「呀呵呵…」。
 
  正在跟班烈战斗明哥,眼看拉奥G被打倒,气得火冒三丈:「…………」。 
  二宝水军栋樑之女霍璃莎面对砂糖,砂糖趾高气昂的说:「我要打败你们全 部…」。
 
  霍璃莎笑着说:「我早就听罗罗亚说过了…想用『童乐果实』把我们变成玩 具!?」。
 
  「那又如何…?」,砂糖以为她的能力只有骗人布能赢她,毫不在意的回呛。 
  「哼…我只要一招就能打败你了…」,霍璃莎不慌不忙的拿出已经预备好的 图像,就是仿造骗人布当初第一次吓晕砂糖的表情图像,这个战术也是索隆教她 的…
 
  「ㄟ!?咿…咿呀呀呀呀呀呀……」,砂糖看了以后,立刻眼睛脱窗,发出 夸张尖叫声,随后倒地不起。
 
  霍璃莎傲娇的笑:「喔……呵呵呵呵呵呵……」。
 
  德林傑回头看着砂糖,咬牙切齿的说:「可恶…砂糖又…」。
 
  「『三刀流…威。虎狩猎』!!」,索隆从后面袭击而来。
 
  「哇……」,德林傑千钧一发之际闪过。
 
  索隆帅气的拿着三把刀,笑着说:「你没空…左顾右盼吧?」。
 
  德林傑全身都是被索隆砍的刀伤,他恶狠狠的看着索隆:「你…喝……」。 
  德林傑想要用『角撞』逆转情势,因此在索隆周遭不停的高速移产生许多残 像,索隆见状,直接把右眼闭起来,以静制动:「…………」。
 
  「『角撞』」,德林傑一头撞向索隆撞去,但是锵的一声,索隆以刀身轻松 的挡住:「哼…」。
 
  「切……」,德林傑不想放弃,用头上的角跟索隆的刀硬顶。
 
  「『三刀流』…『速。擒咬』!」,索隆使出鬼斩的被动版反击。
 
  「啊……」,德林傑中刀喷血。
 
  索隆冲过去想补致胜的一刀,但见到明哥立刻前来阻止:「『海贼猎人』… 不准你再…」。
 
  「………」,索隆立刻将双刀武装色硬化,接着直接攻击明哥:「『二刀流』 …『密。牛针』!!」。
 
  明哥也将双手硬化,硬挡索隆的强化版牛针;索隆的强化版牛针是以『剃』 的速度在进行刺击,速度已经快到看不到手和刀了。
 
  正当两人僵持时,班烈趁隙出拳攻击明哥:「『土大葬山崩之拳』!!!」, 班烈从双手射出大量的武装色硬化土型石块,将明哥冲飞。
 
  「『一刀流…燃。飞龙』!」,索隆为了防止明哥再次帮德林傑挡住攻击, 立刻出招。
 
  「呜…」,德林傑中刀以后,发现伤口冒出火焰:(咦!?为什么会有火?)。 
  「『火焰』!!」,索隆煞车以后,帅气的收刀。
 
  「呃啊啊啊啊……」,德林傑在火中倒下。
 
  正当明哥在和水军联军激战之时,某个岛也发生了战斗,是香吉士正在和文 斯莫克家的四弟约吉士对峙中……
 
  「三哥…没想到你的实力变得那么强…」,约吉士打不过香吉士,处於下风。 
  香吉士不以为然的说:「现在愿意把我当哥哥了!?」。
 
  「你要说你小时候我不把你当哥哥啰…」。
 
  而同时在傑尔马66的船上,『战争专家』傑尔马66的统帅兼傑尔马王国 的国王,香吉士的父亲正在透过窃听关注这场决斗………
 
  「约吉士那小子怎么样了…」,香吉士的父亲冷冷的问。
 
  「目前三弟占上风…」,文斯莫克家的大哥如实答道。
 
  文斯莫克家的二哥不以为然的说:「不过以四弟的实力…」。
 
  香吉士的父亲立即打断:「不…香吉士那小子赢定了…老三…打给零玖…」。 
  「是…」,二哥打给文斯莫克家的大姊–文斯莫克零玖。
 
  香吉士的父亲对着话筒说:「零玖…立刻去跟香吉士见面…我们随后也会到 …」。
 
  「知道了…」,然后对方结束了通话。
 
  而此时的约吉士………
 
  约吉士奋力地冲向香吉士:「可恶…我怎么能输给你…」。
 
  「『恶魔风脚』『最高级绞肉』!!」,香吉士将双脚都恶魔风脚化,以密 集的双腿踢击将约吉士踢飞。
 
  「啊……这是什么招…库…」,约吉士勉强稳住身子,但是香吉士已经来到 他旁边。
 
  「什…」,约吉士吃了一惊,而香吉士猛烈的追击:「『恶魔风脚…烤薄肉 片』!!」,香吉士使用恶魔风脚版的『薄切肉片』,猛踹约吉士的前额。 
  「呃啊……」,约吉士的前额整个焦黑倒地。
 
  「哼…」,香吉士看着倒地的约吉士,习惯性的在打倒敌人以后点了香菸。 
  「哎呀…竟然对自己的弟弟…真狠啊!」,这时有名令香吉士异常熟悉的熟 女声音传进他的耳里…
 
  「姊姊!」,香吉士猛然回头。
 
  她正是文斯莫克家的长女–零玖,她皱着左卷眉看着倒地的约吉士说:「你 把他打的还真惨啊…」。
 
  「那是他自找的…想用『老方法』逼我结婚…」,香吉士冷冷地说。
 
  零玖歪着头说:「嗯……满厉害的嘛…」。
 
  「姊姊…你也是为了那件事来说服我吗?」,香吉士不太耐烦的说。
 
  「真无情啊…香吉士…都已经13年没见面了还…」,零玖微微一笑说。 
  香吉士闭口不答:「…………」。
 
  「呜…大姊…!?」,战败的约吉士这时候清醒了。
 
  香吉士不意外的瞅了他一眼说:「还有意识啊…若想要『饭后甜点』就尽管 来…刚刚的烤薄肉片算是『主菜』吧……」。
 
  「哼哼…看来这一餐我还没吃完啰…」,约吉士不服输的说。
 
  零玖立刻喝斥他说:「够了!你还是一样鲁莽!!再打下去你只会输而已… 去好好休息!!」。
 
  「库…」,约吉士虽然不甘心,但是又不敢违抗零玖,只好乖乖的听话。 
  约吉士离开现场以后,零玖继续刚刚的谈话:「你真的…不想跟布琳结婚吗? 她是个好女孩,我满喜欢她的耶…」。
 
  香吉士斩钉截铁的回应:「我现在只有两个梦想要实现:第一就是帮助鲁夫 成为海贼王!第二就是要找到传说中的海域『ALLBLUE』!!」。 
  零玖叹口气说:「跟布琳结婚,你还是能去找ALLBLUE啊…」。 
  香吉士有些不满地回说:「看来你刻意忽略我第一个梦想喔…帮助鲁夫当海 贼王!这对我而言是最重要的!!」。
 
  零玖不知该怎么回答,接下来零玖与香吉士争论了一个下午,没有结果…… 
  当天晚上,香吉士将白天捕获到的海王类,熟练着挥舞着刀,将牠切块: 「………」。
 
  零玖坐在桌边,微笑看着香吉士展现厨艺。
 
  香吉士熟练地将海王类的内脏用刀背非常熟练的剁剁剁,同时炉上在烧着加 了芹菜、香菜和葱末的酱汁。
 
  接着他把内脏碎肉撒在锅上的酱汁上,同时把先前擀好成形的麵糰切成义大 利麵,接着下锅烹煮……「」
 
  几分钟后香吉士捞起煮熟的义大利麵,接着把平锅的酱汁翻动拌炒,然后淋 在盘中的义大利麵上。
 
  最后香吉士把煎熟的海王类肉铺在最上面,然后把热腾腾的海王类内脏酱大 利麵端到零玖的面前:「姊姊…请用吧…」。
 
  「嗯……真香…你的厨艺真令我惊讶…」,零玖微笑地看着那盘义大利麵说。 
  接着香吉士对着房间里喊:「小子!我也准备了你的份!想吃就来吧!!」。 
  约吉士从房里走出来说:「没想到你也煮了我的份…」。
 
  「煮给需要吃饭的人不就是厨师的天职吗?」,香吉士瞅了约吉士说。 
  「『天职』…吗?算我输给你了…」,接着就坐下来大口吃着义大利麵. 
  零玖也优雅的慢慢地吃着麵:「……」。
 
  约吉士西哩呼噜的吃着麵,虽然不甘心,但又觉得非常美味……
 
  相较於粗线条的约吉士,聪慧而细心的零玖马上就意识到她的那盘义大利麵 与约吉士的有些不同………
 
  她偷瞄了一眼约吉士的义大利麵,心想:(我的这盘麵,海王类是切薄片肉 的…刀工非常工整,简直像是艺术品…而且还特别脱油,份量也特别减少…反倒 是四弟的那盘,肉块边缘有些参差不齐…甚至还记得我从小就怕大蒜味…特地用 我爱的辣椒代替…)。
 
  香吉士看似对自己的姊姊很冷漠,但实际上他把心意全都隐藏在这盘义大利 麵里,想着想着,零玖非常愉快地吃她的晚餐,边吃边想:(看来…他对女性很 温柔的传闻是真的…呵呵…)。
 
  香吉士特别偷偷地在零玖的那一盘的酱料上,使用了「99活力配方法」, 是为了让她消除旅途的疲劳,但是香吉士没有控制好分量,不…应该说零玖没那 么累,不需要那么多的海王类内脏荷尔蒙酱,所以那酱汁让她变得『精神旺盛』 ……
 
  午夜时分,零玖悄悄的来到睡在厅堂的香吉士身边,偷偷地把他的内裤脱掉, 直接把还没硬直的阴茎含住:「唔…嗯…」。
 
  「…嗯…哈…啊嗯…三弟的阴茎…好美味啊…」,零玖非常淫秽的吸含香吉 士的勃起肉棒。
 
  「嗯…!?姊姊!?你…」,香吉士被这种感觉吵醒了,荒里慌张的喊。 
  零玖有点紧张的回应:「嘘……」。
 
  「你…为什么…」,香吉士直愣愣的望着零玖。
 
  零玖一边吸香吉士的阴茎一边说:「人家…睡不着嘛…嗯…嗯哼…嗯哈…」。 
  「啊…啊嘶~ 不行啦…姊…」,香吉士躺在自己铺在地上的棉被上,一种又 爽又尴尬的複杂感觉令他有些不知所措……
 
  零玖越含越卖力:「唔…哈嗯…嗯嗯…射出来也没关系喔…」。
 
  (我的龟头被姊姊的舌头卷住了…),香吉士一惊,快忍不住了。
 
  「不…行了…呜……」,香吉士口爆了姊姊零玖。
 
  零玖咕噜咕噜喝下香吉士所有的精液,然后把嘴离开肉棒:「嗯……射了好 多啊…」。
 
  「哈…哈…」,香吉士脑袋一片空白。
 
  零玖看着香吉士阴茎,虽然上面还有精液残留,但是却越来越坚硬…零玖妩 媚的说:「没办法呢…先让你尝尝姊姊的…」,零玖直接把阴道对着香吉士跨坐 了上去。
 
  「嗯…嗯…哈嗯…」,香吉士的舌头上反覆的刷弄零玖的肉缝,零玖怕声音 被约吉士听到,优雅的摀住了嘴,控制着自己的声音:「…呜嗯…嗯…」。 
  过一会儿,零玖被香吉士舔着舔着,有感觉了!零玖低下头,闭起双眼,一 副很爽又很怕叫出声音来的样子:「…………」。
 
  香吉士此时也变得坏坏的,他突然把食指塞进零玖的菊门里,得意的瞅了零 玖一下:「…………」。
 
  「嗯…!?」,零玖大惊,差点要大声地叫出来。
 
  「唔嗯…哈…哈…」,很快的,零玖潮吹了。
 
  「哼哼…」,香吉士被洒了一脸的淫液,邪淫的笑了两声。
 
  「真坏啊…香吉士…」,零玖娇嗲的说。
 
  突然零玖把香吉士带出屋外:「香吉士…走!跟我来~ 」,香吉士被拉着离 开屋子来到一片草坪上。
 
  「干嘛?」,香吉士疑惑的问。
 
  零玖笑着说:「酱子舔你姊姊…不用负责吗?来到这里干就不怕被约吉士听 到了…」。
 
  「…………」,香吉士用一抹坏坏的微笑回答。
 
  这时,零玖突然对着某处打暗号,香吉士以为零玖在跟家族其他人设计他, 开始紧张起来:「………!?」。
 
  零玖微微一笑说:「别紧张…父亲他们没那么快来…只是布琳而已啦…」。 
  零玖语音刚落,只见布琳羞答答红着脸,脱得剩一条内裤缓慢的走向香吉士 和零玖…
 
  她是趁大妈正在为班烈破坏她计画的婚事,大发雷霆时偷偷跟着零玖出来的 …
 
  香吉士一看到布琳,本来狠瞪的眼睛立刻变成两个脱窗的爱心,惊为天人地 说:「夏洛特布琳…就是她!?」。
 
  正当这对姊弟正在近亲相奸之时,明哥那里,四宝水军的栋樑虽然打输了格 拉迪乌斯,但是格拉迪乌斯还是被六宝水军的栋樑击败了…
 
  明哥此时已使出他最强的招式了:「『16发神圣凶弹神诛杀』!!!」。 
  班烈运用他觉醒的果实能力,控制着早已土化的上百石块,加上自身全部土 化,跟明哥抗衡:「『高级土葬大土石流』!!!」。
 
  两人在空中的对抗,发出红光黑色的霸王色的对抗,周围人看得目瞪口呆… …
 
  两人相持了一段时间,明哥没力了,班烈全力突破;「喔喔喔喔喔……」。 
  「嗯!?喔啊啊啊啊啊啊……」,明哥的16发神圣凶弹最终仍不敌班烈, 被无数的土石击飞,满身是血的掉到海里,激起一个红色的水花……
 
  班烈得意的回到船上,众人欢呼:「喔喔……」。
 
  「糟…糟糕了…要赶快跟中将报告…」,某个负责暗中监视的海兵亲眼看到 明哥被打进海里,以及有名明哥的小兵赶紧跳进海里救明哥……
 
  与此同时在圣地马力乔亚………
 
  「盃元帅!五老星!!呼…呼…」,当初报告明哥海贼团败给鲁海联盟的那 名中将,又气喘嘘嘘的跑到他们面前跪下。
 
  那位身高很高、留着长及胸口的三道鬍子的五老星不待中将开口,马上就猜 到了:「八成是天夜叉被打败了…对吧?」。
 
  「是的!正如同您所说的…」,中将如实答到。
 
  那位持剑的眼镜光头五老星对赤犬说:「盃…这下没话说了吧?」。
 
  「另外…天夜叉还…」,那位中将还抖出明哥暗中威胁布兰纽准将发布悬赏 通缉居鲁士、蕾贝卡跟薇奥拉的内幕…
 
  布兰纽是赤犬的心腹幕僚之一,赤犬闻讯后大为恼火:「你说什么!?」, 「…命中将鹤、中将桃兔、上将藤虎和战国押送多佛郎明哥及其所有当初释放的 手下…前往推进城……」,「另外,令布兰纽发表声明,公告居鲁士、蕾贝卡、 薇奥拉等三人的悬赏单无效!!」。
 
  「是!」,中将领命而去。
 
  赤犬随后也转身离开了五老星的房间…
 
  回到香吉士那里,布琳的脸红到了耳根,她嫩嫩的手微微发抖,害羞的用嘴 上下套弄香吉士的阴茎:「…嗯…嗯唔…哈嗯…」。
 
  零玖熟练的握着香吉士的阴囊,用软软的舌头去舔:「嗯…哈嗯…哈啊…」。 
  「喔…姊姊…酱子好痒…布琳…好…嘶……」,香吉士觉得又酥又麻,脑袋 一片空白,无法再顾虑眼前的其中一位女性是自己的姊姊了……
 
  「…嗯哈…嗯嗯…唔…」,布琳按照零玖先前教她的方法,用手指前后搓弄 香吉士的老二,同时用舌头轻快地舔他的龟头。
 
  「啊…我不行了…布琳的舌头…呜……」,香吉士把暖暖黏黏的液体撒在布 琳的脸上。
 
  布琳下意识的闭上眼睛:「呀……」。
 
  布琳无辜的泛着泪珠,摸着脸上的精液:「呜~ 」,样子非常的可爱。 
  香吉士的眼睛又马上变成爱心:「太可爱了…让我嚐嚐你的…」,一把抱住 布琳的腰,将她推倒。
 
  「不要啦……」,布琳娇羞的大叫。
 
  香吉士把布琳的淡红色的蕾丝花边三角内裤拨一边,露出粉嫩的小穴:「好 美呀~ 」。
 
  布琳想用手把小穴遮起来:「好害羞喔…」。
 
  但是零玖很坏的把布琳的双腕抓住:「布琳……不行遮住喔…」。
 
  香吉士把头直接埋进布琳的嫩穴,大口的舔了起来:「好多汁啊…太诱人了 …」。
 
  「啊…不行啦……零玖姐……别酱……」,布琳发出可激起香吉士兽性的超 萌淫叫。
 
  「哈哈~ 」,香吉士更加低级,不停的摇着头逗弄布琳那未经开发的粉红嫩 穴。
 
  零玖看着布琳娇羞哀叫的样子,也玩性大发:「好可爱的巨乳…软软的…」, 先用双腿制住布琳的双臂,再用纯熟的技巧狂吸布琳的粉红乳头。
 
  「啊…不行…不行…」,布琳想不到会被酱子玩,在空旷的草原上大声地乱 叫。
 
  香吉士的眼睛早就变成了爱心,他直接把食指和中指伸进布琳的嫩穴:「嘿 …看我的…」。
 
  香吉士非常熟练的将插在布琳嫩穴内的两指前后快速突进,布琳初次被这种 感觉侵袭,手足无措的叫春:「嗯…不要…嗯啊…啊…嗯啊…咿呀…喇没……」。 
  布琳越叫,香吉士的手就动的越快:「布琳妹妹…我保证你会爽死的……」。 
  零玖也大口大口吸着布琳的乳头,边吸边说:「布琳…快去吧……快高潮吧 ……」。
 
  「啊啊啊……不要啦……」,布琳初尝低级体验的肉体哪受的了这种刺激? 立刻喷出大量的淫水。
 
  「…………」,香吉士满意的拔出满满都是布琳淫液的手指。
 
  零玖抓着香吉士的手指,含进嘴里吃布琳的淫液:「唔…嗯…」。
 
  布琳躺在草地上,低声地自言自语:「讨厌…你们都欺负人家……」。 
  香吉士把衣服脱个精光,抖动着硬到极点的阴茎说:「姊姊…你先来!」。 
  「呵…我早有此意了…布琳……来吧!我跟他做的时候该干什么?我教过你 吧!?」,零玖瞬间把衣服脱得精光,一扭一扭的走向香吉士。
 
  「嗯…」,布琳挣扎起身,红着脸迟疑了一下后小声地回应。
 
  香吉士抓住零玖的屁股,将肉棒埋进姊姊的淫穴里:「喔…太温暖了…」。 
  最禁忌的近亲相奸发生了!零玖身经百『战』的鲍鱼马上起了反应,把她三 弟的肉枪吸得紧紧地:「啊……香吉士的…好粗!」。
 
  「呼…呼…」、「啊…嗯啊…哈嗯…呜啊…」,姊弟俩的激烈啪啪啪马上在 草原上激情演出。
 
  由於傑尔马的国王会用黑色电话虫窃听零玖和约吉士以便监控他们,但是零 玖为了跟香吉士做爱,公然使用预先藏起来的白色电话虫阻挠她父亲的监控…… 
  「父亲大人…大姊携带的黑色电话虫…突然没任何声音…」,负责监控零玖 的二哥突然听不到任何的声音,觉得很奇怪。
 
  他们的父亲一惊,问他的长子说:「什么?约吉士那里呢…?」。
 
  大哥如实回答:「四弟的那只正常,只听得到他的打呼声…」。
 
  二哥不以为然的说:「大姊如果在睡觉,听不到声音也是正常的…大姊从不 打呼的…」。
 
  「…哼…就当作是酱子吧…」,他们的父亲不置可否地说,但是看他的表情, 似乎不相信这个结论:(零玖…你到底在搞什么…?)。
 
  整个家族和约吉士都想像不到,香吉士竟然在狂干零玖!!!
 
  「啊…双脣…夹得好紧啊……大姊!哈…哈…」,香吉士非常卖力的『提枪 冲锋』。
 
  零玖的双手扶着一颗大树,以背后式被干着:「啊…呜…库…嗯啊…三弟… 继续…再插…啊啊……」。
 
  「………」,布琳按照零玖所教她的,一会儿跟香吉士舌吻,一下子去吸香 吉士的乳头。
 
  「啊…布琳…好舒服…呼…呼…」,香吉士的葡萄乾让布琳不停的吸吮,虽 然她的舌技非常生硬,但香吉士仍然感到非常舒服。
 
  「哈…爽死了…来~ 换个体位…」,零玖把自己的淫穴暂时抽离香吉士的肉 枪,瞬间泄出大量的淫水洒落在草坪上。
 
  香吉士躺平在草地上,零玖一屁股坐上香吉士的大屌:「嗯…」。
 
  布琳则是脱掉了内裤,把嫩穴骑在香吉士的嘴上:「啊…」。
 
  「啊…呜…啊啊…哈啊…嗯啊…好爽…顶到子宫颈了…爽死我了…」,零玖 的下盘,很有节奏的上下运动,优雅的零玖已不顾形象,口水淫水四处乱溅的淫 叫。
 
  香吉士的嘴也不得闲,舌头非常忙碌的品尝布琳的粉嫩小穴,布琳娇羞的哀 叫不断:「啊…嗯…嗯啊…」。
 
  零玖湿答答的豪乳上下跳动,水蛇腰的扭动功夫真是一绝:「啊啊…嗯啊… 呜啊…啊…喔…再来…再…再插…」。
 
  而布琳的嫩穴,淫水又一次持续增多,她又要高潮了:「啊……不行了…我 要…去了……」。
 
  「啊嗯…三弟…我也…嗯啊…哈啊…库…啊嗯…」,零玖的嘴流了不少的口 水,有点不太清楚的说着。
 
  「大姊!布琳!一起去吧…呜…库…」,香吉士的肉枪一震,中出了自己的 大姊。
 
  「嗯啊……呜啊……」,零玖一声惊叫,当然是潮吹了。
 
  「一库…一库……」,布琳跨坐在香吉士脸上潮吹,淫液泼了香吉士的满脸。 
  零玖心满意足的躺在草皮上喘气:「哈…哈…」,过了一下积蓄了一点力气, 微笑着看着慢慢从鲍鱼里流出来的三弟精液。
 
  「…………」,年轻的布琳还有不少余力,躺在草皮上。
 
  香吉士聚集最后的『战力』,将阴茎埋进布琳的菊门里:「………」。 
  「慢…慢一点…」,布琳全身娇驱不停地颤抖,瞇着眼睛准备接受她的第一 次。
 
  香吉士为了不被大妈发现,为了避免夺去布琳的初夜,所以选择插了她的菊 门:「呼…」,香吉士的体力减弱不少,这样的强度让布琳体验一下刚好。 
  布琳一样以背后体位被香吉士插菊门:「嗯…啊…嗯啊…啊嗯…再…动…慢 一点…」。
 
  熟悉的啪啪啪响声再次在草原里响起,布琳初次体,下意识的使出武装色硬 化应对:「嗯啊…呜啊…呀…啊…喔…」,但是她依然发出萌翻的叫声,没有意 识到这点。
 
  香吉士正巧也使出武装色硬化来维持硬度,现场发生了武装色硬化互相抗衡 产生的冲击波。
 
  零玖先是有些意外,但随后就继续笑着看『好戏』………
 
  香吉士剩没多少力了,不宜『久战』,因此他卯尽全力狂插:「呜喔喔喔喔 ……」。
 
  布琳双拳紧握,粉嫩的巨乳前后大力的晃动,半推半就地叫着:「啊…不行 啦…会坏掉啦…呜啊…啊嗯…库…讨厌…不要…嗯啊…」,要不是布琳用武装色 护体,菊门真的可能会开花……
 
  双方激战了一儿,香吉士要求换姿势,布琳害羞地拔出全黑的阴茎,上头都 是淫水。
 
  香吉士躺平,用跟零玖同样的姿势,只不过是插菊门;布琳屁股对着香吉士, 用白嫩的手指抓住那根武装色阴茎,插进自己的菊门:「嗯…」。
 
  「…呜…」,布琳的菊门又被插进去了,布琳紧闭泪汪汪的双眼,屁股颤抖 不停。
 
  布琳开始学零玖,用不熟练的技术,屁股上下卖力的动:「嗯啊…啊…嗯… 啊啊…呜啊…」,武装色硬化对抗的冲击波再次将整个草原的草吹得东倒西歪… 
  「呜…啊…好爽…菊门也…」香吉士使用武装色硬化维持硬度,不然他应该 早就半软了………
 
  布琳边扭边娇嗲的叫说:「嗯…呜嗯…啊啊…受…不了了…要…人家要…嗯 啊……」。
 
  「布琳!我也要去了…」,香吉士气喘吁吁的边干边说。
 
  布琳大惊的乱叫:「不要…不…讨厌…啊啊…嗯啊…呜啊…呀…啊啊…」。 
  「呜…」,香吉士又射了,毕竟这是连射第三次,只有少量精液灌进布琳的 直肠。
 
  「不要…射在…啊……咿呀呀呀呀呀……」,陷入非常敏感状态的布琳又高 潮了,她终於忍不住了,睁大额头上的第三只眼,眼泪也从额头上流了下来。 
  「呼…呼…」,香吉士无力的躺下。
 
  「…………」,布琳也结束了初体验,带着泪珠的躺在草地上休息。
 
  零玖则慢慢地坐了起来,等待香吉士恢复了一些体力后,她背上背着布琳, 扶持着香吉士回到当初香吉士住宿的小屋,留下一大堆黏黏白白淫液和无色的汗 水在草原上………
 
  在回到小屋的路上,香吉士问布琳:「你…有…三只眼睛啊!?」。
 
  「嗯…我怕会吓到你…不敢睁开…」,布琳红着脸,慢慢地睁开她额头上的 第三只眼睛,与她的萌萌的明亮双眼无异……
 
  「好可爱啊……」,香吉士的眼睛又变成了爱心了。
 
  零玖笑着说:「你很喜欢她嘛…真的不打算结婚?」。
 
  香吉士严肃的说:「我有我想完成的…」。
 
  善良的布琳缓颊说:「好了…别逼他嘛…」。
 
  接着他们回到了小屋休息,但是香吉士趁布琳及零玖刚熟睡后就偷偷地抓起 行囊逃走了……
 
  布琳真的睡着了,不知道香吉士溜走……
 
  「………」,零玖是装睡,她穿着性感的睡衣,站在小屋门口,微笑着朝香 吉士逃走的方向看着,似乎早已料到他会摸黑逃走…
 
  「你别想逃……」,约吉士在黑夜里全力奔跑,追赶香吉士。
 
  「四弟呢…?」,零玖本来想真的去睡觉,但是她突然想到,赶紧去查看, 结果约吉士果真去追击香吉士了………
 
  约吉士追上了香吉士:「站住!!」。
 
  「………」,香吉士看到了追击而来的约吉士,不发一语的使出两脚的恶魔 风脚。
 
  「我就知道…这个蠢蛋…」,零玖叹了口气,静静的等约吉士回来。
 
  「『恶魔风脚』…『铁炮烧SHOOT』!!」,香吉士旋转身体,从空中 急速向下坠,重击约吉士的腹部。
 
  「啊……」,约吉士又被打倒。
 
  「哼…」,香吉士瞪了倒在地上的约吉士一眼,继续赶路。
 
  过了许久,约吉士慢慢的爬起来:「呜…混帐…」,一步步的蹒跚走回小屋。 
  后来零玖终於等到了受伤回来的约吉士,担心的说:「我就知道你…」。 
  「呼…哈…他何时那么强了…岂有此理!!」,约吉士气愤的说。
 
  「他都能跟『鬼竹』维尔戈甚至是天夜叉交手了…你已经搞不定你三哥了…」。 
  「哼…」,约吉士十分不爽的回去休息。
 
  这时在班烈集团的旗舰汉尼拔上,亚尔丽塔趁蛇姬不能动的时候,偷偷跑去 跟鲁夫做…
 
  「呼…」,亚尔丽塔那对被汗水弄得湿答答的豪乳一抖,她把自己的肉壶抽 离鲁夫的阴茎,还有许多精液从穴里流出来。
 
  鲁夫被女团员丢回海楼石的牢笼,而亚尔丽塔心满意足的回去她睡觉的地方。 
  尽管亚尔丽塔并不知道蛇姬对鲁夫癡迷,但是躺在医务室休养的蛇姬却怒火 中烧,她虽然已经清醒,但仍无力进食,靠着点滴维持身体所需,喝水则由女护 士来喂
 
  而九蛇的船员及战士们已经几乎完全恢复了,她们也因惧怕那种极端的性惩 罚,不敢再有所造次,安分的多了…
 
  兰得到安的允许后,走进医务室通风报信,在病床边跟蛇姬耳语:「蛇姬大 人………」。
 
  蛇姬仍没什么力气,微微的挥动手指,示意兰退下:「………」。
 
  「是……」,兰退出医务室。
 
  (『铁棒』亚尔丽塔…你这种500万的小货色敢跟妾身抢鲁夫…等妾身恢 复后要好好的整治你…),蛇姬在内心暗暗的说。
 
  【地点:『新世界海域』、『秋岛』『新银矿山』】
 
  比尔自从被鲁夫打岛以后,他的地盘旧银矿山被他自己的能力完全摧毁,但 是他幸运的找到了充满矿产的秋岛—『乌西岛』。
 
  岛上原先有个王国—『西努哈克王国』,但是居民长期暴露在金属物质,影 响健康甚剧,因此该国王决定将王宫迁移到新岛『康波狄亚』去,仅在固定的时 间派人来採矿…
 
  但是复活的比尔,看中了这座岛,只要有那么多的金属矿物,配合他超人系 『煮煮果实』的能力,就能得到绝佳的『主场优势』来跟侵犯这座岛的敌人战斗, 因此率领佩瑟塔等部下击败保护此岛的康波狄亚王国舰队,占据了此岛…… 
  泰戈带领着一名医疗队的成员以及班烈的一名直属队员前往,希望在被班烈 发现之前把培罗娜带回去,以弥补他先前败给比尔因而没能绑架培罗娜的失败… 
  比尔被鲁夫击败以后,内心变得更加扭曲,他突发奇想,想要蒐集世界上美 女们,将她们以裸体的模样煮成银像,但是他并没有要侵犯她们的欲望… 
  「哼哼…」,比尔一面吃着煤矿,一面骄傲地看着放置在他专用的寝室的那 些裸女银像们。
 
  佩瑟塔不解的问:「比尔…干嘛要用看的?干她们不是比较爽吗?」。 
  比尔笑着说:「笨蛋…裸体的美女对我来说是艺术品…是用来欣赏的…」, 接着他朝着广播器叫着:「我很期待你的裸体银像喔!!德札亚…哈哈哈~ 」。 
  全裸的德札亚抓着牢笼的栏杆,气愤地说:「这个…下流的傢伙…」,她被 关在地下的牢房里,随时有可能被比尔煮成银像。
 
  「…………」,培罗娜也是全裸的被关着,她已经哭嚎到无力了,已经放弃 活着的希望,像个待宰的羔羊般…
 
  「比尔先生!!」,看守海岸的部下,看见泰戈等三人入侵了新银矿山,派 人向比尔禀报…
 
  比尔透过监视用的影像电话虫,笑着说:「这肥子又来了啊…颗颗…」。 
  老蔡已经成功救走Baby5了,时间开始倒数!泰戈能抢在班烈回汉尼拔 之前,把培罗娜抓回去吗?而那些轮奸蛇姬玩过火的团员,能及时恢复体力,逃 过惩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