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189-190)【作者:性与情】
 第一百八十九章

  两天的时间很快就过了,今天又到了一年一度的父亲的生日,而且今年的这个生日非同一般,今年是父亲大病初愈后的第一个生日,算是一个新生。按照以往的时候,我和小颖就会带着哆哆、浩浩去海岛和父亲一起过生日,只是今年想让父亲和张阿姨回到市区来过生日,毕竟还是市区的设施完备一些,而且父亲和张阿姨自从得病后,也好久没有回来了。这回借着机会在家里多住几天,正好也让父亲好好调节一下心情,毕竟父亲做完切除睾丸的手手术,一直闷闷不乐的,换做是其他的男人也无法接受吧。

  今天由於是特殊的日子,也是一个难得的家庭聚会,我作为领导,主动走后门般的给自己开了小差,上午把工作交代了一下下属,中午下班后就准备直接回家,之后下午就在家待着了。父亲和张阿姨得晚上才能到,东西和食材都由他们老俩口来准备,来的时候直接带过来,小颖和张阿姨负责做饭,小颖的工作比较忙,今天无法请假,所以只能等她四点钟下班,到幼稚园接着哆哆,之后回家。
  可以说,今天一个下午,家里就我一个人在家,正好让自己睡个懒觉,毕竟这段时间自己一直精神紧张,一直都失眠没有睡好,这段时间自己终於想通了,也视频监控验证过了,所以心里舒畅了很多很多。

  正好今天也是亲子鑑定结果下达的日期,坐在车上,我寻思着还有没有去取结果的必要,说实话,我真的感觉没必要看结果了,我对自己的感觉和这几天的查验有信心。但是细想想,还是取回来吧,毕竟花了一万多块,而且结果出来了,不去取,让人家给你保存着,算怎么回啊。歎了一口气,之后开车去了公安厅,进去之前,带上帽子和口罩,取回来用档案袋密封好的鑑定结果。档案袋黏的很严实,封口处还贴着印有公章的标籤. 上车后,我直接把档案袋扔到了副驾驶上,之后开车往家里走去。到了家里,家里和预想的一样,空无一人,我手里拿着档案袋,看着家里熟悉的一切,闻着家里熟悉的味道。我把档案袋放在了床旁边的电脑桌上,之后倒在了床上,开始蒙头大睡。

  这几天真的累了,不一会我就呼呼的睡了过去。睡梦中,我看到了一幅画面,在一座绿草环绕的小岛之上,微风吹过,小草树叶随风摇曳。我彷彿成了一个随风飘曳的幽魂一般,慢慢的在风中飘着,我迷迷糊糊的领略着小岛的美景。飘了一段的路程之后,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画面,那是一栋房子,只是小岛上的一切,还有这栋房子为什么这么熟悉啊?睡梦之中的我,仔细回想着,这不就是父亲的房子么?人梦中的反应竟然是如此的迟钝。

  梦境中,已经是半夜了,我透过一个玻璃看向里面的卧室,此时梦中的我,彷彿拥有了透视之眼,只见里面的床上躺着一个人,样貌为什么会如此的熟悉,凑近一看,躺在床上的人不就是我自己吗?这是什么画面啊?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睡在父亲家的次卧里面?我怎么不记得有这个场景?

  之后我的目光从次卧中回收回来,之后身体飘曳着来到父亲的主卧玻璃前,我的眼睛透视了进去,只见前面的一幕让我惊呆了。只见一个上身只穿着胸罩的美女下身赤裸的骑在一个男人的胯部上,那个男人瘫软的躺在那里,貌似睡的很死,满脸潮红,不知道是性欲使然,还是因为喝醉了酒。只见那个男人身着睡衣,身上的衣服完好无损,上半身穿着完整的睡衣,只是下半身的睡裤和内裤被人扒到了膝盖的地方。长满浓黑阴毛的阳具挺立着,正在不断的在身上美女的蜜穴之中进进出出着,俩人交合的地方还不断的出现淫液和水柱。身上的美女下唇紧咬,面带潮红,闭目呻吟着,内裤被她扔到了一边,上面还有一件外套。只见美女主动的跨坐在男人的身上起伏着,俩人性器结合处不断发出轻微的肉体碰撞声,标准的女上男下的姿势,而且是女人主动的。这个场景怎么会如此的熟悉?那些衣服,包括男人和女人,我梦境中迟钝的思维不断的判断着女人和男人的面容。等等,我看清楚了,那个下身赤裸,骑在男人身上不断起伏的美女不就是我心爱的妻子小颖么?而她胯下的那个男人,不就是我的父亲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在熟悉的小岛之上,在父亲的卧室之中,小颖和父亲用女上男下的姿势做爱交媾着,而作为丈夫的我,犹如死猪一般睡在次卧,竟然浑然不知,这个场景为什么我不知道?到底一切都是虚幻的,还是真实发生过的?

  「不要……」在父亲的窗外实在看不下去的我,不由得发出一声怒吼,看到俩人的性爱,而把我扔在一旁的卧室里,我的肺子都快气炸了。只是我发出怒吼的声音之后,貌似俩人根本没有听到一般,仍然忘我的交配着,我使劲的喊着,用手敲打着窗户和玻璃,只是一切都是徒劳的。

  我的思绪慢慢的开始清晰,随着意识的慢慢回归,我睁开眼睛之前,我听到自己正在喊着「不要,赶紧停下」「不要,赶紧停下」「不要,赶紧停下」,同时我感觉到自己的双手正在不断锤击着自己身下的床铺,发出「砰砰」的声音。
  我的眼睛一下子睁开,之后瞬间坐起了身子,此时我已经大汗淋漓,我此时的双拳攥的紧紧的,还重重的压在床面上,睡梦中我不知道身已叫喊了多久,也或许自己出汗太多了,此时感觉到自己口乾舌燥。我的意识慢慢的清醒过来,看着熟悉的卧室,看着墙上的时间,我慢慢的清醒过来。「呼……」我重重的吐了一口气,原来是一场梦境,一看时间,自己竟然在大中午睡了两个多小时,现在已经快要下午三点了。

  我用手背擦了擦自己额头的汗水,之后慢慢的走下了床。自己做的这场梦,真的把自己吓了个半死,而且身体是如此的紧张和虚弱,到了厨房,我灌了足足两杯水。之后迷迷糊糊的回到了卧室,之后坐在了电脑椅子上。自从从梦中惊醒后,我的心口砰砰的跳着,声音很大,心跳得很大很快,刚刚梦境中的画面是如此的真实,彷彿真的发生过一样。不知道为什么,做了这个梦之后,原本已经放松下去的心情,再次被紧张和猜疑所取代。

  「一切的梦境都是虚幻的,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就是这段时间太紧张了。
  而且梦境的内容都是与现实相反的,不用太过担忧。「我记得以前的自己,就是这样去劝阻做噩梦的朋友和同事的,只是噩梦同样发生在了自己的身上,发现用着句话似乎平复不了自己的内心,毕竟梦境真的是太真实了,而且梦境似乎有些似曾相识,不由得我不注重这个梦。

  等等,这不是三年多以前,父亲生日的那一夜吗?梦中海岛的季节,只有我们一家三人,张阿姨因为回乡不在家,还有睡梦中我穿的衣服,还有小颖那件熟悉的外套,都是父亲生日那次我俩穿过的,如果这个梦真的是假的,是相反的,为什么衣服会是如此的真实,丝毫不差?难道是上天示警?

  我晃了晃头,不让自己再去胡思乱想,那天一共就只有短短的十三分钟,我可是真真切切掐着时间呢,怎么可能?如果换做小颖和我做爱。那十三分钟的时间还勉勉强强能够,毕竟和父亲相比,我是个快枪手,只是和父亲做,十三分钟?还是算了吧,通过所有的瞭解,绝对不可能,我绝对是在自己吓自己,我在心里这样的说服自己,只是内心不知道为什么,怎么也平静不下去。

  看了一下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小颖就会带着哆哆回来了。我打开了电脑,之后准备抽根烟平复一下自己,难得小颖不在家,我可以在主卧里抽烟解乏。
  只是烟盒也放在了电脑桌上,而且和档案袋放在了一起,我的手本来向烟盒伸了过去。只是看到档案袋之后,我的手竟然不受控制的,鬼使神差一般的调转了方向,放到了档案袋之上。

  要是在睡觉之前,面对档案袋我还是比较淡定的,只是做了这个梦之后,我摸到档案袋的时候,心中却无法再平静。我拿起礼物档案袋,之后深吸了一口气,我决定打开它,如果内容没有什么异常,我决定把它赶紧先藏起来,以便於以后销毁,要是被小颖看到了,可就麻烦了。

  我双手颤抖着打开了档案袋,撕开了印有公章的标籤,之右抽出了里面的鑑定报告和鑑定结果,第一份结果是浩浩的,我看了一眼,我笑了,和我预想的一样,浩浩就是我的亲生儿子,我是浩浩的父亲。本来嘛,浩浩和我长的那么像怎么可能不是我的儿子?原本做梦后紧张的心情,一下子轻松了不少。

  放下了浩浩的鑑定报告和结果,第二份就是哆哆的,我带着浩浩的报告给我的轻松愉快,扫了一眼哆哆的,只是扫了一眼后,我就赶紧转头扫了第二眼,之后我第三眼就紧紧的盯着哆哆的那份鑑定报告,目光怎么也移不开了,我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不敢相信报告上的结果,也不相信这一切,只是报告结尾上面的司法专家签字,还有省公安厅的公章,都标志着这份鑑定报告的法律效应和应该承担的法律责任……

              第一百九十章

  看到报告上的结果后,我此时不知所措,只是感觉全身发麻,浑身颤抖,汗水顺着脸颊往下流,此时的大脑彷彿已经失去了意识。此时我就像一个瘾君子一样,需要毒品给我解决饥渴,只是我吸毒了么?我不知道自己该去寻找什么,我该做些什么呢?对了,烟,我颤抖着手拿起烟盒,之后用手指拿烟,只是双手颤抖着,拿出一颗,掉在地上一颗,最后我把烟掏出来半盒后,终於有一根成功的送到了嘴里,之后我用颤抖的手点了很多次,终於把烟点着了。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烟,用上了自己所有的肺活量,一点都没有浪费,吸入肺里所有的空气里,都夹杂了烟雾。深吸一口烟后,全身瞬间缓解了不少,我一大口一大口的吸真,吸完了一颗,再点一颗,似乎永无休止的吸下去。

  我之所以会这个样子,是因为哆哆的鑑定报告,报告上显示我和哆哆根本没有亲子关系,也就是说哆哆根本不是我的女儿,另一份报告显示了我和父亲、哆哆和父亲的关系报告,报告显示,我和哆哆的基因,遗传自同一个父亲,也就是说,哆哆不是我的亲生女儿,而是我同父异母的妹妹,呵呵,真的很可笑,这一切都是真的吗?上天为什么要跟我开这样的玩笑?

  鑑定报告错了吗?上面的司法鑑定专家的亲笔签字,还有公安厅的公章,预示着这份鑑定报告的法律效应,以及需要承担的法律责任,谁敢乱写?真的,一切都是真实的。谁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只是此时的我,只顾着吸烟,没有去想,因为此时的大脑已经短路了。没想到鑑定的结果大大出乎了我的预料,哆哆竟然是小颖和父亲的女儿,这是不是意味着父亲和小颖这五年根本没有断绝关系?俩人一直在偷偷进行着,只是我没有发现?俩人偷偷去宾馆开房?我到底到哪儿去寻找答案?

  这样的结果和以往不同,这一次我感觉到了背叛和欺骗,赤裸裸的背叛和欺骗,小颖和父亲以前的种种我都接受了,性交、婚礼……我都接受了,只是上天显得对我的惩罚还不够么?为什么要连我好不容易得到的女儿都要剥夺,最后变成别人的?自己的这个绿帽子,最后被戴的彻彻底底。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大脑慢慢开始恢复清明,我如同烂泥一般的瘫软在电脑椅子上。电脑桌的烟灰缸里已经有了一堆的烟头,刚刚不知不觉间,已经不知道抽了多少根烟。我该如何去寻找答案,我扔掉了最后一颗烟头,之后像个疯子一样的打开了电脑监控,只是再次重播寻找了起来,只是我的这一切都是徒劳的,监控我已经从头到尾查看过不下三遍,根本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难道是父亲或者小颖早就发现了监控摄像头?俩人在监控下,表现的平平常常,难道都是做样子给我看的?在配合演戏,掩盖着一切的真相?

  我懊恼的胡乱翻了几天监控视频后,我就关闭了,「咚……」我的双拳狠狠的砸在了电脑桌上,带起电脑显示器一阵晃动,此时的我双手没有感觉到任何的疼痛。我双手砸在电脑桌上,脑海中开始重播着以前父亲和小颖所有的片段,从第一次用病毒插件给小颖看公媳题材话题开始,之后是让小颖为我去父亲房间寻找手机……一幕幕,所有的片段一点没落开始在我的脑海里翻滚,一直到现在。
  「呵呵……」此时的我坐在椅子上笑着,开始的时候,我以为自己是一切的操纵者、策划者、决策者、掌权者,我暗暗欣赏着一切的情节按照自己所想的去进行,开始的对候,看到父亲和小颖做爱,心爱的妻子在外表木讷的父亲的胯下婉转承欢。确实感觉到很刺激,虽然有些心酸,但是有一种另类的满足感。只是慢慢到最后,一切都失去了控制,事情向着我不愿意看到的方向发展,而自己却无法再掌控,最后变成了这个样子,甚至俩人还生了女儿,而我还傻傻的把自己的同父异母的妹妹,当成女儿养了这么多年。

  「算卦?算命?我去他妈的。」这个时候,我想起了曾经那个全身长满白癫风的算卦人说的话,「一切以后都会一帆风顺,一切都会好起来。」呵呵,我当时为什么那么傻?拥有高等学历的我,学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我,竟然会相信一个封建迷信的骗子,上学的时候,不止一次学过算卦骗人的案例,或许连我妻子出轨的这件事情,也是那个算卦预测和推断出来的吧?或许根本就是蒙出来的,而不是算出来的,毕竟如果不会品人、察言观色、旁敲侧击,人家哪能吃的了算命这碗饭呢?那个人长满白癫风,或许是骗人作孽太深,上天都不客他,或许连他的身世都是假的吧,估计腿不是被车撞断的,而是骗人算卦不准被人打断的吧?

  此时我的大脑回忆着一幕幕,自己的思想似乎越来越悲观。这份鑑定报告,把我最后的一丝希望和生活动力都给击碎了,此时感觉自己的余生都没有了意义。其实就算哆哆真的不是我的女儿,是父亲的孩子,我也不会这个样子,我接受不了的是隐瞒、背叛和欺骗。我真的没有想到,心爱的小颖会隐瞒我做出这么大的事情?她已经不爱我了,真的不爱我了,她允许父亲亲吻她,插入她,我忍了;她允许父亲用狗交式操她,我忍了;她和父亲穿上婚纱礼服洞房花烛,我也忍了。只是,这件事情,隐瞒、欺骗,我不会再忍,等所有的人都回来,我要当面质问小颖和父亲,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事情。父亲和小颖在创造哆哆这个生命的时候,到底把我置於何地?

  我咬了咬呀,或许此时如果我面前有面镜子,我能够看到我已经通红的双眼。什么生日,什么家庭聚会,我都不在乎了,等他们都回来后,我要当面质问他们,到时候张阿姨会瞭解一切,小颖和父亲解释不清楚,我会和小颖离婚,张阿姨会和父亲离婚,我会和父亲断绝父子关系,小颖和父亲作为背叛者,会净身出户,孩子都会归我,财产也会归我。小颖会成为一个和公公淫乱的荡妇,父亲会成为一个偷媳的禽兽公公,俩人会被所有的亲戚、朋友、同事所指责和唾弃,他们将无法在这个城市生存,永远接受人们背后的非议,而我只能独自抚养着浩浩,小颖带着父亲和哆哆,远走他乡,俩人可能会结为夫妻,不,父亲已经成为了一个废人,俩人不可能一起生活。而我则彻底成了孤家寡人,还要接受同事和朋友背后的嘲讽,成为别人茶余饭后谈论的焦点……

  这些一会将要发生的画面在我的脑海里不断的闪现,这些画面虽然可能都是推测和想像,但是都是理性的,肯定会发生的,自己真的能接受这种家庭的支离破碎么?自己真的能接受失去小颖、父亲还有哆哆吗?张阿姨和父亲这个年纪,还能经受起这个折腾吗?我这么一个好面子的人,社会上比较成功的人士,能够接受到时候的流言蜚语吗?

  我的双手攥的紧紧的,有的时候我真的很恨自己,自己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顾虑?为什么自己会如此的理智,每次发生事情,自己的内心总有一堆的理由去劝阻自己。我有的时候真的十分羡慕那些冲动而不理智的人,至少他们可以去发泄,什么事情不会憋在心里,喜就是喜,悲就是悲。

  我抬头看着电脑后面的墙上,上面挂着我和小颖的婚纱照,画面中的我俩,当时是那么的年轻,照片中的我,脸上带着坚强和阳光,而小颖,则是清纯靓丽,气质非凡,甜美的笑容,显得她是那么的纯洁。只是如今的一切都变了,小颖和其他的男人做爱交媾,最后还和别人生了一个孩子,此时我看着婚纱照中的小颖,心中无比的苦涩。回忆着我俩在校园!的种种画面,我的眼泪在这一刻终於流了出来,我心中刚刚挤压的一切,最终终於化成了泪水,泪水顺着鼻子两侧流进了嘴里,鹹鹹的、苦苦的、涩涩的,映衬着我心中的滋味。

  我慢慢的站起了身子,之后双手抓住了那张巨大的布料婚纱照,我相信此时的心情能让我爆发出巨大的力量把这张婚纱照撕的粉碎,我轻轻的抚摸在了上面,只是这张婚纱照彷彿被人通了电,我的手刚刚触碰到,我就闪电般的缩回了手,原本温馨的家,里面的一切此时却让我感觉到如此的恐惧。

  我低头看着电脑萤幕上的时间,离小颖他们回来还有半个多小时,而他们绝对不会想到,家里已经发生了这么大一件事情,小颖和父亲绝对不会想到,他们俩人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事情,已经被我知晓了。我眼神木然的看着电脑桌面,桌面的墙纸也是我和小颖的婚纱照,只是此时在我的眼中都是无比的虚伪和刺眼。
  答案,到底是怎么回事?小颖和父亲到底是怎么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在我眼皮子底下完成哆哆的造人计画的?我的眼睛本然的盯着电脑桌面,盯着盯着,我的脑海中,突然亮起一盏灯。对了,电脑,日志,小颖的日志,由於我认为这五年小颖和父亲已经断绝了关系,所以我就再也没有再去看小颖的日志,再查看监控重播的时候,我看到过小颖坐在电脑前玩电脑,只是因为要查看关键的细节,所以她所有玩电脑的画面都一掠而过。小颖和父亲生孩子这件事情,小颖一定会写日志表述的,毕竟这件事情她不能告诉任何人,只能在网上写日志去倾诉。上次父亲生病我看了小颖的日志,只是当时我带着不在乎的平常心去看的,而且只看了置顶新写的那篇日志,根本没有注意去查看下,以前有没有日志是自己没有看过的。

  想到了这些,我赶紧用颤抖着的双手登录小颖的论坛,答案,我急於寻找答案,俩人到底是怎么发生而受孕的?在行么地点什么时间?当时小颖到底是什么心态?不一会,我终於登录进了小颖那个论坛的介面,我点开了所有的日志列表,果然,在前几天父亲生病手术,小颖写的那篇日志的下面,有两篇好久之前写的日志,而我却没有读过,而日志标题后面的写作日期,其中一篇的日志日期正好就是四年多以前……