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学】(番外篇)作者:Kemm
>
  (一)原来不仅是学习
 
  大二浑浑噩噩地开始了。课程开始变得紧张,基础课程还要继续学习,专业 课程也开始加大难度了。作为从小便是埋头学习的好学生,在此压力之下,我自 然采用以前那样刻苦学习的模式。然而不同的是,我发现虽然我非常努力的学习、 积极去上每一堂课程,我却发现身边的同学越来越少——这是跟以前的学习情况 完全不一样的啊。
 
  阿丹和游集在开学初人模狗样的穿着新购置的西装出去了几次,之后也跟其 他同学一样缺课的次数越来越多,但是我每天为了学习而早出晚归,也不清楚他 们在干什么,我心中的疑惑也越来越大。直到有一天,我提早回到宿舍洗漱休息, 宿舍里召开了卧谈会我提出自己的困惑后,这才明白为什么。
 
  「大家都在忙着面试和实习啊,你不知道吗?」老基漫不经心地说道,「现 在上课也没啥意思,你也知道考试前抱抱佛脚好了。」
 
  「嗯,经济形势不好——连幽州大学的学生也愁就业咯!」阿丹附和道。 
  「那……我们现在还什么都不会吧,怎么找实习啊?」我认为作为刚刚上大 学一年的学生应该是不具备工作的技能的,想要找到愿意雇用我们的单位的确很 难。
 
  「还好吧,反正现在大部分工作都没有什么技术含量啊,」老基不置可否, 「再说了,即使需要什么技能,凭你考上幽州大学的脑子,还不能边做边学吗?」 
  「是啊,其实那些狗屁技能也就是面试的时候可能会拿来唬人罢了——实习 的时候还不是去当表哥影帝?!」阿丹补充道。
 
  「嗯,表哥影帝?」
 
  「哈哈哈哈……就是」做表格的的小哥「,和」负责影印的小弟「!」阿丹 继续给我扫盲。
 
  「哎小白,你刚刚问怎么找实习?」老基突然想起来还没回答正事,「主要 还是靠师兄师姐啊什么的介绍。我刚刚去面试的一份野鸡投资银行的实习,就是 我们院的倪师姐介绍的,我可以问问她那还有没有机会介绍给你……」
 
  「哦!哦!哦!倪师姐啊!95级那个大胸师姐啊!你小子牛逼啊!」我跟 阿丹一起起哄道。
 
  「死开,我们是纯洁的师姐师弟关系!你丫还想不想要这个机会啦?」老基 吼道。
 
  我立刻认怂,央求着老基向倪师姐引荐我,好让我也能赶上同学们实习的潮 流。
 
  林宁没说话,沉沉的咳了咳嗽,我们也识相地闭上了嘴,今夜卧谈暂告一段 落。
 
  枕头边的手机震动一下,原来是老基给我发了短信:「倪师姐的电话是xx xxxxxxxxx,你自己跟她说呗,反正咱们的关系都一样。」我把号码存 了下来,寻思着明天就跟师姐聊聊看看应该怎么办。
 
  躺在床上,我一点睡意都没有。既有获得新信息的喜悦,又有自己落后于他 人的惭愧;既有对日益繁重的学业的担忧,又有对于实习工作的向往。就在这矛 盾的反复纠结中,不知不觉昏睡过去了。
 
            (二)莫名其妙的放鸽子
 
  话说这位倪师姐可是我们学院的知名人物。倪师姐长相并不是特别出众,要 是评分的话估计也就60及格。只是师姐有着白瓷一般的洁净皮肤、高挑修长的 身材,还有那对没人知道什么罩杯、但所有人都知道很大的巨乳。倪师姐穿衣打 扮也很有味道,有意无意的常穿紧身或低胸的衣服,大冷天也会穿着小短裙把大 长腿漏出来,实在是男人垂涎、女人厌恶的典范。
 
  我之前跟倪师姐基本没有什么交集,就是有一次学院里什么乱七八糟的活动 跟老基一起与她打过招呼,想必她也不记得我了吧。忐忑中,我在字斟句酌地写 了条短信:「师姐好!我是97级管理学院的周白,是游集的室友。同学们都说 您对于职业和学业规划方面有独到的经验,我十分希望能有机会向师姐请教!谢 谢师姐!周白敬上」
 
  我发出短信没到一分钟,师姐就回复了:「哈,别这么客气!今晚我恰好回 学校,八点有空吗在康园聊聊?」
 
  「有空!谢谢师姐,八点见!」我迅速回复。其实晚上是有一门专业课,我 也不想去上了——既能跟知名师姐「约会」,又能得到关于实习的宝贵建议,还 上这些劳什子的课干什么呢!
 
  好不容易捱到七点四十五,我特意借了阿丹的香水喷了喷——面对知名大胸 师姐还是要给她留下好印象的!我到康园的时候——一家校内咖啡厅——才七点 五十,倪师姐自然没到,我只好自己做着无聊地翻着桌上的杂志,顺便偷听旁边 桌子上情侣的卿卿我我。
 
  八点过一刻,倪师姐发了条短信:「抱歉,临时有活被叫回办公室加班到现 在,稍等就到。」我只好百无聊赖地继续等着。
 
  快九点,我点的第二杯咖啡已经快喝完了,我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是倪 师姐的电话!
 
  「师姐好,我是周白!」我接起来说道。
 
  「哎,周白你好。实在是不好意思,我实在是赶不过去了。我现在比较忙, 长话短说,我们公司投资银行部现在要招一个实习生,下周面试,你如果感兴趣 的话今晚回去就把简历发给我。哦对了,我们公司叫XCapital(XC), 你不了解的话可以先做一些功课。先这样吧,短信联系。实在不好意思,今晚放 你鸽子了。拜。」倪师姐飞快地讲完这么一段话就挂掉了电话。很明显她确实在 忙,虽然我心中还是很纳闷整件事是怎么回事,但是通过还没见面的倪师姐就这 么轻而易举地拿到了第一次实习面试机会,实在是意料之外的惊喜。我也来不及 多想,立刻跑回宿舍问阿丹和老基要来他们的简历,依样画葫芦地炮制自己的简 历。
 
            (三)失败的第一次面试
 
  发送我精心炮制(或者粗制滥造)的简历给倪师姐后,在惴惴不安中我等到 了XC的邮件和电话通知下周一就面试。
 
  利用面试前的这几天时间,我搜集了关于XC和投资银行的相关资料。原来 投资银行是并不是投资者、也不是我们印象中的银行,而是充当企业兼并收购、 融资、重组等资本运作的财务顾问和承销商,是资本市场的中介。XC——虽然 它在
 
  自己的页面上描述自己业务能力很强、团队和合伙人都有很好的背景、参与许多 
  知名的交易——显然不算是一家很强的企业,因为在我向其他师兄师姐询问 这个公司的情况时,大部分都表示一无所知。原本想周末再约师姐见个面问问情 况,师姐这回直接跟我说她去外地出差了没办法,只是让我别担心。
 
  周一早上我如约来到XC位于幽州金融街1号的办公室面试。面试我的是两 名面官,一位看起来四十岁上下的男士和一位三十岁左右的女士。
 
  「你好周白,我是Kevin,欢迎你申请我们公司的实习。」那位男士看 着我的简历,头也不抬。
 
  「你好,我是Sarah,欢迎你。」那位女士则满脸笑容的看着我。 
  「Kevin您好,Sarah您好!非常感谢公司给我这个机会!」第一 次面试,我十分紧张。Kevin盯着我基本上是胡言乱语的简历更让我不安。 
  「那么,」Kevin抬起头看着我,「简单介绍下自己吧。」
 
  我磕磕巴巴的把连夜背的自我介绍说了一遍,很明显看到Kevin眉头皱 了起来。
 
  接下来,Kevin对着我的简历问了些问题,由于我的简历是仓促炮制、 里面内容半真半假,再加上面试的紧张,导致我回答也是颠三倒四。Kevin 看这个状况,把我的简历放到了一边,问了我一些专业问题,由于阵脚已乱加上 本身学得也不深,也没回答上几个问题。我心中暗暗想到,这下彻底傻逼了,怎 么面对倪师姐啊……
 
  一直没说话的Sarah微微靠近Kevin的耳朵,耳语了几句,Kev in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那好吧,今天就先到这里。」Kevin结束了整个面试,站了起来, 「有消息我们会通知你的,谢谢你今天能来。」
 
  「谢谢你今天能来!」Sarah还是笑盈盈的,伸出了手与我握手告别。 
  我走出XC办公室的那刻真是垂头丧气,想想倪师姐给我的机会没有把握住 真是觉得很难受——但是转念一想,这也算是天上掉下来的机会,也许注定是不 属于我的吧。
 
              (四)天赐良机
 
  没想到的是,我还在地铁上郁闷着,电话就响了。
 
  「周白你好,我是Kevin。经过我们的讨论,你综合素质还是比较好的, 我们决定给你这次实习的机会。」
 
  意外惊喜一个接着一个……
 
  我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已经答应了说明天一早就去XC上班,每周工作三 天——当我放下电话,才想到每周工作三天,那还上个屁课啊!
 
  唉,不管了,明天先去看看什么情况再说!大不了就辞职呗!总算是白捡一 个机会!虽然我也不知道是怎么来的这个机会……
 
  回到学校后,跟老基和阿丹通报喜讯后请客吃饭自然不必说,也向他们请教 了上班应该注意的问题。
 
  周二一大早,我再次来到了XC的办公室,然而身份由昨天的面试者变成了 今天的员工——虽然只是暂时的实习生。在人力资源(HR)部门办理了相关的 入职手续和领取相关的资料,我就算正式入职了。HR带领我去到投资银行部 (IBD)
 
  报到,迎接我的正是Kevin。Kevin在领着我到我的位置上时更详 细的介绍了自己,目前在部门内担任副总裁(VicePresident,V P),而那天一起面试我的Sarah虽然更年轻却也是VP。不过他们俩分属 两个组的。
 
  「简单来说,我们这里就四个组。」Kevin带领我在位置上坐下。 
  我知道投资银行一般会按行业分组,或者按照投行产品进行分组,所以也没 有特别奇怪:「噢!那是什么组呢?我是哪个组?您和Sarah又分别属于哪 个组?」
 
  「嗯,我们分为M组、F组、L组和G组,你和我一样是F组的,Sara h是M组的。你还有个倪师姐吧,她是L组的。」
 
  这一串奇怪的代号听得我一头雾水,与我之前搜集的信息和打听的结果完全 对不上号,我连忙问:「啊,这里的分组跟别的地方是不一样的啊?是分别做什 么业务的呢?」
 
  Kevin苦涩地笑了笑:「你在工作中就会知道了。你马上就会有培训, 我和Sarah则会担任你的导师。她现在去接待客户了,待会会回来告诉你并 给你培训的。」他指指桌上的一些资料让我先阅读。
 
  满腹狐疑地又等了几个小时,Sarah终于来了。她依然是满脸笑容,而 我由于没有昨天面试的紧张,才有机会细细打量Sarah的模样——虽然眼角 的细纹看得出Sarah确实已经是三十岁上下,但是依然无法掩饰明媚皓齿、 高鼻小嘴的美貌。一身修身的职业装衬得身材极佳,她坐着的时间比较长,没看 出来她是一个丰乳肥臀的上等尤物。身上不知喷的哪个牌子的香水,既清香又诱 人。
 
  「你是F组——你知道是什么意思?」Sarah笑着看着我。
 
  我看着举手投足间透露着成熟美的Sarah,愣了一下,摇了摇头。「你 跟我来吧。」Sarah猛地抓住我的手,拉着我走向办公室内部的一个会议室, 请我坐下,转身关上了门。
 
  「F,就是Female的意思。而我们其他的组呢,M组是Male组的 意思,就是我所在的组。而G组和L组呢……你猜猜是什么意思?」
 
  我忽然听出来什么——「Male,Female,那么G会不会是……G ay?」
 
  「咯咯,果然是幽州大学的,一点就通!」Sarah依然保持着自己的笑 容,「那么你猜猜你的工作内容是什么?」
 
  我忽然有些紧张地看着Sarah,难道说?
 
              (五)独特培训
 
  Sarah在离我最近的一个椅子坐下来,又把椅子向我靠了过来,她身上 的香味离我越来越近也越来越清晰、越来越诱人。「是的周白,我想你也猜到了。 你的工作内可以说是一些人最求之不得的,也可能是让你自己痛苦不已的——所 以呢,我还要先给你培训培训。」Sarah边说着这些话,那双明晃晃的大眼 睛直勾勾地盯着我。
 
  Sarah身上的诱人香气和那成熟的美貌让我的小弟弟不知不觉起立立正, 我却因为一时间接受了太多的信息有点不知所措。「小朋友,你现在想怎样了呢?」
 
  Sarah现在已经挨着我坐着了,把她那对白藕的双臂慢慢环绕在我的脖 子上,「难道你就没有一点反应吗?」「我……我……」我有点慌乱。「姐姐可 是看到你在简历上写着特长是长跑才录用你呢……」Sarah就在我耳边轻轻 地说着,突然玉手一把伸向我的裤裆,「哟!小弟弟还挺诚实的吗!」被Sar ah这么一抓,我顿时反应过来了。面对这等美色,还有什么可犹豫的呢?我立 即把嘴按上Sarah的双唇,她也十分热烈地伸出舌头来迎合我。「嗯……嗯 ……恩……」我们就这么啃了很久,我的手自然也不老实的在Sarah身上来 回开动,Sarah则边发出呻吟边抓着我的裤裆不放。
 
  「来吧,来……来……来上我吧小白……」Sarah闭着眼享受着呻吟着 说。
 
  「嗯……你快来吃我!」我趁着Sarah意乱情迷得寸进尺。
 
  Sarah睁开那双迷离的双眼,笑了笑,一把扯掉我的皮带、我的裤子、 我的内裤,抓住我早已硬挺着的小弟弟,蹲下来卖力地啃咬起来。
 
  「嗯……嗯……」我坐在椅子上,小弟弟上的快感已经让我失去了理智,不 停地发出本应是女方的呻吟。Sarah见状熟练的边给我口交,边将我的衬衫 也脱掉,轻轻地用独到的手法揉搓着我的乳头,我更加不能自己。
 
  「啊……啊……啊……」Sarah口交技巧绝对是我接触的女性中最佳的, 把我弄得丢盔弃甲、毫无招架之力,在一阵猛攻之下,我大喊:「啊……Sar ah…
 
  …不行啦!……好爽……啊!我要射啦!……啊……我要射……射进你的嘴 里!「
 
  下体不断传来的快感让我整个人都无力反抗,任由小弟弟不受控制的「噗、 噗、噗」射出大量精液——而Sarah则敬业地一直含着我的小弟,并且手嘴 并用的来回套弄,让我发射得更加酣畅淋漓。
 
  待我发射完毕,Sarah起身笑盈盈的坐在我的腿上,就在我面前将我的 千万子孙吞了下去,并且还故意舔了舔嘴辰。她笑着说:「小朋友你爽了,该给 我服务了吧?这才是你的工作哦!」
 
  我忽然反应过来,将Sarah苗条却具备大奶大屁股的身体一把抱起,放 在会议室的大大的桌子上。我疯狂地啃着她美丽的面庞和揉着那对豪乳,她边欢 乐地呻吟边自己主动宽衣解带。待内裤除去,轮到我附身舔这位熟女的下体—— 一股与少女完全不同的气味扑鼻而来,谈不上美味,却很诱人!我疯狂地啃着S arah的阴蒂,听着她疯狂的叫:「啊……啊……宝贝……好爽啊……快……」 
  她忽然抓着我的肩膀呻吟道:「宝贝……快来插我……快来插我……我要你 的小弟弟进来…」听到这等美女的呻吟和请求、面对拥有34D豪乳的曼妙酮体, 我的小弟弟已经迅速的从上一次战争中恢复,我兴奋地提着它杀入熟女那茂密的 丛林。
 
  「啊……………………」我插入的那一刻,Sarah舒服而畅快的叫了出 来,而她引道的滑润和紧致也让我禁不住呻吟和打了一个寒战。
 
  我们用最传统的姿势,疯狂地抽插着,只听见会议室里响彻了「啪啪啪啪… 
  …「还有Sarah那销魂的阵阵呻吟……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