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定毕生】(丝定终身) 作者:不详
>
 序:吾自幼爱莲,一岁可辩足,两岁可赏足,三岁可品足,四岁已知足需有 丝方能尽显其妙,遂习识丝,爱丝,品丝。然弹指间数十年丝路行过,往日丝事 已为过眼烟云。蓦然回首方知世间无丝不在,后立志此生不娶。众人皆问:何故 ?吾言:吾已丝定终身!古人云,生于丝养于丝,吾欲将敝人生平丝事写书成册 ,传之后人,望天下爱莲之人,恋丝之士一往直前,永不退缩。更望天下红颜着 丝,惜丝,正所谓:女为乐己者丝。此为天道!众人闻后皆默,此时无丝胜有丝 。
 
《丝定终身》第一章第一节初结丝缘
 
  2004年11月9日,一个无聊的不能再无聊的日子,厦门市一个初中校 园里。鹤天鸣,你给我站住,不许跑!一个穿着紧身裤和黄色上衣的女孩向前面 一个奔跑的男孩喊道。这是这个男孩回头看了看,但是没有停住脚步,一边跑一 边喊道:你当我是傻的吗?我停下还有好么,我说了,就借我看看,明天就还给 你!原来是这个男孩抢了这个女孩的一本漫画书,女孩正在追他。女孩面色已经 微红,气喘吁吁的说道:行行,我借你,你停下,我真的借你,我跑不动了…… 
  男孩听到此话才收住脚步转过身来,一脸坏笑得看着香汗直流的黄珊。黄珊 此时也来到了鹤天鸣的身前,看着眼前的这个人,留着帅气的刘海分头,古铜色 的皮肤,身材偏瘦但又给人一种很精神的感觉,细长的眼中露出青少年本有的英 气,鼻子不算很高但很挺,嘴角有些向下,总给人一种不服输的感觉。你为什么 总欺负我呢,为甚么每次都抢我的书看?黄珊道。
 
  鹤天鸣也不答他,微笑着摇摇书,看着她,这个叫黄珊的女孩是他的同班同 学,人长得很清秀,身材也不错,最让人赏心悦目的是那双修长的腿,很迷人。 天鸣开口道:那只能怪你了,谁叫你总是能买到最新的漫画呢,一日同桌百日恩 ,你也不忍心看着我闹书荒巴,哈哈。黄珊脸一红,其实黄珊心里早就很喜欢眼 前这位和她同桌3年的帅气的小伙子了,不能说是爱,只能说是青春期的少女心 里喜欢而已,或许她自己也不能说的清楚什么是爱。
 
  但是不论是女人还是女孩,心里想的和说的往往是相反的,只见她装出生气 的样子说:呸,谁和你百日恩阿,抢人家书还说的这么富丽堂皇!说着坐在了旁 边的台阶上。或许是刚才跑的太快,觉得鞋里面进去了小石头,很不舒服,于是 她脱下右脚的鞋往外倒。
 
  哎,怎么不高兴了,我和你开玩笑的,来,还你,别生气了。天鸣说着也坐 下,把书递给珊。我没有生气,你先拿去看吧,我不着急。说着把书挡回去,或 许是有些紧张的缘故,忘记手中还有只刚脱下的白色的运动鞋。忽的一阵气味飘 过,这是什么味道?微微的汉香味夹杂着一丝苦涩,有一点像刚晒过的被子上的 味道。
 
  天鸣心里一惊,一股燥热从下而上的灌入头顶。为什么?一种从来没有过的 感觉由然而生。他向珊的脚望去,只见一只脚露在外边,穿的是白色的短丝袜, 纹路很细,欲见其肉而不得见,只是有种说不出的美艳。白色丝袜与腿的分届很 柔和,似乎是一种完美得艺术。然而,珊的脚在白丝的包裹下显得格外迷人,不 胖,也很有骨感。天鸣心中暗叹:为什么珊的丝袜脚对自己有如此的诱惑,如今 才明白什么叫秀色可餐,如果珊愿意的话,他真想趴上去把那只白色的丝袜脚吃 了。
 
  你怎么了?一句简短的问话把天鸣从幻想拉回现实。天鸣故作镇定道:咳, 哦,没什么,我是在想什么时候还你书。这时,黄珊已经穿好鞋站了起来,说: 嗯,随你巴,等你什么时候有时间了来我家还我巴。天鸣一愣道:去你家?珊说 :是啊,除了还我书,你还可以参观一下我家里的漫画收藏,很多呢,你要是喜 欢就挑几本回去看,别到时候又在学校抢我得书。天鸣大喜道:好好,那真要谢 谢你啊,黄珊小姐,那我先回家了,明天见……
 
看着天鸣远去的背影,珊露出一丝微笑,因为凭着女人的直觉她已经感觉道了这 个自己心仪已久的天鸣对自己的脚很感兴趣,虽然还不知道是怎么一种兴趣,但 是直觉告诉她是--喜欢,而不是讨厌。就这样,日出月落,风平浪静得过了几 日。但是自从那次以后,鹤天鸣总是管不住自己向珊的脚看一眼,加上时同桌的 缘故,天鸣更是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虽然他很努力的去掩饰了,但是依然逃不 出青春少女那可怕的直觉。
 
  当然珊也是个聪明的女孩,自然不会拆穿他,更主要的原因是她喜欢天鸣。 晚上,在天鸣的卧室里面充满了现代人的激情音乐,天鸣正躺在床上翻看着从珊 那里捕获来得漫画,看得很是入迷,一阵电话声打断了他投入漫画的思绪,天鸣 一脸不满的拿起电话,说:谁阿?天天,我是妈妈,最近怎么样,身体好么?没 闹病巴?电话那边传来妈妈熟悉的声音。
 
妈妈,我很好,一切都和平常一样,呵呵,你和爸爸都很好吧?等过年的时候你 们回来吧,挺想你们的。原来鹤天鸣的父母都在加拿大,是移民,临走的时候征 求了儿子的意见,留下儿子在中国,继续读书,等大学毕业了再接他过去深造, 鹤天鸣的家境是很不错的,不算巨豪但也不缺钱花,而父母对于这个独生子更是 宠爱有加,从来都是要钱就给,只多不少,甚至连厦门的房子也留给了儿子住, 逢年过节的回家看看儿子,毕竟父母对自己儿子的独立自理能力也很是放心。 
天鸣的爷爷丝袜丝袜也在厦门的郊区居住,相互也能有个照顾。电话通了许久后 随着互相的嘱咐也挂断了。挂了电话后天鸣看着天花板,刚才看漫画的兴致也早 没有了,无聊的发着呆。心里不由自主地有想起了那勾魂的白色丝袜脚,一股莫 名的燥热又一次升起,而且慢慢的感觉下面在膨胀。天鸣自以为自己还算是个正 人君子,就算看A片也从没有过像现在这样的冲动。
 
看了看墙上的闹钟,7点半,不与自主的又拿起了电话,但这一打给的却是黄珊 ,不一会电话那边传来了一个少女的声音:喂,你好,请问找谁?噢,我是鹤天 鸣,是黄珊么,我得书看完了,我想去还给你书……天鸣道。噢,我不是,我是 她妹妹,你等一下,我去叫她。随着一阵朦胧的对话声,另一个女孩说到:喂… …天鸣很自然的说道:我看完漫画了,我想还给你,呵呵,也还想借几本…… 
黄珊愣了一下,说:可以阿,我爸爸妈妈去出去串门了,你到学校门口等我巴。 说完没等天鸣回答就挂了。天鸣心里很激动,因为他知道他今天或许会有意想不 到的收获。想罢,出门打了的士就往学校去。有钱人的孩子向来大方惯了,出门 就打车。当然很快就到了学校。本来他还以为自己应该是先到的,没想到一下车 就看见了黄珊站在门口。给了车钱,大步来到珊的面前说:你怎么这么快?珊道 :哈哈,你看我家离这里远么?
 
顺着珊指的方向,天鸣看到一个大楼坐落在学校马路对面,不由得笑道:是不远 ……简短捷说,3分钟后2人已经来到黄珊的家,一开门,就闻到阵阵香气,是 少女的体香,毕竟家里住着两个少女不是盖的。进了门,黄珊道:我家要换鞋的 哦!本来正在寻找黄珊的妹妹踪影的天鸣这是回过神来,说:噢。
 
两人换了鞋走进了黄珊的闺房,可能是怕妹妹来捣乱的缘故,黄珊把卧室的门也 关上了,心里想:真希望今天这个帅哥能对自己有所表示。这时天鸣一边指着一 个书柜一边说:怎么这么多的漫画阿,真厉害阿!而眼睛却不由自主地看像珊的 脚。
 
今天珊穿的是透明的少女袜,透明的丝袜上面有些可爱的心形图案。看着看着, 天鸣很快就意识到自己下面又膨胀了,马上坐到珊的床上以做掩饰。你为什么总 看我的脚呢?黄珊突然发问道,紧接着挨着天鸣座了下来。阿!天鸣不由自主的 喊了一声,他完全没有防备黄珊会突然这么问,一时间不知如何回答,脸上泛红 ,结巴的说道:我,我……
 
第一章第二节略尝丝味
 
怎么了,你心里怎么想的就怎么说吧,现在没有外人在,我妹妹不会进来的黄珊 轻声说道。天鸣低下头,慢慢说:我,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看到你的脚就有一 种说不出来得冲动,我喜欢你……作为一个16岁上初3的男孩,也许这句喜欢 你是唯一可以减轻自己罪责的话了。但是天鸣却没有想到,他这句-喜欢你,却 被黄珊毫无保留的相信了。
 
黄珊很激动,她等这句话已经等了3年了,自从入学的那一天,他们同桌的那一 天起,她的心就已经被天鸣那种特有的气质迷住了。黄珊轻轻的拉起天鸣的手说 :我也喜欢你,真的,过来抱抱我天鸣没有想到黄珊也喜欢自己,更没有想到这 个时候一个女孩却比他更加有勇气,虽然他也不能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爱上了黄 珊,但是作为一个男孩不能再犹豫了。
 
  于是他把黄珊搂在怀里,躺在床上,享受着少女那柔软的身体和阵阵体香。 或许这也是两个人第一次尝试男女身体接触的快感巴。就这样过了许久,天鸣问 道:珊,你可以做我女朋友么?现在不已经是了么……珊轻笑道。对了,你刚才 说喜欢我的脚是真的么?珊紧接着说道。这时天鸣已经没有什么顾虑了,坦然道 :是的,我很喜欢你的脚,很有气质,尤其是穿上丝袜的时候,很迷人。珊的脸 色红了,说道:脚多脏啊,为什么喜欢我的脚呢?而且还是穿丝袜的脚?
 
  这时天鸣突然坐起身来,然后把珊的一只脚拿起来,压在鼻子上,一边亲吻 一边大口呼吸着。这时珊吓了一跳,此时此刻的情景是她做梦也想不到的阿,轻 声道:天,别这样,多脏啊。但是天鸣怎么会放手,继续着。慢慢的,珊平静了 下来,似乎也开始享受这种特殊的亲密方式。
 
天鸣只觉着珊的丝袜脚是那么的柔顺,很滑,很热,也很有味道,具体是什么味 道,他说不上来,于是他把珊的另外一只脚也抬起来,就这样,一只丝袜脚放在 鼻前,同时开始唆吸另外一只丝袜脚,渐渐的,被唆吸的那只脚开始湿润了,慢 慢的,丝袜开始便的更加透明,而与此同时,天鸣的下体也开始发生巨大的变化 ,这种变化已经开始有掩饰不住的趋势,慢慢的,柔软的运动裤犹如雨后春笋一 般,足足张高了一节。
 
当然,这种变化尽收珊的眼底,对于这个刚刚上初3的少女,自然是不知道为什 么会这样,于是,珊好奇的伸手一抓,黄珊只感觉自己隔着天鸣的裤子依然很牢 靠的抓住了一根柱子,很热,也很硬。腾的,珊意识到了这是什么,下意识的喊 道:阿……但是,与此同时天鸣如同触电了一样感觉到前所未有的一凉。
 
  此时两人眼中泛出同样的对于他们未曾尝试的性的渴望与好奇。就在这个时 候,珊猛地缩回了正在被天鸣享受的丝袜脚,脸红红地说道:对,对不起天鸣, 我们家是一个家教很严格的家庭,我不敢……对不起。天鸣是何等的聪明,哪能 不明白珊怕的是什么,于是正正神说道:你放心,珊,我不会做出那种事情,在 我还没有能力说对你负责之前,我不会去残酷的占有你的。珊低下头,说:我没 有看错,你是个好男孩,这样吧,我虽然不能把我的身子完全给你,但是我可以 给你一部分……一部分?
 
什么意思……天鸣诧异道。我是说我的脚,如果你喜欢……珊羞涩道。天鸣大喜 ,一把抱住珊说道:珊,谢谢你,谢谢……阿!天鸣一声惨叫,推开珊,缩成一 团。珊惊慌的看着痛苦的天鸣问:天,你怎么了,天,你这是怎么了?就在这个 时候天脸色开始泛青,很痛苦,勉强说道:我也不知道,我下面快要爆炸一样的 疼。其实天鸣并不是装的,确实是真的很痛苦(原因会在下一个章节讲道)。 
其实就算是没有真正尝试过性爱,但是初3的女孩又怎么会不知道最基本的生理 常识,珊明白,这个时候天鸣一定要*出来,不然照这样下去她实在不忍心。但 是当她看到自己的丝袜脚的时候,眼睛里露出一丝光芒,或许只有一个办法能救 天鸣,那就是用自己身体天鸣最喜欢的一部分去满足他,安慰他……想到这里, 珊不再犹豫,转身,打开自己的床头柜,拿出了一双白色短丝袜,这就是被她穿 过无数次的白短丝。
 
看着手里那双丝袜,像是再看着一副救命的良药一般,终于下定了决心,将两只 丝袜慢慢的分别套在了自己的两只手上,缓缓的走到痛苦的天鸣面前,俯身下去 将自己的丝袜脚贴在天鸣的脸上,而自己的双手却慢慢的像那里摸去……也不知 过了多久,或许半个小时,也或许1个小时。
 
  此时的天鸣脸色已经恢复了原样,虽然还有少许的汗,但是用句医学上的话 讲,已经度过了危险期。天鸣疲倦的坐起来看见珊正在用纸巾清理着那双白短丝 上的粘液,笑道:别擦了,留给你做纪念吧,不然我不在的时候,你想我怎么办 ?你去死吧,刚有点精神了,就开始犯坏了是不是,你坏死了你!珊羞骂道。天 鸣搂住珊,很是激动。此时黄珊以为天鸣要说些感激之类的话,她并不期待他说 什么,但是也在等待。珊天鸣哽咽道。
 
大恩不言谢珊从容的答道。天鸣推开珊,两人相视足有3分钟,天鸣说:好像这 句话应该是我说的……珊跳起来,咯咯的笑起来:哈哈。天鸣苦笑道:总算被你 耍了一次,开心死了巴。之后两人又戏耍了一会,将夜了,天鸣说:宝贝,睡觉 吧,我回去了。嗯,你先去换鞋巴,珊答道。临走的时候珊不忘塞给天鸣两本漫 画,是很厚的那种年修订本。天鸣和珊亲热了几句后变下楼回家。
 
  走在马路上,一阵清风弗过,说不出的惬意,细细回想起刚才的一幕幕,心 里又是百感交集,于是想到,人生已如此,还有什么可追求的呢。其实他哪里知 道这只是略尝丝味,在漫长丝路上才刚刚迈出了第一步。就这样,不知不觉中走 到了厦门市某公园中。走着走着,突然发现前面的树林中隐约有金光闪烁,于是 好奇心催使他向金光处走去,随着越发靠近,金光越是耀眼。随之映入眼帘的是 一片树林深处的空地,而在空地的中心,阿!竟然是……
 
第一章第三节偶遇丝女,恋高跟鞋
 
只见不远处,一高一矮两个男人正在疯狂的撕扯一个女人的衣服。而女人手中正 是拿着一个手电,原来刚才那阵阵的金光就是来自这个不大不小的手电。此时天 鸣迅速闪到一棵树后。真是没王法了!混蛋!天鸣恨恨道。只见此时那女人就要 遭难。天鸣不忍再看下去,他虽然不敢称什么正人君子,但是对这种逼良为娼的 事情却发自内心的恨。只见天鸣大吼一声,箭步冲了出来。
 
两个流氓正在兴头上,眼看就要得手了,却被冲出来得一个半大小子坏了兴致, 岂能不气。其中一个流氓松开手,叫道:$,你是什么东西,怎么着,你是要管 爷的事是巴,来来,过来,爷听听你想怎么管。此时天鸣心里却是很矛盾,他自 认,要是是对付一个,还能勉强应付。但是要是两个同时上来得话却很没有把握 。
 
  忽然灵机一动,计上心头,缓缓的对那个叫嚣的人道:管到没那兴趣,就是 看你不顺眼,你看看你自己长的个冬瓜个,人家也是贼你也是贼,你看人家膀大 腰圆的,再看看你自己,也敢称爷,去你妈的!说完眼睛看向另一个流氓。天鸣 知道,为今之际一定要先激怒其中一个,单打独斗的话还有点胜算!果然,那个 矮子气的火冒3涨,叫道:大哥,你别管,我今天非要废了这狗日了!说着向天 鸣冲了过来。
 
也不知是不是刚才天鸣夸了那高个子几句还是怎么的,高个子果然站在那里文风 不动,手里依然抓着那个女人。说是迟,那是快,此时矮子已经来到了天鸣的面 前,一拳打了过来。阿!只听矮子惨叫了一声,放眼看去,原来刚才,矮子性急 ,一拳打出,天鸣一蹲,这一拳结结实实的打在了大树上,或许是刚才太用力的 缘故,只听见咯咯,骨头断裂的声音。矮子疼得抓着手乱叫。
 
天鸣岂能放过这个大好机会,猛地站起身,身子微微向后一倾,伸出右膝盖朝着 流氓软肋出就是一击。阿!又是一声惨叫。只见那矮子缩成一团在地上叫着。原 来刚才那一下子,正磕到那矮子的太阳神经从(太阳神经从位于人体两肋中间, 如受重击会全身麻痹,有呕吐感,也是古代中医中所讲的人体重大穴道之一)。 其实本来天鸣不是冲着这个穴道打得,但是脚差阳错,却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收获 。
 
  眼看矮子已经没有还手之力,天鸣心一横,一脚狠狠地踢在矮子的头上,可 惜啊,那矮子连哼一声都没有来的及便昏了过去。此时远处的高个子见自己人吃 了亏,猛地把那个女人摔在一边,大步向天鸣跑过去。天鸣解决了一个,心里已 经放心了不少,转身便朝那高个子迎了上去。小子,身手不错啊,来和爷爷玩玩 ,$!那高个子说着一拳打出。
 
天鸣猛地一斜,躲过了刚才的一拳,便于那高个子战在一处。显然那高个子比那 个矮子身手强很多,下手也很黑,招招透着要人命的气势。然而天鸣也不是吃素 的,打了许久也未落下风。此时二人已开始气喘吁吁。此时,天鸣喊道:孙子, 去死吧!说着一拳往那高个子脸上打去,这一拳可谓是用上了12分的力气,拳 未到,风先到。只见那高个子身子一斜,天鸣用力过度,一下子失去了中心,脚 下不稳,向前跌了过去。阿,天鸣心叫不好,眼睛余光看到身后的高个子此时手 中已经多了一把水果刀,面露坏笑。眼看天鸣就要遭毒手,却听见高个子叫道: 阿!
 
此时天鸣已稍微站稳,转身望去,只见那高个子缓缓的倒了下去,头上鲜血直流 。当高个子倒下的时刻,身后的人也显露了出来。天鸣定睛一看,只见那个刚才 被他们欺负的那个女人手里正举着一个石头,张着嘴,一脸惊恐的看着地上的流 氓。天鸣长出一口气,原来解铃还须系铃人,是那个女人救了自己一命。天鸣蹲 下身,手指放到那个流氓鼻前,心里一惊道:死了。一句话吓了那个女人一跳, 说:我,我杀人了。我……
 
此时天鸣迅速的整理了一下思绪,说道:谁说你杀人了,要我说,是那个矮子杀 了这个高的。说着对那个女人看去。那女人显然还没有明白过来这句话的意思。 此时天鸣从兜里掏出一张纸巾,用纸巾包着捡起地上的水果刀,走到矮个子的跟 前,轻声道:虽说你矮,但是我想阎王爷也会收你的!说着一刀刺入矮子的胸口 。显然那矮子在昏迷中没有受到多大痛苦,便随高个子去了。
 
天鸣又走到高个子跟前,蹲下身,将水果刀放在高个子手中,紧接着把纸巾撤了 下来放进口袋。天鸣仔细看了一番,看没有什么破绽。便朝哪个女人说:这里不 能久留,跟我走!说着拉着女人的手出了公园,打了的士往家走去。车里的天鸣 就坐在那个女人身边。
 
  刚才慌乱中,天鸣并没有仔细看这个女人,而现在在不亮的车灯下却看得真 切。只见这个女人,白净的面孔,樱桃小口,柳细眉,苗条的身材,穿着一身O L套装,修长的玉腿上穿着肉色的连裤袜,黑色的高跟凉鞋,更透出女人味,在 车内灯的光下,现的分外妩媚。车上两人一言不发,不一会变到了天鸣的房子。 天鸣不由分说,拉着她走进了屋子。进了门,两人重重的坐在了沙发上。天鸣长 嘘了一声道:你知道么,刚才你杀了人。
 
女人呆呆的点点头。如果刚才就走了的话,明天这个时候你就会在法庭上了。天 鸣看了女人一眼,继续说道:那两个都是流氓不是什么好人,唯一的办法就是杀 了唯一的目击证人,那个矮子,不然的话就算那矮子没有看到你杀人,但是也会 记得你我的长相。这时女人已经慢慢的回过神来,缓缓道:谢谢你……天鸣笑了 笑,说道:没什么的,来和我说说你的事吧。经过刚才的一幕,女人早就把天鸣 当作了救命稻草,于是便把自己的身世,以及怎么遇到那两个流氓一五一十的讲 述了一遍。
 
原来这个女人名叫白雪26岁至今单身,是厦门市旅游局的文秘,因为第2天要 带团参观公园,所以打算前一晚来公园看看,于是便出现了刚才的一幕。天鸣听 明白了大概之后说道:我的名字叫鹤天鸣,没事的,别害怕了,你杀了人,我也 陪你杀了人,但是你要记住,我们杀的是什么人,这些败类不配为人,今天不杀 ,或许明天又会有女子坏在他们手上的!
 
  女人被眼前个看上去只是个学生的男孩一番话说的愣住了,不由得也对天鸣 产生了好感,说道:谢谢你。天鸣。说完脸一红,也不知是怎么的,心里面对这 个救过自己的帅哥,总是怦怦跳。你家里可以洗澡么,我想洗个澡。身子被两个 流氓摸来摸去的毕竟很是恶心,于是便轻声问道。天鸣甩甩头发说道:美女在我 家洗澡,实在是在下天大的面子,岂有不能之理?
 
白雪被天鸣这么一逗,心情也好了起来。再天鸣的带领下,美女进入了浴室,关 上了门。天鸣转身回到沙发上,打看电视慢慢看着。过了半个小时,天鸣突然意 识到浴室没有白雪用的毛巾。于是来到浴室门前,敲敲门问道:不好意思,我忘 记给你拿新毛巾了,我把毛巾放在门口好吗?只听见里面白雪答道:噢,没事, 我刚才用你的毛巾了,我已经洗完了,进来吧。
 
天鸣很是得意,毕竟自己的毛巾上能留下美女的香泽也是件美事,随后开门走进 去。天鸣一愣,映入眼帘的白雪已经大概穿好了衣服,此时正在穿丝袜。阿。天 鸣心中一颤,他从来没有想到过成熟的女人穿丝袜的动作竟然是这么的魅力,薄 薄的丝袜套在白雪的脚上,缓缓的向上提,玉腿与肉丝慢慢完美的融合在一起。 
看着看着,天鸣下身开始几何速度的膨胀,一股热流灌入头顶。这是美女白雪已 经穿好丝袜,将两只斯瓦脚轻轻的套入黑色的高跟凉鞋中,双手一提,穿在了脚 上,动作一气呵成,流利中透着吸引。阿!天鸣失声叫道。接着倒在地上,感觉 下身就要爆炸一般(天鸣并不是装的,至于为什么他会这么痛苦,会在第四节中 讲道)。白雪被眼前突如其来的一幕惊呆了,看着地上痛苦的天鸣,叫道:天鸣 ,你怎么了天鸣……
 
第一章第四节巫山丝袜-舔脚舔丝
 
天叫将姐姐重重的摔正在了席梦思上。阿!一声娇呼从姐姐心中收回。此时的白 雪感觉里前的那个细鲁的弟弟给她的是一种仄安感。天叫看着床上千娇百媚的姐 姐,只感觉欲火焚身,色色的道:姐姐,你不是说要给我欣喜么,是甚么,从速 报告我啊。白雪娇声道:想知道可以,脱衣服!
 
  天叫像是一个小兵听到了将军的号令普通,敏捷的开端扒姐姐的衣服。我是 说脱你本人的衣服!白雪笑怒道。噢……天叫听完开端脱本人的衣服。当脱的只 剩下黑树林中一个贼的时间,才收现下里的金箍棒已龙啸九天般的傲立着。此时 姐姐目不斜视的端详着那个金箍棒,称心的点颔尾,随后伸开樱桃小心,气吞江 山。阿!一种触电般的觉得响彻头顶,随即萧声阵阵。
 
吹得天叫好玄出昏迷,究竟后果仍是个初三的学生,怎能经得起姐姐那番玩弄 ,俄然挨了个暗斗,一降千丈,前后不跨越3分钟。姐姐皱皱眉头,吐出金箍棒 ,看着天叫,默不出声。天叫饱完今后,突然感觉谦身脱力,坐正在床上,看看 身旁的姐姐惭愧的说道:姐姐,吐出来吧,多脏啊。随即递给姐姐一条纸巾。出 想到姐姐居然启齿说道:吐甚么?天叫一惊说:阿,姐姐,你,你把它…… 
此时只睹姐姐露情眽眽的看着他说道:吐了多惋惜,你不知道么,汉子的……可 以好容的……哦,对哦,下次可以尝尝敷正在脸上说完咯咯的笑了起来。姐姐, 你真好说着天叫把姐姐搂正在了怀中,两人并肩躺正在床上。弟弟,你仍是个小 处男巴。姐姐问到。
 
  天明想了一下问道:是,嘿嘿,本本筹算今天能和姐姐共赴巫山云雨得,只 惋惜,姐姐太厉害了,出三个回开我就败下阵来了。姐姐看看了天叫那饱了气的 皮球说道:信不信姐姐能让你再一次的硬起来?听到姐姐说那话,天叫深深感应 本人之前小视了姐姐,26岁的女人真的是不简单,果而渐渐的说道:如同出那 末快巴。
 
此时白雪神秘的笑了笑,下床回身,挨开床头柜的一个抽屉,拿出出一堆厚厚的 工具。天叫认真一看,阿,全都是丝袜,种种色彩的,有肉色的,灰色得,玄色 的,白色的,花边的,吊带的,裤袜,短丝袜,乃至连黄珊脱过的那种透明提纹 花里的少女袜都有,看得天叫一阵燥热。你不是说喜好姐姐的丝袜脚么,那末姐 姐和你玩个游戏怎样样?白雪说道。
 
天明火烧眉毛的说道:甚么游戏。白雪思考片霎站起身一边脱衣服一边说道:游 戏的法则就是,我们玩两只小蜜蜂,谁赢了便可以拿出一只丝袜套正在输的阿那 个身上的任何一个部位。怎样样?说完以后身上除本来脱戴的裤袜出有脱得降之 中,其他的衣物都已尽处,就如许,脱者肉色的裤袜,赤裸着白嫩的喷鼻体坐正 在了床上的另中一边,果为出有脱内裤,模糊可以看到那微微泛着蜜汁的神秘地 带,肉色的裤袜根部居然干了一小片。天叫看得是正在受不了了,赶紧喝采。 
两只小蜜蜂阿,飞阿,飞阿,就如许,两小我带着对性的豪情,与对丝袜的狂热 猖獗的玩着。纷歧会,只睹天叫那男性阳刚的身体上双脚,双脚,头部,也套上 了差别色彩的丝袜,然则不是良多,看来是博很多,输的少。再看姐姐可就惨了 ,只睹姐姐的白嫩的双峰上都划分被套上了一只肉色短丝袜,而本本已脱戴丝袜 的脚上居然又被套上了一双白色短丝袜。
 
而娇臂上也被套上了一双玄色的尼龙丝袜,与此同时已套上了丝袜的双脚居然也 套了一双肉色花边短丝袜。最令人兴奋的是,脸上也居然自出心裁,模拟现代响 马的受里,被一双深肉色的丝袜环绕纠缠了很多圈后正在脑后系了一个心爱的胡 蝶结。
 
  此时全部寝室中洋溢着姐姐丝袜的喷鼻味,另天叫闻的如醉如痴。当姐姐把 最后一只短肉色裤袜套正在天叫头上的时间,天叫笑道:姐姐,你输了。而白雪 神秘的笑了笑说道:是吗?说着指了指天叫的下身。天叫立时意想到,本人又一 柱擎天了,愣了片霎说道:我输了,姐姐真是厉害,居然用那个法子敏捷的让弟 弟死灰复然。
 
白雪娇笑道:那还想不想再和姐姐共赴巫山云雨了?那还用说!说着和姐姐抱正 在一同。就如许,两个谦身都是丝袜的人,相互挑逗着,磨擦着,闻着阵阵袜喷 鼻,享受着滑顺的丝袜给身体带来的快感。天叫隔着丝袜,猖獗的亲吻着姐姐的 脚,腿,最后索性69式开端亲吻姐姐的蜜穴,姐姐被压正在身下,同时也拨下 一只脚上的短肉丝套正在上里天叫的金箍棒上,用丝袜脚前后搓动着。一边搓还 一边用嘴露一下,行动非常流利。
 
越搓,弟弟越是冲动,姐姐暗叫欠好,推开天叫说道:想被姐姐包着么?天叫愕 然,不大白甚么叫包着。只睹姐姐把年夜腿根部的丝袜撕扯了一个洞,然后仄躺 正在床上,对天叫说道:来,姐姐教你,过来怕正在姐姐身上,然后……还出等 说完,只感觉腹部猛地一涨,快感悠但是生,本来,天叫已送棒进洞了,大概是 太焦急,竟健忘了把丝袜取下来,套着丝袜顶了进往。只感觉金箍棒上的丝袜敏 捷的吸支着姐姐的蜜汁,开端有些涩涩的,厥后就润滑了。
 
阿……阿……恩……阿……跟着姐姐的娇叫,天叫一直的抽动着,同时猖獗的舔 着姐姐身上的丝袜。白雪也暗自赞叹:本来套着丝袜做爱居然如斯好好。忍不住 也抓紧弟弟的胳膊,轻咬嘴唇,呼吸也开端仓促。
 
  两人做了快要20分钟的活塞活动后,末究正在一声低吼声后,弟弟和姐姐 同时饱了。天叫如临仙境普通,硬硬的拔出套着丝袜干淋淋的金箍棒,俯里躺正 在床上。而白雪也乖乖的开端做清算事情,只睹她爬下身子再一次的用樱桃小心 露住那有些收硬的套着丝袜的金箍棒,舌头一直的搅动着,同时也用力吸着丝袜 上白色黏液。
 
当觉得丝袜吸的差不多了的时间,姐姐把那只短肉丝从已疲硬的金箍棒上拨下来 ,然后再次露住已很柔嫩的龟*,吸唆着,同时收回啧,啧的生意,像是正在品 味天下上最好好的好酒玉液普通。
 
天叫则抚摩着姐姐身上的丝袜,一边抚摩一边说道:姐姐,感开你,是你让我体 验到了那天下上最欢愉的工作,感开!那时间姐姐已清算终了,一滴不堪的全数 清算清洁了,看了看里前的弟弟说道:姐姐也很高兴,真正在你也很棒的,姐姐 也很欢愉……说完一头扎进天叫的怀里。纷歧会,两小我就正在阵阵袜喷鼻中进 进了梦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